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整容成他妻子的模样,对方到底是何居心?
    因为前段时间才见过苏焕,苏焕说过苏燃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是燕城纪家的长子纪珩,所以这人绝对不会是苏燃。

    简水澜细细一想,突然想起一人,而她们的声音一致!

    红色礼服的女人眼里怨毒地看着她,恨不得去撕了对方那张脸。

    如果这一张脸没了,顾琉笙是不是眼里就只剩余她了?男人看中的还不是女人的容貌?

    “你倒是挺风光的,这回能够参加殷家举办的宴会,不知道攀上的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而后一脸劝告地看向她身边清俊的男人,“你可别让她的表面给蒙骗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否则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所以你现在也就只能在这边瞎编我?”

    简水澜听着她的声音,越听越是觉得就是记忆中的那个女人。

    “原来是你啊,我当是谁呢!当初你的脸毁容,没想到一下子就整成我这一副模样,能整得这么相似,这几年怕你都在整容吧!”

    她笑着盯着她的胸口看,“这里面应该都是硅胶?走路可得小心些,万一将假体撞了出来,想想那场面啧啧——真疼!”

    “你认出我是谁了?”

    红色礼服的女人有些吃惊,毕竟她的模样可是与以往改变太多。

    不过简水澜可没说出她的名字,该不会真以为她是苏燃那贱货?

    一句话,却让她整容的事情彻底暴露了出来,看热闹的人群都盯着她看。

    “原来真是个整容的,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整容的还敢来怼正主!”

    “真是苏家的大小姐吗?还真是丢脸啊,苏家家大业大,长子是个同性恋,女儿却是个整容狂,之前可是为了个男人闹得满城风雨,看来苏家在这一代也差不多了”

    简水澜瞥了一眼那个谈论苏焕的女人,冷哼了声,对方被她泛冷的眼神给吓住,竟然生生停住了话。

    简水澜这才看向那个高傲得犹如孔雀,此时脸色难看的女人。

    “你,湘城沈家的千金,沈蓉蓉,当初想方设法插足我与我丈夫的婚姻,后来还得自己毁了容貌,没想到你竟然就趁此机会整容成为我的样子,沈蓉蓉,没想到你对顾琉笙还是不死心啊!”

    若是死心的话,她整容成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或是只要将脸上的伤疤去掉就成,毕竟她原来的样子也不差。

    可是却偏偏要整成她的模样,每天看着自己这张脸,她不恨吗?

    沈蓉蓉没想到她还真将自己认了出来,她现在的模样可是连她沈家人都认不出呢!

    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名字来,而且还被说出是整容的,沈蓉蓉的脸色更差。

    当初要不是她,要不是苏燃,她怎么会毁容,她沈蓉蓉湘城沈家的女儿,天之骄女。

    女人最痛恨的就是插足人家婚姻的小三,如今沈蓉蓉被简水澜这么直白地指了出来,立即就有人将话题转到了沈蓉蓉的身上。

    “原来是沈家的女儿啊,沈家可是湘城的首富,没想到生了个这么不要脸的女儿,整容就算了,还想要插足人家的婚姻。”

    “可不是,据说顾总寻找自己的妻子好几年了,该不会当初顾少夫人的离开就是这个女人从中搞鬼,现在还整成顾总妻子的模样,这到底是何居心?”

    应寒本来想为简水澜出头的,但是看到她三言两语就让人将矛头指向了沈蓉蓉。

    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赞赏,他就喜欢她这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不过没想到对方是沈家的女儿,对于沈家他并不陌生,但没想到沈家的女儿会被养成这样的性子。

    如此目中无人,真以为沈家了不起?

    在湘城沈家是挺了不起的,但是出了湘城,沈家就什么都不是了!

    本来想让简水澜的难堪的,没想到最终那个难堪的人会是她自己,沈蓉蓉怎么能够忍受得了。

    “简水澜,你给我等着,你以为阿笙真的会为你等这么多年吗?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罢了”

    她的话尚未说话,应寒已经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将她剩余的话都掐在了肚子里。

    对于这张与简水澜有几分相似的脸,此时只有满满的厌恶。

    “沈小姐,最好为刚才的话复杂,我现在要你像水澜道歉!”

