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每次你一瞪我,我就想吻你
    顾琉笙将她抓了过来,“行行行,我不碰你,也不说那些话,好好给你推拿就是!”

    这一次让她重新趴下,顾琉笙又接着给她推拿,发现今天的淤青倒是有所缓解。

    简水澜见他没有别的举动,放松了自己趴好,一直戒备着对方,也提醒自己别睡着了。

    二十分钟之后,顾琉笙将手清洗干净,然而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而是将刚才那一份掉在地上的文件捡起放在桌上,在简水澜戒备的目光中朝着她走近。

    “不是说了让你出去吗?”

    简水澜拿起一旁的枕头朝着他扔了过去。

    顾琉笙很快接过,直接就上了床。

    “今晚想留在这里,不走了!”

    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没有拒绝他,她一张脸又滚烫了起来,见着顾琉笙直接坐在床上,她一脚就直接踹了过去。

    “你出去,我不是说了,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进来!”

    那一脚对于顾琉笙来说,就跟挠痒一样,他直接在她的身边躺下,而后霸道地将她拉到了他的身边躺好,一翻身就直接抱在了怀里。

    “你可别乱动,不然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你自找的!”

    他喘息着,刚才被撩起的反应可是一直都还在。

    那一瞬间,简水澜直接僵硬在他的怀里,一双已经恢复清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

    “顾琉笙,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让人讨厌?出去,不然的话,我明天就将你赶出这里!”

    “明天”

    顾琉笙低低地笑着,带着几分喜悦,“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的话,绝对不会想着等明天再将我赶走,而是很干脆地将我赶走了,甚至不会让我这么亲近你,也不会像刚才那样任我为所欲为。

    我感觉到你热情地在回应我了,小澜,这些都说明了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也愿意让我亲近,其实你在一点点地接受我了,小澜,我很开心!”

    以她的性子,如果真的不喜欢,确实不会如此放任他,顾琉笙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感受她的存在。

    是真的如他所言,已经开始一点点接受他了吗?

    简水澜静默地窝在他的怀里,想了想反驳。

    “我不是说了给你一次机会吗?所以我尽量不去拒绝你。再说了当初你一出现我不也没有办法将你赶走吗?”

    “这个时候跟那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感觉得出来。”

    他空出一手轻轻地揉着她柔顺的长发,又说,“今天我知道你对我放下了不少的戒备,甚至开始接纳我了,并非因为想要给我一次机会,而是从心里开始接纳我。

    小澜,别否认,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也许当初你对我失望,对我的感情不复存在,但是我毕竟是你的丈夫,是小昕的爸爸,是你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我在你的心里始终是不同的!”

    正因为如此,她更容易重新接纳他。

    简水澜没有再说话,而是彻底地沉默了下来,真的如他所言吗?

    如果今天是应寒这样对待她,她会如何?

    是选择沉浸其中,还是挣扎?

    但随即想到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应寒不会这么霸道地对待她,因为应寒很珍惜。

    一旦他的举动让她反感,很有可能他们之间就不会再如此,而她也必定不敢再带着简昕住他的房子。

    而顾琉笙这么做是笃定了他在她的心里,还是最为特别的存在吗?

    或者

    这本是他的性子,从一开始他们最初的相识,他霸道地拟了协议让她签字,强势地走进他的生命。

    看到怀里的人儿一声不吭,顾琉笙低低一笑。

    “你别抗拒我,今晚我只是想躺在你的身边,你现在有伤在身,我可舍不得这么对待你,等你伤好了再来,别急!”

    他虽然欲火焚身,几次差点把持不住,但硬是生生忍下了。

    别说现在时机不对,他们分别这么多年之后的第一次,他希望给她留下完美的记忆,身与心的契合,而不是她一味的承受。

    “谁急了?”

    简水澜怒瞪着他,抬手在他的胸口捶了下,“你出去,别在我这里!”

