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像我这么柔柔弱弱的小女人,怎么可能如此暴力呢!
    随即想到他们已经好些年没有见面,可是他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认出,该不会顾琉笙对她也有些心思吧!

    这么一想,沈蓉蓉更是得意了,轻轻颔首。

    “我是蓉蓉,我之前还在你家里住过的!”

    “这张脸在我妻子的脸上温柔美丽,在你脸上我只觉得丑陋,沈小姐,我希望你最好将这一张脸给整成别的样子!”

    不知道简水澜看到沈蓉蓉现在整成这样,心里如何感受。

    沈蓉蓉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脸色本来有些涨红,现在煞白了下去。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不过看到他就要走的样子,沈蓉蓉怎么肯错过这样的机会。

    “阿笙”

    然而刚刚一开口,顾琉笙就又发话了,“还有请沈小姐自重,这个称谓并非你喊得起的!”

    以为整成简水澜的模样,他就会看上她?

    沈蓉蓉脸色又是一白,她做了这么许多,将自己改头换面为的就是要吸引他的目光。

    可是她才出场,顾琉笙对她的态度一如当初,让她怎么好受得了?

    “阿”

    在他泛冷的眸子里,沈蓉蓉硬生生地改了称谓,“顾总今天过来这边,怕是会遇上一些惊喜吧,我刚才可是看到了简水澜跟着个男人勾勾搭搭的,那男人长得还挺不错!”

    顾琉笙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拉着简昕就朝着里面走去。

    身后,沈蓉蓉有些不甘心地盯着他的背影看,眼里有着痴迷,她没想到多年不见,再见的话会是这样的场面。

    抬手抚上自己的脸,她以为顾琉笙见到这一张脸对她的态度会不一样。

    不过刚才那个孩子喊他顾叔叔,难道不是他的孩子?

    可那张脸与顾琉笙实在太过相似了,若不是他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像?

    但如果不是他的孩子,那是最好了,她也不想将来嫁入顾家去给人当后妈。

    如果那是顾琉笙的孩子,那就是顾家这一代的长子,说不定将来就要继承顾家的一切。

    等到顾琉笙走远了一些,沈蓉蓉缓缓地跟了上去,她倒是想去看看简水澜的下场。

    简昕的小手被顾琉笙轻轻地牵在手里,依旧皱着清秀的眉头。

    “顾叔叔,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要这样说妈妈?跟在妈妈身边的人一定是木叔叔。”

    “一个想要跟你妈妈抢男人的女人,以前自作自受将自己的脸摔毁了,现在就整容成为你妈妈的样子,想要以此来吸引爸爸的注意力。

    将来要是遇上这个女人,要认清楚了,不是什么好东西,离她远远的,要是她去找你妈妈的麻烦,就立即给爸爸打电话,知道吗?”

    既然沈蓉蓉会出现在淮城,而且也已经见过简水澜,怕将来不会太平,说不定会去找她麻烦。

    想要跟他妈妈抢男人?

    简昕一脸的仇视,他好不容易才有个爸爸,那个女人竟然要来跟他抢爸爸,实在是不可原谅!

    简昕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而后有些为难地看向他,“顾叔叔,我想去卫生间一下,你带我去好不好?”

    顾琉笙忽视了周边看过来的目光,还有一些人过来打招呼,他只是冷淡地点头,而后将简昕抱在了怀里。

    问了下侍者卫生间的方向,便带着他去了卫生间。

    一路尾随过来的沈蓉蓉见此,远远地瞥向另一边跟一个男人说说笑笑的简水澜的身上,如果顾琉笙看到简水澜现在跟另一个男人如此,不晓得该会如此。

    吃了不少的东西,也喝了好几种果汁,简水澜朝着对面的应寒露出一笑。

    “我去趟卫生间,东西你帮我看着。”

    她指的是桌上一大堆没有吃完的食物。

    应寒无奈一笑,“要不我陪你去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去个卫生间还能丢不成?”

