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他正想她的时候,她就出现了
    或者一开始她本性就是如此,只是没有被他们发觉而已。

    如今家族里因为她面临如此大的危机,而她还想着能不能保住自己在湘城第一名媛的称号。

    想到前几天自己差点儿因为她而得罪上顾琉笙,沈驰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你知道家里为何面临这些危机吗?”沈驰问她。

    沈蓉蓉嗤笑,“驰哥哥,我一没从政,二没经商,家里的事业我都不曾沾染过,我哪儿知道为何会变成如此,不过小叔叔的事情是他自己作的,至于家里的事业的话大概就是他们没有管理好吧!”

    而后将目光落在她新涂上的指甲上,眉头一皱,她记得简水澜似乎都不喜欢涂指甲的,看来一会儿要将这些鲜艳的指甲油洗干净了。

    “我猜想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你之前在殷家的宴会上,得罪了顾总,蓉蓉,那一天明明就是你先侮辱顾少夫人的,可为何你要说是顾少夫人将你打伤的?明明是你自己摔伤的!”

    他还真不相信,对方那么柔柔软软的样子,能将沈蓉蓉的手段掰脱臼了。

    沈蓉蓉没想到他是过来兴师问罪的,当即就一脸的不悦。

    “驰哥哥,你这话可真不能乱讲,什么家里出了事情就是我的缘故了?我沈蓉蓉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还有,我这手会脱臼,全都是因为简水澜那个贱人所为,你不知道她多么可怕,力气大得吓人!驰哥哥,明明是她的错,你为何要怪我这边呢?再说了小叔叔要贪污,难道我还能指使吗?”

    那个时候,她确实被对方给吓唬住了,不懂几年不见,简水澜怎么就变了。

    “既然觉得她是个贱人,你为何要整成她的模样?蓉蓉,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还能看出自己当初的模样吗?顾总他已经结婚,并且深爱她的妻子,你怎么能”

    一想到自己有个想方设法想当小三的妹妹,他就觉得这面子不知道往哪儿搁放!

    他深呼吸了口气,又说,“蓉蓉,你这样子是不会幸福的!”

    也都是因为他们当初将她宠坏了,这才导致如此!

    “幸福不幸福,我自己知道,不需要你来说教,驰哥哥,要是没别的事情,就请回吧,我手腕还挺疼的,打算休息了!”

    她索性起身,打算送客。

    对于沈蓉蓉,沈驰只有满心的失望。

    “你准备下,明天跟我去给顾总与顾少夫人赔罪!”

    跟顾琉笙赔罪

    沈蓉蓉眼珠子一转,她还愁着不知道怎么见他呢,这不是马上就来了个机会!

    想到这里,沈蓉蓉不禁露出一笑,倒是很快同意。

    “好,明天什么时候?”

    “我已经查出他们居住的地方,明天下午两点我来接你。”

    沈蓉蓉想着现在到明天下午还有点儿时间,足够让她去买一身漂亮的衣服,好好打扮。

    “好啊,那我在酒店里等你,驰哥哥,你可一定要记得过来!”

    沈驰不欲多说,很快就离开了酒店。

    沈蓉蓉倒是一反之前的心情,一想到明天下午就要见着顾琉笙,她就雀跃不已。

    沈蓉蓉绝对是个行动派,稍微收拾了下就提着包包离开了酒店。

    **

    满目琳琅的儿童玩具店,薛长轩看着每一款小男孩子的玩具,都似乎挺适合简昕的。

    篮球、足球、汽车模型、飞机模型,还有一些他说不出来的玩具,每一样都挑选了。

    最后还购买了一大盒子大型积木,据说这积木可以搭建出好几幢房子,很受现在小朋友的喜欢。

    薛长轩虽然痛心简水澜给别的男人生下了孩子,但木已成舟,他只能接受。

    看得出来简水澜很疼爱她的儿子,他想要讨好简水澜就应该从简昕那边下手,但现在简昕对他都是戒备。

    怕是不会容易接受他,所以只能先去讨好这个孩子了。

    这一次薛长轩买了不少小孩子的玩具,让店员给他包装好。

    并且每样单独包装,还用漂亮的彩色包装纸包装好,外头用彩带拉花,看起来就是一样样的礼物。

    他想着一次性送这么多,似乎有些不大合适,索性一次次送,每次过去就送。

    礼物收多了,也许孩子对他的印象就改观了,薛长轩想着。

    拎着两大袋的礼物出了店门,远远地就看到了通往三楼的扶手电梯上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抬脸的时候,薛长轩就看到了那一张熟悉的脸。

