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从此往后,将她捧在掌心里疼爱
    不过早前他倒是亲自教导她几招,后来还有朗月指导,面对沈蓉蓉这样的女人,想要收拾或许不在话下。

    想通了这一点,顾琉笙笑了下,放轻了声音,“不介意跟我分享下,刚才在女卫生间发生的事情?”

    简水澜轻哼了声,也放轻了声音,“她对我动手,还想毁了我这张脸,我只好让她的手腕脱臼,下回她再敢如此嚣张,我会直接折了她的一双手!”

    今天,她还是手下留情了。

    一听到沈蓉蓉竟然对她动手,还如此恶毒地想要毁他的脸,顾琉笙想到她之前所说的撞到了盥洗盆。

    忙又问她,“之前腰部撞到盥洗盆是因为沈蓉蓉?”

    简水澜没想到顾琉笙竟然能想到这里,她将口中的糕点吃下才点头。

    “就是她推的!”

    一瞬间,顾琉笙的脸色特别难看。

    “以后她若是再如此,,别将人打死了就好,其余的出了事情我给你兜着。不过往后遇上这样的事情也不必亲自动手,我更愿意帮你执行。”

    这个沈蓉蓉胆子倒是不小,他的女人被他视若珍宝,而她竟然敢动他的女人!

    简昕也紧张了起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她看。

    “妈妈,那个坏女人打你了?要紧吗?”

    “没事,妈妈已经将她收拾了。”

    “哼,她想要抢走顾叔叔,还打我妈妈,要是让我看到了我一定”

    简昕气愤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才觉得似乎没有说服力,很快将眼睛落在一旁高大的男人身上。

    “让顾叔叔揍她!还要让木叔叔揍她!”

    等他长大了,再亲自揍她!

    一家子说说笑笑,时间也已经不早了。

    虽然宴会还热闹着,但念及简昕还小,简水澜看到他吃了不少的食物,便想着回去。

    她取了一块温热的湿巾擦拭了下简昕嘴边的糕点,又将他的小手擦拭干净,才说,“走吧,我们回家,有些晚了,你必须早点儿睡觉。”

    顾琉笙也知道简昕向来早睡,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确实挺晚的。

    他将简昕抱了起来,空出一手握住了简水澜的手,“我们回家。”

    简水澜本来想抽回手的,但想到自己答应给顾琉笙一个机会,索性就认了不挣扎了。

    一家三口朝着外头的方向走去,犹如走红地毯一样,周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顾琉笙视若无睹地带着妻儿朝着外头走去,整个人春风得意。

    这一幕他已经想了好几个月了,就是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他顾琉笙不止有老婆,还有这么大且长得像他的儿子!

    他想着,等简水澜愿意跟他回到顾家,他一定要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向世人告知,他有妻儿。

    也像那些对他心怀不轨的女人告知他已婚,更要向那些对简水澜心怀不轨的男人告知,她是有丈夫、有儿子的已婚妇女!

    然而他们才没走多远,一个在顾琉笙眼中对简水澜心怀不轨的男人就出现了。

    薛长轩也来到了淮城,来此的目的怕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此时看到被顾琉笙牵在手里的女人,整整四年多的时间未见,她明媚如昨。

    容貌未改,还是那样秀美大方,几乎拽地的裙摆,优雅简约的白色礼服,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自信与优雅,特别迷人,那是寻常女人身上所看不到的。

    他的目光痴痴地盯着她看,没有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处地方,只觉得这么多年看到她,依旧与记忆中的她没有差别。

    薛长轩勾唇一笑,终于找到她了。

    这四年多以来,其实他也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

    从知道她失踪之后,顾家的人就开始寻找她,只不过就是顾家都没有她的消息,他那边自然也没有找到她。

    这一次知道顾琉笙来到淮城,而且还是离开燕城好几个月,所以让人稍微一打探,就知道顾琉笙的现状。

    原来是他找到了简水澜,也难怪他这一次会离开燕城这么长时间。

    其实薛长轩今晚没有抱着找到她的希望,毕竟简水澜并不喜欢出席宴会,可是没想到今晚会在这样的场合上遇上她。

    他唇角处的笑容加深许多,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几个大步朝着她走去,立于她的面前,唇角含笑地盯着她看。

    “水澜,真的是你吗?”

