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这个女人狠起来的话,怕是不简单
    五分钟之后,就查到了对方的ip,是一家网吧的地址,而这个邮箱还是刚刚申请的。

    退出程序之后,顾琉笙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起。

    “会议刚结束,我半个小时之后到家,要是饿了,你跟小昕先吃饭,不用等我回去。”

    “晚饭还没准备好,你”

    那边顿了下,又说,“不需要着急。”

    说这话的时候,简水澜正与简昕面对面坐着,餐桌上摆放了还冒着热气的食物。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朝着外头走去,司机在门口已经等了些时候,顾琉笙冷沉着脸走去。

    上了车后,因为对方的低气压,司机开得都有些提心吊胆的,就是呼吸都小心翼翼。

    顾琉笙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继续开始调查当天这个时间段网吧里的监控。

    简水澜看着对面规规矩矩坐着的简昕,一脸的严肃。

    “一会儿你顾叔叔回来,不许跟你顾叔叔说我们在等他回来吃饭,知道吗?”她才不要给顾琉笙这么大的面子呢!

    “可我们现在就是在等顾叔叔回来吃饭啊,妈妈,你在教我说谎?”简昕皱着眉头看她。

    “不是在教你说谎,而是”

    简水澜绞尽脑汁地想理由,“你要是直接说了我们在等他回来,妈妈这、这脸皮薄,搁不住,明白了吗?当然了,小朋友是不能说谎的,今天妈妈允许你说这一次的谎,以后都不会了,好不好?”

    简昕似懂非懂地点头,“我知道了,我听妈妈的话。一会儿顾叔叔回来了,就说妈妈刚炒好的菜!”

    不过简昕觉得晚点儿他顾叔叔回来,看到这些菜都快要凉掉了,会相信这些菜是刚刚烧好的吗?

    算了算了,大人喜欢玩,他陪他们玩就是!

    顾琉笙一直到下车的时候脸色还是阴沉着的,一直到按门铃的时候,才努力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让自己的表情尽量看起来自然,唇角也微微扬起一抹浅笑。

    夫妻之间贵在信任,他自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就去责备简水澜,只是她私下见了薛长轩一事,还是让他有些不爽,这个薛长轩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还是他觉得这几年薛家的发展,已经让他顾琉笙动不了?

    他倒是不介意动他看看!

    听到门铃声,简水澜让简昕好好坐着,自己便朝着院子的方向走去。

    简昕等到简水澜不见了身影之后,抓了一块烤鸡翅啃了一口,都有些凉了。

    门很快打开,顾琉笙一进门就直接将她搂在了怀里,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口。

    “可想死我了,下午的时候才发现一刻都离开不了你,以后上班是不是都要将你带在身边?”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和亲吻,简水澜有些不知所措地想要躲避,对方确实实实在在地不让她有丝毫退避的可能。

    听到顾琉笙的话,简水澜推了推他的身子,与他隔开一些距离。

    “大门口呢,你有病!”

    这虽然是别墅区,冷清一些,但偶尔还是会有人来往,万一被看到了!

    “不是大门口就可以这样亲密?”

    顾琉笙笑了起来,看到她的耳朵逐渐泛红,格外可爱。

    顾琉笙带着她进了门,将大门关上,想到里面还有小昕的存在,于是拉着她在院子里又亲热了一番,直到两人都气喘加重这才放过了她。

    拉着她的手朝着里面走去,似是不经意地问起,“下午都在家里画画吗?你忙了这么多天了,要是画好了,我带你出去玩!”

    “画好了,会清闲几天。”

    她想着去见薛长轩的事情还是别跟他说了,这家伙最能吃醋。

    听到她直接避开了前面的问题,顾琉笙的眼里闪了下,但没有再多说。

    餐厅里,简昕都啃了两根鸡翅了也不见他们过来,不过还是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

    听到脚步声传来的时候,很快抬眼望去,就见着两人手牵手走了过来。

    顾叔叔,你回来啦!简昕惊喜地大喊出声,他等了这么久,都等饿了。

    走到客厅之后,顾琉笙才松开简水澜的手,朝着简昕走去,将他抱了起来。

    “宝贝儿子,爸爸今天比较忙没有去接你,不生气?”