    他纤细修长的手就这么紧紧地掐在她的脖子上,仿佛下一秒再使点儿力气,对方的脖子一定会断在他的手里。

    来这边看热闹的大部分都是女人,一见这样的场面,不少人都尖叫出声,场面有些失控。

    简水澜却是依旧淡定地站在那里,她知道应寒有所分寸,此时不过是嘲笑地看着被掐住喉咙脸色充血的沈蓉蓉。

    看到那张脸此时扭曲起来,她嗤笑了声,“沈蓉蓉,再不道歉的话,估计我今晚的男伴怕是真要掐断你的脖子,你说你这一张脸动了多少刀子,里面不晓得有多少的填充物,这么掐下去,万一假体爆了出来,你想想多可怕啊!”

    这一番话,确实对沈蓉蓉造成不小的打击,毕竟这一张脸确实动了不少的刀子,为了与简水澜的脸一模一样,脸上确实放了不少的填充物。

    不过让她跟这个女人道歉,她实在不甘心,可是不道歉的话

    眼前这个容貌让她惊艳的男人,此时迸射出来的杀意,她感受到了。

    沈蓉蓉艰难地开口,“我我道歉”

    闻言,应寒将手松开,看着自己的手触碰到她的脖子,只觉得脏。

    得到自由之后,沈蓉蓉大口地呼吸着,一张脸依旧涨得通红,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眼里带着不甘与屈辱。

    “我对不起,是我不应该”

    她惊恐地看着简水澜身边的男人,担心他再出手,很快朝着一旁走去。至于简水澜,早晚得让她好看,没必要急于一时。

    此时一群人见此,也知道他们并不好惹,很快就散开了,宴会这一角成为一时的闹剧,倒是没有影响,简水澜看向一直蹙着眉头的应寒,歉意一笑。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个人是湘城沈家的沈蓉蓉,当初她在顾家老宅的时候摔了一跤,伤到了脸,几年不见,竟然整容成为我的模样,想想还真是可笑。”

    沈蓉蓉那颗脑袋到底是怎么想的?

    该不会是想盯着她的脸去勾引顾琉笙?

    就是不知道之前顾琉笙有没有见过她。

    应寒也不理解沈蓉蓉的脑回路,浅浅一笑。

    “别在意她的话,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并非轻易善罢甘休的主,她要是找你麻烦,记得立即电话联系我!”

    “放心吧,刷嘴皮子的话,她说不过我的,当初我也练习了一段时间的跆拳道,也许打不过有功夫底子的,但是对付个娇娇俏俏的名门小姐,还不在话下。”

    她倒是不将沈蓉蓉放在眼里,就是一想到她成日里顶着自己的脸,就觉得心底不痛快。

    顾琉笙带着简昕来到宴会的时候,就见着一个穿着大红色礼服的女人脚步踉跄地朝着左边的方向跑去,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顾琉笙眉头轻蹙了下。

    若不是知道简水澜今天所穿的礼服,还有她平日里还算保守,不可能穿这么低胸的礼服,他都要以为这个女人就是她了。

    第一眼望去,确实很像!

    想起之前在机场的时候,秦筝所说的在飞机上见到的与简水澜有几分相似的女人,难道就是她?

    简昕也看到了,秀气的眉头立即皱起。

    “顾叔叔,那个人长得跟妈妈很像!”

    “不过是七八分相似罢了,你妈妈可比她好看了许多。走,爸爸带你去找你妈妈。”

    不过是皮面上的相似罢了,况且匆匆一瞥,他见着那个女人的表情有些僵硬,说不定是整的!

    不过整容成他妻子的模样,对方到底是何居心?