    她站起了身,将裙摆整理好。

    应寒看着她身姿绰约地离去,等到佳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这才收回了目光,看着她吃过的东西,拿过一块糕点也尝了一口。

    正吃着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带着几分嘲讽的低沉的声音,“没想到木少主竟然有吃别人吃过的东西的癖好!”

    一句木少主,让不少人都冲着应寒的方向看了过来,他向来神秘,极少有人知道他是鬼门关的少主。

    但是木少主这个称呼,也让人清楚了他的身份。

    应寒抬眼淡淡地瞥了一眼朝着他这边走来,手里拿着一瓶香槟的男人。

    “既然回来了,什么时候将人给送来?为求公平,按照协议里,相互交换,如何?”

    南宫玖朝着简水澜的位置走去,坐了下来。

    “可以,明天找个地点,将两边的人都放了!”

    再拖下去,他还真有些担心池栩的身子会支撑不下去,这一趟回去l国之前他去见过池栩,确实如应寒所言。

    池栩为了不想给他有被威胁的机会,对自己确实够狠,手腕上的那一道伤口深可见骨。

    而且那一段时日都用营养液维持他的生命,也不过这么一阵子没见,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憔悴了许多。

    他去看池栩的时候,池栩还处于昏睡当中。

    应寒自然没有异议,他也想这一件事情赶紧尘埃落定。

    此事谈成,应寒看向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

    “没想到殷家的宴会,还真是什么人都能来!”

    南宫玖薄薄的唇微微往上扬起,“我能来这里,也算是给足了殷家人的面子。”

    他这话倒是没有毛病,毕竟他可是南宫山庄的家主,南宫玖。

    殷家虽然是淮城的首富,但是与南宫山庄相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应寒并没有兴致与他说话,从侍者那边取了一杯果汁,慢慢地喝着,等简水澜回来。

    从卫生间出来,简水澜洗完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稍微整理了下身上的礼服。

    却从镜子里看到一张与她极为相似的脸庞,简水澜嗤笑了声,还真是冤家路窄。

    就是上个卫生间都能遇上啊!就是看到那张与自己几乎一致的脸,她实在不痛快。

    此时,沈蓉蓉也走了过来,她本来跟着顾琉笙过来的。

    等到他们进入了男卫生间之后,等了没多久,看到简水澜也过来了,便也来到了卫生间。

    她本来是想着让顾琉笙看到简水澜与别的男人眉目传情,那时候顾琉笙一定觉得自己头上绿油油的一大片,对这个女人失去了兴趣。

    然而见简水澜也来了卫生间,没有那个男人在一旁,这戏怎么会精彩呢!

    简水澜没有理会她,而是又整理了下头上的饰品,唇角微微勾起,露出完美的笑容。

    这才是真正的她,就沈蓉蓉再怎么整,也不过是那一层脸皮相似,笑起来的时候,那笑容压根与她不一致。

    她突然就想起一句:美人在骨,不在皮!

    这么形容自己,似乎有些不谦虚了啊!

    看到那个女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沾沾自喜起来,沈蓉蓉皱了下眉头。

    “简水澜,你还真将自己当回事吗?不过我倒是佩服你,过去有阿笙这么维护你,现在还有个男人对你如此,你倒是不小的本事啊!”

    是长得漂亮了一些,但是勾引男人的事情还真厉害。

    简水澜打量完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笑,回头看向沈蓉蓉,她的脖子还留有一些淤痕。

    “看来你并没有被刚才给吓到啊!不过看到以往顾琉笙那么处处维护我,你在嫉妒?”

    说到这里她冲着沈蓉蓉吃吃一笑,又说,“也是,你要是不嫉妒我的话,怎么会将自己整成我的模样?一边说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暗地里却将自己整容成我的样子。

    说真的,你原来的相貌也是不错的,奈何喜欢在脸上动刀子,现在这一副样子还真有些不伦不类的!”

    “我就喜欢用你的脸来恶心你,不行吗?”沈蓉蓉的脸色有些臭。

    她发现自己原本也挺能说会道的,可是在简水澜的面前,偏偏落了下方。

    “那确实恶心到了,没别的事情就让开!”

