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真想将你藏起来,不让人看到你的美好
    她继续打开下面的盒子,见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正好与礼服搭配。

    女人看到这些东西是高兴的,简水澜也不例外。

    顾琉笙觉得自己现在完全被这个女人给吃得死死的,于是将这些账都算在了应寒的头上,本来与她相处得好好的,要不是应寒送来这些东西,他又怎么会受气。

    出席宴会

    想到这里,他勾唇一笑,心中已经有一计。

    不过这些东西是别的男人送来的,看在眼里实在碍眼得很,早晚得处理掉。

    **

    很快就到了参加宴会的这一天,简水澜因为脚已经完全好了,整个人心情都很不错。

    简水澜换上了礼服,又给自己上了精致的妆容,穿上了红色的高跟鞋,她站在落地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优雅美丽,落落大方。

    应寒给她挑选的礼服很合身,胸口的地方带着几分保守,但是穿在她的身上极为惹火。

    顾琉笙站在房门旁看着站在镜子前的女人,只觉得身子一阵阵火热,不可否认这一套礼服穿在她的身上极为合身,而且很好地将她身上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往下胸口丰盈,腰肢纤细,臀部挺翘,完全看不出来她已经生育过孩子,那细嫩的皮肤嫩得如可以掐出水一样。

    他的女人,这么多年始终如当初认识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改变,只是添染了几分妩媚的韵味,让人移不开双眼。

    想到这里,顾琉笙眸色渐沉。

    这个女人可不能这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否则还不知道要招来多少朵烂桃花,更不能就这样出现在应寒的面前,他不愿意自己的女人美丽的样子让别的男人瞧见。

    幸好他有提前准备,不过

    想到这里,顾琉笙还是走了进去,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里带着赞赏。

    “真好看,怎么打扮都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得到他的赞美,简水澜自然心情不错,她也觉得应寒的眼光挺好的,这一条大红色的长下摆礼服确实挺适合她的。

    上面贴身设计,很好地勾勒出美丽的线条,下摆流畅,加上她穿上的这一双细高跟,整个人显得高挑纤细,而那一盒子的首饰,也很搭这一身礼服。

    “真想将你藏起来,不让人看到你的美好,要不今晚别去参加宴会了?”

    在他看来,宴会如此无趣,实在没有参加的必要,殷家虽然是当地最富有的人家。

    但是他顾家还没必要给这么大的面子,让他的妻子去参加宴会,更何况,还是作为应寒的女伴参加。

    “我答应过应寒当他的女伴出席,况且我现在打扮得这样美丽高贵,不出门逛一下吸引吸引眼球,成日里窝在家里看孩子早晚得成黄脸婆,这样我会很没有自信的!”

    这话倒不是假话,从有了简昕之后,她简直就是个良母的存在,除了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她几乎都窝在家里照顾简昕。

    一日三餐,家里卫生,除了应寒偶尔会过来帮忙,几乎都是靠她自己了。

    顾琉笙知道自己现在说服不了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外头传来了简昕兴奋的声音,“妈妈,顾叔叔说我做完了算术,刚才做好的小蛋糕就可以吃一个,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小昕一手捧着一个蛋糕,朝着主卧的方向小跑过去,进了房间之后,却因为跑得太急,完全没有刹住脚步,手里的蛋糕就这么招呼在了简水澜刚换上的礼服上。

    简水澜只觉得大腿的部分一阵黏腻,低头一看,发现两大团的蛋糕奶油就这么粘在了上面。

    此时简昕也发现自己好似闯祸了,他后退了一步,看着她礼服上显眼的奶油,还有手里空空的小碟子,脸色一瞬间都难看了起来。

    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眼里带着几分委屈。

    “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刹不住,妈妈对不起!”

    简水澜也没想到自己精心打扮了这么久,就等着应寒开车过来,结果一切准备就绪,简昕就冲了过来。

    此时她这一身礼服还怎么参加宴会?

