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你的婚事我自有安排
    一群人开始吃饭,因为南宫珮的到来气氛始终不如刚才融洽。

    简水澜瞧得出来南宫玖对自己的妹妹似乎挺冷淡的,而应寒因为不想引起对方的误会,也一直没有搭理,都在伺候着简昕吃饭。

    顾琉笙偶尔会给她与简昕夹菜,更多的时候默默地吃饭。

    南宫珮有些难过,她今晚会过来这里,其实是先打听到了消息,知道她大哥与木映晗会过来。

    她逮住今晚上过来,就是为了见木映晗,只是他似乎很不待见自己一样。

    南宫珮看着面前的几道菜,看到可乐鸡翅离她挺近的,想了想,还是鼓起了勇气,夹了一块放到应寒的碗里。

    “木少主,你尝尝这可乐鸡翅,很不错的,顾总的厨艺很好!”

    应寒看着碗里多出来的那一块可乐鸡翅,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南宫珮见此有些不知所措。

    南宫玖淡淡地瞥了一眼南宫珮,沉着嗓音出声,“要是不想好好吃饭,那就回去!”

    而后直接将应寒碗里的可乐鸡翅夹走,放到了自己面前放骨头的碟子里。

    这是什么情况?

    简水澜有些看不明白了!

    不过顾琉笙却舒坦了几分,看到他们不舒坦,他就万分舒坦。

    应寒瞥了一眼南宫珮又瞥了一眼南宫玖,这两兄妹都有病吧!

    简水澜看到南宫珮一副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有些头疼,这算什么事?

    不过作为主人,也不好看到一群客人的气氛这般僵硬吧,氛围这事情还是交给她吧!

    她勉强一笑,给南宫珮倒了一杯果汁。

    “南宫小姐多吃一些,别跟我们客气了!”

    南宫珮点头,一脸的感激,“好的!”

    她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也许过于大胆了,索性默默地吃着,偶尔以眼神偷偷地看一眼应寒的侧脸。

    简水澜见应寒全程不出声,将自己面前一道他喜欢吃的肉丝炒藕放到他的对面。

    “多吃一些,这一道炒藕是你喜欢的,刚才都忘记要放到你面前了!”

    应寒看着对面的那一道肉丝炒藕,轻轻颔首回以一笑。

    “好!”

    一旁的男人却有些不舒服了,以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女人。

    “不给我夹菜?”

    “顾总不是有手有脚的吗?你手伸得比我的还长,好意思让我给你夹菜?”

    简水澜嗤笑了声,这个男人又吃哪门子醋了?

    她给应寒端一盘菜怎么了?

    顾琉笙却是固执地将碗放到了她的面前,大有她不夹菜他就不吃的架势。

    简水澜简直受够了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这样的脾气,小昕两岁的时候不就发了!

    简昕看着这一幕,想了想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到他的碗里。

    “顾叔叔,你尝尝排骨!”

    连儿子都知道心疼他,这个女人就不懂得心疼他一下吗?

    就算不心疼他,最起码也给他在这样的场合里一点儿面子啊!

    简水澜知道顾琉笙这执拗的脾气一上来,若是不顺了他,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她冷笑了下,看到距离自己挺近的一盘虾,夹了一只放到他的碗里,她可是记得这个男人不吃虾!

    那一只虾放到碗里的时候,顾琉笙一双清冷的眸子却是一下子温柔了起来。

    “你倒是记得我不吃虾,不过今晚可以破例为你吃上一些。”

    他将碗端回来,开始动手剥虾,等剥干净了,往放在一旁的小碟子上的醋蘸了蘸一口吃下。

    这大概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虾了,虽然他从小到现在吃过的虾,十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

    简水澜看着他还真将虾给吃了,心底倒是有些不忍了,这会不会过敏啊?

    她是记得顾琉笙不吃虾,认识他这么多年也确实没见过他吃过,倒是经常在饭桌上给她剥虾,但自己却是一口不沾。

    万一吃了这一只虾真过敏了怎么办?

