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抱都抱了,睡都睡了,还能怎么样?
    顾琉笙将药酒放好,又将她的内衣挂好,回到卫生间将自己受伤的药酒味道洗掉。

    重新回到房间里,简水澜还睡得很沉,他直接在她的身边躺下。

    没想到才刚躺下来,那个女人翻了个身,直接窝在了他的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双手怀抱在他的身上。

    顾琉笙压根就不敢动弹,生怕惊醒了她,随即满心地欢喜,一切似乎回到了当年。

    当年他们夫妻恩爱的时候,简水澜睡觉的时候就喜欢抱着他。

    顾琉笙也没做什么,只是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搂着她,关上了灯。

    **

    好暖和,还带着一股很淡很清新的香气,简水澜嗅了嗅,抱紧了那一股温暖的来源。

    温暖的来源她用手摸了摸,所触碰到的只觉得掌心里一片淡淡的暖意,很舒服。

    随即惊恐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男人含笑的双眸,还有

    握草,顾琉笙怎么会在她的床上,还有她怎么就将手从他的衣摆伸了进去?

    怪不得觉得手感挺不错的,还觉得挺温暖的,简水澜惊悚地往后一缩,却碰到了后腰的伤势,疼得她眉头一皱。

    睡了一晚,后腰的伤势似乎更严重了。

    顾琉笙见她皱着眉头僵硬着动作,忙问她,“是不是碰到了后腰的伤?我看看。”

    “看你的头!”她直接抬脚踹了过去。

    顾琉笙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她踹过来的脚,看着被他握在手里的那一只脚,勾唇一笑,欣赏着手里的脚。

    可以用小巧玲珑来形容,也可用玉雪可爱形容。

    最后在简水澜恼怒的目光中,他薄唇凑了过去,在脚背上印下一吻。

    酥麻的感觉从脚背上蔓延开来,一直充斥着四肢百骸,最后所有的沸点都到了脸上。

    简水澜只觉得脑袋炸开,一张脸瞬间热了起来,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顾琉笙看到她一张娇俏的小脸通红一片,扯开唇露出很淡的一丝笑意,欣赏着她的恼怒与娇羞。

    只觉得心情极好,忍不住捏了捏掌心里小巧秀气的脚丫子。

    “我只是想看看你后腰的伤势而已,怎么反应这么大?昨晚上看你睡下了,给你盖了被子,哪儿曾想到你就这么抱了过来,你也知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禁不起这样的诱惑,所以便从了你!”

    一句从了你,简水澜怎么就觉得还听出了几分的委屈?

    她将自己的脚从他的手里抽回,冷哼了声,“不可能,我昨晚是趴着睡下的,你要是没动我,我能去抱你?顾琉笙,你可别将我当成傻子!”

    她昨天不是防备着这个男人吗?

    怎么防着防着就睡着了?

    看来自己对他的防备心还不够重。

    顾琉笙索性耍无赖,“抱都抱了,睡都睡了,还能怎么样?你要是觉得吃亏,今晚我让你睡回来,随便你怎么睡,只要你能够承受得住。”

    他四年多的时间没有开荤,一旦开荤连他都无法控制自己,不过这事情还急不来,他不喜欢用强,更喜欢她心甘情愿。

    想到这里,这大清早的,他整个人又热了起来,这事情已经到了想想就受不了的地步。

    “谁要睡你了,无耻!还不给我滚出去,以后没我的允许,你别想进来这里!”

    她掀开身上的被子,一手扶着酸疼的后腰,慢悠悠地下了床,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透透气。

    顾琉笙看到她动作缓慢,笑了下将她整个人抱了回来,直接锁在怀里。

    “我给你看看现在伤势怎么样,若是严重的话,我带你去一趟医院。”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你给我松开,我要上卫生间。”

    就这么点儿伤还跑去医院,不是让人笑话吗?跌打损伤去了医院,也是开几瓶祛瘀效果的药膏而已。

    顾琉笙却没想松手,“我抱一会儿,等下再送你去卫生间!”

