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我会将她抢回来,不管你们有没有离婚
    画室里面传来的低低的抽泣声,应寒忍住想要进去安慰她的冲动,而后淡然地将眸子落在顾琉笙的身上。

    “中午就麻烦你去接下小昕。顾总,你要知道水澜是个很好的女人,有朝一日你要是让她伤心了,我会去将她抢回来,不管你们有没有离婚,我都不会再放手。”

    他舍不得让她为难,让她难过,但更舍不得她被别的男人伤害。

    若是顾琉笙不懂得珍惜,那么正和他意,到时候他带着她与小昕远走高飞。

    “我的妻儿就不劳烦木少主了,木少主走好!”

    顾琉笙恨不得撕了这个让他妻子难过的人,若不是他早一步跟简水澜去领了证,只怕应寒一出现,简水澜就不会跟他领证了。

    应寒什么都没说,也权当没有听到里面抽泣隐忍的哭声,抬脚就走。

    脸色却很难看,面容之上犹如布上了一层浅浅的霜气。

    顾琉笙也不好受,心烦气躁的,特别是想到里面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哭泣。

    有什么可难过的?

    又不是一辈子不见面了!

    真正难过的人是他好不好!

    顾琉笙没有再让自己忍受下去,推开了画室的门。

    看着趴在桌上哭得伤心的简水澜,二话不说拉起了她的手臂,附身狠狠地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

    应寒当天就搬走了,其实他的东西不多,也就几套换洗衣物。

    这些东西不带走也可以,但是放在那边,又觉得自己走得不干净,既然已经答应简水澜,那么他就要收起自己的情感。

    最起码不要在她的面前,让她发觉自己对她依旧没有死心,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死心呢!

    回到他的住处,王妈很快迎了过来。

    “少主不是这几天都要住在暖暖小姐那边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回来也不带暖暖小姐过来给我看看,我看呐,那暖暖小姐之前的丈夫对少主你可是个不小的威胁,少主还是得看着他们母子一些。”

    一想到那个男人又会下厨又长得好看,哪个女人能够阻挡得了,可别少主努力了这么久,最后全都白费了。

    应寒看向王妈,“暖暖伤了脚不方便走动,正在家里休息。”

    王妈一脸的担忧,“怎么就伤了脚?要不要紧啊?暖暖小姐伤了脚,少主更应该时时刻刻待在她的身边照顾,不然她一个女人脚伤着了还要照顾孩子,忙不过来的!”

    应寒朝着里面走去,笑容有些苦涩。

    “她现在有人照顾着,我想并不需要我吧!”

    王妈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男人肯定还没有离开,她皱了下眉头。

    王妈很快跟上应寒的脚步,这才看到他手里拎着的包,心里更是有不好的预感。

    “少主,你该不会就放弃了?”

    她可是看着少主长大的,知道他是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怎么现在说出这么泄气的话?

    应寒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问她,“南宫家主去哪儿了?”

    他之前本想将南宫玖安置在酒店里的,但南宫玖直接坦言了,他这么尊贵的身份是不可能住酒店的。

    应寒便想着反正那些天他都住在简水澜那边,倒是无所谓将这个地方暂时让给南宫玖居住,所以就安排他住在这里。

    如今他回到这里,想到每天要面对南宫玖就觉得不爽,看来得早点将他打发走。

    “南宫先生这几天都待在这边,哪儿也没去,我看他在房间里捣鼓些图画,也不知道做什么用,不过还真别说,南宫先生画出来的东西虽然看不明白,但是线条画得可工整了。”

    常人画线条都会借助工具,然而她那天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他画线条的时候一横一竖都画得极为工整,就是画出来的圆,都跟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

    应寒想估计南宫玖住在这边无聊得很,又在捣鼓机关吧!

    应寒扔下了王妈,朝着南宫玖居住的房间走去,王妈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轻叹了声。

    少主回来这边住,又不将暖暖小姐带过来,这不是将暖暖小姐扔在了狼窝里吗?

    看来少主想要抱得美人归还有得等了!

    自从住进来应寒居住的地方,南宫玖每天都很无聊,索性将自己关了起来,画机关。

    这边别墅的地形他见过了,安全系统可以说为零。

    也不知道应寒是过于自信还是怎么了,居住的地方竟然只是一栋普通的别墅,所以他打算在这别墅里安装几处机关。

    应寒进来的时候,南宫玖还在画图,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了不少的图纸。

    他的手很好看,握笔的姿势倒是让人瞧出几分赏心悦目,但是认真的模样依旧让人生厌。

    应寒将手里的包往沙发上一放,看向南宫玖,面无表情地问他,“你什么时候滚回去?”

    南宫玖将一个圆形画好,正要计算角度的时候,听到这话抬眼看向应寒。

    “你什么时候将我的管家放了?你也知道池栩是我的左右臂膀,你这么将他带来这里,我一下子少了左右臂膀,做什么事情都没劲,若是不愿意放的话,我便在你这边住下了。”

    虽然住在这里挺不方便的,但毕竟是应寒的地盘,他没想到的是像应寒这样的人物,怎么说也是鬼门关的少主。

    可是服侍他的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这么大的别墅里,竟然就一个佣人。

    而再想想顾琉笙居住的地方,那是一个佣人也没有,一日三餐全靠自己动手。

    这些人一个个可不比他南宫玖差,可是他南宫玖在南宫山庄里,仆人成群,任何事情都不需要他自己动手。

    而在这边住了几天,任何事情都只能吩咐王妈。

    王妈忙着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的时候,他就一个使唤的人手也没有,连倒水都必须自己亲自动手。

    “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将我鬼门关的那些人送回来了,池管家与南宫珮小姐,我自然会让人给亲自送回南宫山庄,否则一切免谈!”