    简昕搂着他的脖子,“不生气,你要赚钱养家,顾叔叔,小昕肚子饿了,咱们吃饭!”

    顾琉笙这才将目光落在丰盛的晚餐上,那些菜已经没了热气,看来等他有些时候了。

    他的眸光逐渐温柔了下来,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想着等他一起吃饭,还嘴硬不承认!

    简水澜盛了三碗米饭过来,就听到简昕的控诉。

    “妈妈,汤都凉了!”

    这臭小子能别说出来吗?

    简水澜怒瞪了他一眼,顾琉笙端着锅起身,“我会去热一下汤。”

    简水澜看到顾琉笙走远了,又瞪了一眼简昕,“不是跟你说了”

    简昕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又没说我们等顾叔叔回来吃饭,汤真的凉了!妈妈笨!”

    好吧,她是真的笨了,忘记趁刚才他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将菜再热上一遍,她端起一盘鱼。

    “你等着,要是饿了,就先吃米饭!”

    厨房里,顾琉笙正在热汤,看到他端着盘鱼进来,不禁露出一笑。

    “等我回来吃饭?不是说了还在烧菜吗?”他端过她手里的盘子,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就喜欢口是心非!”

    简水澜没说什么,又出去端了几样冷掉的菜进来。

    二十分钟之后,所有的菜又热了一遍,两道青菜因为热过,所以没有之前绿油油的样子。

    简昕却吃得极为满足,他最喜欢一家三口一块儿吃饭的时候了,如果木叔叔在那更好了!

    简水澜看着吃得满足的父子俩,心里也有些柔软,突然想着这样一直过下去挺好的。

    她默默地给简昕夹了一块红烧肉,想了想又给顾琉笙夹了一块。

    那一大块红烧肉放到他的碗里的时候,顾琉笙停下了动作,连咀嚼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还是他死皮赖脸待在这里这么长时日里,简水澜第一次主动给他夹菜,顾琉笙目光灼灼地盯着旁边的女人,心里都是感动。

    低头浅笑了下,夹起那一块红烧肉,认真地品尝着。

    似乎舍不得吃完,一块红烧肉配了大半碗的米饭,简水澜看他吃得这么可怜白了他一眼,又往他的碗里夹了菜。

    “平日不是挺能吃的,今天这菜不符合你的胃口吗?嫌弃我厨艺?”

    “当然不是!”

    顾琉笙哪儿敢嫌弃她,况且她的厨艺比起四年多以前更是好了许多,他看着碗里又多出来的菜,脸上的笑容加深。

    “就是太感动了,你突然给我夹菜!”

    简昕也很赞同,“妈妈烧的菜我都爱吃,不过顾叔叔烧的菜我也爱吃!”

    “赶紧吃吧,天气冷,一会儿又该凉了!”说着又给他们两人夹了菜。

    一句话让他们父子两人吃饭的速度都快了许多,简水澜见他们如此,笑了下。

    这一顿晚饭,一家三口竟然将桌上的菜全都消灭干净,就是汤也喝得一滴不剩。

    饭后,简昕自己跑去玩积木,简水澜在客厅里看电视,顾琉笙将碗筷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刷碗之后,他又将厨房也清理了一遍,这才脱下了手套清洗双手,想起他回来的路上查出来的消息,想着怎么跟简水澜开口。

    想到她隐瞒了下午与薛长轩见面的事情,他心里就有些不舒坦,难道还不够相信他?

    边想着,人已经走到了客厅,一旁堆积木的简昕很快出声,“顾叔叔,陪我玩!”

    顾琉笙走了过去,取了一块积木搭上,才说,“你先自己玩,爸爸跟你妈妈有些话说。”

    “哦!”简昕乖巧地点头。

    他朝着简水澜走去,想了想拉住了她的手。

    “回房,我给你看点儿东西!”

