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顾琉笙,你这么对待我一定会后悔的
    顾琉笙想起简水澜之间的伤势,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冷了下来,让沈驰与沈蓉蓉无端感到一阵压力。

    “可需要我将病历给你们看看?”

    而后目光落在沈蓉蓉的脸上,“还有,沈小姐再这么称呼我,引起我妻子对我的误会的话,我会正式起诉你!”

    是不是给沈家的教训还不够,他不介意再给沈家施展一些压力的。

    “我只是当初是顾伯母这么让我称呼你的,说亲切一些,再说了,那时候也不止我一个人这么称呼你,还有华楚楚也这样称呼你呢!”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有必要这样认真?

    沈驰很快适时地开口,“顾总、顾少夫人,之前都是蓉蓉她不懂事,我今天是带她过来给你们道歉的,不管是以前还是宴会上的事情!”

    他很快给沈蓉蓉使了个眼色,过来之前他就好好地跟她说了过来该如何表现的,不过眼下她似乎并未将他的话给听进去。

    简水澜面色不善地看了一眼矫揉造作的沈蓉蓉,只觉得碍眼极了。

    能不能别用她那张脸,做出这些让人倒尽胃口的动作?

    难道男人都喜欢这么作的女人吗?

    几年前沈蓉蓉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看起来还算清纯,整个性子刁蛮跋扈,可是现在她这是从青楼出来的吗?

    遇到了男人就这样搔首弄姿,也不知道顾琉笙此时作何感想!

    沈蓉蓉接受到沈驰的目光,很快露出一笑,娇媚地看向顾琉笙。

    “顾总,之前真是我的不对了,我已经知道错了,还劳烦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沈家吧,毕竟我爷爷跟顾老爷爷是挺要好的朋友,我爷爷年纪也大了实在受不住这些打击!”

    她很快从沈驰的手里取过礼盒,递到他的面前,“顾总,这些是我准备的赔礼!”

    此时简水澜才明白他们两人为何会过来赔礼道歉了,原来是顾琉笙不动声色地动了沈家,不过看到沈家受点儿教训,也挺不错的。

    顾琉笙看着沈蓉蓉顶着简水澜的脸,越看越是觉得碍眼,他冷笑了声。

    “你们的道歉还真毫无诚意可言,如果真要停止沈家的现状,只有一个法子!”

    沈驰很快看向他,“还请顾总指条明路!”

    沈蓉蓉也看向他,她自然希望沈家的危机赶紧解除,她还想继续当湘城第一名媛呢!

    简水澜也有些好奇顾琉笙会提出什么法子,不过这个人应该不会轻易放过对方才是!

    接受到简水澜的目光,顾琉笙将身边的女人往怀里搂着,看向沈驰。

    “我很不喜欢有人整容成为我妻子的模样,若是等沈小姐将自己的脸改成别的样子,或许我能考虑下!”

    他没有给他们反应或是回应的机会,很快将大门关上,低头在简水澜的唇上落下一吻。

    “我这样的法子,你还满意不?”

    他的女人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怎能容得了沈蓉蓉如此!

    简水澜没想到他会提这样的条件,不过也算是合了她的意,轻笑了声。

    “算你识相,我本来就见不得有人顶着我的模样如此矫揉造作,也不知道沈蓉蓉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她不会是想着整成我的模样就能吸引得了你?”

    “也许她的想法是在我未找到你之前,用你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试图引起我的注意,不过还是迟了一步。而且沈蓉蓉将我想像得太过肤浅了,我看中的可不只是你这张脸。”

    他看中的简水澜有太多了,最重要的是他深爱着这个女人,与她有不少共同的回忆。

    简水澜突然心情大好,“看在你还算有那么点儿眼光的份上,今晚我下厨!”

    虽然不知道沈蓉蓉会不会将那张脸整成别的模样,但是见顾琉笙见她如此不顺眼,她就觉得开心。

    沈家如何她无所谓,但是不能放任沈蓉蓉顶着她的脸矫揉造作。

    看到她难得给自己好脸色看,顾琉笙真觉得自己不容易。

    但见着她如此明媚的笑容,又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感觉自己距离让她完全接纳自己似乎又近了一步。

    门外,沈蓉蓉差点儿被门给碰到了鼻子,要不是她退得快,这才整没多久的鼻子估计都要被撞坏了。

    没想到她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顾琉笙还是这么不给她面子!