    顾琉笙浅笑了下,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又没在你的身体里,怎么出去?”

    一句话,让简水澜彻底地又红了一张脸,这个男人怎么脸皮如此厚?

    这样的话,他是怎么说得出口的?

    反正她现在的脸皮已经没他厚了!

    顾琉笙却是爱极了她脸红的模样,“别这么瞪着我,每次你一瞪我,我就想吻你!”

    她很快闭上了双眼,这个男人她可能真的惹不起,毕竟脸皮厚不及他。

    所以说,这是同意他留在这里了?

    顾琉笙怜爱地看着怀里的女人,那熏红的脸颊怎么看怎么诱人,本想再品尝一番的,可是又担心暖玉在怀,他真的会把持不住。

    他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睡吧,我陪着你!以后都会陪着你!”

    被一个男人这么抱着,她怎么睡?

    这么带着怨念睡觉,不利于身心啊!

    简水澜本来以为自己会失眠的,结果才想了没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怀里的呼吸平缓,顾琉笙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已经睡下,小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格外可爱。

    他忍不住一笑,这个女人倒是好睡,他还以为还得再费一些口舌呢!

    隔天一早,简昕早早就爬起来了,自己穿戴整齐,便拿着积木自己安静地玩耍。

    一直到了简水澜的房门被打开,他惊喜地朝着那一扇门望去。

    刚张嘴要喊妈妈的时候,却看到他爸爸从里面走了出来,当即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顾叔叔,我是不是要有弟弟、妹妹了?”

    他可是说过了,只要他跟妈妈的感情好,很快就会有弟弟妹妹。

    顾琉笙轻轻地将房门掩上,想着怎么回答简昕的话,以他现在跟简水澜的感情进展。

    若是想要个孩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艰难了,但是

    若是简水澜接受了他之后,他更希望他们先过足了两人日子再生娃不迟,要知道等她怀了身孕,他又要各种忍,对他简直是身心折磨。

    他朝着简昕走去,轻轻地点头。

    “爸爸再努力就会有的,不过要等你妈妈完全接受了爸爸,这个事情还急不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小昕要好好学习,将来就可以教弟弟妹妹了!”

    再之后,顾琉笙强势地每一晚都会居住在简水澜的房间里。

    虽然一开始简水澜各种抗拒,百般刁难,但是不论她如何反抗反驳,都敌不过他的厚脸皮与耐心。

    **

    沈家这几天在经商方面并不如意,之前谈得差不多的几个单子,都因为各种原因而谈崩了,业务方面从未有过的惨淡。

    而在仕途方面,沈蓉蓉这一辈分的虽然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沈老爷子的小儿子却被暴露出贪污巨款,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沈家一下子陷入了危机,这一次若是没有处理好,只怕湘城首富这个名号就要守不住了。

    沈驰身为沈家的子孙,对于沈家的危机也忙得焦头烂耳。

    小叔叔被暴出贪污一事,证据确凿,但是沈家的生意突然被撤单,而且好几家都是曾经合作过的,他从中嗅出了不寻常。

    而后很快联想到了之前宴会上的事情,莫不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沈蓉蓉得罪了顾琉笙的缘故?

    想到自己差点儿就被沈蓉蓉当枪使,沈驰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

    虽然不满沈蓉蓉的作为,但毕竟座位沈家人,这一次沈家出现危机,他也只能想方设法。

    想了几个法子,最后沈驰觉得事情出在沈蓉蓉的身上,还得从她的身上下手。

    之前沈蓉蓉本以为自己手腕都断了,但去了医院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脱臼而已,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脱臼只要休养好就没什么问题,可若是手腕断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几年前她摔断了腿,反反复复地,可是养了将近一年才将腿养好。

    这一次虽然已经复位,但手腕处还是疼得厉害。

    想到简水澜那一天轻轻巧巧地就将她的手腕掰到脱臼,她还反抗不得,沈蓉蓉就觉得可怕,这个女人似乎比几年前还要可怕了。

    门铃声突然响起,沈蓉蓉皱了下眉头朝着外头走去,打开了房门,看到是沈驰之后,娇娇一笑。

    “原来是驰哥哥,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驰哥哥,你快进来!”