    “什么东西不能在这边看?”

    她才不会上当,这个男人让她去房间,说不定想做点什么。

    “为了小昕的身心健康,这事情关乎薛长轩!”

    一提到薛长轩,简水澜就有些心虚,难不成他知道了她下午去见薛长轩的事情?

    而后又很快否认了这样的想法,他一整个下午都在开会,怎么会知道她下午的事情。

    她起身,随着他回了房,房门一关上,简昕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一扇紧闭的房门上。

    什么东西不能给他看,关乎薛长轩?

    薛长轩

    就是那想要抢他妈妈的表叔?

    一回房,顾琉笙将手机上下载的那些照片打开给她看,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简水澜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冷意,“你让人跟踪我?”

    顾琉笙将她拉到了柔软的沙发上入座,看到她泛冷的目光时,还笑了下。

    “咱们心平气和地谈这事情,我没有让人跟踪你,而是会议之后收到了这些照片,我也相信你不会跟薛长轩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只是想要问你我回来的时候问你下午是不是出去了,为什么不跟我坦白你去见薛长轩了?如果不是有了之前的教训,我真怕自己会怀疑,知道吗?”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妻子去见别的男人,还被拍到了这样的照片,虽然这些更多是借位。

    简水澜将照片往后翻,看到最后一张俯下身的薛长轩似乎在亲吻他的脸的时候,冷笑了声,“这人倒是会找角度,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会!”

    不过顾琉笙愿意这么跟他坦白,也说明了是相信她的,于是她也选择了坦白,“我下午确实是去见了薛长轩,他给我电话明天就要回去燕城,打算见一面,与他虽然谈不上朋友,但也有过合作关系,所以就去了附近的那一家咖啡厅里,不过这些照片是借位而成,我与他不至于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突然想起薛长轩送礼物的时候,突然起身之前,似乎还朝着外头看了一眼,会不会是她多心了?

    “那为何不跟我坦白见他的事情?”

    他自然不相信简水澜会让薛长轩有这样的机会。

    她将手机还给了顾琉笙,顺带白了他一眼。

    “我没告诉你是因为你太能吃醋了,据说薛长轩多吃来这边找我,你都直接拒见,我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她也没想到会被人跟踪,并且拍了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照片,这事情过往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得到她的解释,顾琉笙也好受了许多,终于露出一丝浅笑。

    “以后见谁都别瞒着我,我也不是那么那么小气与霸道,不会阻止你去交友,但是薛长轩对你心怀不轨!”

    他又将打开了一段自己截下来的监控视频,递给她看。

    “这事情我已经查出来了,是沈蓉蓉做的,我顺着对方发给我的邮箱查到了ip地址,也找到了这一段监控,这事情我来处理!”

    简水澜接过手机,看到了一段有些模糊的监控视频,但是对方那张与她相似的脸,一眼就能瞧出是沈蓉蓉,看到她之后,简水澜冷笑。

    “这个女人这么多年了,手段还是如此低劣!”

    当初也算是顾夫人选出来的人,没想到这手段还没有顾夫人的十分之一。

    顾琉笙取回手机,想到沈家的现状,看来教训还不大,这个女人现在竟然还动到他的头上来,顾琉笙冷笑了声,眼里都是寒意。

    “这段时间你跟小昕都要注意安全,没什么事情就别独自出门,这个女人狠起来的话怕是不简单。”

    如果是以前,简水澜还不害怕,但是现在多了个简昕

    她轻轻点头,想着一会儿要跟简昕好好交代一番,想起沈蓉蓉的目的朝他冷哼了声。

    “这回事情还都怪你,要不是你这么招蜂引蝶,沈蓉蓉会如此针对我吗?”

    顾琉笙倒是无辜了,“从头到尾我可没有招惹过她,我长得太好,能有什么办法!”

    “反正我不管,都是因为你!要不”

    她建议,“你回去燕城吧,这样她估计能转移目标了!要是以前我还不害怕,可是现在多了小昕,我不得不防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