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顾琉笙,你少对我耍流氓
    将简昕哄睡了,简水澜回房洗了个澡,离开浴室就看到顾琉笙就躺在她的大床上。

    这几天这个男人已经将这房间当成了他的房间,来去自如,怎么赶都赶不走。

    顾琉笙嗅得那阵阵沐浴之后的香气,掀眸一看,唇角勾起魅惑的笑意,将自己挪到了另一边,而后拍了拍刚才躺过的地方。

    “过来睡,床都给你暖好了!”

    简水澜回了他一记白眼,一步步朝着他走去。

    “你就不能回去自己的房间吗?”

    “在那边一个人,我孤枕难眠,得在你身边才能睡得香。”

    他长臂一伸,将他扯到了床上,掀开被子让她在身边躺好,盖了被子的同时整个人朝着她扑了过去,抱了个满怀。

    这样的怀抱,许是这几天已经习惯,此时她也没有再挣扎。

    因为她知道顾琉笙是不会妥协的,甚至自己的挣扎会引发他的兽欲,索性待在他的怀里不动。

    看到她这么识相,顾琉笙很满意她的表现,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安静地抱着她。

    简水澜想起今晚上他吃了一只虾,而且她还是挑选了最大的一只。

    犹豫了好一会儿,突然问他,“你身上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顾琉笙想了想确实有个地方有些不大舒服,“你想满足我?”

    这人

    简水澜瞪大了一双眼睛,“臭流氓!”

    “不是你问的我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我不舒服的地方只有你能让我舒服了!”

    他笑了起来,一双眼睛格外明亮地看着怀里的人儿,觉得她瞪眼的时候都特别迷人。

    这人

    简直了!

    简水澜狠狠地想要在他的腰上捏了一把,触碰之下没有一丝赘肉,只好改了方向,张嘴直接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我就是问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你今晚上不是吃了一只虾,有没有过敏之类的?”

    分明就是关心他,还死不承认,顾琉笙看着怀里的女人,越看越喜爱。

    “我对虾并不会过敏,就是不喜欢虾的味道,从小到大吃到的虾不多,特别是今天这么大的一只虾。不过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其实你心底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

    “没有!”简水澜没好气地直接否认。

    原来这个男人不喜欢吃虾并不是因为会过敏,而是纯粹地不喜欢吃。

    亏她还想着他会不会过敏的问题,刚才还在心底后悔了一把。

    翻了个身,滚出了他的怀抱,简水澜取出手机打开了页面。

    秦筝最近给她介绍的一部穿越还挺吸引人的,她完全被里面的男主凤绛衣给吸引了过去,也特别喜欢这个名字。

    顾琉笙看着她又缩在被窝里盯着屏幕看,抬手就将手机抢了过去,看了一眼屏幕,直接回到了书页看到那一堆字数的时候,脸色都黑了。

    “两百多万字的,跟裹脚布有何区别,啰啰嗦嗦的一大堆废话,你倒是看得欢乐,也不怕看完一本将一双眼睛给看坏了,你想想一个故事怎么也用不着这么长的字数来描写吧,这是将他们十八代祖宗的感情戏都描写了一遍?”

    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眼睛,万一看坏了可怎么办?

    “我就爱看这些你认为的废话,这作者就是描写了男女主十八代祖宗的感情戏我也追!”

    她翻过身去抢手机,奈何自己的手压根就没对方长,抢了几次连手机边缘都没碰到。

    “往后躺着的时候就别玩手机了,你非要玩的话,我不介意来点儿激烈的,比起玩手机更有意思,而且还是双人的!”

    他将手机往一旁的床头柜上一放,直接倾身将她压在身下。

    两人贴得密实,顾琉笙当真觉得自己可能要把持不住,浑身都滚烫了起来,简水澜没想到他会有如此举动,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顾琉笙,你少对我耍流氓,否则我一定赶你出去!”

