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眼里都是惊喜,这个男人想留她下来?
    “大哥,我只是想留在这里看看风景,住上一段时日之后,我会回南宫山庄的!”

    南宫玖却不想跟她继续废话下去,看向保镖。

    “带大小姐回去!”

    “大哥”

    南宫珮不甘心地出声,随即看向应寒,眼里有着期盼。

    “木少主,我之前是被掳而来,虽然你们的人没有为难我,只是限制了我的自由,既然我被迫来此一趟,两边也已经和解,这个时候木少主是不是该尽地主之谊?”

    南宫玖看向应寒,却见应寒勾起一笑。

    “原来南宫小姐这么喜欢淮城,之前确实有得罪之处,还望南宫小姐海涵,如果南宫小姐真想留下来,我鬼门关自然不会将客人拒于门外。”

    南宫珮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脸上布满了惊喜,这个男人想留她下来?

    南宫玖没想到应寒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眼里有着不解,他蹙起眉头,这个男人不是不喜欢他的妹妹吗?

    他这么做是想做什么?

    南宫珮看向南宫玖,“大哥”

    南宫玖没有理会她,转身就走了。

    池栩见南宫玖已经走了,便知道他的意思,看了一眼那两名保镖。

    “你们送我回去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落在应寒的身上,眼里带着几分深究。

    始终觉得这个男人对他们的家主影响太大了,竟然会为了他一句话,而改变主意,让南宫珮留下。

    让南宫珮留下,难道他是想

    池栩与两名保镖也走了,就剩余应寒与南宫珮。

    其实刚才南宫珮也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答应留她下来,她不过是尝试求他而已,想到这里,南宫珮唇角一勾,露出笑容。

    “木少主谢谢你留我下来!”

    南宫珮真诚地谢他,她本来都以为没有希望了。

    应寒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南宫小姐无需道谢,我只不过喜欢跟你兄长对立而已。”

    既然南宫玖不喜欢南宫珮留下来,那么他偏想留下南宫珮让他堵心,并非是帮助南宫珮。

    南宫珮浅笑,“尽管如此,但我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木少主有空吗?我想请木少主吃午饭,算是感谢木少主留我下来的决定,如果不是你,我大哥肯定要将我送回去的!”

    “没空!既然南宫小姐留在这里,一会儿会有人安排你的住处。”

    应寒没有再理会南宫珮,也不想给她误会的机会,解释清楚之后,很快也离开了。

    南宫珮自然看得出来应寒在刻意与她拉开距离,尽管如此,能被他留下来,心里头还是特别高兴的,她依旧保持着明艳的笑容看着他。

    “那木少主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应寒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南宫珮被留了下来。

    她看着应寒远去的背影,一直到对方的背影消失之后,才收回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依旧青翠挺拔的侧柏上。

    淮城的冬天来得比l国的冬天要晚一些,这个时候的南宫山庄,估计已经开始下雪了。

    而这边才刚刚进入深秋,气温还不算冷,周围的植物也都郁郁葱葱。

    被掳来的时候,她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知道对方是应寒的人,她便安下心来,并且期盼与木映晗见面的时候。

    这些天虽然在行动上被限制了自由,但是吃食方便并未苛刻。

    在这边生活,她觉得比在南宫山庄还要舒服,在那边她还要忍受南宫玖对她的冷漠。

    而在这边,心爱的人离她不远,一想到这里,她就抑制不住地高兴。

    **

    香槟玫瑰一直都是她喜欢的花朵,这么多年过去,喜好也许没有改变吧!

    薛长轩从花店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大捧香槟玫瑰,他将花束放在鼻尖轻轻一嗅,都是其香雅的味道。

    他扯开了唇角,露出清浅的笑容,她或许还会喜欢的吧!

    翡翠别墅区9栋,他将车子停在这一栋别墅前,看着紧闭的铁门,眼里都是即将见她的喜悦。

    薛长轩看着这一栋别墅,这几年来,她都住在这里吗?

