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我只要你
    他小跑着出去,贴心地将衣帽间的门给关上。

    简水澜无声一笑,取出衣橱里的白色短款礼服。

    正要换上的时候,想起一事,简昕很少要求她换上衣服的,特别是现在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顾琉笙还在准备晚饭。

    也就是说今晚上是在家里吃,不会到外头,她记得今晚上也没有宴会。

    那么很可能是他们父子之间私下里在策划什么,笑了笑,简水澜很快将礼服换上。

    这一款短款礼服,裙摆略短,很快地勾勒出她修长笔直的双腿,腰间的线条很美,显得腰肢纤细,特别是前面打成很漂亮的蝴蝶结,让整件礼服生动起来。

    褪去刚才那一身随意舒适的打扮,此时这一身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提升不少。

    女人都是爱漂亮的,穿上这么好看的礼服,简水澜也觉得心情很不错。

    换上了礼服,她又给自己上了个简单的妆容,头发全都高高绑起,形成个漂亮的花瓣头。

    而后又找来一双搭配这一套礼服的高跟鞋穿上,她在落地镜前看着里面的自己,只觉得当真光彩照人,就是在家里这么穿,是不是太隆重了些?

    她朝着外头走去,打开了衣帽间的门,就看到简昕小小的身子守在外头,看到她的时候双眼一亮,脸上的笑容明媚而纯真。

    简水澜看到他笑得这么开心,也觉得值得了。

    “妈妈,你可真好看,怪不得连我的死对头都说妈妈你是我们班里,所有妈妈最好看的!”

    要不是他的死对头这么夸过他的妈妈,才不要跟他玩在一起呢!

    死对头

    简水澜不禁一笑,“不可以这么说你同学,那新转过来的同学是有名字的,如果他回去也跟家里人说你的事情,还称呼你为死对头,你会不会难过?”

    简昕低下了头,想了想,轻轻地点头。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明天上学就给他送礼物!”

    简水澜知道他要送的是今天顾琉笙带他夹回来的娃娃,而且还打算送出去不少。

    顾琉笙准备了晚饭,又将餐厅布置了一番,摆放了两只复古的烛台。

    上面的烛火跳跃着将屋子里照得光彩暖和,摆放好碗筷,顾琉笙又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纰漏,这才露出笑意。

    心中有几许的期盼,不知道简水澜看到他精心准备的晚餐,会不会惊喜?

    而他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她,穿上他给简昕指定的那一条白色的晚礼服的模样,简水澜向来疼爱简昕,简昕的要求,她肯定不会拒绝。

    宝贝儿子就是他的神助攻!

    将音乐打开,屋子里轻柔的音乐响起,顾琉笙这才朝着楼梯口的方向喊,“小澜、小昕下楼吃饭了,我烧了你们最喜欢吃的食物,快点!”

    “来了来了!”

    简昕欢快的声音很快响起,“妈妈,你快点儿,顾叔叔喊我们吃饭了!”

    简水澜牵着简昕的手一步步下了台阶,拐弯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见着屋子里的灯光关闭,只剩余餐桌上的几盏明亮的烛火,散发出橘黄色的温暖光芒。

    桌上摆放着一束雅致的香槟玫瑰,还有满桌的饭菜,与一个双层的巧克力蛋糕。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简水澜便清楚了他们父子的意图。

    让她换了一身礼服,与他们共进烛光晚餐。

    轻缓的音乐中,顾琉笙朝着他们母子走来。

    看到她换上他指定的那一套白色的短款礼服时,眼里除了满意还有惊艳。

    这一套礼服确实很适合她,胸口有些低,下摆也有些短,这样的打扮他自然不会让她穿出去出席宴会,不过在家里穿着,他倒是觉得特别享受。

    拉住了她的手,顾琉笙笑着问她,“喜欢这些吗?都是我亲自为你准备的,时间有限,有点儿简陋,但我对你的心意从来都是真诚的,小澜,往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简昕与顾琉笙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简水澜看到这个男人亲自为她准备的一切,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

