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简水澜,你总有男人为你出头的本事
    顾琉笙走了过去,看到被他吃了一半的蛋糕,一点儿都没嫌弃地凑了过去吃了一口,而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宝贝儿子,今晚爸爸也带你去参加宴会,那边很多好吃的,咱们顺便给你妈妈一个惊喜,好不好?”

    简昕双眼一亮,“真的?我也可以过去?”

    “那是当然!爸爸带你去找妈妈,你要听话一些,见机行事,懂不懂?”

    简昕很快点头,“知道了就跟刚才一样,将蛋糕洒在妈妈的裙子上。”

    最后,父子两人都换上了西装,简昕是特别帅气的燕尾服小西装,整个人又萌又帅。

    顾琉笙满意地看这辈子最为骄傲的杰作,狠狠地在简昕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儿子真帅!”

    简昕也回亲了一口,“顾叔叔也帅气!”

    “喊一声爸爸听听,现在你妈妈不在这边。”

    简昕想了想,轻轻地喊了一声,“爸爸!”

    顾琉笙极为满意,这一声爸爸简直喊到了他的心坎里,虽然送他去学校的时候,在小朋友的面前简昕也会喊他一声爸爸。

    但是这个时候不在学校里,而是在家里,顾琉笙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轻轻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脸。

    “真希望你天天都喊我爸爸!走,爸爸带你找妈妈去,到了宴会那边,记得见机行事,知道吗?”

    有儿子在,他不信拿不下那女人!

    简昕被赋予重任,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点了点头。

    “顾叔叔,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顾琉笙抱着他朝着外头走去,将他安置在儿童座椅上,载着他朝着目的地行驶。

    **

    殷家在淮城的地位不低,而且还是淮城首富,这一次举行宴会是为了庆祝此次拿下了个大项目。

    殷家人高兴,也为了更好的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才举办这个宴会。

    被邀请的人不少,不过都是各地的够得层次的人士。

    应寒参加这个宴会则是因为木庭母亲本是殷家的女儿,而木庭极少出席这样的宴会,所以就让应寒参加。

    作为木庭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对于殷家的长辈,应寒还是带着简水澜,拜访了两位还算德高望重的老人。

    之后便没什么事情了,而是带着她窝在一处角落里吃东西,两人好些时日没见,电话联系也是应寒与简昕联系。

    应寒似是要对她表明自己的决心,这几天偶尔也有通话,但话不多。

    此时两人难得坐在一起,应寒给她取了一些水果茶点,又拿了一杯橙汁给她。

    见周围有不少人的目光被她的风姿吸引,特别是男士的目光居多,眉头一皱。

    若不是作为她的男伴,估计那些人早过来搭讪了,可以说,今晚简水澜是宴会上一颗璀璨的星光。

    简水澜吃了几口水果,露出一笑。

    “我倒是好多年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了。”

    这些年来她因为不想自己的身份被暴露出来,这一张脸已经多年没有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路面了。

    应寒知道她的意思,“这些年来委屈你了,但以后倒是不用如此了,你要是喜欢这样的场合,我”

    他本想说自己可以带她出来,但是随即想到顾琉笙的存在,只好硬生生改了话。

    “顾总会带你多参加宴会的。”

    她作为顾少夫人,确实应该多接触这样的场合。

    “他并不喜欢这样热闹的场合,就是自己的生日宴会也都不喜欢出面。”

    两人聊了几句,人群有些骚动,而后议论纷纷。

    “你们说那两个人是双胞胎姐妹吧,长得好像,不过我倒是觉得眼前这个更漂亮些。”

    “我也觉得是,这个的眼睛更好看许多,那个人虽然跟她长得很像,但是眼睛不像,少了点儿韵味,不过应该是姐妹吧,不然哪儿有长得这么像的人!”

    “他们两人好登对,男的清俊优雅,女的清纯动人,看着都特别养眼。”

    “这样的男人怎么都有女朋友了?不过他女朋友真漂亮!”

    “可不是,刚才我看到那个穿着红礼服的女人觉得惊若天人,此时被她这么一比,便觉得眼前这人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反倒另外那人笑起来僵硬了许多。”

    “”

    议论不少,简水澜看到周围的人目光都投在他们的身上,眉头轻蹙,漂亮的眸子轻轻扫过他们,带着几分不解。

    他们的话她倒是听了几句,似乎在讨论她与应寒,还有别的女人。

    不过说到相似的时候,她倒是想起秦筝所提起的那个与她长得挺像的女人。

    应寒也听到了他们的议论,淡淡地扫了一眼他们。

    而后目光落在引起一阵小骚动的焦点里,看到了一个穿着大红色礼服的女人,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简水澜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目光直接落在她的脸上。

    却见对方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带了几分挑衅,一如当初在服装店里对方看她的眼神一样,这个女人应该认识她!

    应寒的目光只是扫过那个女人,直接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

    “你比她可漂亮多了!”

    简水澜喝了一口橙汁,才说,“可你不觉得她跟我长得还挺像的,你可记得之前在机场的时候,秦筝说遇到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就是她。

    后来与秦筝在商场的时候我也遇上了她,她看我的眼神似乎认得我!那一记眼神也如现在她看我一样。你说这世上除了双胞胎之外,还有这么相似的人吗?”

    她很清楚自己是简韵唯一的女儿,而且自己的容貌大部分还是继承简韵的多一些,至于云盛若是在外头有女儿,也不会长得与她这么相似的!

    应寒点头,“自然是有的,比如说整容!”

    刚才看了一眼,觉得对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些僵硬,不过若对方是整容的话,倒是算整得挺成功的。

    整容两个字让简水澜有些震惊,若真是整容,谁这么无聊要整成她的模样?

