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老婆,你今晚是不是舍不得我走?
    “想趁此机会赶我走?”

    顾琉笙一下子就将她扑到了沙发上,“想都别想!”

    两人的身躯紧紧地贴靠一起,简水澜看到他突然这么强势起来,双手抵在他的胸口。

    “我只是担心你在这边沈蓉蓉也会留在这里,到时候我是不怕她的,可是小昕怎么办?一个女人要是发起疯来,那可是很可怕的,特别是沈蓉蓉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

    “那你以为我离开了,她就将目标转移?这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别担心!我一会儿出去一趟,你跟小昕都先早点儿睡觉,不用给我留门,我自己带钥匙,至于你这房间里的房门,你就反锁了,反正我带上钥匙就是。”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一直朝着胸口的地方,突然被简水澜给握住。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平日里顾琉笙还真很少这么晚了还出门。

    “有点儿事情要出去办,老婆,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

    他笑了起来,觉得今晚上都是惊喜,这个女人心里明明是有他的,却一直不肯承认。

    “谁舍不得你了,既然要走还不快点儿!起开!”她推了推他的身子。

    顾琉笙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这才离开了她的身子,顺带威胁。

    “早点儿睡,若是我回来还看到你躺着玩手机,今晚上非将你给办了,到时候别找我哭鼻子,没用!”

    顾琉笙出门了,留下简水澜依旧坐在沙发上,想到他的威胁,气得恨恨地捶了下沙发。

    这个男人,谁给他的胆子,竟然想着将她给办了!

    看到简昕还在玩积木,顾琉笙走了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爸爸有事情出门一趟,你在家里好好陪着妈妈,晚上早点儿睡觉,记得别让你妈妈躺着玩手机,知道吗?”

    “顾叔叔,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要去多久?”简昕明显有着不舍。

    “工作上的事情,晚上会回来的,不过你要早点儿睡觉,明天早上爸爸还送你去学校。”

    简昕听到他晚上还回来,明显地情绪就变好了。

    “好,顾叔叔你要早点儿回来,妈妈会想你的,妈妈嘴里不说,但是我偷偷告诉你!”

    他看了一眼那一扇紧闭的房门,放轻了声音,“妈妈晚上等你回来吃饭,等了半个多小时呢,我都饿了,妈妈还是坚持要等你!”

    听到这话,顾琉笙眉开眼笑,平日里的冷漠此时全都消融,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口是心非。

    **

    顾琉笙约了沈驰,这让沈驰大感意外,也有些受宠若惊。

    毕竟之前想要见他一面,都那么困难,可是现在顾琉笙却亲自找上他了。

    不过电话里听到对方冷沉的声音时,沈驰还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这几天他忙得焦头烂额,小叔叔落马之后,沈家的生意更是做不下去。

    之前与他们沈家有些交情的,都担心惹祸上身,对他们沈家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这一段时日,生意上一落千丈,老爷子更是急得都病倒了。

    一想到沈蓉蓉如此态度,现在更是连他的电话都不接,而家里依旧将沈蓉蓉宠得跟个小公主一样。

    但其实沈蓉蓉这几天也不怎么好过,破天荒地竟然被她父亲在电话里训了几句,当即委屈得不行。

    要知道她自小要什么有什么,加上她是爷爷这一脉唯一的孙女儿,哪个长辈不是将她疼着宠着,他父亲更是时常以她引以为傲,可这一次因为家里的生意将她骂了一顿。

    顾琉笙约了沈驰在茶馆的包间里见面,这个时候其实更多人喜欢去酒吧之类的场所。

    不过顾琉笙不想回去的时候一身酒气,让简水澜嫌弃,所以来到了茶馆,自己要了一杯热牛奶,他可不想这么晚了还喝茶,回去睡不着觉,还得吵了简水澜的睡眠。

    没等上五分钟,沈驰就匆匆来了。

    从他居住的酒店过来,看得出来接到顾琉笙的电话之后,就立即赶来了。

    看到里面的男人,沈驰大步走了进去。

    “顾总,让你久等了!”

    顾琉笙没有应他,喝了一口热牛奶,沈驰看到他杯子里的牛奶,唇角一抽。

    这男人喊他来茶馆,结果自己倒是喝起了牛奶,不过现在有求于对方,沈驰自然不敢有意见。

    他在对面的位置上入座,问他,“顾总还需要喝点儿什么吗?”

    “不用了,点你自己的就好!”他抬眸瞥了一眼对方。

    沈驰喊来了外头的服务员,点了一壶乌龙茶,又点了几样茶点。

    没一会儿就就全都送来了,烟雾袅袅,带着一丝丝茶的香醇的味道。

    见顾琉笙沉默着,沈驰只好自己先开口,“不知道顾总找我出来有什么吩咐,如果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完成。沈蓉蓉之前做的事情确实不厚道,不过沈蓉蓉自幼在沈家长辈与兄长们的疼爱下长大,没想到被纵容成为这样的性子。

    对顾总与顾少夫人所做的事情,实在感到很抱歉,也是我这个兄长没有做好。在此,沈某特向顾总道歉。”

    顾琉笙将杯子放下,伸长了腿,慵懒地看着对方。

    “刚才给你发了一封邮件,你去看看!”