    沈驰看到那张陌生的脸孔皱了下眉头,好端端的一张属于自己的脸,怎么就偏偏喜欢整成别人的模样?

    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沈驰想到了顾少夫人的模样,乍一看确实挺相似的。

    但是仔细一看其实还是有些差别,顾少夫人比沈蓉蓉多了些气质,还有属于自己的韵味。

    都说相由心生,那顾少夫人的一双眼睛生得极好,不论沈蓉蓉整多少次眼睛,与顾少夫人的那一双犹如翦水一般的双眸,也没有三分的相似。

    沈驰进去了之后,在沙发上入座,沈蓉蓉端来了一杯热水放在他的面前。

    “驰哥哥怎么有空过来看我?不知道这一次驰哥哥会在淮城,待上多长时间?”

    她的机会晚了一步,若是早一步遇上顾琉笙,也不会变得这样被动,一想到这点就觉得简水澜更是该死!

    早知道如此,当初眼睛就不接连几次地调整了,反正这眼睛怎么调整都不像她!

    九分的相似,对顾琉笙来说也足够他饮鸩止渴了,可简水澜出现她还能有机会吗?

    真是气死她了,不过她也不会因此放弃的,所以只要顾琉笙还在淮城,她也会待在这里。

    沈驰没有回答她的话,“蓉蓉,你知道最近咱们家族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沈蓉蓉一脸的不以为意。

    看到这样沈蓉蓉,沈驰有些失望。

    “小叔叔落马了,这一次证据确凿,怕是完了,这事情本就是小叔叔不厚道,被暴露出来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但是

    家里从商的这一次遇上了不少的问题,许多单子都被撤了,还有一些正在谈的业务也黄了,这一次损失重大!”

    小叔叔落马

    要知道小叔叔的官职可不低,家里从政这一条路,不少是因为小叔叔的关系,如果小叔叔落马的话,那么

    想到这里,沈蓉蓉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她可是湘城的第一名媛,除了她自身优越之外,还有很多家里的缘故。

    可小叔叔落马,家里从政这一条路将来毕竟走得艰难,她还能稳坐湘城的第一名媛吗?

    商业上有些亏损那是正常之事,但只要不是亏得太多,对他们沈家并无多少关系,毕竟沈家家大业大,不可能一下子就亏损完的。

    看到沈蓉蓉的脸色严肃了几分,应该也意识到这对他们沈家很不利,沈驰又道,“蓉蓉,你知道沈家为何突然面临如此巨大的危机吗?”

    沈蓉蓉一脸的不以为意,“商业上的事情有点儿亏损也属于正常,咱们之前不也亏损过吗?不过小叔叔落马的话,对咱们家来说确实损失重大,几个哥哥虽然也有从政的,但毕竟现在还没有做到小叔叔那样的份上,也都怪小叔叔,贪污就贪污,怎么还让人发现了?”

    说到这里一脸的气愤,“驰哥哥,你说我之前是湘城的第一名媛,那么小叔叔落马了,家里还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我还能保住在湘城第一名媛的称号吗?”

    要是不能保住第一名媛的称号,那么她在湘城可就要变成笑话了,她绝对不能让这事情发生。

    但如果她能成为顾少夫人,就算沈家都倒了她也不怕,更别提区区一个湘城第一名媛的称号了。

    沈驰蹙眉,对着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子满满的都是失望。

    他以前只是觉得这个堂妹长得漂亮,又因为是家族里唯一的女孩子,所以很得大人与所有兄长的疼爱,被宠得骄纵刁蛮了些。

    但总体来说还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没想到原来她已经不知不觉中,变得如此自私自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