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咱们是夫妻,没必要害羞
    睁开眼看到那一堵结实的胸膛的时候,整个人犹如炸毛的猫儿,“顾琉笙,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到睡在床上的男人是顾琉笙,还看到自己睡在了他的房间里,而且这个男人没有穿衣服。

    简水澜记得昨晚上,她已经趁着他收拾碗筷的时候,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怎么会在这里醒来?

    肯定是顾琉笙昨晚上动的手脚!

    闹钟还在响着,一声声不肯停歇,顾琉笙在闹钟响起的那一瞬间也醒了过来。

    睁眼的时候,看到她炸毛的样子,只觉得尤其可爱,不低低低笑了开来,拉住了她的手。

    “你昨晚上倒是好眠,一觉到现在,要不要上卫生间?我带你去!”

    本来不觉得急,此时被他这么一说,倒是觉得不解决不行了,简水澜伸出没受伤的脚踹向他的小腹。

    “一会儿我跟你算账!”说着,她朝着床沿的方向爬去。

    只不过快到床边缘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横抱起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抱住了他的脖子。

    “你这是打算吓死我吗?我这脚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单脚跳都能跳过去!”

    “可是我舍不得让你单脚跳过去!”

    他低头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抱着她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将她小心地放了下来,又觉得不妥。

    “要不我抱着你吧!”

    简水澜简直想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他当她比简昕还小的孩子吗?

    很快推了他一把,脸色都有些发臭了。

    “还不出去,等着我撵你?”

    顾琉笙还是不放心,“咱们是夫妻,没必要害羞,我住院的时候,你不都这么伺候我的?”

    这能一样吗?

    简水澜气恼地看着他,“那是因为你都已经动弹不得了,我能有别的选择吗?而我现在又不是跟你一样躺病床上都快不行了,你给我出去,快点儿,我要憋不住了!”

    顾琉笙看到她捂着小腹,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别将门给锁死了,我在外头等你,有什么事情你喊一声,我很快就会进来。”他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转身朝着外头走去,轻轻将门掩上,然而下一瞬碰一声,门被关上,还被锁死了。

    有些无奈地笑了开来,还是敲了下门。

    “小澜,受伤的脚别沾地了,我在外头等着。”

    里面的简水澜轻嗤了声,看了下自己受伤的脚踝,睡了一觉,倒是比昨天看起来消肿了一些,但还是红肿不堪,一沾地就疼得厉害,最后她单脚跳到马桶那边。

    解决了内急之后,她冲了水,便朝着洗漱台走去,打算等梳洗之后再出去。

    然而才想起这卫生间是顾琉笙房间里的,哪儿有她的梳洗用具。

    轻嗤了声,单脚跳到了门边,打开了门,看到站在外头的那个男人,想起刚才的账还没算呢。

    她一手撑着门,单脚站着,傲娇地盯着他看。

    “你是听不懂人话,我昨晚上明明都已经回到自己房间里睡了,你怎么又给我弄来这里?顾琉笙,我是给你机会,但并不代表我会跟您发生关系,你要是执意如此,就给我滚出这里!”

    滚出这里

    尽管做好了被她恼怒的心思,然而此时他心里还是觉得不好受,他垂下了眸子,掩饰了眼里的难过。

    “我没想在这个时候跟你发生关系,只是想要好好照顾你。”

    “我是扭到了脚,不是断了腿,我在那边有秦筝可以照顾,压根不需要用到你。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等着滚出这里吧!”

    她一下子推开了他,单脚朝着外头跳了出去,直接拉开了房门,然而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一双眼睛正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四目相望,简水澜只觉得有些尴尬,随即朝着自己的房间跳了过去,谁知道秦筝竟然还反锁了。

    她双手趴在门上,刚才应寒眼里的那一丝难过她不是没有看到。

    看来得早点儿找个时间跟他说清楚,否则这样的场面她除了伤害别人还觉得尴尬。

    应寒是昨晚上半夜才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嗅到了家里充斥着一股药的味道,但因为屋子里的人都睡下了,所以也就没有去问是谁受伤了。

    此时看到简水澜单脚跳的样子,那一脚没有沾地的腿上裤脚挽起,露出严重红肿的脚踝,眉头很快皱起。

    将手里的盘子往桌上一放,朝着她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虽然震惊于她大清早地从顾琉笙的房间里出来,这一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应寒并没有询问,只是关心她脚上的情况。

    据说昨天他们出去游玩,许是在那时候受伤的吧!

    简水澜单脚站着,听到应寒的问题,她转过身来整个人几乎都靠在门上。

    “昨天摔了一跤,也不是很严重,只是扭到了而已,医生说注意休息,几天就能好的,你别担心。”

    应寒蹲了下来,细细地看着她肿起的脚踝,这个时候顾琉笙很快走了过来,扶住了简水澜的手臂,挑衅地看向应寒。

    “我妻子的伤势就不劳烦木少主担忧了!”

    应寒没有理会他,细细看过见没有伤到骨头才松了口气,他站起身,看向简水澜。

    “这几天你好好在家里休息,小昕上学的话,我来接送,正好会闲上几天的时间。”

    顾琉笙并没打算让他们继续交谈下去,很快敲响了房门。

    “秦小姐,开门!”

    屋子里正在沉睡的秦筝,听到顾琉笙的声音时,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她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起来,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又披了一件外套这才去将房门打开。

    看到这么大清早的,他们三个人堵在她的房门外,有些发懵。

    “这是怎么了?”

    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横抱起来朝着里面走去,简水澜没想到他又来这样的举动,锤了下他的肩膀。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够跳得进去!”