    沈蓉蓉气得跺脚,狠狠地将手里的礼盒扔在了地上,还不过瘾地上前踩了几脚。

    沈驰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但却是因为沈蓉蓉,不过此趟虽然谈得不愉快,但是也不算白来了。

    毕竟顾琉笙已经提出了条件,只要沈蓉蓉整成别的模样,他就会考虑放过沈家。

    他提的这个条件也不算过分,任谁都不会高兴有人整容成自己妻子的模样。

    他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赔礼此时被沈蓉蓉践踏在脚下,对她的失望是从未有过的达到了极点。

    他深呼吸了口气,紧紧地握住拳头,忍住了自己想要甩她一巴掌的冲动。

    他凝重地出声,“蓉蓉,这几天就去将这一张脸给整回来,别害得沈家没落了!”

    听到沈驰这话,沈蓉蓉冷笑。

    “你当真想用我去换得沈家度过这一次危机吗?驰哥哥,你要知道你这些想法若是让爷爷、让我爸爸妈妈知道,他们会如何说你,你太过自私了!”

    他自私?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脸说他自私!

    “如果不是因为你,沈家会发生这些事情吗?蓉蓉别忘记了几年前你就曾因为得罪过顾家,沈家的生意一落千丈,要不是我们力挽狂澜,加上那几年顾总因为顾少夫人的事情,无暇兼顾我们,你觉得沈家还有存在的机会吗?”

    沈驰看着眼前从小被众人众星捧月长大的沈蓉蓉,如今被他们宠成了自私自利的蠢货,简直痛心。

    “沈蓉蓉,说不定小叔叔如今落马也是因为你,当初爷爷大病一场,还与顾家闹出了嫌隙,你敢说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你?”

    “我沈家所有的不好的,现在全都扣在她的头上了?”

    沈蓉蓉冷眼盯着他看,“驰哥哥,明明是你们没用,所以现在想将所有的账本算在我的头上来?你给我等着!”

    她取出手机很快拨打了她母亲的电话,等到电话接通之后,一双眼睛也彻底地红了眼眶。

    “妈,现在沈家出事了,驰哥哥将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我的头上,说全都是因为我,还说小叔叔落马也是因为我,难不成还是因为我教唆小叔叔贪赃枉法了?

    还说爷爷之前大病一场,加上与顾老爷爷的嫌隙也都是因为我,妈,现在驰哥哥让我去将脸整成别的。

    我可是花了多少钱,多少时间才拥有这张脸的,没想到他才见了简水澜那个贱人两次面,就被她迷得七荤八素了,妈,这事情驰哥哥要是不给我道歉,我就不活了!”

    一旁的沈驰听到沈蓉蓉的话,脸色越来越是难看,这就是他们这些年宠着的女孩?

    颠倒黑白倒是厉害得很,他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对于沈蓉蓉的厌恶并没有掩藏。

    捡起地上被践踏的礼盒,转身就朝着他的车子走去。

    没一会儿车子绝尘而去,沈蓉蓉见此,立即出声告状,“妈,驰哥哥他竟然将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他将车子开走了,我怎么回去酒店啊?呜呜呜”

    结束通话之后,沈蓉蓉收下了手机,目光皆是冷意与不屑,随即开始狂按门铃。

    简水澜与顾琉笙才上了二楼,就听到了院子门铃急骤响起。

    顾琉笙皱起眉头,“这是哪个神经病式按门铃的节奏?”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我可没认识这么奇葩的朋友,你下楼去看看吧!”

    她认识的朋友,从来没有这么按门铃的,估计外头就是个神经病。

    门铃还一直急骤地响着,吵得人心烦意乱,顾琉笙沉着脸朝着楼梯口走去。

    来到院子的时候,门铃还响着,他不耐烦地打开了门,看到的是那张酷似简水澜的脸的时候,眼神更冷。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如此放肆?