    “我急啊!神经病!你快放手,我要憋不住了!”简水澜直接开骂。

    顾琉笙笑了下,抱着她下了床,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挣扎了几下,“顾琉笙,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自己能过去!”

    她是伤到腰不是伤到脚,再说伤得也不严重,没必要让他抱着过去。

    他不为所动,稳稳地带着她来到了卫生间,这才放她下来,见她光着脚丫子,想到地板凉。

    于是朝着外头走去,想给她拿一双拖鞋过来,结果人才一出来,卫生间的门就关上了。

    他被关在外头,有些无语,这个女人有必要这么防备着他?

    他取了拖鞋过来,敲响了卫生间的门。

    “开门,我给你拿了拖鞋。”

    简水澜没有回应他,方便之后便开始洗漱,这个男人的话,她才不相信呢!

    顾琉笙又敲了几次门,但简水澜都没有回应,便知道她不会轻易开门,索性就这么留在外头等候。

    二十分钟之后,简水澜终于开了卫生间的门,人才刚踏出去,一道深色的阴影就覆盖下来,将她抱了个满怀,随即呼吸被对方夺去。

    一吻结束,顾琉笙恋恋不舍地离开她嫣红甘甜的唇,呼吸加重看着怀里一脸春色的女人。

    “刚才要是听话一些,我也不会如此了,往后要是再不听话,便不只是亲你这么简单了!”

    他将怀里的女人横抱起来,朝着那张大床走去,将人往床上一放,利落地掀开了她的睡衣。

    看到后背上的伤势是比昨天要消肿一些,但是淤青依旧。

    于是顾琉笙又取来了药酒给她推拿了一番,简水澜哼了几声,表示不满,但倒是没说什么。

    心里暗搓搓地想着,其实有个人这么伺候着也挺好的。

    推了药酒之后,顾琉笙将她的下摆放下来,才说,“还挺早的,今天小昕不用去学校,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准备早饭,一会儿喊你起来吃饭。”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不过扯了一旁的被子将自己盖好,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去。

    顾琉笙笑了起来,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真希望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眼,都能看到你!”

    也希望这样的生活别让他等得太久了。

    看到简水澜嫌弃地擦拭着被他亲过的地方,顾琉笙忍不住笑,起身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的顾琉笙可没忘记昨晚上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负,当即就给宋微打了个电话,那边传来宋微哀怨的声音,“顾总,何时回来呢?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休假了!”

    “继续劳碌吧,等我什么时候带着妻儿回燕城,就给你放假两个月。”

    两个月的假期对于宋微这样的劳碌命来说,相信不用三天他就会跑回来了,所以就算给宋微半年假期都可以。

    宋微冷笑了声,“别说两个月,给我两天假期,我就谢谢您老人家了,什么事情,说吧!”

    “假期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手头上的事情太多就扔点儿给黎景和向漠。你那边这几天给湘城沈家那边找点儿压力,告诫一下。”

    “沈家那边不是消停好几年了,这回又怎么了?”宋微不解。

    “欺负到我老婆的头上来了,这事情你记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再给我电话,其余事情,勿扰。”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很快忙碌起来。

    **

    一边以常颂为首的十二个人,另一边则是以池栩为首的两人。

    不过常颂那边的人除了被关得有些精神萎靡之外,倒是并无任何不对的地方。

    而池栩则是去掉了半条命,坐在轮椅上,勉强支撑着精神,身后南宫珮推着轮椅。

    应寒看到他鬼门关的人并无损伤,再看看去掉半条命的池栩,觉得南宫玖纯属活该。

    南宫玖见几日不见,池栩又消瘦了一圈,倒是南宫珮脸色竟然比在南宫山庄还要好!

    看来她在淮城的日子,过得还挺不错的吧!

    也是,在这边有她喜欢的人,如今虽然是被掳作为人质,但对方是应寒,说不定她还在心里偷偷高兴着呢!