    他很快走到了长廊边上,更是清楚地看到了那个女人,唇角微微勾起一笑,看了一眼手里的礼物,还是冲着电梯的方向大步走去。

    最美好的事情大概就是,他正想她的时候,她就出现了。

    薛长轩两手都提满了东西,他在电梯的出口处等待,一直等到她走了过来,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水澜,没想到这么巧,你也在这边,是过来买东西吗?”

    沈蓉蓉瞥了一眼对方,看来又是一个将她错认为简水澜的人,她勾起一笑。

    “你是薛长轩?”

    对于这个男人她也不算陌生,毕竟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出席宴会的时候,总能遇上。

    据说这个男人当初可是追在简水澜的后面追了好几年,结果被挖了墙角。

    当初薛家与云家的事情,可是在燕城闹得满城风雨,那时候她不过是个学生的身份,但是这些消息她也是听闻不少。

    沈蓉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薛长轩倒是长得不错,身材挺拔高大,面容清秀干净。

    不过与顾琉笙站在一起,就让顾琉笙的光芒给遮挡住了。

    如果当初薛长轩不是被云水溶给挖了墙角,而是跟简水澜在一起。

    那么她也无需将自己的脸整成简水澜的模样,说不定她当初已经在顾夫人的帮助下,顺顺利利地当成顾少夫人了。

    薛长轩一愣,因为对方的声音与简水澜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再仔细一看对方的模样,虽然确实长得很相似,但是对方笑起来的模样,还有眼睛与简水澜的并不一致。

    随即很快想到之前在宴会上听到的消息,据说沈家的小女儿整容了,而且还整成简水澜的模样。

    宴会上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认得他,看来就是沈蓉蓉了!

    他很快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眉头微微皱起。

    “你就是沈家的小姐吧!”

    整成简水澜的模样,倒是有些相似了,然而简水澜的优雅、气质还有她的俏皮可爱都是由内而发的,绝对不会是动刀子就可以达成的。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美人在骨不在皮!

    沈蓉蓉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也认出了她,“看来我沈蓉蓉的名气倒是不小呢,就是薛家的少爷也认得出来,我听说几年前薛少可是被简水澜迷得神魂颠倒!”

    知道对方并非简水澜,薛长轩也没了谈下去的兴致。

    “告辞!”

    看到薛长轩竟然就这么想走,沈蓉蓉很快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就这么要走了?莫不是看到我不是简水澜失望了?同一张面皮,难道还解不了你的单相思?”

    对于对方轻浮的话,薛长轩将眉头皱得更深了。

    “沈小姐,请自重!”

    “请自重?”

    沈蓉蓉娇娇俏俏地笑了起来,“薛少真是爱说笑,当年追求简水澜,结果被她自家姐妹给撬了墙角,还让云水溶给爬上了床,你现在来跟我说请自重的话?”

    一想到自己过去的荒唐换得现在的下场,与简水澜错过的越来越多,两个人从原本的交叉线走到现在的平行线。

    薛长轩目光不善地盯着眼前与简水澜几乎要如出一辙的脸孔,可是这女人就算拥有这张脸,怎么还是如此令人讨厌?

    “沈小姐,我认为与你似乎没有任何可谈的,你虽然整成了水澜的模样,可你始终不是她,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并非只是因为皮相,更多的是对方的性格、品性,而你整成了水澜的模样,内里还是你沈蓉蓉的样子,很抱歉,我对你没有兴趣!”