    未等简水澜发作,顾琉笙已经率先开口,将简昕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蹲下了身子看着他有些惊慌的小脸。

    “爸爸不是跟你说了,走路的时候不可以跑得这么快吗?看看现在将你妈妈那么漂亮的礼服都弄脏了,你妈妈一会儿的宴会怎么参加?”

    简昕难过地低下了小脸,看着两只手上空荡荡的小碟子,而后抬眼看向了已经有些隐隐发怒的简水澜。

    “妈妈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家里乱跑,我只是想要问你要不要吃蛋糕,顾叔叔烤的蛋糕很好吃,妈妈,礼服脏了,要不让顾叔叔去买一件给你吧!”

    简水澜看着礼服上的两大坨蛋糕奶油,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但是看到简昕知错的无措样子,又觉得心疼。

    她也顾不得礼服被弄脏,才动了一下,上面大块的奶油就掉在了地上。

    她看到奶油一块块掉下来,还掉到了她的鞋子上,也没心情去整理,走到简昕的对面,蹲下来看着他。

    “妈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别自责,妈妈再去换一身就是了,蛋糕都掉地上了,你让顾叔叔带你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蛋糕。”

    简昕点头,“妈妈,那你的礼服怎么办?让顾叔叔给你准备好不好?”

    “不用了,妈妈还有别的礼服,再找一条换上就是。”

    之前也有一些礼服,而且还没穿过,但是那些礼服自然还是比不上应寒给她挑选的这一条合适,首饰还得再找找。

    顾琉笙将简昕手里两个白色的小碟子接过,而后起身,看向简水澜。

    “你去清洗下,要是没有礼服可以替换的话,在你的衣柜里最右边我给你准备了几套,看看有没有适合的。”

    他单手将简昕抱了起来,朝外走去,一直到了楼下,简昕这才抱着顾琉笙亲了一口。

    “顾叔叔,我做得好不好?不过可惜了,妈妈穿那样子好漂亮的!”

    顾琉笙特别满意,回亲了一口,“特别满意!你妈妈怎么穿都好看,但是爸爸可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婆参加晚宴被一群人给盯着瞧,今天算你帮了爸爸一个大忙,想要什么奖励?”

    简昕没有要奖励,而是有些犹豫,“顾叔叔,礼服是木叔叔送给妈妈的,我把她的礼服弄脏了,会不会不好?那是木叔叔特别给妈妈准备的呢!木叔叔昨晚上还跟我说了,让我将妈妈穿礼服的模样,拍下来发给他看。”

    这下他可没法子交差了。

    这个应寒,是打算从他儿子这边下手?

    顾琉笙冷笑了下,“咱们得统一战线,你要记得你妈妈是爸爸的,木叔叔只是木叔叔,知道吗?一个家庭里就是由爸爸、妈妈,还有孩子组成的。

    木叔叔是对你很好,但他只是木叔叔,你看看小丸子姐姐有没有跟她的叔叔们住在一起?”

    顾琉笙觉得有必要再给他灌输什么是家庭,不能老让他以为应寒是他们家的成员。

    简昕想了想,很快摇头,“没有!”

    “这就对了!”

    入了厨房,他取了一块蛋糕递给简昕,又倒了一杯牛奶,抱着他朝着餐厅走去。

    将牛奶放到桌上,让他坐好了才说,“你好好在这边吃蛋糕,爸爸去看看你妈妈。”

    回到主卧里,看到简水澜正在擦洗地上蛋糕,顾琉笙走了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抹布。

    “你去换一身礼服吧,这一身礼服已经脏了,这些我来打扫。”