    沈蓉蓉没想到来开门的是顾琉笙,立即眉开眼笑,连声音都带了一些甜腻。

    “顾总,我回不去了!驰哥哥扔下我就走了,我要你送我回酒店,或是让我住进来都可以!”

    所以这来的是神经病?

    顾琉笙看着沈家的小女儿,觉得沈家人的基因也不算太差劲,怎么到了这个小女儿的身上,就糟糕得一塌糊涂?

    顾琉笙直接拨打了警卫处的电话,“翡翠别墅区9栋,有人进行骚扰,马上处理!”

    “砰——”

    顾琉笙连话都不想与她说,直接关上了门。

    想必之前这么对付沈家,对于沈家来说还是轻微的,看来要让宋微再动点儿手脚了!

    沈蓉蓉看着这一扇门再一次将她阻隔在外,神色阴冷了下来。

    她冲着那一扇门大吼,“顾琉笙,你这么对待我,一定会后悔的,一定有你后悔的!”

    既然这么逼她,那就别怪她狠辣!

    一张本是温婉漂亮的脸,此时完全扭曲,眼睛更是透露出一股狠意。

    此时顾琉笙已经往里面走去,一门之隔,并没有听到沈蓉蓉的话。

    **

    南宫珮被安排居住的地方便是南宫玖目前居住的别墅,之前应寒还会在这边住着。

    但是自从南宫珮住进来之后,应寒就走了,连同王妈也一并带走,并且安排了几个佣人伺候。

    南宫玖本就是因为应寒的缘故才留在这里,结果甜头没尝到几天,就因为南宫珮的缘故中断,对于南宫珮更是没给一点儿好脸色看。

    南宫珮也觉得委屈,每天除了晚上准时回来,大清早的醒来就恨不得离开这个地方。

    想到这里不禁嘲讽一笑,还没有一个人这么惧怕自己的兄长吧!

    南宫珮在这边虽然居住了好几天但也没有结识朋友,认识的人除了自己的兄长之外,就是木映晗了。

    不过想要见着木映晗那比登天还难,她本来以为留在这边就可以经常看到木映晗。

    事实证明,是她想得太过天真了,从她被人送来这里之后,就不曾见过木映晗了。

    她想起在l国遇上的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也许从她身上入手,更方便见着木映晗吧!

    不过简水澜住在哪儿,她还真不清楚,但她大哥总会知道吧!

    一想到要去问她大哥,南宫珮就有些犹豫了,这几天南宫玖可没给过她好脸色看。

    问了佣人得知南宫玖的具体位置,她朝着二楼的客厅走去,看到了正在画图纸的男人。

    不可否认,她大哥生得很好,清秀贵气,带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漠。

    一旦投入工作的时候,连她这个妹妹都会被他的气质给吸引,但如果他不这么冷漠待人就好了!

    南宫珮放轻了脚步,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入座,看到他所画的是些机关图纸。

    据说他从住进来之后就一直在研究这些东西,似乎想要将这一栋别墅好好改造一番。

    南宫珮一坐下,南宫玖就将笔搁下,拿了一旁的白纸盖住了画了一大半的图纸,又将旁边的一堆图纸反面放好。

    收拾完一切之后,目光清冷地看向她。

    “有事?”

    她忐忑了下,轻轻地点头。

    “大哥我住在这边几天了,没认识什么朋友,之前在我们山庄里头的时候认识了顾少夫人,也就是简水澜,我想着既然来这边了,怎么也该去拜访一下。

    而且我听说顾总也住在淮城,我们与顾家结交对我们南宫山庄挺有利的。只是我并不清楚顾少夫人住在哪儿,我想着大哥应该知道,所以过来问问。”

    “你不是挺不待见她的,见她做什么?”他可没忘记那个女人张牙利爪的。

    “我我也不是不待见她,只是当初看到那么多的男人维护她,心里有些不痛快,感觉自己的光芒被她挡住了,毕竟在容貌上我也不差,这完全出自于女人的嫉妒之心。”

    其实,这不过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应寒对她的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