    四年多没见,昨天匆匆一面,怎么解得了他对她的思念。

    昨晚上回去酒店之后,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

    睁眼闭眼都是她的身影,原来这么多年过去,她在他的心里还是如此清晰。

    将车子往旁边开去,将车子停好,薛长轩下了车,手里捧着大束的香槟玫瑰来到了别墅的大门前。

    静默地站了一会儿,深呼吸了口气,最后暗暗下了决心,抬手按下了门铃。

    这个时候简水澜正舒服地窝在沙发上追剧,听到门铃的声音,将电视暂停。

    并没有直接起身,而是想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她。

    顾琉笙带着简昕出去玩,她因为后腰受伤就留在了家中,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

    应寒是有这样的钥匙,难道是因为忘记带钥匙了?

    想到这里,她很快下了沙发,穿好棉布拖鞋朝着楼梯口走去。

    等她来到院子里,将大门打开的时候,看到对方的时候,还是愣了下。

    她没想到薛长轩这么快就找上来了,毕竟昨晚上才在宴会上见过面。

    薛长轩见过来开门的是她,很快露出一抹笑容。

    “水澜,昨晚上匆匆一别,很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所以我打听了你现在居住的地方,过来看看你,不介意让我进去坐一会儿吧?”

    简水澜虽然不喜欢薛长轩,但只要他态度正常一些,倒是不算反感,毕竟之前还合作过。

    她轻轻点头,侧身让开,“进来吧!”

    薛长轩冲着她露出一笑,压抑住心底的喜悦,完全不敢在这个时候对她表露出太多的情感,省得让对方反感。

    就像之前他们合作时的态度一样,不让她反感。

    等薛长轩进来之后,简水澜将大门关上,也朝着里面走去。

    薛长轩打量了下院子里的布置,花花草草,还有一棵已经一层楼高的石榴树。

    整个院子里充满了文艺气息,让人觉得特别舒服,这院子里完全符合简水澜给人的感觉。

    “这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长得真好!”薛长轩忍不住感叹。

    简水澜瞥了一眼院子里的一景一物,笑道,“无聊的时候鼓捣出来的,也没什么特色。”

    薛长轩却不这么认为,这样的院子已经比他薛家的院子还要吸引人了。

    虽然地儿小,但是里面的花草经过修剪与摆放,还有那些特别的花盆,都让人觉得喜欢。

    “你倒是谦虚了,从小你就喜欢鼓捣这些,经过你的手一布置,都比得上大师级别了。”

    简水澜却觉得薛长轩的话太过夸张,只是笑了笑,带着他上了二楼。

    招呼他入座之后,她起身去烧开水,给他泡了一杯速溶咖啡。

    “平常我也不喜欢磨咖啡,只有速溶的。”

    “谢谢!”

    薛长轩接过杯子,嗅着浓香的咖啡味,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他将放在一旁的香槟玫瑰,递到她的面前。

    “送给你,我记得当年你很喜欢香槟玫瑰,这么多年没见,如今来拜访你,也没想出送什么礼物合适,所以买了一束香槟玫瑰。”

    简水澜看他目光清明,倒是没有过往的纠缠,说话也都还算客气,也就没有多想,很快接过了他送来的花束。

    “谢谢,过来就好了,还让你这么破费。”

    一束花对薛长轩来说并不算什么,如果她能喜欢,别说一束花,钻石、房子、车子他都舍得给。

    只不过这些东西他想给,也似乎有些不适合,容易引起她的反感。

    从头到尾,她都不是个追求物质的女人,有些时候一份简单的礼物更能合她的心意。

    “这么多年不见,空手过来觉得有些不妥,也怪我觉得有些

    生疏吧,毕竟中间相隔了这么多年,其实当年合作之后,还有一处地方我那边需要一些画,想要找你合作。

    但那个时候你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你,但后来我就让人直接联系你的画廊,没想到是秦筝小姐接的业务。”