    简水澜看到自己身上的礼服这么两大块明显的蛋糕印记,实在是穿不出门了,简昕也不是故意的,她也不好说他什么。

    只能惋惜自己才刚刚穿上的礼服,就这么作废了。

    她回到衣帽间,将身上的礼服换了下来,打开柜子里果然看到了顾琉笙所说的那些礼服。

    她将几套礼服都取出来看了一番,发现与过往他给的礼服是一样的,属于保守型。

    挑挑选选,最终挑选了一套白色的长款礼服,外面一层纱用烟灰色的线绣上了花朵,很雅致,她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而一旁还放置着一只首饰盒,打开一看,是与这一套礼服匹配的首饰,还有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上面也有烟灰色的绣线花朵,一看就是一整套。

    她很快将礼服换上,又换下了身上的首饰,看着镜子里妩媚动人的女人一下子清纯起来,觉得自己的风格改变得太快。

    不过刚才唇上的唇彩为了迎合那一条红色的礼服,所以她画了个色泽浓烈的红唇,此时将唇色擦淡,带着几分粉色,倒是与这一条礼服很搭配。

    顾琉笙站在门口等,一直到衣帽间的门打开,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优雅的女人,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词:女神!

    不同于之前的妩媚妖娆,此时的她一身白色的长款礼服,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动人。

    而这一套礼服是他亲自为她准备的礼服,前几天准备了好几套,每一套都挑选适合她的。

    他也没想到这一套礼服竟然如此适合她,甚至比那一套大红色的礼服还要适合。

    明明哪儿都没露出来,可是穿在她的身上,他就觉得自己浑身的火都要冒出来了。

    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应寒应该也差不多快到了,于是吩咐他,“今晚我可能没有那么早回来,小昕就留在家里让你照看着,关于小昕的事情再给我电话,虽然明天周六不需要去学校,但记得让他早点儿休息,睡前将今天指定的古诗背上一遍。”

    她每天教简昕背一首古诗,简昕倒是没有让她失望过,一首古诗她给读个两三遍他就记住了,记忆力倒是惊人。

    顾琉笙垂下了眼眸点头,“放心,我会让小昕早点儿休息的!不过你别太晚回来了,我担心小昕想你念你,看不到你不肯睡觉。”

    其实看不到她睡不着的人是他!

    两人聊了几句,应寒的电话就来了。

    “我在门口了,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马上过去,你等我三分钟。”

    然后顾琉笙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简水澜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穿着自己老公给准备的礼服,去作为别的男人的女伴,参加宴会真的合适吗?

    顾琉笙觉得自己心头几万匹的草泥马崩腾而过,他觉得不能就这么放任下去!

    简水澜跟简昕告别之后,很快就出现在别墅大门口,看到那一辆熟悉的豪车。

    而应寒此时推开了车门,露出一张隽秀年轻的脸庞,几日不见,他觉得这个女人更为惹眼了。

    只是当看到她身上的那一套白色的礼服时,眉头细微地轻轻蹙起。

    “礼服不合身吗?”

    简水澜笑了下,“很合身,只是刚换上没多久,小昕拿着蛋糕莽撞地跑了过来,将蛋糕给撞到了裙子上,礼服粘得到处都是,鞋子上也有,只好换了下来。”

    “倒是我不够细心,应该给你准备两套礼服的,不过这一身礼服很适合你,漂亮!”

    原本是想着她貌美肤白,大红色的长款礼服应该很适合她,但是今天她这一声白色的长款礼服,让她看起来尤其清纯,犹如精灵一般。

    简水澜得到他的赞美,心里美滋滋的朝着副驾驶座的方向走去。

    应寒先她一步走到门边给她开了车门,让她进去之后,又贴心地给她系上安全带,才又说,“一会儿的宴会也没什么,你就跟在我的身边,食物不少,尽管吃吃喝喝就可以了。”

    简水澜倒是不怯场,以往的宴会也参加过好几场,她浅浅一笑,“好!”

    应寒很快上了车子,等顾琉笙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白色的点。

    顾琉笙的眼里皆是凝重,他垂眸一笑,带着几分冷意,很快回到了屋子里。

    简昕还在吃蛋糕,牛奶喝了一半,看到顾琉笙走来,伸出拿着蛋糕的小手。

    “顾叔叔,要不要吃,可好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