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但我爱你
    但自从知道她是顾琉笙的妻子,还给她生了那么大的一个孩子,对简水澜的敌意,也就消失了,毕竟对她构不成威胁。

    既然已经不是她的威胁,她不介意与简水澜成为朋友。

    “翡翠别墅区九栋,别给我惹上麻烦,否则我会直接将你送回去的!”

    南宫玖淡淡地出声,取过刚才画了一大半的图纸,又开始研究起来。

    翡翠别墅区九栋!

    得到答案之后,南宫珮松了口气。

    “谢谢大哥,我就不打扰大哥了!”

    南宫珮走了,南宫玖却没了心思继续研究这些机关,自从南宫珮住进这个地方,应寒似乎是为了避嫌。

    连人都不过来了,而且原本在这边负责打理的王妈,也被他带走了。

    所以,这一处地方是被应寒给放弃了?

    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他很快拨打了应寒的号码。

    对方接通之后,语气带着不耐烦,“什么事?”

    “成日待在这里有些无趣,打算去顾总那边做客,你觉得如何?顾总与顾少夫人的厨艺不错,突然有些想念,所以去那边尝尝,你去不?”

    扯上简水澜,他就不相信应寒会拒绝。

    果然那边静默了些时候,便出了声,“好!”

    对方很快结束了通话,南宫玖想着该用什么法子让应寒住回来。

    但是想到南宫珮也住在这里,甚至对应寒有了非分之想,便又觉得不妥,看来要尽快找个理由将南宫珮送回去。

    **

    以前简水澜带着简昕住在这里很安静,除了应寒会来这里,还有隔壁别墅的小丸子姐姐会过来找简昕玩,几乎就没有什么客人了。

    可是这一段时日,门铃声频繁响起。

    简水澜倒是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倒是门铃声一响起,顾琉笙就是一脸的怨气。

    此时门铃声响起,顾琉笙的脸色就充满怨气,又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来了?

    而这个时候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简水澜,便习惯去观察顾琉笙的脸色,见着他跟个怨妇一样。

    忍不住笑,催促他,“还不去开门看看谁来了,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她最近忙着追剧,应寒隐退演艺圈之后,好多小鲜肉都有了表现的机会,一下子窜出来不少。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成日里一双眼睛就粘在手机屏幕上,更是恼怒,那些小白脸有他好看吗?

    一个个将脸画得惨白惨白的,一脸的女气,他就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

    见顾琉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门铃声此时又响起,她从一旁取了一只抱枕砸向他。

    “是不是给你几天好脸色看你就上天了?还不去开门!”

    顾琉笙默默地起身朝着楼梯口走去,暗暗想着,最好别是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

    来到院子里打开了门,看到是薛长轩那张脸的时候,顾琉笙的脸色就更臭了!

    “顾总,我来找水澜的,还有”

    “她不在!”

    扔下话,顾琉笙很快将大门砰地关上,果然是这些个心怀不轨的男人!

    这薛长轩难道不知道他早早就出了局,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从未入局过。

    被拒在门外的薛长轩不禁苦笑,看着手里提着的给简昕的礼物。

    这个男人还真是防着他

    虽然他没有防错!

    这么多年了,他始终还是对简水澜抱有一丝非分之想,他始终放不开手。

    纵然简水澜的心里未曾有过他,可就是死心不了啊!

    回到二楼客厅,顾琉笙的脸色比刚才还要臭了。

    简水澜看着他身后没人,不禁问他,“谁啊?”

    该不会将他的客人赶走了吧!

    顾琉笙冷笑,“薛长轩是不是脑残,他这是打算将你从我手里夺走吗?”

    原来是薛长轩,怪不得顾琉笙的脸色这么臭!

    “所以你没让他进来?”

    她估计薛长轩现在的脸色,也一定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

    她也没想跟薛长轩有什么牵扯,就是朋友都不想做,合作的话倒不是不行。

    顾琉笙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将她整个人搂在了怀里,给了她一记热吻。

    结束之后,才喘着粗重的气出声,“让他进来做什么?觊觎你?”

    这几天顾琉笙对她动不动就是亲吻,拥抱,所有能做的事情他几乎全都做了。

    每次只要她一拒绝,顾琉笙就搬出她给他一次机会的事情来说,让她懊恼不已。

    当初就应该给这个条件加上一个期限的,她喘着气出声,“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好好谈谈!”

    顾琉笙看着怀里那张嫣红俏丽的小脸,“想谈什么,我都奉陪!”

    她醉眼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确实很吸引人,到现在还是可以轻易吸引她。

    “之前是我不够谨慎,说好了要给你一次机会,却忘记要给这个机会设上一个期限了,不如咱们今天来谈谈给这个机会多长时间?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顾琉笙却不这么认为,他来淮城这么长时间了,从夏天到现在都快冬天了。

    除去他在l国的那一段时日,与她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个女人除非对他已经完全心死成灰,否则不会舍得再离开他的。

    他记得有个词叫死灰复燃,就算她之前真对他心死成灰,这么些时日的相处,他的表现她一定看在眼里。

    而且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简昕着想一番,看得出来简昕喜欢他,也需要父亲陪伴。

    “不管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三个月或是更长的时间,我都有信心达到你所要求的,但是小澜,我真怕你口是心非到了那一天的时候还是不肯承认,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嗯?”

    他揉着她的柔顺的头发,低头在她的脸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轻吻。

    密密麻麻的吻下来,简水澜只好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这是笃定了我最后会选择你?”