    说到这里薛长轩笑了下,又说,“秦筝小姐对我可能有些误会吧,给我画比你给的价格还要高了许多,不过画确实很不错,我也就跟她签了协议。”

    简水澜还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茬,不过以秦筝的性子,这事情确实她做得出来的。

    能让薛长轩觉得价格高了不少,怕是秦筝还真狠狠地宰了他。

    “醉桃源画廊签下的画,很多都不是可以用价格来衡量的,也许秦筝给你挑选的画确实值得那价格,我当初离开燕城之后,就将画廊让给秦筝打理了,谢谢你照顾画廊的生意。”

    薛长轩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简单的打扮,脂粉未施,却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一张脸白白净净的,五官秀气端正,带着一股形容不来的韵味,四年多的时间,她倒是丝毫未变。

    还是那样年轻漂亮,若真要说哪儿改变了,大概就是头发剪短了,但这样的发型很适合她。

    披在肩膀,很自然地微卷,让人觉得特别赏心悦目。

    这是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可是当初让他弄丢了。

    想起当初自己的眼瞎,薛长轩无奈又不甘,还有一股后悔,后悔当初的有眼无珠与被权势利益蒙蔽了心。

    他喝了一口咖啡,有些烫,但特别浓香。

    也许是因为是她泡的,喝习惯了现磨咖啡的他,竟然觉得这一杯速溶咖啡特别地可口,让他舍不得喝完。

    “这几年你过得好吗?当初以为你是失踪,加上顾家那边也报警暗中寻找你,我以为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在找你,但是一直都没有消息。”

    他不敢说找她是因为还想着为自己争取一些机会,如果她与顾琉笙走到尽头,说不定自己与她还是有机会的。

    简水澜却不想说当初离开的情况,笑了笑

    “挺好的,淮城很不错。”

    薛长轩见她似乎不想聊下去,只好自己找话题。

    “昨晚上看到的那个孩子,是你的?”

    说到简昕,简水澜倒是有了几分精神。

    “嗯,小昕,我儿子。”

    “长得真好看,跟顾总倒是很相似,特别是那五官,我没想到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前几个月才刚上学,是跟顾琉笙长得挺像的!”

    如果不是长得这么像,当初简昕自己跑去了淮城机场,也不会一下子就让顾琉笙给发现了,并且取了简昕的头发去做dna鉴定。

    “这几年你就自己带着孩子?那一定很辛苦吧?”

    刚才过来的就是就将走过的地方都打量了一番,随处可见小孩子的玩具。

    还有男人的鞋子与外套,那些应该是顾琉笙的,该不会他们现在同居了?

    但如果同居的话也没什么,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夫妻。

    据他所知道,他们两人尚未离婚,只怕顾琉笙是不可能答应离婚的,否则他也不会寻找她这么多年了。

    辛苦

    简水澜摇头,“还好吧,带小昕还是挺省事的,谈不上辛苦。”

    “那孩子看起来挺懂事的样子,怎么不见小昕?”

    其实薛长轩也觉得奇怪,又暗暗有些惊喜,看来顾琉笙应该不在,他若是在家里的话,说不定不会让他有进来的机会。

    “顾琉笙带着孩子去玩了,一会儿就该要回来了。”

    想到话题都是由对方提起的,简水澜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意思下,问问对方的现状,虽然她也从苏焕那边得知一些薛家的情况。

    “对了,这几年生意还好吗?”

    薛长轩听到她这么问,有些受宠若惊,他很快点头。

    “还可以,这几年的业务都不错!算是从之前的泥沼里走了出来,目前我父亲已经将薛家的权力放我这边,做起事情手脚伸得比较开了,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或许说也许不错还谦虚了一些,简水澜可是从苏焕那边得知薛家与唐卿有着生意上的合作,而且那边还有顾夫人牵线,或者该说业务挺好的。

    不过,这些事情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也不过意思地询问一下罢了,也不算是关心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