    不过她还真有些好奇,如果顾琉笙看到沈蓉蓉这张脸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认错了人。

    早知道会在这里遇上沈蓉蓉,就应该也让顾琉笙出席宴会,不过想到那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热闹的地方,估计也不会过来。

    沈蓉蓉却没有让开的意思,依旧堵在对方的面前。“

    怎么想要回去搬救兵?”

    她伸手推了一把简水澜,刚才在外头,她有男人撑腰,现在她还不相信简水澜能将她给怎么着。

    简水澜没想到她说着说着就直接动起手来,刚才没有注意被她推了一把整个人后退了几步,后腰直接撞在了洗手池,疼得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

    见简水澜没了男人的保护,这么好欺负,沈蓉蓉冷笑了下,走过去将厕所的门给关上,回头看着吃疼的简水澜,又走了过去。

    “没有男人的保护,你还真的什么都不是啊!”

    简水澜揉着被撞疼的后腰,刚才撞上去的力度不小,估计现在都淤青一片了。

    看向沈蓉蓉的时候,眼里多了一分恼意,特别是看到她这么关了厕所的门,是打算在里面收拾她吗?

    简水澜冷笑,刚才没有丝毫戒备,被她推了一下,真以为她好欺负的?

    “你说,我现在要是毁了你这张脸,会如何?”如果毁了这一张脸,是不是就只有她长这个模样了?就算简水澜将来将脸给整回来了,那么也不可能整得像现在这样子。

    想到这里,沈蓉蓉的眼里淬上一丝阴毒。

    眼见沈蓉蓉一巴掌直接朝着她的脸甩了下来,简水澜狠狠地扭住了她的手腕,她的力道不小,一下子就看到沈蓉蓉苍白了脸。

    “沈蓉蓉,你真以为我好欺负的?既然你嫌刚才我朋友给你的教训不够,那么我就亲自来教训你!”

    她狠狠地一掰她的手腕,竟然硬生生地让她的手骨脱臼,而后听得沈蓉蓉凄厉的一声惨叫。

    沈蓉蓉确实没有想到几年不见简水澜她竟然如此狠毒,竟然硬生生地掰断她的手腕,此时看到无力垂着的手腕,她的眼里都是惊恐。

    “你你你你竟然我的手断了!救命啊,救命啊——你快放开我,快点放开!”

    她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简水澜的手里抽回,然而她握得太紧,加上手腕太疼,实在是收不回来,因为疼痛,眼里都是泪水。

    明明想要收拾她,此时却被她收拾了一番,简水澜勾唇一笑,不知道沈蓉蓉现在心底是何感想,估计也挺精彩的!

    简水澜松开了沈蓉蓉的手,将她推了一把,沈蓉蓉整个人后退了几步摔在了地上,手腕上的伤势又碰到地上,疼得她抽气不止,一张脸布满了泪水。

    揉着后腰还疼着的地方,简水澜踩着细高跟,优雅地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狼狈不堪的女人。

    不过看到顶着一张与自己相似的脸露出这样可怜的表情,她就觉得很不爽,她冷冷一笑,漂亮的红唇轻启,“沈蓉蓉,记得告诉别人,你这是自己摔倒的,因为你要是跟别人说起是我简水澜对你动手,将你打成这样,他们是不会相信的,毕竟像我这么柔柔弱弱的小女人,怎么可能那么暴力呢!说出去,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呢!”

    她没有再理会沈蓉蓉,而是扶着自己的腰,朝着外头走去,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沈蓉蓉整个人还趴在地上,看着那一道离开的身影,眼里都是不甘心,她不会放过她的!

    不过现在她已经无暇去关注那些,她必须确认自己的手折了没有,于是扯开了嗓门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没一会儿就过工作人员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沈蓉蓉,很快将她搀扶起来。

    离开卫生间之后,简水澜心情颇为愉悦,除了后腰还挺疼的。

    还没走到应寒那边的位置,就听得一声清脆童稚的熟悉的声音,“妈妈、妈妈——”

    简水澜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到了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睡觉的简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