    早知道他还真会将虾给吃了,她就不该这么对待他了!

    一桌的人默默地吃饭,顾琉笙却有些小得意,给简水澜夹菜的频率更快了。

    晚饭之后,顾琉笙收拾碗筷去了,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女客人,而且还是对应寒存在男女之情,所以顾琉笙也算有些放心了。

    这么多人在场,应寒也不敢有什么举动吧!

    简水澜给他们倒了果汁,看着简昕与应寒玩在一块,不禁露出笑容。

    南宫珮坐在她的身边,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互动,脸上也挂着浅浅的笑容,她放轻了声音,“我真羡慕你,木少主对你非常好,对顾小少爷也很好!”

    如果说那是木映晗的孩子,她也会相信,因为木映晗看着孩子的时候,那眼里分明是父爱才有的!

    简水澜喝了一口果汁,“我与他认识多年,小昕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小昕一直都很好!”

    “对了明天你有空吗?我想约你出去逛街,你也知道我在这边并没有朋友,难得有一个在南宫山庄认识的人,我便过来找你了。

    当初对你有些敌意,实在是因为你也知道我对木少主的感情,见着他对你那么好,所以就将你当成了敌人,真的很抱歉!”

    简水澜忽略了她上半部分的问题,一双清亮透彻的双眸直视着南宫珮。

    看到应寒距离她们还有几步之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们说话,但还是放轻了音量。

    “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但也清楚他对你并没有丝毫的想法,南宫小姐,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直白了,但也不想你受伤,木少主他若是喜欢你,我也很替你们感到高兴,但是他并不喜欢你,也许你应该放弃的!”

    她不傻,什么时候南宫珮不过来,偏偏选了应寒来这边的时候才出现,定然是之前就清楚应寒会来这里。

    而南宫珮过来这里哪儿是为了拜访他们,不过是为了见应寒!

    被简水澜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南宫珮的脸色有些惨白,嗫嚅了下嘴唇。

    许久之后,她放轻了声音不甘心地出口,“不尝试一番怎么会清楚结果呢!”

    既然有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简水澜笑了笑,没有再说。

    其实她们的声音再轻,对于南宫玖与应寒两个习武之人来说,怎么可能听不清楚!

    应寒听得简水澜的话,微微勾唇一笑,这个女人其实很了解他的!

    对于一个女人没有兴趣,那是完全没有兴趣,更何况他现在心里还住着一个她!

    知道简水澜不过硬塞一个女人给他那就好,他就担心她会不会敌不过南宫珮的利用,给他们两人制造机会,看来这些都是他多余的担心了。

    不过担心简水澜招架不住晚些南宫珮可能提出来的请求,应寒将手里的积木递给简昕,看向简水澜。

    “有些晚了,我们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简水澜松了口气,她并不是希望应寒走,而是怕一会儿无力招架南宫珮的其它请求。

    她直接拒绝了怕要得罪到南宫珮,到时候怀恨在心,她就要多上一个敌人。

    如今的她,已经不似当年的自己,现在还多了个简昕,她必须保护好简昕的安全。

    这个时候,顾琉笙正好刷洗了厨房的碗盘,还切了一盘水果上来,听到应寒要走的话,松了口气。

    这几个人就该早点儿滚蛋,别成日里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没看到他很不欢迎吗?

    不过这个时候他作为男主人,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反正时间确实不早了,就算他们留下来,也不会留太长的时间。

    “吃点水果再走吧!”

    应寒率先回绝,“不用了,有些晚了,小昕明天还要去学校,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简昕念念不舍地看着他,“木叔叔,那你明天晚上还来找我玩吗?”

    “明天晚上我来找你玩,顺便蹭饭,欢迎吗?”一阵沉默的南宫玖突然出声。

    简昕犹豫了下,找他玩就玩,还顺便蹭饭,他真要考虑考虑!

    南宫珮含笑看向简水澜,“那我明天也过来蹭饭,可以吗?”

    所以这一对兄妹蹭饭蹭上瘾了?

