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那个男人你少与他接触,他对你居心不良!
    顾琉笙换了十个钱币,一手抱着简昕,一手将游戏币投了进去。

    简昕看着里面的娃娃,“顾叔叔,我要这一只蜘蛛。”

    顾琉笙看着最里面的蜘蛛,有些不好夹的样子,不过并不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丢了面子,还是答应了。

    “放心,爸爸夹一只给你玩,你看着!”

    他也是第一次夹娃娃啊,以前也没玩过,不知道能不能夹得出来。

    反正他有大把的钱,就不相信夹不出一只娃娃。

    第一个游戏币他也没奢望能够夹到娃娃,所以顾琉笙将第一次视作为熟悉机器,全方位灵活地转动游戏杆。

    夹子旋转摆动,将夹子对准了一只绿色的布偶蜘蛛,而后按下了按钮。

    然而夹子很松,蜘蛛布偶一夹起来就很快掉了下去,怀里传来简昕失落的声音。

    这是对他这个爸爸的失望?

    顾琉笙安抚怀里的儿子,“相信爸爸,第一次不过是尝试而已,等下就给你抓一只出来,你等着!”

    他又投入一枚游戏币,有刚才的操作对怎么抓娃娃已经有了点儿概念,深呼吸了口气,这一次将夹子对准了刚才掉下去的那一只蜘蛛布偶。

    看中之后,一直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按下了按钮,被夹起的蜘蛛布偶这一次掉入了出洞口。

    怀里的简昕看到夹成功,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哇,顾叔叔,你好厉害啊!”

    顾琉笙特别受用,看来夹娃娃不难嘛!

    简昕抱着他的脸,在他的脸上大大地亲了一口。

    “顾叔叔,再给我夹一只蜘蛛布偶,我要送给丸子姐姐!”

    他很快从顾琉笙的怀里跳了下来,在出洞口取出了绿色的蜘蛛布偶。

    顾琉笙看着他开心的样子,很快点头。

    “行,爸爸再给你夹只蜘蛛布偶。”

    有了刚才的经验,接下来并不难,顾琉笙一口气又夹了两只。

    觉得都是蜘蛛布偶也有些寡淡,于是又去一旁夹了两只兔子布偶,一只胡萝卜布偶,还有两只红色的金鱼布偶。

    可以说接下来只要他想投币,就能夹出布偶来。

    许是简昕抱了满怀的布偶,加上顾琉笙手里还抓了三只布偶,吸引了不少的人。

    也有人拿了游戏币请顾琉笙帮忙夹只娃娃,看到自己在简昕的眼里简直就是个大英雄,顾琉笙只觉得特别的满足,态度很好地帮了一旁的人夹了好几只娃娃。

    简昕看到自己的爸爸就像个盖世英雄,特别自豪,看他的时候一双眼睛满满都是崇拜。

    帮了好几个人抓了娃娃,顾琉笙看到手里还剩余个游戏币,问简昕,“还想要什么娃娃?”

    简昕想了想,看中了最旁边的他们还没有夹过的白色的胖乎乎的小猪崽子。

    “顾叔叔,帮我夹一只白色的小猪崽子,我要送给我的死对头!”

    死对头?

    顾琉笙倒是有些兴趣,“你有什么死对头?”

    “就是我们班上新转来的一个同学,感觉也挺厉害的样子,每次他得到的红花都跟我差不多,而且还会背九九乘法表,还会弹钢琴,长得虽然没有我好看,但是比起旁人还是要好看一些些的,真的只有一些些呢!”

    所以这一次他要送给他一头小猪崽子。

    顾琉笙忍不住笑,没想到自己儿子还有死对头。

    “行,爸爸给你夹一只小猪崽子送他!”

    一枚游戏币塞了进去,顾琉笙很快就帅气地夹了一只小猪崽子的布偶出来,简昕欣喜地到了出洞口将小猪崽子捡了出来,脸上都是兴奋。

    “顾叔叔,你太厉害了,回去我跟妈妈说!上回妈妈花了五十块钱,都没有给我夹一只出来呢!”

    而他爸爸花了十块钱,就给他夹了九只出来,等去了学校,他就可以拿这些娃娃去好好显摆一番,还要跟丸子姐姐也显摆下。

    顾琉笙想到那画面,忍不住就笑,他的老婆实在太可爱了!