    顾琉笙出场的时候,惹来了一些小波动,他虽然很少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上,但燕城顾家的顾琉笙名气不小,今天来此的人不少也与顾家有过合作,会议上自然也是见过面的。

    “没想到顾总也来了,真是给殷家面子,要知道他几乎不出席宴会的。”

    “他手里牵着的孩子跟他真像,难道是顾总的孩子?”

    “真是顾总吗?我可是在微博上看到过他,好深情的顾总啊!”

    沈蓉蓉一听到顾总这么称谓的时候,很快停下了脚步,朝着另一旁的方向望去,还因为充血的缘故,一张上了妆容的脸有些泛红。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很快就锁在了在人群里犹如鹤立鸡群的男人,目光一亮,犹如星光璀璨。

    心跳,少了节奏,沈蓉蓉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他看。

    四年多不见,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如当初第一眼看到的模样,那样的迷人,将她的一颗芳心偷走。

    他没有丝毫的改变,而她呢?

    想到之前自己的那一张脸,脸上的伤势虽然好了,但是却留下了好大一片的伤疤,让人不忍直视。

    她很快就进行了疤痕修复,但是没修复两次她就改变了主意,拿着简水澜的照片,将自己整成她的模样。

    心想,若是顾琉笙看到她的话,那么她就能代替简水澜留在他的心里,而那时候简水澜正好失踪。

    她可以趁这个机会成为代替品,再一点点进入他的心里。

    只是没想到当她的脸与身材几乎都整成简水澜的模样时,眼睛却不大像,动了几次眼睛。

    最终的结果也就是现在的模样,与简水澜的眼睛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这么多年,她将时间都放在怎么让自己与简水澜更像,一有不对劲就去医院整。

    等到她将自己的脸整得有九分与她相似的时候,这才满意了。

    重出江湖之后,她直接去了燕城找顾琉笙,却打探到消息顾琉笙已经好些时候不在燕城,而是去了淮城。

    甚至还找到了简水澜,这让她错失了一次良机。

    如果当初能在顾琉笙尚未找到简水澜之前,就出现在他的面前,顾琉笙一定会爱上她的。

    想到刚才为简水澜出头的那个男人,如果让顾琉笙知道简水澜如此水性杨花,又与别的男人牵扯一起。

    不知道给他戴了多少的绿帽子,顾琉笙对她一定失望到底。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仪态,又将胸口的礼服往下拉了一些,让自己的丰盈几乎呼之欲出,这才迈着步子优雅地朝着顾琉笙的方向走去,脸上露出得体的笑容。

    “阿笙”

    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时,顾琉笙立即蹙起了眉头,印象中似乎在哪儿听过。

    不过这么喊他的人,在他这一辈的年轻女性里也没几个,当初一个华楚楚,不过华楚楚已经成为他的三婶,如今与他三叔感情挺好的。

    琉璃早已被赶出顾家,失去了一条腿,不会是对方这一副样子。

    很快他想到了一个人,声音倒是与她的对上了。

    沈蓉蓉整容成为他妻子的模样,看到对方对他还是贼心不死啊!

    简昕一见到对方竟然认识他的父亲,而且还长得与他的母亲那么相似,拉了拉顾琉笙的手。

    “顾叔叔,她是谁啊?”该不会是他母亲的姐妹吧?不过他记得妈妈没有姐妹的。

    “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顾琉笙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不相干的人

    沈蓉蓉的目光很快被那个小孩子的容貌吸引,竟然长得跟顾琉笙这么相似,难道是他的孩子?

    她很快皱起眉头,得到的消息怎么没有顾琉笙有孩子了?

    难道是简水澜给他生的孩子?

    她倒是好运气,竟然生下了顾琉笙的孩子,而且这么大了!

    沈蓉蓉并没有生气,而是一直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阿笙,真巧在这边遇上你,这孩子真可爱,是你的孩子吗?长得跟你挺像的!”

    “你是沈蓉蓉?”顾琉笙淡然地问了一句。

    沈蓉蓉也没想到对方一眼就认出了她,不过想到自己的声音没有改变,估计是听到她的声音才认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