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你要是敢动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嗯。你快下车吧,我要回去了!”

    简水澜本来想告诉他下午要去见一面薛长轩的,不过想到他动不动就是醋意横生,最后也就放弃了告诉他的念头。

    顾琉笙指了指自己的脸,“亲一口,我就下车!”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不方便,她想踹他一脚。

    “还不滚下车!”

    顾琉笙浅笑了下,凑了过去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随即带着公文包打开了车门。

    很快下了车,关门之前又说,“开车注意安全,到家的时候给我发条短信,晚上我要是回去得晚,晚饭就辛苦你了,你要是不想下厨的话,就直接叫几样咱们喜欢吃的菜。”

    啰啰嗦嗦的,还有当初刚认识他那沉默寡言的样子吗?

    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怎么都快要成啰嗦的小老头子了!

    她哼了一声,不想听他继续啰嗦下去,开着车子离开了。

    顾琉笙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腻歪了这么多天,此时才一分开就舍不得了。

    他想着赶紧开完这个会议,回家陪老婆儿子!

    **

    简水澜开车回到家里也不过才2点,她想着三点还约了薛长轩,不过地点是在附近的咖啡厅,就算走路也不需要多长时间。

    于是休息了些时候,等到2点45分的时候才出门。

    她也没刻意打扮,就穿着刚才送简昕去学校的那一身衣服,素颜朝天地出门了。

    因为就在别墅附近,所以她并没有开车,而是走路过去。

    别墅区有些大,她走了将近八分钟才到薛长轩指定的咖啡厅。

    推门进去,就看到坐在窗子边的薛长轩正朝着她招手,简水澜朝着他的方向走去。

    薛长轩起身冲着简水澜露出一笑,看到简水澜虽然一脸素颜,但是这一张脸长在她的脸上怎么看怎么舒服。

    皮肤雪白无暇,一点儿细小的毛孔都看不到,而且气色很好,不上妆,依旧吸引人的目光。

    而沈蓉蓉,虽然整成她的模样,可那一份气质还是差了许多。

    就算沈蓉蓉略施脂粉,在容貌上他还是觉得简水澜胜出许多。

    薛长轩问她,“想喝什么,除了咖啡还有一些别的饮品,这边的蛋糕很不错,之前去找你,顾总说你不在家,我就想着在这附近等等兴许可以等到你,结果就来了这一家咖啡厅!”

    简水澜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让顾琉笙在薛长轩的面前,失了面子。

    虽然她知道顾琉笙这么说是不想她见薛长轩,勾起一笑,才说,“估计是我带着小昕出门去玩了。”

    薛长轩也就没有多说,招来了服务员。

    “一杯原味咖啡、香草曲奇饼干一份、可可曲奇饼干一份、蔓越莓饼干一份黑森林蛋糕一份,!”

    而后看向简水澜,“你呢?我请客,你想吃多少就点多少,咱们认识这么多年,虽然也有不好的回忆,但始终是旧识了,别跟我客气。”

    简水澜点了一杯珍珠红豆奶茶,也要了一块黑森林蛋糕,还有一块抹茶蛋糕。

    没多久,两人点的食物都送了上来,薛长轩将自己点的那几样甜点推到了她的面前。

    “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这些茶点的,多点了几样你尝尝看!”

    简水澜也没客气,取了一块可可曲奇饼干尝了一口,“还真不错!”

    他就喜欢看她吃东西的模样,一脸的满足,让人看了胃口大开,薛长轩笑了下。

    “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一次去燕大看你,怕你生气所以不敢告诉你,只是偷偷地跟在你后面,那一天阳光很好,你跟秦筝去了燕大门口美食街的一家名为美味茶点的茶餐厅,就是点了这一堆食物,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一次就记下了。”

    想起过往,薛长轩只觉得这一段记忆是他一生中最为宝贵的,也让他一直反复回忆,但也不敢说太多让她反感。

    只是回忆的时候也会想到云水溶,当初若不是因为云水溶,说不定一切都已经改变。

    也因此对于这个已经早就远离他生命的女人,一想起就觉得深恶痛绝!