    “走吧,爸爸想你妈妈了,回家给你们烧饭吃。对了,再跟爸爸去一趟花店,你妈妈最喜欢香槟玫瑰了,好久没有送你妈妈花了。”

    今晚,他要好好烧一桌她爱吃的菜,再来一个主管晚餐,每天如此深情,就不相信降不住她的心。

    顾琉笙一手抓着好几只娃娃,将简昕抱在怀里,而简昕的双手也抱着好多娃娃,朝着附近的花店走去,购买了一大束香槟玫瑰。

    他跟店员要了两只大纸袋,将所有的娃娃都放了进去,一手抱着鲜花,一手提着两只大纸袋。

    而简昕则抱着一只装不进去的萝卜布偶跟在他的身边,一大一小的两人走了出去。

    **

    顾琉笙开着车子回去,见自家门口旁停着一辆豪车,立即就皱起了眉头,难道是应寒又来了?

    不过这一辆车子,倒是不曾见应寒开过。

    将两只纸袋放在一旁,空出一手开了锁,门一推开,简昕兴奋地跑了进去。

    扯开了嗓门开始喊,“妈妈、妈妈,你快来看啊,顾叔叔给我夹了好多的娃娃,妈妈、妈妈——”

    看到简昕兴奋的样子,顾琉笙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孩子倒是有这么兴奋的时候。

    他一手抱着大束的香槟玫瑰,一手提着两大袋布偶朝着里面走去。

    简水澜还在招待薛长轩,听到简昕兴奋的声音,勾起一笑,朝着楼梯口的方向望去,就见着简昕双手抱着两只从娃娃机抓来的布偶,一张小脸满是灿烂的笑容。

    然而简昕刚跑向客厅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笑容也很快消失无踪,目光看向薛长轩的时候,一脸的戒备。

    这个表叔可是要来跟他抢妈妈的,跟他爸爸抢女人的!

    看来下回要出门就要带上妈妈,万万不能让妈妈一个人独处。

    简昕很快回头,看到顾琉笙正抱着鲜花上来,很快出声,“爸爸,家里来客人了!”

    一句爸爸,让顾琉笙心底有些震撼,但随即就想到能让简昕这么喊他,看来家里的客人并非一般。

    他一步步上了台阶,走到了简昕的身边,看到了那个坐在客厅里的男人。

    原来是薛长轩来了,他还以为是应寒过来。

    昨天在宴会上匆匆见了一面,这么快隔天就查出简水澜所居住的地方,追了过来,若说不是心怀不轨,他还真不相信。

    薛长轩看到简昕的时候,就知道顾琉笙肯定回来了,那么他在这边也待不久了。

    很快露出一丝笑意,薛长轩看向他们父子。

    “原来是顾总与小昕回来了!”

    简昕气呼呼地朝着简水澜小跑了过去,将手里的布偶往旁放着,拉住了她的手。

    小小的身子灵活地爬到了她的怀里,甜腻腻地喊了声,“妈妈——”

    看到简昕,简水澜笑着揉着他的头发,“跟你顾叔叔去哪儿玩了?”

    “顾叔叔好厉害的,十个游戏币,夹了九只娃娃,而且还帮好多小朋友夹了好几只的娃娃呢!”

    她粘在简水澜的怀里,有他在才不会让自己的妈妈给抢走呢!

    薛长轩莫名觉得这个孩子对他有些敌意,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顾琉笙走了过来,瞥到桌上那一束香槟玫瑰,脸色有些不好。

    走上前,直接将那一束香槟玫瑰拿起塞回薛长轩的怀里。

    “来看我老婆,就不需要鲜花了,薛少要是没别的事情,就请回吧,不送!”

    薛长轩没料到他会这么直接,怔然地看着怀里的鲜花,最后看向简水澜。

    “小澜”

    顾琉笙也看向简水澜,薛长轩对他来说虽然不是威胁。

    但所有想要接近他女人的他全都想扼杀,特别是薛长轩对简水澜的心思过于明显,不管是以前或是现在。

    只是未等简水澜开口,薛长轩倒是很善解人意地先出声,“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过来看你们,至于这一束鲜花”

    他的目光落在顾琉笙手里那一大束鲜花,觉得自己的这一束还是少了一些,便又说,“顾总别误会,我过来看水澜,也就是想着空手过来不适合,所以想准备点儿礼物,又不知道准备什么,正好记得水澜很喜欢香槟玫瑰,这才送来的,不过既然有顾总送水澜鲜花,我这就有些不合适了!”

