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几日不见,对你的思念越发厉害
    可是在她的面前,就喜欢沉着一张脸,让她不禁感觉到害怕与敬畏。

    不过当她看到南宫玖夹菜的时候,右手手背上贴着两块创可贴的时候,有些吃惊,但还是关心地问他,“大哥,你这手怎么受伤了?”

    南宫玖一想到大清早在厨房折腾出来的结果,脸色更是阴沉了。

    “吃你的饭!”

    冷冰冰的声音,让她小心脏瑟缩了下,南宫珮点头,默默地吃饭。

    所有人都羡慕她的兄长是南宫玖,是l国首都首富,好些名媛为此接近她,但却不知道她有多害怕这个兄长,明明是她的亲哥哥,但自幼与她并不亲厚。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是沉默的,好不容易熬到了饭后,南宫珮擦拭了下唇角。

    “大哥,我下午要出去一趟,晚饭可能就不回来吃了,会晚点儿回来!”

    “女孩子家的别太晚归了,我不介意送你回去!”

    南宫玖留下这一句话之后,起身离开。

    南宫珮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除了会威胁她,还能为她做什么呢?

    她冷笑了下,要不是因为心仪木映晗,不愿意就此放弃,她早就回南宫山庄了。

    跟自己的兄长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估计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可笑吧!

    作为她的亲哥哥,

    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妹妹喜欢的男人呢!

    如果说之前还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这几次的接触,她几乎可以肯定南宫玖对木映晗的感情,没想到她大哥向来清心寡欲,竟然也会有动心的时候,更没想到对方是个男人!

    这样的倾向,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但如果让木映晗知道自己兄长对他的感情,一切会如何?

    南宫珮突然有些坏心眼地想要搅乱了此局,以木映晗的性子,一定会对南宫玖避而不见。

    **

    下厨一事,经过南宫玖两天的算计之下,觉得并非短时间能速成的。

    这东西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累积,从中寻找不足之处,最好再请个顶尖厨师教导。

    光靠那不靠谱的app,是完成不了的任务,昨天他才将那个安装几千万人次的app,给投诉了。

    楼下都是敲敲打打的声音,南宫玖人在楼上也被这声音吵得不行,想了想给应寒打了手机。

    “这里太吵了,给我准备一处安静一些的地方!”

    应寒听着那个跟个神经质一样,忍不住嗤笑。

    “你有病吧,好好的别墅你非要让人过来敲敲打打,弄得面目全非,现在跟我说要换地方住,换地方没有,住不下就滚回去l国!”

    听到应寒不耐烦的话,南宫玖抬手弯着手指轻轻扣着桌面,一下下地很有节奏。

    “木少主或者我应该喊你一声映晗,几日不见,对你的思念越发厉害,你若是不想半年之后我还缠着你的话,最好将我安排在你居住的地方,否则半年之后,我若是对你还挺有兴趣的,到时候怕是你就要承受不住我的纠缠了!”

    他南宫玖没有得不到的东西,看上的人,更是不可能让对方逃出他的手掌心!

    “你有病!得治!”

    扔下这句话之后,应寒就结束了通话,他脸色一片阴沉,对面的木庭看到他不耐烦的样子,眉头皱起问他,“怎么回事?”

    养了这个儿子这么多年,还从没听到他这样骂人的,特别是现在还是会议的时候,木庭听到l国的时候,自然想到了南宫玖。

    应寒瞥了一眼朗月等人,“你们先下去吧!”

    “是!”几个人训练有素地离开。

    等他们全离开了之后,应寒才说,“爸,是南宫家主那边的事情,我与他签署了半年的协议,这半年里他会住在这边,南宫家并不好得罪,此事我算是妥协了。”

    这事情木庭也是听说的,之前若不是签署协议,双方交换,鬼门关其余的人也不会这么容易回来。

    不过他倒是觉得南宫玖挺奇怪的,好端端关押了鬼门关这么多人,却什么事情都没做。

    发展到现在,就南宫玖留在这边半年,这一点,他倒是有些琢磨不透了。

    而后应寒又将这几天南宫玖的举动都与他说了一遍,其实也就是一些捣鼓那一处别墅的事情,一栋别墅而已,他想要折腾就去折腾,安装多少机关随他去。

    木庭思索了下,才说,“这南宫家主行事诡异,来这边半年是想做什么?据我所知,南宫家主机关术挺厉害的,但若是脱离了机关术武功也不怎么样,不过他身上带有暗器,你安排几个人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立即回报。”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妥当!”

    只是南宫玖成日里就在鼓捣机关,就前两天在厨房里烧菜,还烧破了一口锅,据说一道青菜都没烧出来。

    除此之外,别的事情几乎不参与,在别墅里头,与南宫珮也并不多话,兄妹两人的关系并不如何,南宫珮似乎挺惧怕南宫玖的。

    不过刚才南宫玖那一番话,当真是恶心到他了!

    木庭点头,对于应寒办事还是信任的。

    “南宫家主的事情你要处理好了,还有一事!”

    接受到木庭看过来的目光,应寒心里一咯噔,自然清楚木庭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抿了抿唇,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来。

    “爸,你说!”

    “我听说最近映暖与顾总走得很近,是不是映暖又接受了他?”

    木庭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失望,见应寒这样的表情,心里更是没底。

    “她既然已经离开了燕城,换了另一个身份在淮城生活,与顾总那边就只剩余前尘往事了,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拿不下她?”

