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这是当着他的面勾搭他的女人?
    他穿着漂亮的燕尾服,头发梳理得特别整齐好看,可爱中带着帅气,此时小小的身子正朝着她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她的腿。

    “妈妈,我想你想得睡不着,就让顾叔叔带我过来了,妈妈,我刚才在这边还看到了个阿姨长得跟你很像,顾叔叔说她那张脸是整的,她想要跟你抢男人呢!”

    简水澜朝着正往这边走来的男人望去,没想到他已经见过沈蓉蓉了,很快将目光落在简昕身上。

    她蹲了下来,与简昕对视,看到他穿得这么整齐帅气,头发还梳理得一丝不苟,不禁露出一笑。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是想着明天不用上学?小孩子不早点睡觉会长不高的!”

    “顾叔叔长得高,妈妈也长得高,以后我也会长得很高的,再说了,我跟顾叔叔像!”

    简水澜也觉得是,简昕只要好好养着,将来应该能够长得不错,毕竟父母基因都挺好的。

    见简水澜不语,简昕搂着她的脖子又说,“妈妈,这里那么多阿姨都没你好看呢!”

    面对儿子的赞美,简水澜很受用,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等下跟在妈妈的身边别走丢了,已经有些晚了,你等下多少吃些糕点喝些果汁就好,别吃太多了,知道吗?”

    简昕很快点头,“妈妈,我知道了!”

    她站了起来,起身的时候,腰上有些疼,顿了下动作,抬手揉了揉刚才撞到盥洗盆的地方。

    虽然将沈蓉蓉教训了一顿,但是自己撞了那一下,也是不轻的。

    顾琉笙看到她揉着后腰的地方,很快走到她的身边,关心地问,“腰部怎么了?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先带你回去。”

    他发现不少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有一种自己美好的东西被人窥视一样,让人觉得心生不悦。

    从未有过一个女人,让他想要珍藏起来自己看着就好。

    “没什么,刚去卫生间撞到了盥洗盆!不过小昕想我是事实,但不至于会囔着要过来,是你自己想要过来的吧!再说了,我现在是应寒的女伴,又不是你的女伴,做什么跟你回去?”

    真是个无聊的男人,这么不放心她?

    “嗯。确实不放心,所以得跟过来看着。”

    而后想起刚才那个女人,顾琉笙又说,“你刚才也遇上了沈蓉蓉吧,往后若是还遇上那个女人记得离她远些,我看她心术不正!”

    “她漂亮还是我漂亮?”简水澜扬起漂亮年轻的脸庞问他。

    顾琉笙就爱死了她这一副自信而骄傲的模样,不禁一笑,柔和了眉目之间的情绪,抬手轻轻掐了下她的小脸。

    “一个山寨版的能跟你比?这不相当于卖家秀与买家秀!”

    简水澜一想,倒是觉得挺有道理的,她才是正版!

    沈蓉蓉虽然整得跟她挺像的,可是细节上完全被她辗轧过去,况且她浑身上下都是假货!

    简水澜高兴了,加上刚才将沈蓉蓉教训了一番,整个人都舒心了不少。

    刚要带着简昕去找应寒的时候,后面有些骚动起来,回头去看,一个身着大红色的礼服的女人,被人给抬了出来,从后门离开,倒是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那不正是沈蓉蓉吗?简水澜勾唇一笑,能被这么抬出去,看来伤得不轻啊!

    不过她记得自己只是让她的手腕脱臼,该不会是吓软了腿?

    顾琉笙也看到了被抬出去的沈蓉蓉,倒是不知道沈蓉蓉怎么就被抬了出来,不过这事情与他无关,想到那个女人的那张脸,他就觉得碍眼。

    当简水澜带着简昕身后跟着顾琉笙来到应寒这边,见他的身边多了个南宫玖。

    一身合身的西装打扮,看起来高瘦挺拔,但是不可否认他那张脸很适合这样的打扮,俊秀而干净。

    是女人欣赏的模样,怪不得秦筝看到他的一个背影都被迷得神魂颠倒。

    应寒看到跟过来的顾琉笙与简昕,一下子就明白了,看来这个男人对他很不放心呢!