    他却是抓住了她的手,在白嫩紧致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不选择我,你选择谁?别忘记了你可是我的妻子,之前的离开我承认是我做得不够好,才让你如此,但咱们始终都是夫妻,我不会接受离婚的,这一辈子只想跟你在一起。

    就算不真不爱我了,那你也要跟我在一起的,我虽然遗憾你不再像以往那么深爱我,但我爱你,你还在我身边,多多少少也能弥补一些遗憾。”

    没有她的日子,他是一天都不想再过了,那四年的悔恨让他行尸走肉,后来只好将所有的时间大都寄在工作上,否则他一天都熬不住。

    所以这个男人是打定主意一辈子都不放过她吗?

    既然如此,当初为何如此伤害她?

    想起过往,她一颗心又冷了下来,将顾琉笙推开了些距离,自己也朝着另一旁挪去。

    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顾琉笙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之前并不美好的事情,想了想,又说,“再说了,小昕很喜欢我这个爸爸,你舍得让他好不容易有了父亲,又再一次失去?

    其实孩子很敏感的,你看看他在学校的时候就会喊我一声爸爸,那是因为他不想被人说是没有爸爸的孩子,我知道你对他很好,给予了很多的关爱,但是有一部分的关爱只能爸爸给予。”

    简水澜没有说什么,见顾琉笙朝着她这边挪了位置,便起身朝着另一张沙发走去。

    看到他正要起身过来的时候,很快怒指着他。

    “你别给我过来,我现在在跟你谈期限”

    “叮咚——叮咚——”门铃声打断了她的话。

    又是门铃声,顾琉笙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不会又是薛长轩阴魂不散吧!

    简水澜也觉得这个下午的门铃声响得有些勤快了,而且来的都是一些她不想待见的。

    但万一来的是应寒呢?

    她总不能将他拒于门外,见顾琉笙没打算下去开门,她索性起身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顾琉笙见此很快追了上去。

    “你管谁来呢,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简水澜冷笑,“是啊,我的客人都不是好货色,你的客人全都是好货色!”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那些人接近你皆是心怀不轨,特别是薛长轩,我猜想他一定想从小昕身上下手,你可要注意一些,别上当受骗了!”

    等简昕回来他也要给简昕洗洗脑子,让他千万要记得薛长轩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要过来跟他抢妈妈的混蛋!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冷哼了声,朝着院子走去。

    打开门,看到眼前的两人,简水澜只觉得眼前一亮,没想到来的人是应寒与南宫玖。

    应寒本就长得特别迷人,而他身边的南宫玖也长得不错,两人站在一起,并没有被对方的锋芒遮挡,反倒有了蓬荜生辉的效果。

    简水澜看到两人,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太惊艳了!

    自从在宴会上她就没有见过应寒,简水澜很快打了招呼。

    “好几天没见着你了,快进来!”

    顾琉笙看到应寒的时候,脸色更是臭了几分,如果说薛长轩的骚扰,他压根不放在眼里。

    毕竟那不过是从未进过局的人,不足以为惧。

    但是应寒的存在就不一样了,让他感到威胁。

    当初是她将简水澜带走,这四年来还与简水澜在一起,而且在简昕的心中位置极高。

    一直到现在他的妻儿都居住在他的房子里,虽然反感这一处别墅是应寒的,但暂时想要买房搬入新家,怕简水澜也不会同意。

    而且一直换环境对简昕也不好,毕竟也许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他会带着他们母子回到燕城生活。

    应寒点头,见着她身后面色不善的男人,应寒还是与他打了个招呼。

    “顾总!”

    南宫玖也看到了顾琉笙,轻轻颔首。

    “之前尝过顾总与顾少夫人的厨艺,觉得有些怀念,不介意今晚我留在这里用餐吧!”

    介意得很!不过应寒难得过来,简水澜自然不会将他们拒于门外。

    “欢迎!”

    她都说欢迎了,顾琉笙还能说什么?

    几人走了进去,简水澜将房门关上,南宫玖看向顾琉笙。

    “你儿子不在?”

    “去上学了,一会儿去接他回来。”

    他看到了南宫玖手里拎着一只袋子。

    南宫玖看了一眼手里的袋子,递给顾琉笙。

    “那等他回来了再给他,也许小家伙会高兴!”

    给简昕的礼物,他自然是要先检查一遍的,特别是南宫玖这人有些时候表现得亦正亦邪。

    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在他的面前吃亏,他接过袋子,笑了下。

    “谢了!”

    而后站在原地,等到简水澜与应寒并肩走来,他自然地拉住了简水澜的手,将袋子递给她。

    “南宫家主给咱们儿子准备的礼物,对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块儿去接小昕回来。”

    简水澜接过礼物,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

    “这么快,你就接小昕回来吧,我留下来招待客人!”

    总不能他们两人都走开,留下应寒与南宫玖?

    顾琉笙怎么可能会留下她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应寒对他来说,还是个极大的威胁。

    倒是应寒先出声了,“我去接小昕吧,好几天没有看到小家伙,估计他也想我了!”

    顾琉笙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跟应寒单独相处,谁知道应寒会不会给他儿子洗脑。

    “不用了,你们留在这里,我跟我老婆去接儿子就成了!”

    他不由分说地将简水澜手里的袋子拿走,递给了南宫玖,“你们请自便,我们去接儿子回来,顺便会去超市买菜!”

    给简水澜取了鞋子换上之后,他很快带着简水澜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应寒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幕,自然清楚顾琉笙在防备什么,在他的面前更是一口一个老婆儿子的。

    这是在跟他炫耀,还是跟在他宣誓他的所有权?

    两人离开之后,南宫玖看着一脸沉默的应寒,勾唇一笑。

    “原来顾总是这么幼稚的男人啊!你看看你对顾少夫人的态度,已经让顾总如临大敌了,说真的,顾总与顾少夫人挺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