    从他出现之后,他无怨无悔地操劳着一切,包括在l国为了救应寒身受重伤命悬一线,可是他从来不喊一声辛苦。

    只是一味地顺从她,照顾他们母子的生活起居。

    四年多以前,她对这个男人确实失望透顶。

    失望他对她的不信任,失望他对琉璃的盲目信任。

    他明知道她的家庭已经给她许多伤害,本来对于男人就缺乏安全感,可还是一意孤行地去选择相信琉璃。

    就算知道琉璃再不好,还是一味地给她后路,给她机会。

    可四年后,顾琉笙的表现,也有几次是让她感动的,这个男人或许曾经有错,但也许是个能够让她依靠一生的男人。

    之前,她爱他实实在在的,没有丝毫的虚假与勉强。

    目光落在那几盏跳跃的烛火上,暖暖的橘黄色光芒让室内变得温馨,一只小手拉上了她的手。

    “妈妈,这是顾叔叔特别给你准备的,还让我不要告诉你,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妈妈你喜欢吗?这一条礼服,也是顾叔叔指定好的,让我一定要让你穿上它!”

    反正他很喜欢,跟爸爸、妈妈的烛光晚餐啊,他第一次享受到,回头又可以在学校炫耀,有爸爸的日子真好。

    简水澜忽视了顾琉笙灼灼烫人的目光,看向简昕。

    “妈妈很喜欢!”

    虽然不是对他说的,但顾琉笙听在耳朵里觉得特别受用。

    “你喜欢就好,走吧,天气凉了,饭菜很容易就冷了下来,我们吃饭!”

    三人入座,顾琉笙给简水澜倒了少许的红酒,给简昕准备的是果汁,他给自己倒了一些,朝着他们母子举杯。

    “咱们一家三口今晚好好地喝一杯,希望咱们一家三口永远不分开!”

    简昕感到很新奇,很快端起了他的杯子,目光期盼地看向简水澜。

    “妈妈,我们干杯!”

    简水澜点头,举杯与他们的杯子轻轻一碰。

    “妈妈希望小昕在学校里一直都表现良好,跟小伙伴们开开心心地玩在一起,永远是妈妈温暖的小棉袄!”

    简昕开心地点头,“我也希望每天都可以跟妈妈还有顾叔叔在一起!”

    早日顾叔叔得到妈妈的认可,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喊他爸爸了!

    这一晚,一家三口都吃得很开心,顾琉笙摸清楚他们母子的口味,烧的每一道菜都是他们喜欢的。

    加上简水澜喝了点儿酒,话也比平日里多了起来。

    他专门挑一些他们母子喜欢的话题,倒是相谈甚欢。

    晚饭之后,顾琉笙整理桌上的碗盘,简水澜带着简昕上楼休息,等顾琉笙整理完之后,上了楼。

    见到他们母子两人正在搭积木,这一套积木是他前几日购买送给简昕的礼物。

    简水澜搭建了一座小洋楼,简昕正给小洋楼围上篱笆,母子两人玩得很自在。

    他取出手机,将他们母子两人的互动拍了下来,只觉得特别温暖。

    而后发到了朋友圈,又往他们几个人的群里发了一遍。

    朝着他们两人走去,顾琉笙在简水澜的旁边坐下,看着两人堆起的小洋楼,觉得特别漂亮,简昕看到他过来,很快将自己手里的积木递给他。

    “木叔叔你也一起玩!”

    顾琉笙看着自己手里那一块方形的绿色积木,轻巧地放在了简昕搭建了一半的篱笆上。

    “我堆这边的,你来堆另一边的,小洋楼是你妈妈堆起的?”

    简昕虽然比普通的孩子要聪明,但是现在也只会搭一些简单的,像这一套三层的小洋楼,他还不能搭得如此精妙。

    不过外头的篱笆倒是堆得不错,每一块叠起的地方都很整齐。

    简昕一整个晚上都处于兴奋,“好啊!这是妈妈堆的小洋楼,妈妈很厉害的!”