    简水澜并不想跟他谈起过往,特别还是自己被跟踪的时候,“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这一次来淮城是有合作,事情已经办理完成,明天就走,就想多年不见,过来看看你,也不知道下回什么时候再见了!对了,你还打算回去燕城吗?毕竟燕城才是你的故土!”

    回去燕城

    简水澜摇头,“不清楚,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好!”

    “还是希望你能够回去的,偶尔还能来往,虽然过往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但我还是希望能跟你当个朋友,能够偶尔来往,顾家与薛家这几年虽然已经不如以往亲厚,但顾夫人始终是顾总的母亲,我是小昕的表叔。”

    说到这里,他从一旁取出一袋子东西递到她的面前。

    “之前给小昕买的礼物,一直想找机会送给他,但找了几次都没见着你,想着还是亲自拿给你比较好,毕竟是表叔的身份,第一次见小昕总该有些表示的,都是些小孩子的玩具。”

    既然是送给简昕的,简水澜也不好拒绝,而论身份,薛长轩确实是顾琉笙的表弟。

    她想了下,还是接了过来,“那我替小昕谢谢你了,回头跟他说。”

    他朝着外头看了一眼,突然站了起来,微微弯下了腰将那一大袋子的东西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还是放在这边不挡着位置,东西有些重,一会儿要回去我顺路带过去好了。”

    他坐了回去,喝了一口咖啡,简水澜默默地吃着面前的黑森林蛋糕,又听得薛长轩说道,“对了,我之前见过沈蓉蓉,你要小心她,这个女人我感觉她心术不正,没想到她还整成你的样子,我都差点认错了人,不过她怎么整,仔细一看,那张脸还是很多地方与你不同!”

    薛长轩遇上沈蓉蓉,她并不觉得奇怪,他们这个圈子本来也不算大,遇上也没什么。

    “我知道,之前已经见过了,多谢提醒。”她喝了一口奶茶说道。

    之后,突然就静默了下来,简水澜吃着桌上的差点,偶尔喝上一口奶茶,薛长轩也没有再找话题,偶尔这么安静地在一起吃下午茶,感觉还是很微妙的。

    毕竟很早以前,他以为这一辈子会因为另一个女人,与她彻底不会再有这样的联系。

    等到简水澜将黑森林蛋糕吃完,又接着吃抹茶蛋糕的时候,薛长轩问她,“顾总对你好吗?”

    想必是挺好的,否则也不会寻找了她整整四年,找到她之后便来了淮城这么长时日。

    心底其实很嫉妒那个男人的,从小就高高在上的姿态,到了现在,上天似乎还一直都眷顾着他。

    给了他所有完美的一切,还给了他最好的女人,而且还为他生了个孩子。

    反倒是他薛长轩虽然谈不上碌碌无为,但始终与他似乎还差了个距离。

    就是他的所爱,如今也成为别人家的妻子。

    顾琉笙对她好吗?

    顾琉笙对她自然是很好的,想到这里,简水澜点头。

    “很好!”

    一句很好,粉碎了薛长轩心底微弱的希望,他掩藏了自己的情绪,轻轻颔首,“希望他能够珍惜你这么好的女人!”

    两人又聊了些时候,期间大都是简水澜默默地听着,偶尔回上几句。

    薛长轩说了很多的话,他公司的现状,这几年来感情方面也一直都是空白,还有关于顾家的一些现状。

    两人坐了些时候,简水澜并没有留下来太久,就说要走,薛长轩付了账朝着她走来,不由分说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东西有些重,我送你回去。”

    简水澜也没拒绝,那一袋子东西确实挺沉的,两人慢慢地走在别墅区的道路上,薛长轩希望送她回去的道路再长一些,再远一些,能够就这样陪着她一路走下去。

    十分钟不到的路,一下子就走完了,薛长轩心里有些失落,恨不得这一条路走不到尽头。

    简水澜接过他手里的大袋子,“谢谢你了,这个时间点我就不请你进去了,我一会儿还要去接小昕,再见。”

    薛长轩点头,“好,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都可以给我电话,凡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就不会推脱。水澜,再见了!”