    薛长轩的出现,让顾琉笙忍不住蹙眉,才想着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这么快就出现一个。

    简昕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怎么今天这么多人认识他的妈妈?

    简水澜停下了脚步,看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对方的发型变化了,总体上还是没有多少变化,很快就认出对方是薛长轩。

    对于这个男人,离开燕城之前倒是没有多少讨厌,甚至还有工作上的来往,而薛长轩的表现倒是将她当成普通朋友看待,并不似以前那般纠缠不清。

    对于这样的薛长轩,她还能与他说上几句话。

    看了一会儿对方,简水澜缓缓勾唇露出一笑。

    “原来是薛先生,久违了!”

    一句薛先生,让薛长轩觉得陌生与不适,不过他很快收拾不适的情绪,露出一笑。

    “没想到会在这边遇上你,好多年不见了,对了,你住在哪儿?现在有些晚了,明天我请你吃饭!”

    这是想当着他的面,约他的老婆?

    顾琉笙冷哼了声,“薛少有什么事情现在就直接说吧,我老婆明天没空,往后的每一天都没空见你!”

    薛长轩将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身上,“原来顾总也来了这里!”

    随即看到顾琉笙怀里的男孩,大约三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五官竟然与顾琉笙如出一辙。

    他心里有些不好的想法,又将目光落在了简水澜的身上,还有他们相互牵着的手。

    难道这是简水澜的孩子

    想到这里,薛长轩的脸色有些泛白,他勉强维持脸上的笑意。

    “这孩子是”

    “是我儿子,今晚三岁多了,论辈分算起来”

    顾琉笙笑看着怀里的简昕,“小昕,论辈分,你该喊他一声表叔!”

    虽然这一门亲戚他真心不喜欢,但毕竟辈分摆在那里。

    简昕点头,乖乖巧巧地对着薛长轩喊了一声。

    “表叔好!”

    薛长轩却有些维持不了脸上的笑容,这是简水澜给他生下的孩子吗?

    那就是说她当年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怀下了孩子?

    她生下了顾琉笙的孩子,顾琉笙怎么会让自己儿子的母亲流落在外?

    “真乖!”他勉强一笑。

    简水澜对于这个故人好感不多,遇上之后,心里也没有任何波澜,笑了笑。

    “薛先生,我们就先回去了,再见!”

    顾琉笙牵着她的手,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身后,薛长轩痴痴地盯着那一道离去的身影,一颗心也跟着她离开了。

    “水澜,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也一直都在找你,一直都在想你。”

    简水澜的离开,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只要她肯离开顾琉笙,那么他薛长轩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只要她肯跟他在一起,任何障碍,他都愿意为她披荆斩棘。

    从此往后,将她捧在掌心里疼爱,可是现在他是不是晚了一步?

    **

    回到别墅,已经快十一点了。

    简昕困得不行,一上车就在车上睡着了,不过到了家里倒是醒了过来。

    顾琉笙抱着他进了家门之后,简昕窝在他的怀里问他,“顾叔叔,那个表叔怎么会认识妈妈?以前小昕都没有见过他呢!”

    “那个表叔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啊一直想给你当后爸呢,而且还是不会接受你存在的后爸,所以以后如果有看到他过来找你妈妈,一定要马上告知爸爸,知道吗?”

    “坏人可真多!一个坏阿姨要抢走你,一个坏表叔要抢走妈妈!”简昕感叹。

    简水澜关好大门走了进来,听到他们的谈话,忍不住蹙眉。

    “顾琉笙,你少教坏孩子!”