    顾琉笙也没打算今晚要了她,毕竟时机尚未完全成熟,这样的举动不过就是吓唬吓唬她,他喘着气翻身而下,直接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不想我再对你耍流氓,那就早点儿睡,否则一会儿我要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举动,你就别怪我了,正好我也很想给小昕生个弟弟妹妹!”

    简水澜俏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自己那娇嗔一瞪,对顾琉笙来说是何等致命。

    他喘息加重,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双手依旧将她紧紧抱住。

    “睡吧!”

    抱得这么紧,她怎么睡?

    不过也不敢多说,担心有个动作,就要被对方吃干抹净。

    简水澜就这么被他紧紧抱着,了无睡意,顾琉笙也没好到哪儿去,但还是伸出一手,关闭了屋子里的灯光。

    一瞬间满室黑暗与寂静,简水澜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

    “要不你回自己的房间睡吧!我不习惯旁边有人”

    这样她真的容易失眠好不好!

    而且跟这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这么早睡,她真睡不着,这几年她都习惯睡前躺着玩一会儿手机,可顾琉笙压根就不给她玩手机的机会。

    “咱们都睡了这么多晚上了,你现在跟我说不习惯身边有人,这几天我可是见你睡眠挺好的,一觉醒来天都大亮了!”

    别说这几天,就是四年前他们一起睡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她彻底地静默了下来,就这么躺在他的怀里,呼吸之间都是他身上清冽的冷香。

    味道很淡,却一直萦绕于鼻尖不散,这味道与当年的一模一样。

    她默默地想了些时候,没多久倒是就沉沉睡去。

    她睡着的时候人就不怎么老实了,一双手朝着温暖的来源攀去,抱住了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怀里,呼吸沉稳。

    感觉到她不安分的举动时,顾琉笙便知道她已经睡下,这几天只要她一睡着就会习惯地抱住他,想到此顾琉笙满足一笑。

    黑暗中,他寻着了她的唇,轻轻印下一吻,这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

    别墅里,南宫玖让人找来了一队工人,让他们按着自己设计出来的图纸开始忙碌起来。

    他打算将这一套别墅装上几处机关,所以白天的时候,这里面就开始动工了。

    而他也没闲着,这几次去顾琉笙那边蹭饭,尝出了他的手艺不错,也难得有些羡慕起来,打算自己也学着下厨。

    任凭他的聪明才智,烧几样菜并不会太难才是。

    这别墅里目前就住着他与南宫珮两人,应寒让人安排了两名厨师准备他们的一日三餐。

    南宫玖想着这些厨师的厨艺尚可,跟他们学点儿厨艺也不是不行。

    他想着若是自己将厨艺学好,邀请应寒过来品尝,他应该有点儿兴致吧!

    与其这样在这边消磨半年的时间,好几天才能见一面,这么下去,对应寒的兴致怕是半年之后还能维持着。

    说不定经常见,日日见,没见过几次面他也就感到腻味了。

    于是大清早吃过早饭之后,他就来到了厨房,两人厨师以为自己哪儿犯下了差错,都有些惊恐。

    南宫玖瞥了一眼厨房,厨房并不算大,比起他们南宫山庄的厨房,简直就是卫生间与客厅的对比。

    不过收拾得干净整洁,蔬菜也都整齐地摆放着,看颜色应该都很新鲜。

    南宫玖抓了一把青菜,想到在顾琉笙那边吃到的那一盘青菜,炒得颜色特别清脆,口感也不错,炒一道青菜应该很容易才是,于是目光朝着站得与他近的那一名厨师望去。

    “去将这些青菜清洗干净了,还有”

    他打开了昨晚上下载的app,详细看了一遍,又说,“大蒜也准备一些!”

    他觉得炒菜什么的,大概就是蒜蓉油淋生菜最简单了!

    两名厨师听到这话的时候,同时松了口气,看来不是他们做错了什么,而是这贵公子想下厨。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别墅里居住的这两位主子是什么身份,但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看起来都很不好惹的样子,万一一个伺候不好估计就被炒鱿鱼了。

    一名厨房很快将生菜清洗干净沥干了水端了上来,另一名厨师则是将蒜头准备好。

    看到他们准备好了食材,南宫玖将他们赶了出去,自己一人在厨房里摸索。

    南宫玖看了一眼步骤,烧了半锅开水,将洗好的生菜放进去焯熟,按着步骤摆放在白色磁盘里。

    看着上面绿油油的颜色,觉得还挺满意,看来下厨也不难啊!