    他很快转身离去,等走了好几步的时候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回头去看,简水澜已经打开了大门,朝着里面走去,轻轻地将大门掩上,目光再不见她的身影。

    那两扇大门紧紧合上,薛长轩突然又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又离他很远很远了。

    或者从来就没有近过,他深呼吸了口气,又觉得其实这样的现状也挺好的。

    最起码能够这样与她面对面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说话,再不是以往她对他的冷嘲热讽。

    目光落在那一面墙上,郁郁葱葱的爬满了叶子,墙上还开了几朵不知名的花朵。

    “舍不得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俏的声音,语气里都是嘲讽。

    薛长轩回头一看,见着那张熟悉的脸庞,然而他的眉头却是紧紧地蹙起,冷冷地瞥了一眼对方。

    “沈蓉蓉,你要是敢动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扔下这话,薛长轩很快转身离开。

    沈蓉蓉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很快又将目光落在紧闭的大门上,嘲讽一笑。

    **

    将简昕接回来,简水澜就到了厨房开始忙碌。

    简昕知道简水澜给他的那一袋子礼物是薛长轩送给他的,就没了去看的兴致,他才不稀罕那个想要跟他抢夺妈妈的表叔送的礼物呢!

    等他爸爸回来,他就去告状,让他爸爸狠狠地教训表叔!

    他才不要什么表叔,他有顾叔叔和木叔叔就够了!

    他搬出顾琉笙送给他的大型积木,自己窝在角落里搭建房子。

    顾琉笙会议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完成沉了下来,他第一个离开了会议室。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平常这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开始吃饭了。

    他取出手机正打算给简水澜打个电话的时候,一条信息进来,索性就先打开了信息,是一封邮件。

    看到标题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他很快打开邮箱下载了里面的内容。

    下载完毕,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一张脸彻底地黑了下来,一双眼睛透露出寒意。

    照片上,简水澜穿着今天与他送简昕上学时的衣服,正与薛长轩在咖啡厅里面。

    若只是喝咖啡也就算了,可是有几张不知道是角度缘故还是怎么的,照片上薛长轩俯身似乎在亲吻简水澜的面颊一样。

    之后又是张简水澜看着对面的男人,笑得一双眼睛都弯了起来的照片。

    以他对简水澜的了解,她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特别对方还是薛长轩。

    他从不将薛长轩视为对手,因为这个人从来就不在局内。

    他现在倒是想知道这照片到底是谁发过来的,甚至发这些照片的用意。

    是想要让他对简水澜失望,最后舍弃了这个女人吗?

    想要拆散他与简水澜的,在淮城大概也就那么两三个吧!

    一个应寒,但是应寒没必要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一个薛长轩,薛长轩还真有这样的嫌疑,毕竟前几年他就突然跟改邪归正了一样。

    在简水澜的面前,尽量不去碰让她反感的话题,甚至还成功谈下了合作,让简水澜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

    甚至之前还来了他们家,谁知道会不会用些手段?

    而且很明显的,下午简水澜回去之后,与薛长轩见了面。

    一个沈蓉蓉,那个没脑子的女人,还真能做出这些事情来!

    以为任凭几张照片,他就会去质问简水澜吗?

    真是可笑!

    但不管是谁,让他查出来绝对不会放过!

    他不允许有人在他们的感情当中搞破坏!

    虽然只是一部手机,但里面顾琉笙给自己安装了不少的东西,他虽然是顾氏集团的管理者,但是年少的时候很喜欢互联网,这一方面的技术娴熟,甚至不亚于优秀的黑客。

    以往遇上这样的事情,他都喜欢交代给宋微去处理,但现在他不介意自己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