    简水澜也没想到薛长轩这么会看眼色,倒是解决了她一个大麻烦,她轻轻点头。

    “既然你还有事情要忙,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小昕,跟你表叔说再见。”

    他想说再也不见可不可以?

    但这话简昕也只敢在心里面想想,“表叔再见,不送!”

    薛长轩知道自己在这里并不受欢迎,但又如何?

    他在乎的并非他们两人,而是只有简水澜,只要简水澜与他相谈甚欢那就足够了,就像刚才那般。

    虽说不送,但是见简水澜将薛长轩送到院子外,顾琉笙与简昕还是跟了上去,不放心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一直到薛长轩的车子开远了,简水澜关上院子的门两人才作罢。

    顾琉笙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这个男人昨晚上才见过你,今天就查清楚了你居住的地方,足以证明他对你依旧心怀不轨,小澜,往后别与他见面了!”

    简昕也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妈妈,顾叔叔说的是,这个表叔想抢走妈妈!”

    这父子俩是串通好的吗?

    简水澜无语一笑,松开了顾琉笙的手,在简昕的面前蹲下来,揉着他柔软乌黑的头发。

    “谁都抢不走妈妈的,妈妈最最爱的就是小昕了!”

    “那我呢?”

    顾琉笙问她,最爱的人是简昕,那么顾琉笙呢?

    他可是没有忘记那一本送给他的图册里第一句话就是,“赠予我此生最爱的男人——顾琉笙”。

    难道她这么快就变心了?

    就算是跟自己的儿子相比,他也希望自己对她来说排在第一。

    不可否认,这个时候他吃自己宝贝儿子的醋了!

    简水澜抬头瞥了他一眼,唇角勾出一丝笑意。

    “你怎么能跟我家的宝贝儿子相比呢!”

    说着直接将简昕抱在怀里,起身的时候却因为腰疼得厉害,发现竟然抱不起来,只好又将简昕放了回去。

    抬手捂着还发疼的后腰,倒是忘记自己伤到了后腰。

    顾琉笙看到她的举动,知道这是又碰到后腰的伤势了,连忙将她扶好。

    “怎么毛毛躁躁的,都已经受伤了还想抱孩子,还与薛长轩聊了这么久,是不是我要是晚点儿回家,你还想邀请他留在这边用晚饭了?小澜,那个薛长轩你少与他接触,他对你居心不良!”

    “在你眼里,任何男人接近我,哪个不是居心不良了?”简水澜反问。

    “难道不是吗?”

    最起码在他看来,确实如此!

    “你跟你说不上话来。”

    简水澜懒得再理会他,转身就朝着里面走去。

    简昕留在原地拉着顾琉笙的手,“顾叔叔,妈妈似乎生气了!”

    能跟他生气也好,最起码愿意理会他,他最怕的就是简水澜跟他冷战。

    而后露出一笑,将简昕抱起在他的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才又说,“不许告诉你妈妈!”

    简昕一脸的明白与期待,“顾叔叔,我知道了,交给我,放心!”

    当天晚上,顾琉笙烧了一桌他们母子喜欢吃的菜,这期间简昕都陪在简水澜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朝着衣帽间走。

    小小的人儿踮着脚尖打开了衣橱的门,在上面形形色色的衣服上扫去,最终目光落在一件白色的礼服上,简昕目光一亮,伸出小手指着那一套礼服。

    “妈妈,这套礼服好漂亮,你穿上它好不好?”

    简水澜瞥了一眼那一套白色的短款礼服,笑了下。

    “今天咱们又不去参加宴会,穿什么礼服?在家里就应该穿得随意舒适一些的,走,妈妈教你画画去。”

    “不嘛不嘛!妈妈,你就换上这一套礼服吧,好不好?”简昕索性撒娇了起来。

    其实简昕是很少撒娇的,简水澜看到他这一副姿态,只觉得特别可爱,忍不住去掐他的脸,既然想着儿子喜欢,那么她换上就是。

    “行,妈妈换礼服给你看!”

    简昕露出明媚的笑容,“妈妈,你在这边换,我出去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