    简昕走了过去抱住了应寒的大腿,“木叔叔,好多天没有见着你了!”

    应寒将简昕抱了起来,此时顾琉笙都已经来了,似乎也没有继续留在这边的必要了。

    他看向简水澜,“南宫家主刚回来,还有些事情需要详谈,我先回去了。”

    而后看向怀里的简昕,“木叔叔有空就去看你,你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简昕点头,有些不能理解,怎么他们才过来,木叔叔就要走了?

    南宫玖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一幕,对于应寒所说的要先离开,倒是有些好笑。

    应寒跟殷家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南宫玖先离开宴会。

    一到外头呼吸着新鲜空气,南宫玖走在他的身边问他,“木少主这是打算放弃了?”

    “我私人的事情跟你无关。”他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脸色却有些阴郁。

    连与她相处一晚,都成为了奢望不是吗?

    不过他们两个男人在,简水澜势必要觉得尴尬与为难,还有今晚这样的场合里,他也不想听到旁人说她的闲话。

    南宫玖见此嗤笑了声,不过今晚这样的场面最好,他不喜欢自己看上的猎物,在他感兴趣期间,与别的女人牵扯不清,那会让他想要做点儿坏事。

    简水澜自然清楚应寒这么早离开的原因,原本说好了自己要当他的女伴,可最后

    幽怨地瞥了一眼顾琉笙,她这算是失信于他吗?

    顾琉笙来到这边的事情并非秘密,毕竟刚才不少人看到,很快殷家几个主事的人都过来了。

    顾琉笙见此虽然不想与他们周旋,但老婆儿子在身边,也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过于高傲,还是与他们说了几句话。

    这样的场合自然也要喝酒的,不过他以开车过来还要接送老婆儿子回去为由,并没有喝酒。

    最后神色得意地,将自己的老婆儿子,往面前一推,还介绍了一番。

    简水澜是很反感顾琉笙这个行为的,不过想到之前被沈蓉蓉污蔑,加上这样的场合里不好给顾琉笙脸色看,倒是也与殷家的几个人打了招呼。

    殷家人自然清楚顾琉笙肯来他们的宴会,已经算是给足他们面子了,而且顾琉笙是个不爱热闹的人。

    夸了他的妻儿几句,就又去招待别的贵客。

    简昕被这么介绍出去,想到他们都会知道他是有爸爸的孩子,目光晶晶亮亮地盯着顾琉笙看,眼里都是崇拜之意。

    于是更加卖力给他们制造机会,他拉着简水澜的手。

    “妈妈,这边好热闹啊,我们晚点儿再回家好不好?”

    看到那边有个三人的座位,简昕拉着他们走了过去,小手擦了擦凳子,“妈妈你坐在这里!”

    而后看向顾琉笙,“顾叔叔你坐在这里!”

    简水澜本来是想着应寒都回去了,她这个女伴似乎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但是简昕一副对这里兴趣颇大的样子,倒是有些舍不得回去了。

    她起身,拿了一直干净的盘子,挑选了几样不错的点心,还有简昕喜欢吃的水果,放到他的面前。

    “别吃太多了,知道吗?”

    简昕看到面前那一盘食物,就知道今晚可以留在这里久一些了,看向顾琉笙的时候,眼里带了几分邀功的意味。

    顾琉笙见此,扯唇一笑,眼里都是对他的赞赏。

    他能确定,现在这个儿子对他这个父亲还是很满意的。

    觥筹交错,谈笑风生里,也就他们这一处角落最为安静。

    一群人都不是喜欢热闹的人,况且这边大部分的人简水澜还不认识,不过留在这个角落里,看着简昕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

    顾琉笙看着她秀美的侧脸,眼里情生意动,他也起身取了些食物过来放在她的面前。

    “你也吃些,不过也别吃太多了,这些东西过于甜腻,等回家了要是肚子饿,我再给你准备夜宵。”

    简水澜坐在简昕的身边,没有理会顾琉笙的话,倒是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有些面色不善地站在了简水澜的面前。

    “想必这位就是简小姐了?”