    秦筝似乎有些明白了,看来这是大清早两男争一女的戏码。

    不禁有些羡慕,如果应寒当初也这么争她就好了,她那些表白也不至于胎死腹中。

    不过大清早地看到应寒这么帅气地穿着围裙,这样的形象,她还真第一次看到。

    她不禁笑了起来,冲着他甜甜地打了个招呼。

    “男神,早上好啊!”

    应寒点头,“这么早起来,去梳洗下,一会儿喊小昕起来,准备吃早饭。”

    闻言,秦筝双眼一亮,“你准备的早饭?”

    要吃男神准备的早饭,简直太幸福了。

    “是!”

    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已经被带上,转身朝着餐厅走去。

    卫生间里,简水澜一边挤牙膏,边看着赖在卫生间里面不肯走的男人。

    “你出去,我刷牙不用人伺候着,只是扭到了腿又不是断了,没必要你这么前前后后照顾着。”

    “我不放心,万一摔了加重伤势怎么办?看到你疼,我恨不得代替你受了这些苦。小澜,你不让我照顾着,我会感到自责愧疚,毕竟昨天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

    将牙膏放回去原来的位置,简水澜看向顾琉笙。

    “可也不需要你这么秦筝还在外头呢,我要是有什么事情喊她就可以了,你我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这样的程度,快出去!”

    “你我之间的关系是夫妻关系,作为丈夫照顾自己的妻子是应当的,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外人来照顾你?”

    顾琉笙压根就没有出去的想法,整个人索性堵在了门边,又说,“赶紧刷牙洗脸吧,说不定秦小姐现在就在外头等着呢,我在这边她又不好意思催你!”

    简水澜是知道顾琉笙的固执,一旦他认定的事情,压根没人能够去让他改变。

    想了想索性当他不存在,恨恨地刷着牙齿,顾琉笙见她这么拿自己的牙齿出气,眉头很快皱起。

    “轻点儿刷,万一刷疼了,看我怎么惩罚你!我觉得昨天枣林里的事情可以再来一遍!”

    一想到昨天枣林里发生的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还有他在她耳边所说的那一句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随即放轻了刷牙的力道。

    一言不发地刷牙,依旧将他当成空气。

    刷牙洗脸,稍微梳了几下头发,简水澜一步步朝着外头跳去,顾琉笙见此很快将她抱了起来,两人离开了卫生间,外头秦筝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等着刷牙洗脸呢!

    被她这么看到他们如此亲密的举动,简水澜索性将自己的脸给捂住了,完全没脸见人。

    秦筝一乐,“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对于老夫老妻这词,顾琉笙满意点头,“秦小姐所言甚是,我们确实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他将简水澜往床上一放,朝着衣帽间走去,简水澜坐在床上等候着。

    没一会儿就看到顾琉笙选了一套宽松的运动服过来,正好适合这样的天气穿,而且裤管宽松,不会碰到伤。

    倒是还算让她满意,只不过这个男人还给她挑选了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这一件看起来就特别性感,他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那么多杏色的内衣不拿,偏要拿这件?

    她不动声色地接过,也没表现出不满或是满意,很快赶人,“我要换衣服,你快出去!”

    顾琉笙自然没打算出去,我觉得你现在不方便穿裤子,我留下来帮你!

    “呵!所以你这是将我当成残废了?”

    她冷笑出声,抓了一只枕头朝着他砸去,却让他稳稳地接住,难免有些气愤,“你出去,你要是不肯出去我就去衣帽间换了!”

    顾琉笙很快转身,“行了,你赶紧换,我这样子什么都看不到,换好了告诉我一声。”

    简水澜却觉得这样还不够,“闭上眼睛!”

    顾琉笙闭上了双眼,笑道,“我都转过身了,闭上眼睛你也看不到呢!”

    她是看不到,但起码多了一层保障呢,她很快又威胁出声,“你要是敢在我没换好的时候转过身,你就等着被我赶出去!”

    简水澜迅速地脱下了身上的睡衣,穿上内衣,套上了运动服,可是裤子就有些麻烦了,担心碰着只得小心翼翼地换上。

    房间里的一切,让卫生间里的秦筝都听了过去,此时正乐不可支地边笑边刷牙。

    听到身后轻微的动静,顾琉笙忍着转身的冲动,问她,“换好了吗?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帮你换,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还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

    简水澜正将裤腿小心翼翼地套了进去,听到顾琉笙的话,忙出声,“你别转过来!”

    顾琉笙耐心地等着,一直到又过了些时候,才传来简水澜松了口气的声音。

    “好了!”

    他很快转身,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简水澜,自觉收拾了下她换下来的衣服放到一旁,而后将她横抱起身,还不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带你去吃早饭,今天看样子是木少主准备的早饭,不知道能不能吃!”

    他坚信,应寒的厨艺绝对没有他的精湛。

    简水澜擦拭了下被他亲过的地方,“你少对我动手动脚动嘴!应寒的厨艺好得很,怎么不能吃了?我跟小昕就特别喜欢吃他亲自烧的饭菜!”

    见她这么夸奖别的男人,顾琉笙眼里闪过一抹阴郁,冷笑出声,“厨艺如何,一会儿尝过不就清楚了?”

    他可不相信应寒能烧出什么菜出来,他的厨艺绝对比不上他顾琉笙!

    将简水澜放到一楼的餐厅属于她的位置上做好,顾琉笙很快就回到房间梳洗。

    这个时候,简昕也走了出来,朝着简水澜小跑了过去,抱住了她的手。

    “妈妈,还疼吗?”

    “不疼了!睡了一晚,已经好了许多。”

    简水澜欣慰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而后看向坐在对面的应寒,“今早你有空吗?要是有空的话就送下小昕去上学,中午我再让秦筝去接他。”

    得再跟秦筝交代下,开车慢点儿,别载着她的宝贝儿子,开车还跟开飞机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