    若是用强硬的态度,也许简水澜会答应跟他在一起,但是这个风险太大了。

    他一旦让她失望,那便是彻底失去,简水澜也会永远地带着简昕远离他,所以他赌不起。

    况且简水澜与顾琉笙尚未离婚,婚姻期间,简水澜是不可能做出背叛顾琉笙的事情,纵然她已经改名换姓。

    想到这里,应寒轻叹了声,“爸,感情这事情勉强不来,映暖对我的感情以往是崇拜之情,后来成为朋友之情,始终还是缺少了一些男女之间的感情。顾总的出现,除了救我一命之外,还是小昕的父亲,小昕很喜欢这个爸爸。

    我也不想看到映暖为难,所以我与她的这事情怕是无望了。不过,我会将小昕永远当成个儿子来看待,他也很喜欢你这个木爷爷!”

    木庭将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他本是长得挺好看的一个男人,虽然已经有些上了年纪,但是特别有味道。

    而且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看起来年轻,身材也极为挺拔。

    因为是鬼门关的门主,多了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一皱眉的时候整个人更是严肃了几分。

    抿了一小口茶水,才发现已经凉掉,便又将杯子放了回去,应寒起身,给他重新倒了一杯热茶。

    “爸,我知道你一直很关心我与映暖的事情,我也非常感谢你支持我的这一份感情,并且还接受了他们母子,不过感情的事情真的强求不来!”

    强求不来

    木庭释然一笑,“罢了,既然强求不来,那就算了,我也不堵你的心了!”

    笑容之后,又有些落寞,想起了他的前尘往事,“我只是想着简韵的女儿一定不会差!”

    简韵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应寒并不陌生,那是简水澜的母亲的名字。

    “爸你认识简韵?”

    木庭扯了下唇角,想起那张美丽温婉的脸庞,点了点头。

    “是啊,年轻的时候见过她,也追求过,但后来发现她已婚,这一段感情便无疾而终。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她了,如果知道她后来会有那些遭遇,我应该坚持下去的!”

    可是有些时候,木庭又想,就算自己坚持下去了,又能如何?

    简韵对她丈夫的感情很深,就算他们后来离婚了,他还不一定有机会。

    只是没想到她的结局会是如此,只能说云盛不懂得珍惜,眼光也忒差了,就是一头喂养不熟的白眼狼。

    落到如今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应寒没有想到他父亲与简韵还有这些过往,想到木庭一直单身到现在,难道

    “爸,你是因为简韵才一直没有娶妻的吗?”

    一直到现在,木庭还是淮城黄金单身汉,追求他的名媛不少。

    虽然年纪大一些,但是他在淮城的地位极高,又是鬼门关的门主,加上木庭本就长得好,也因为一些宴会之类的,木庭全都推了。

    木庭摇头,脸色有些肃然,似是不愿意再提。

    “并非如此,这些事情既然都是前尘往事,也就没必要再提了,有空让他们母子经常过来。”

    说完,木庭起身离开了。

    应寒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如果

    罢了,不会有如果的!

    南宫玖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才几天不见,他就有些想念那张脸了。

    南宫玖蹙紧了眉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更何况对方跟他一样是个男人!

    他这是真的喜欢上人了,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南宫玖突然就意识到这事情有些严重,他可是从未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感情,如此急迫地想要去见一个人。

    他思索着,最好半年之内对应寒腻味,否则这感情怕是要制止不住。

    想到这里,他很快行动,取过手机与皮夹,朝着楼梯口走去。

    一楼几处他指定的地方还在敲敲打打,满地狼藉,他只好朝着后面的方向走去。

    **

    这几天薛长轩时不时就会过来敲门,但因为去开门的都是顾琉笙,所以薛长轩并没有顺利地见到简水澜,而简水澜也不清楚这事情。

    一日三餐加上家务活都有顾琉笙,简昕白天也去了学校,她彻底闲了下来,所以这几天几乎都在画室里作画,一待就是大半天。

    她画画的时候喜欢安静,顾琉笙偶尔送一杯果汁进去,倒是不曾打扰。

    有些时候为了离她近一些,就拿着几份文件在她的办公桌处理,想她的时候,抬眼就能看到那个认真作画的女人,觉得这样的日子幸福而美好。

    秦筝那边给她来了消息,说她之前带回去的几幅画都卖的很不错,让她有空多画一些,到时候给她快递过去。

    简水澜现在并不缺钱,但既然都是在自己画廊里卖,她有空的时候也喜欢画一些。

    忙碌起来,时间倒是过得很快,这一天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而且还是显示是淮城的。

    她想了想,很快接起,那边就传来了薛长轩的声音,“水澜,好久不见了,我去找过你几次,不过顾总都说了你不在,过几天我就要回去燕城了,打算离开的时候去看看你,有空吗?”

    简水澜还真不知道薛长轩后来还过来找过她,不过想到他说过几天就要回去燕城,加上上回见面薛长轩并不会提及不该提的事情,简水澜目前对他也不算太反感。

    而且据说目前薛长轩还与她的画廊有合作关系,所以很直接就答应了。

    “什么时候?我今天下午有空!”

    这一副画,画了几天,现在已经画得差不多了。

    那边薛长轩似乎很高兴地笑了声,“好,那就今天下午三点,在翡翠别墅区出口的那一家咖啡厅,就在你家的附近,那家的咖啡与蛋糕我前几天尝过,味道还不错!”

    翡翠别墅区出口确实有家咖啡厅,之前秦筝过来的时候也一块儿去品尝过,秦筝还说那家的蛋糕很好吃,她也觉得滋味不错。

    “好,那就下午见!”

    午后,送简昕去了学校之后,顾琉笙下午在淮城有个重要会议需要他亲自出面,便没有直接回来,而是让简水澜开车送他到会议地点。

    解开安全带,顾琉笙看着驾驶座上的女人,浅笑了下。

    “今天的会议有些长,不过我会回去吃晚饭,小昕下课就辛苦你去接他了!手机我不会关机,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