    她虽然长得也还算不错,但是现在整容不都是参照那些名气不小又长得漂亮的明星来整的吗?

    而她不过是个小画家,而且还从来没有在公众里露过脸,算起来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那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踩着一双高跟鞋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每走一步,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呼之欲出的胸口上。

    简水澜轻蹙了下眉头,这个女人倒是能露。

    她端着一杯鸡尾酒,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目光先是落在应寒的脸上,看到他的时候眼里明显带上几分惊艳,而后看向简水澜眼里的嘲讽很明显。

    她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这位女士,长得跟我还挺像的,该不会是整容的吧!哪家医院整的呢,我瞧着整得还挺不错,很自然的样子,对了价格多少,回头我给人介绍介绍!”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到整容这词汇,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眼里就多了几分嘲讽。

    “原来是整容整来的,倒是整得很成功,比正主都还要漂亮几分呢!”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挺自然的,若是能整得这么成功,我倒是也想去微调一下。”

    “不过这个女人是哪家的千金啊?以前倒是不曾见过。”

    “也许是外地来的吧,没看到今天到场的人好多都不认识,据说殷家这次邀请了不少外地的富豪权贵,估计她们两人都是外地的。”

    简水澜看着与自己挺相似的脸,说出这些尖酸刻薄的话来,还真有些奇妙,不过对方一开口,那声音还真有些耳熟,然而她一下子有些想不起来对方的身份。

    难不成对方真是整容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怕是在燕城的时候认识的对方。

    应寒本不屑与她说话的,但是听她说得这么难听,见简水澜就要出声,他安抚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与她认识了好多年,一直都是这一副模样,倒是这一位小姐虽然与我的朋友长得有些相似,但是笑起来未眠过于僵硬,眼睛的地方更是有些怪异,该不会眼睛的地方整失败了?还有那两排牙齿是美容过的吧,看起来白得挺不自然的!”

    应寒的一番话,直接将简水澜从整容事件里摘了出来,还让对方陷入那些看热闹的人的质疑里。

    简水澜笑了笑,挑衅地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而后又喝了几口果汁,想着等下换个果汁的口味。

    众人质疑的声音又起,“我也觉得奇怪,这个女人笑起来还挺僵硬的,不会整容的人就是她吧?该不会是想着当贼的喊捉贼!”

    “那位小姐的眼睛当真漂亮,估计整形还真整不来这么漂亮自然的,倒是这个女人虽然画了眼影,但是眼睛看起来就很普通了,那双眼皮不会是割的吧,细看两边还不大一样。”

    “你看她那身段瘦不拉几的样子,可是胸却这么大,该不会连胸也是隆的?”

    “这么说起来,这浑身上下都是假的?”

    “”

    周边的人又开始了议论,穿红色礼服的女人见他们将整容的话题移到了她的身上,脸色有些难看。

    “简水澜,没想到被阿笙抛弃之后,这么快就又勾搭上了别的男人?”

    而后看向那个维护简水澜的清俊帅气的男人,眼里带着几分不甘。

    “一个被男人玩烂的女人,也就只有你这么个傻子将她当宝贝,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头上绿油油的一大片?”

    阿笙三个字,让简水澜不得不将她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果然认得她!

    而且还认得顾琉笙,这么喊顾琉笙的女人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琉璃,不过琉璃的现状

    她将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腿上,似乎还挺健全的,难道她安装了义肢?

    可是她的声音又与琉璃的声音对不上来,这个人不是琉璃,会是谁呢?

    原来是顾琉笙那些脑残追求者,应寒嗤笑了声,面对这么毁谤简水澜的女人自然不会有好脾气。

    他的脸色很快泛冷,眼里都是冷意,甚至有一股杀气。

    “这位小姐,我奉劝你谨言慎行,等到宴会结束之后,我的律师会去找你。”

    “难道我还说错了,或者现在真话都不让人说了?”

    她并不惧怕,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野男人,除了长得好看之外,怕身份还拿不出手吧,而后嘲讽地指向简水澜,“你还真有本事,总能男人为你出头,简水澜,几年前如此,几年后你还是如此!”

    简水澜嗤笑了声,而后扬起漂亮的小脸看着对方,抬手轻抚着头上的首饰。

    “没办法,姐姐这么多年来就是如此风光,前有貌美如花的男人为我倾倒,后有英俊迷人的帅哥愿意当我的骑士。

    倒是你不知道哪儿来的整容货,有本事就报出自己的名字,别顶着一张与我相似的脸跟我叫嚣,难道你不知道我看到与自己挺相似的脸,有这样的表情挺恶心的吗?”

    一番话下来,对方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倒是周边看热闹的人也起哄开来。

    “是啊,说了这么久,怎么也不见报个名字出来,看看是哪家的千金这么喜欢整容!”

    “唉,要我说该不会是燕城苏家的女儿吧?我听说前几年闹得挺凶的,为了追顾总,跑了多少趟整容医院。”

    “简水澜好像挺耳熟的”

    “燕城顾总的妻子,顾琉笙的大名你们总听过吧,据说顾总找了他的妻子好多年了!”

    “难道就是她?那么这个女人估计就是顾总的脑残追求者了还真有可能是苏家的女儿,苏家的女儿最喜欢的就是整容,这一次倒是长进了,整得跟顾总的妻子这么像!”

    “那还真是傻,男人有真货还会去玩假货?”

    被这么议论纷纷的红礼服女人虽然一开始有些恼怒,但随即勾唇一笑,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目光带着几分挑衅。

    简水澜听到了他们议论到苏燃的身上,但是很快就否认了对方是苏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