    听到声音,简水澜抬眸朝着对方瞥了一眼,见是个陌生人,暗想自己现在这么出名?

    她都多少年没有参加这样的宴会了,而且来淮城她都低调做人,怎么还会有人认识她?

    简水澜看向长得还不错的男人,轻轻点头。

    “我是,有事情吗?”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一眼对方,面色不虞,这是当着他的面勾搭他的女人?

    对方也看到了顾琉笙,有些震惊于他也出席这一场宴会,而且还是带着这个女人。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我是沈驰,沈蓉蓉的堂兄,就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前,堂妹在女卫生间被打伤,她说是你将她打伤的,简小姐,这事情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未等简水澜出声,顾琉笙就先发话了,“原来是沈家的少爷,不过从我来到宴会之后就一直跟在我妻儿的身边,你现在说是我妻子打的沈蓉蓉,可有证据?

    可别是沈蓉蓉血口喷人,要知道沈蓉蓉可是不怀好意地将自己的脸,整成我妻子的模样,这又该如何解释?”

    沈驰被他这么一问,也有些不好接话了,毕竟沈蓉蓉前几年因为脸被毁容,后来就一直都在整她的脸。

    等她整好了脸之后,回到沈家已经成为一个陌生的脸孔了。

    今日,他终于见到了正主,原来正版是长这样。

    简水澜见对方无话可说,忍不住冲着对方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位沈先生是不是弄错了?我刚才确实去过一趟卫生间,但是你所说的令妹受伤我就觉得奇怪了,我这么娇娇柔柔的弱女子怎么可能去跟人动手?”

    她抬了抬纤细柔软的手,一脸娇滴滴的样子,随即又说,“再说了近半个小时之前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倒是没有见到沈蓉蓉,但是我刚过来这边的时候,倒是有遇上沈蓉蓉,她还说我是按着她的脸来整的,并且在言语上侮辱我,三番两次说我水性杨花,现在倒是轮到她的兄长来跟我问罪了!”

    顾琉笙冷笑,“看来沈家对我顾家意见不小啊,我顾琉笙的妻子可以这么随便让你们欺负?”

    他倒是不知道之前还有这么一回事,但那时候应寒不是跟在她的身边,见她被人侮辱,也无动于衷,这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听到顾琉笙的质问,沈驰的脸色微微一白,随即看向简水澜,她确实一副柔柔弱弱、乖乖巧巧的样子,实在不像个会打架的样子。

    特别是笑起来如此绚烂,足够让人花了眼。

    难道刚才沈蓉蓉的话,都是谎话,目的就是希望他为她出头?

    想到自己差点儿就被当枪使了,沈驰的脸色有些难看。

    沈驰还算个正直的人,听到顾琉笙这话很快否决。

    “顾总误会了,我只是看到小妹受伤,又听得她的哭诉,所以过来询问一番,若是真如你们所言,我们沈家也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简水澜喝了一口果汁,看向沈驰又说,“对了,没想到沈家的小姐倒是有趣了,这么热衷当三儿,五年前就曾来我的面前耀武扬威,当着我的面勾搭我的丈夫,这么多年过去,还整成我的模样,还真不知道沈蓉蓉存在什么样的心思,而沈家的家教也真是奇特了。”

    想到沈蓉蓉的事情,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嘲讽,不过眼前这人,看起来还算是个讲道理的,她最烦看到那些不讲道理的人,例如沈蓉蓉这样的主儿!

    沈驰本来看到沈蓉蓉出席宴会却伤成那样,是过来兴师问罪的,结果没想到反被人问罪了,想到之前沈蓉蓉的骄纵,很快与他们道歉。

    “看来是我没有查明真相就过来问罪,顾总、顾少夫人刚才得罪了!”

    沈驰想到堂妹嚣张跋扈的性子,也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顾琉笙想起刚才被抬走的沈蓉蓉,看向一旁当真娇娇柔柔的小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