    简水澜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不可以!”

    顾琉笙直接回绝,“你们有事没事都少过来打扰我们一家三口的相处!”

    应寒取过自己的外套,抱了下简昕,很快又松开。

    “有空的话,木叔叔就过来看你,明天晚上有事情不能过来,你在家里要听妈妈的话,到了学校要跟同学们团结友爱,想木叔叔了就用你妈妈的手机给木叔叔电话。

    周六、周天不用去学校,就让你妈妈带你去看看木爷爷,你木爷爷一直都念着你好久没有去找他了!”

    简昕乖巧地点头,也回抱了抱他,“我知道了,我也会给木爷爷打电话的!”

    一家三口将他们三人送到了门口,南宫玖突然回头。

    “顾总不介意我有空的时候过来跟你学习下厨?”

    虽然他并不喜欢动手,但是能烧出这么一桌美食,应该会挺有成就感的!

    而且他人都来到了这里,应寒怎么说也不可能不来吧!

    “介意得很,没事的时候少来打扰我们,谢谢南宫家主了!”顾琉笙再次拒绝。

    南宫玖倒是喜欢连拒绝都这么干脆的人,若是旁人估计求他都来不及,然而顾琉笙就是有拒绝他的资本,于是也不生气,他看向简水澜。

    “顾少夫人的厨艺也挺不错的,不如我来跟顾少夫人学习下厨,你觉得如何?”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这年头下厨其实不难,你用手机下个app什么操作都有,绝对让你几天就变成神厨!”

    不过南宫玖想与他们套近乎,这是为何?

    南宫珮逮住了机会朝着简水澜望去,“顾少夫人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喝咖啡!”

    顾琉笙最烦这些人了,直截了当地拒绝,“我家夫人不爱喝咖啡,也一直都没空!”

    应寒虽然不怎么待见顾琉笙,不过看到他如此干脆拒绝,唇角微微勾起。

    南宫珮尴尬了一整晚,没想到离开的时候,再一次尝到了尴尬的滋味。

    他们来时,应寒与南宫玖各自开了车子过来,而南宫珮则是打车过来的。

    南宫珮将目光落在应寒的身上,她自然是希望能与应寒共处一车。

    只不过南宫玖在她刚看向应寒的时候就已经开口,“坐我的车回去!”

    应寒并没有理会他们,很快踩了油门,绝尘而去。

    念念不舍地收回了目光,南宫珮走到了南宫玖的车子旁,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优雅地坐了进去。

    刚关上车门,就听到南宫玖不悦的声音,“你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

    正将安全带扣上去的手微微一颤,南宫珮感觉到了南宫玖浑身散发出来的压力,她深呼吸了口气。

    “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第一眼看到木少主的时候就沉沦其中了,恐怕这一辈子再不可能遇上让我这么喜欢的男人了!大哥,其实我们南宫家与鬼门关联姻也挺好的,为什么大哥不答应呢?”

    南宫珮就担心一切真的如她所想,他大哥看上了个男人!

    其实他就算看上了男人也没什么,但是她不允许他看上的是木映晗!

    不过幸好她清楚木映晗的性子,就算最后没有接受她,但也一定不会接受一个男人的!

    “你的婚事我自有安排,但绝对不会是木少主,对他,你可以完全死心了!”

    他启动车子,踩了油门,很快追着应寒离开的方向绝尘而去。

    送走了三个不请自来的客人,顾琉笙觉得很有必要在门口贴上一块“谢绝拜访”的牌子。

    将大门关上,顾琉笙一手将简昕抱了起来,另一手拉上简水澜的手,才说,“那个女人跟你套近乎,必定有所求,不想为难了自己,就别去答应。还有当初在南宫山庄的时候,我记得她对你就不冷不热的,不想见她的话直接回绝,没必要委屈了自己。”

    虽然他知道南宫珮接近简水澜的目的,很可能是因为应寒,但也不想让她为难。

    简水澜觉得自己真没有办法像顾琉笙这般干脆地去拒绝人,“我知道她接近我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