    说到这里,应寒想起池管家的现状,又说,“那池管家倒是条硬汉,从被抓来这边这么多天,到现在还一直拒绝进食,我的人也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给他输营养液,维持他的生命,你说池管家这又是何苦呢?

    而且现在池管家的情况还真不好,三番两次差点就让他自杀成功了,要不是我那边的人看的严,估计你来了也只有给他收尸的份!”

    他在对面的沙发入座,看着南宫玖,眼里带着几分挑衅,看到南宫玖蹙眉的样子,刚才压抑的心情消散了些许。

    南宫玖可以没有南宫珮这个妹妹,但是他绝对离不开池栩,毕竟他重用了池栩这么多年,不可能一下子就适应了没有池栩的日子。

    南宫玖想象得到池栩对他的忠心,只要是他的命令,就算是要他的性命,池栩也不会皱下眉头。

    所以当池栩落入鬼门关的手里,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威胁。

    闭上了双眼,南宫玖再将双眼睁开的时候,眼里清明一片。

    他放下手里的铅笔,看向坐在对面的应寒。

    “木少主这一招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应寒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

    “没办法,谁让你一口气给我关押了这么多人,算起来我还算仁慈了,只给你关押了两人。

    池管家的现状,我是已经给你说过了,你什么时候放人,我什么时候也放人,但是池管家的身体只怕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你可能不知道他前几天割腕自杀,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小命还是去了一半,这个人对你倒真是忠心耿耿!”

    他看得出来,池栩在他的心中无疑比南宫珮重要了许多,几次交谈这事情,南宫玖不曾提过南宫珮。

    南宫玖神色一凛,随即放松下来。

    “这事情,我考虑看看。”

    他原本想用鬼门关的人威胁应寒留在南宫山庄半年,半年的时间他也就看腻味了。

    没想到应寒竟然直接抓了他最为看重的池栩,这让他不得不放弃之前的想法。

    南宫玖考虑得很快,反正他的目的就是半年的时间看腻了这个男人。

    能入他眼的东西不多,能让他维持兴趣的东西更少,半年的时间够了。想到这里,南宫玖很快提出了要求。

    “让我放了鬼门关的人也不是不行,除了放过池栩与南宫珮,我要外加一个条件。”

    没想到南宫玖这么快考虑清楚,应寒有些意外。

    “你说!”

    “我要在这边住上半年,期间这别墅必须接受我的改造,我要给这地方安装机关。”

    应寒看神经病一样地盯着南宫玖看,“我记得南宫家主在l国也算是个大忙人,动不动就要在这边居住个半年,是不是有些不妥?还是南宫家主认为自己,现在已经强大到南宫家业无需你在,还能这么繁荣富强下去?”

    顾琉笙能来淮城这么长时间,是因为在燕城还有宋微这个人帮他打理一切。

    而宋微也确实是个人才,且深得顾琉笙的信任。

    那么南宫玖呢?

    他是不是想要池栩回l国之后,也暂时帮他处理所有的事务?

    “这人忙了那么多年,给自己半年的时间休息休息也不为过,况且事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岂不是过于劳累?就如你这别墅里,就一个王妈伺候着,王妈忙不过来的时候岂不是要自己动手?难道你不觉得累?”

    在l国,他是树敌不少,但他们也不过只敢暗着来,明着与他为敌的人都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他虽不欲与南宫玖扯上关系,但这目前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留南宫玖在淮城半年,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执着地要半年?我记得之前你提过要求,让我在南宫山庄半年!”

    他是不可能留在l国半年,但如果是南宫玖留在这边半年,于他来说并无损失。

    “因为”

    南宫玖盯着他看,许久勾唇一笑,缓缓出声,“我对你产生兴趣了!”

    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恶寒,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

    他看着南宫玖,一直以来只是觉得他心理变态,没想到病情如此严重。

    产生兴趣

    什么样的兴趣,以此时南宫玖看他的眼神,他都能猜测出来。

    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然而下一刻南宫玖就打破了他心里唯一的一丝希望。

    “如你所想,大概就是南宫珮对你的情感,而如此出现在我的身上,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产生这样的感觉了,我南宫玖向来没什么能入得了我的眼,可现在你入了我的眼。

    不过你也可以放心,能让我维持长久兴致的不对,对你的感觉,我料想半年的时间已经是极限。”

    应寒有些坐不住,除了恶寒,还有恶心。

    他性向正常,这么多年来,虽然也有几年的时间在演艺圈发展,但是他向来洁身自爱,从来不曾有亲近的男女。

    一直到了简水澜出现,可是他出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他是对简水澜产生了男女之情,但碍于她已经结婚,所以未曾表露自己的感情。

    一直到了带她来到淮城之后,生下了简昕,他才对她透露出自己的感情。

    南宫玖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见着他不适的样子,嗤笑了声,“不过是吸引罢了,你当真以为我对你真存在什么感情?半年的时间,你对我的吸引也足够耗尽了!”

    应寒嗤笑,“南宫家主果然真是与众不同,你要是想住在这里也不是不行,但是首先要清楚一件事情,我木映晗性向正常,此生也只会喜欢一个女人,至于你别倒尽我的胃口!不过我既然已经答应,那么我会拟一份合同,你要是没什么意见就签了。”

    谈到这边已经差不多,应寒很快起身带着自己的包离开了,仿佛这边有什么肮脏的东西让他恶心着。

    这别墅他想住就住,想要改造都可以,更别说安装上机关。

    大不了,他挑几个佣人过来给他差遣,反正他地儿不少,走的时候将王妈带上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