    而后在另一边的锅里倒了油,只是当那油水噼里啪啦四溅的时候,南宫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手背上被油喷溅到,很快传来一阵刺疼,他也顾不上这边的锅里,朝着一旁的水槽走去。

    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冲洗手背,好一会儿刺痛才减轻,而他也嗅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抬眼望去,那一锅之前还油水四溅,现在已经冒起了黑色的烟,还有一团隐隐可见的火焰。

    南宫玖关上水龙头走近一看,拿着锅盖走了过去,将锅盖盖住,关上了火。

    好一会儿才将锅盖揭开,里面冒出了一团蘑菇一样的黑烟,特别熏人。

    他被呛得咳了几声,赶紧用锅盖煽了几下,看到上面的机器,应该是抽油烟机,找到开关之后很快打开。

    南宫玖才觉得原来下厨也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锅里放油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手背上虽然已经疼痛减轻,但是冒出了两个小小的水泡,此时晶莹剔透。

    “来人!”

    他低沉着嗓音唤来了外头的厨师。

    等到两名厨师进去的时候,发现厨房里一片烟雾,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有些呛鼻。

    而他们离开之前还好端端的锅,此时锅底被烧出一个窟窿。

    “将那一口破锅收拾干净,换一口好用些的锅!”

    一定是这锅质量不是,不好他的问题!

    两名厨师:“”

    这锅他们用了这么久都没坏,怎么这位少爷一用就破了这么大的窟窿了?

    不过想归想,一个开始整理烧破的锅,还有旁边的狼藉,另一个重新找来一口干净的锅换上。

    “南宫少爷,已经换上了,这一口锅是崭新的,一定好用!”

    不过有了上回烧破一口锅的经验,这一口锅能挨多久,他们也不清楚。

    南宫玖瞥了一眼新锅,冷哼了声,“你们可以出去了!”

    他今天非要烧一盘青菜出来,这么简单的一盘青菜,他这么高的智商一定可以烧出来!

    两名厨师出去之后,南宫玖又开始忙碌起来,有了上回烧破锅的经验,往锅里倒油的时候,倒是将火调小了。

    想起清洗好的大蒜尚未切碎,只好又回去将火关掉,找了一把菜刀开始将大蒜剁碎,剁碎这活儿倒是不难,而且他觉得自己剁得还挺好看的,颗粒大小几乎一致。

    重新开了火,他将剁碎之后的蒜蓉放到了锅里按着步骤搅拌了一番,炒到金黄色的时候要放生抽的时候,看了一眼一旁瓶瓶罐罐,总算是找到了生抽。

    只是这个生抽少许是少到什么程度,南宫玖觉得有些犯难了。

    就不能详细一些,少许是个什么鬼?

    他等下就去投诉这个app!

    他倒了一勺子进去,一勺够不够?

    想了想觉得不够,又往里面倒了一勺进去,够了吧!

    又看了一眼步骤,蚝油少许,又是少许

    于是又倒了两勺子的蚝油下去,搅拌之后再去看步骤,淋在生菜上面即可。

    他关了火端着锅上来想要淋到刚才那一盘生菜的时候,发现生菜的颜色变黄了,不似刚才刚捞上来的清脆颜色,他一张脸简直比锅底还黑。

    南宫玖觉得自己一腔想要下厨的热血,一下子被一盘黄色的生菜,硬生生地浇灭了。

    午饭的时候,很丰盛的一桌,但如果可以,南宫珮并不愿意跟她大哥一块儿吃饭。

    再丰盛的食物,面对他那张总喜欢冷着的脸,她就没了胃口。

    其实她大哥并不是不喜欢笑的,面对几个他看得上眼的人还经常笑意盈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