    简水澜看到顾琉笙也参与他们的积木大业,看他一个大男人窝在这边耐心地陪着简昕玩,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对简昕给予了很大的耐心。

    玩积木之后,简昕又在父母的陪伴下做了一个小时的功课,便在顾琉笙的监督下洗洗睡了,而简水澜则是回了房卸妆沐浴,换上一身舒适的睡衣。

    顾琉笙也在外头的浴室里清洗了一番,看着那一扇紧闭的房门,勾唇一笑,眼里带着几分促狭。

    他朝着简水澜的房间走去,拧了下门把,里面反锁,他轻轻敲响。

    “小澜,你开下门!”

    正窝在被窝里玩手机的简水澜,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戒备起来,顾琉笙敲她门肯定没好事!

    她打了个呵欠,用类似刚睡醒的声音出声,“我睡下了”

    “今天还没有给你推拿,而且我昨天晚上来你这边有份文件落在你这里了,你也知道我来到淮城之后,很多事情都交给下面的人处理了,能让我过目的事情都是极为重要的。我今晚上将文件处理好,明天一早就有人会过来取走。”

    简水澜蹙了下眉头,本来想说今晚不需要推拿的,谁知道推着推着她会不会睡着,顾琉笙肯定会趁此占她的便宜。

    但重要文件的话,万一耽搁了怎么办?

    她想了想,深呼吸了口气。

    “你放在那儿了,我找来给你!”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扔那儿了,你开下门我进去找找看!”他倚在门边笑。

    简水澜翻了个被子没有看到,又去看梳妆台,果然看到了一份文件。

    她很快下床,朝着梳妆台走去,拿了文件朝着门走去,打开之后,刚要将手伸出去。

    对方已经推开了门,强势地挤了进来,她压根就来不及关上,已经被对方一个转身整个人压在了门板上。

    他的唇覆下,夺走了她就要惊叫出的声音,也夺走了她的呼吸,他的吻急促而霸道,不给她丝毫反抗的机会。

    简水澜起初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沉溺在他的吻中。

    一记吻结束,两人呼吸都乱了节拍,顾琉笙更是埋在她的的肩头粗重地喘息着,整个人几乎要控制不住地颤抖,身子都是对她的强烈渴望。

    简水澜也没好到哪儿去,双目迷离,一双手抱在他的腰间,两个人靠得很近,也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还有灼热的气息,“小澜,我很想要你,怎么办?”

    最后一根弦随着这一声而断裂,她红着脸埋在他的怀里,身体已经有了变化。

    几次想要将他推开,却使不出力气。

    “我顾琉笙,你别这样,这是你要的文件”

    “我不要文件,我只要你。”

    他轻柔地在她的耳边吻着,感觉到身边的女人的颤栗,加深了这个吻,许久之后,他重新从她嫣红的唇离开,深呼吸了口气。

    “放心,你身上还有伤,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碰你的!”

    如果这个时候要了她,她应该不会过于反抗,但以防万一,顾琉笙还是不敢,他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可舍不得就这样功亏一篑。

    简水澜被他拦腰抱起,朝着那一张大床走去,最后被轻轻放下,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心里头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是因为他不会碰自己吗?

    简水澜没有多想,但是不可否认自己对他也是有渴望的。

    上衣被撩起,冰冷的药酒涂在后腰上,随着他的手一下下地揉着,她不禁嘤咛出声。

    很轻的声音,但是顾琉笙听到了,低头覆在她的耳边沉吟,“我也很不好受,跟你一样!”

    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对他的渴望,真真切切的渴望,还有这一段时日以来从未有过的顺从。

    他爱死了这样的感觉,又说了一声,“要不我用手帮你!”

    “变态!出去!”

    简水澜一张脸涨得通红,这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不可以的话,那就换你帮帮我?”一记吻落在她的背上。

    简水澜只觉得四肢百骸都颤抖起来,她深呼吸了口气,语气有些不善,“不需要推拿了,你给我出去!”

    她翻了个身,也不管推拿了一半,自己将衣服整理好,戒备地盯着他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