    不过她高兴的日子,到今天为止,所有的威胁,全到今天为止。

    南宫玖率先出声,“两方人都在这边,上回落入我机关的人有十三名,除去已经归还的那个女人,剩余的十二条汉子,你查看下是否损坏。”

    这些人他可是好吃好喝地给供着,除了被囚禁这么长时间所有人都有些萎靡不振,身上可是没有丝毫的损伤。

    应寒将这一趟跟他出门的几个人点了下,并无出错,很快点头。

    “南宫小姐与池栩都在这里,你可以带他们回去了,池管家可是为了你就剩余这么半条命了!”

    南宫玖也是知道池栩的情况,其实并没那么严重,手腕上的伤势已无大碍。

    不过这些时日一直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让他整个人消瘦了一圈,脸色也因为失血过多,极为苍白。

    应寒看了一眼常颂等人,很快又发话,“你们可以回去了!”

    常颂等人点头,本来常颂还想问下朗月的着落,不过刚才南宫玖的话也说明了朗月已经回到鬼门关,他松了口气。

    当时朗月突然消失不见,他一直担心朗月会有个万一。

    常颂很快带着其余人离开,南宫玖看了一眼他这一趟带过来的两名保镖,给他们使了个眼色。

    “你们带着大小姐与池管家回去,记得一路上好好照顾好池管家。”

    池栩坐在轮椅上虚弱地看向他,“家主,你不回去吗?”

    南宫玖点头,“我会留在这边半年,你回去之后好好养着身子,那边的事情暂时交由你全权处理,若是有无法决定的事情,再给我电话。”

    池栩一脸的不赞同,但也知道南宫玖一旦下了命令,就绝对不会更改。

    他唯有点头答应,“那边的事情,我会照看好,家主不必担心。”

    身后推着轮椅的南宫珮怯怯地看向南宫玖,见他冷若冰霜的模样,有些不敢开口。

    但目光落在另一边挺拔俊秀的男子身上,无端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南宫珮嗫嚅了下,深呼吸了口气,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开口,“大哥我不想回去,难得来此一趟,我想欣赏这边的风光,我们都是华人,而我一直都在l国,不曾来到这里,想在此居住一段时间。”

    她恋恋不舍地看着应寒,这里有他,她怎么舍得就此回去呢!

    相隔万水千山的距离,往后她与他只会越来越远。

    她知道木映晗已经有了喜欢的姑娘,但是那个姑娘已经有了丈夫与孩子,与木映晗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初她对简水澜有些敌意,不过现在简水澜已经不成威胁。

    只有留下来,留在淮城,留在距离木映晗不远的地方,她才会有机会!

    没有人知道她当时知道自己被木映晗掳走时的心情,可以说欣喜若狂,身上有能被木映晗所利用的价值,这一点让她觉得特别开心。

    虽然来到这里,只在之前见过木映晗一面,但这对她来说已经满足了。

    在l国得知他已经离开,她就想着这一辈子怕是再没有见他的机会了。

    南宫玖听到南宫珮的要求,露出嘲讽一笑,她想要留下来的目的,以为他会不清楚吗?

    为了这个男人,她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你没有留在这边的必要,回去南宫山庄当你的大小姐,南宫珮,别惹恼了我!”

    南宫珮的脸色一白,她知道惹恼他的下场是什么,最基本的就是直接停掉她所有的卡。

    可就算这一次惹恼他会身无分文,或是更悲惨的境地,她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跟他在一起,她都不会放弃的!

    南宫珮看向木映晗的时候,眼里都是爱慕与坚决。

    应寒却是蹙起了眉头,他不喜欢被一个自己所不喜欢的女人,这样盯着看。

    以前身为应寒的时候,那些粉丝对他疯狂,但也没有疯狂到这一地步。

    不过如果留着南宫珮在这里能够让南宫玖堵心,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他鬼门关养得起。

    南宫珮勉强一笑,看向了南宫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