    薛长轩转身就走,这样的女人太多了,这些年他一直都单身,那些想要黏上他的女人数不胜数,可都没有能让他入眼的。

    简水澜对他来说,除了容貌与品性入了他的眼,还承载了他少年时候的美好回忆。

    皮相

    男人爱的不就是皮相吗?

    沈蓉蓉冷笑了声,看到已经走远的薛长轩,突然一个念头在她的脑子里形成。

    她朝着薛长轩离开的方向小跑过去,并且成功将他拦住,纤细的手臂横在他的面前,逼迫得薛长轩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薛少,咱们谈谈如何?”

    “我跟你似乎没什么可谈的!”薛长轩冷笑了声。

    沈蓉蓉却不这么认为,“不,咱们能谈的不少,我想你一定有兴趣,跟简水澜有关的!”

    一听到简水澜的名字,薛长轩犹豫了下,最终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

    夫妻两人刚将简昕送到学校,回到家里简水澜才想将高跟鞋换成舒服的棉布拖鞋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顾琉笙回头看了一眼才关上没一会儿的门,很不爽这个时候谁不要命地过来打扰他们夫妻两人的生活,特别是想到可能是应寒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

    看到顾琉笙就杵在那里,脱下高跟鞋的她抬脚用小脚丫踹了他一下。

    “没听到门铃声吗?还不快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

    这个男人明明干什么事情都勤劳得很,就是不爱开门。

    然而顾琉笙还是没打算去开门,“不管是谁过来,要是着急的话,自然会打电话过来了!”

    简水澜冷笑,“人家都已经到了家门口,自然是有要紧的事情,你这人顾琉笙,你真是好样的啊!”

    她迅速地换上另一脚,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笙留在原地回头看着那已经朝着大门走去的女人,暗想着最好别是应寒!

    可是当简水澜开了门之后,看到那两张脸的时候,就认同了顾琉笙的话。

    她就不该这么积极地过来开门,当即就要将大门给关上,然而一只大手已经伸了过来将门拦住,沈驰朝着她露出一笑。

    “顾少夫人,还记得我吗?我是沈驰,在前几天的宴会上有见过一面,那一天真是失礼了,所以今天带着蓉蓉过来给你道歉!”

    沈蓉蓉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不耐烦,她还想着过来开门的人会是顾琉笙呢。

    刚才还摆出了最美好的姿态,结果是这个跟她有着同样脸孔的女人,当即就没了好脸色。

    简水澜看到沈蓉蓉的存在,当即沉下来的脸色,冷哼了声,“不记得了,你们走吧!”

    这个女人是没有被打怕吗?

    下回她可不是这么轻易就会放过她的!

    这个时候顾琉笙走了过来,伸手自然地搂住了简水澜的肩膀,看到对方是沈驰与沈蓉蓉的时候,眉头微蹙了下。

    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比应寒出现在这边,要让他舒坦一些。

    沈驰看到顾琉笙的时候,双眼一亮。

    “顾总,我是沈驰!”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直接要将门给关上,那边沈蓉蓉看到是他时候,很快就扑了上来,挡住了门。

    “阿笙,是我呢,之前在宴会上我跟水澜产生了一些误会,所以今天让驰哥哥送我过来跟水澜解释清楚的!”

    她很快朝着简水澜望去,“水澜,你说是不是啊?那一天在卫生间里其实都是误会,不过不管怎么说,也都是因为我太过冲动了!”

    简水澜冷笑,“误会?我可不记得我跟你之间有什么误会可言,但是你跟你的驰哥哥说了什么?

    让你驰哥哥跑过来找我兴师问罪,而且别忘记,你还将我推到盥洗池,让我撞了上去,伤势问题你们倒是可以问问顾琉笙,正好咱们也来谈谈赔偿问题好了!”

    这个沈蓉蓉的脸皮倒是厚得可怕,她们两人都闹成这般了,她竟然还有脸面说是误会。

    要想当做是误会,麻烦先去将那张脸整成别的,别顶着她的脸恶心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