    “在顾家,不是普通家庭,有些事情他是要早早清楚的。”

    他可不想将儿子养成小白兔。

    **

    回到二楼,顾琉笙将简昕洗好了,伺候他睡觉。

    简水澜看到有顾琉笙照顾简昕,也就没有多理会,回到房间里卸妆洗澡,将礼服脱下之后,她背对着镜子。

    回头去看镜子里自己的后腰,发现果然淤青了一大片,怪不得走一步疼一下,虽然不影响走路,但挺疼的。

    看来今天将沈蓉蓉的手弄脱臼,对她来说还是手下留情了,应该折了她的手才是。

    洗完澡,穿上一身柔软的纯棉睡裙,又将头发都吹干,给脸上补水之后,她拍着脸离开了卫生间。

    回到房间里,见顾琉笙已经洗了澡,换了一身深色的睡衣就坐在她的床上。

    简水澜轻蹙了下眉头,边拍脸边看向他。

    “有什么事情说吧,说完就回去睡觉!”

    随着她的走来,顾琉笙只嗅到一股刚沐浴之后的馨香。

    特别是看到她那一双白皙修长还特别匀称的腿,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小腹那个地方更是蠢蠢欲动。

    目光从她的双腿往上移,发现胸口更是一大片风景,最终还是定在了她的脸上。

    看到她嫣红的唇,觉得那对他来说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顾琉笙觉得自己这么盯着她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燥热的,身体也起了反应。

    他的呼吸加重,不过还是压制住自己的想法。

    “之前不是让沈蓉蓉给推了,伤到后腰吗?过来我给你看看,严重的话就推拿下,伤在后腰,估计你也不好自己推拿。”

    “不用了,我自己看过,没什么问题。”

    简水澜直接回绝,这才看到他手里的药酒,不过伤在后腰,可不方便给他看,又不是像之前伤在脚上,每天晚上顾琉笙都会给她推拿。

    顾琉笙却不相信她的话,“有没有必要上药,我看了就知道了,小澜,你想自己过来,还是我过去?到时候擦枪走火的话,可都是你自找的!你也知道我都已经四年多没有过那样的生活,一旦碰到你,可不是你想喊停,就能停得下来的。”

    “你所以说,这是在威胁她吗?”

    简水澜气得一下子涨红了脸,而后又觉得有些羞恼,这个男人的话需要说得那么直白吗?

    “你等下,我换一件衣服。”简水澜很快朝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她穿的是睡裙,将裙摆撩到背上,岂不是什么便宜都让他占了?

    见她终于妥协,顾琉笙笑了下,整个人舒服地躺在床上,等待她。

    简水澜出来得很快,再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的是一套浅色睡衣,她趴在了床上,将上衣的下摆往上面撩起,露出受伤的地方。

    “你快点,还有轻些。”

    顾琉笙看到了她的后腰,露出的那一片本来该是白皙的肌肤上,此时与淤青一片。

    而且面积不小,看得出来撞上的力道不轻,怪不得她在宴会上包括回来的时候,总是会去揉下后腰。想

    到自己的女人在宴会上被人欺负,顾琉笙恨不得去废了沈蓉蓉。

    “都伤得这么严重了,还说没什么问题,小澜,你太不诚实了!”

    他拧开药酒的瓶子,倒了一些药酒在淤青的地方,缓缓地用指腹推开,一点点地轻柔地揉着,让皮肤充分吸收。

    他推拿的力度不大,倒是不觉得疼,还让人觉得舒服。

    简水澜也就随了他去,闭上双眼假寐,却不敢让自己睡着,必须防着这个男人。

    顾琉笙之前在她的面前还算规矩,但是最近动不动就喜欢与她有一些肢体上的互动,更甚至每天都会吻她,将她吻得双腿发软。

    然而,因为太过舒服,没坚持一会儿,她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顾琉笙推拿了好些时候,直到皮肤逐渐热了起来,这才作罢,却发现简水澜已经睡下。

    他勾起一笑,手在她的后背游移着,却不敢太过放肆,担心惊醒了她。

    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一些,摸索到后面的扣子,轻轻地单手拉开,他小心翼翼地将她翻了个身,将她身上的内衣褪下,放到一旁。

    而后将被子拉起,盖在了她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