    沈驰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邮箱,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他若是想知道点儿什么,也不奇怪。

    当即拿起自己的手机登陆了邮箱,果然看到十分钟之前收到了一封邮件。

    看了一眼对方的账号,是顾琉笙名字拼音,他很快打开,而后下载了文件包。

    打开文件包,他看到几张截图,越看脸色越是凝重,还有不解。

    但是看到一张截图的ip地址,还有另一段视频监控的时候,立即明显顾琉笙找他出来的意思,视频监控里出现沈蓉蓉现在的脸,也足以证明这事情是沈蓉蓉所为。

    顾琉笙冷哼,“跟踪我老婆,还拍了这样容易让人引起误会的照片,沈驰,你们是觉得之前的教训还不够?”

    前几天接到他爷爷的电话,虽然因为几年前沈蓉蓉在顾家出事之后,两家老人的来往已经不如当年亲厚。

    但毕竟是认识多年的好友,有些事情也不好做得太绝了。

    所以沈家老爷子就给顾老爷子打了电话,希望顾家放沈家一条生路。

    他本来也是想给沈家一条生路的,只要沈家不作死,但是沈蓉蓉却如此愚蠢。

    沈驰的脸色也很难看,没想到沈蓉蓉竟然如此愚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若是顾总对顾少夫人不够信任,那么定然要误会了自己的妻子,她以为这样自己就能够得到好处?

    “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一定给顾总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爷爷既然已经给我爷爷电话,两位老人结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愿意看到我爷爷为难,但是你们沈家若是再如此不厚道,沈驰,你们沈家就等着从湘城消失吧!”

    湘城首富又能如此?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他让宋微动了下手脚而已,沈家就已经乱成一团。

    沈驰的心一颤,他知道顾琉笙并非玩笑话,今天能出来提醒他,完全是因为两位老人的交情。

    如今他爷爷为了沈家的事情还急火攻心病倒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去。

    “我明白了,天一亮,我立即带沈蓉蓉回去,一定不会让她再出现在你们面前,至于整容的事情,我也会安排去做,此事给你们夫妻添麻烦了!”

    沈驰起身,朝着他深深鞠躬。

    “希望说到做到,顾沈两家的关系,怕是只能到老爷子这一辈了!”

    顾琉笙没有再多说什么,让人过来结了账,他很快起身离开,这个时候,简水澜应该还没有睡下吧!

    顾琉笙走后,沈驰留了下来,抽了一根烟,这才打了沈蓉蓉的电话,然而一直没有接听。

    他只好开车来到了沈蓉蓉居住的酒店,按响了门铃。

    里面一直没有人过来开门,沈驰只好去问了前台,才知道沈蓉蓉尚未回来。

    他就留在大厅里等候,这一等,到了11点之后,才看到浓妆艳抹的沈蓉蓉走了进来。

    说实话,那张脸脂粉不施的时候还挺秀气漂亮,可是一旦上了这么浓艳的妆容就俗气了。

    他很快起身,朝着沈蓉蓉走去,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

    沈蓉蓉刚从酒吧回来,整个人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酒气,眼里也有几分的醉意。

    看到对方是沈驰,冷哼了声,甩开了他的手。

    “人来人往的,驰哥哥,你想做什么?”

    “沈蓉蓉,你是不是蠢透了?你以为任凭你的几张照片,顾总就会误会顾少夫人吗?我看你平日里还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如此愚蠢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沈蓉蓉心中一跳,难道沈驰跟踪她?

    但很快她嗤笑了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么晚了,我要回房睡了,不送!”

    沈驰很快跟了上去,跟着她进了电梯,跟着她回到了房间。

    沈蓉蓉看到他竟然跟着来到了房间,冷笑了声,“驰哥哥,你我虽然是堂兄妹的关系,但毕竟男女有别,这么晚了,你在我的房间里似乎不大适合吧,不想弄出些误会让你身败名裂,就请出去!”

    此时的沈驰对她是满心的失望,他取出从邮件上下载的图片与视频递给沈蓉蓉。

    沈蓉蓉原本是不接的,但是又有些好奇,还是接了过去。

    打开那一段视频的时候,看到她在网吧的那张脸时,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视频并不长,短短几秒。

    看完之后,沈蓉蓉朝着沈驰望去,眼里都是厉色,“你跟踪我?”

    “你再看看后面的照片,便会明白怎么回事了!”沈驰冷哼了声。

    如果他知道沈蓉蓉做这些事情,他一定极力阻止,沈家短短几日就已经遭受重创,全都是因为她的愚蠢!

    后面是几张照片,但是当沈蓉蓉往下翻的时候,一张脸瞬间煞白,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这些照片并不陌生,因为出自她的手,天黑的时候,她去过一趟网吧将这些照片全都发送到顾琉笙的邮箱,除此之外,并没有发送给别人,如今沈驰有这些照片,说明了

    顾琉笙是知道这些事情的,甚至还是他告知沈驰!

    她没想到自己几个小时之前才做过的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出来。

    “他找过你?”

    早知道这么快暴露出来,这事情她就不应该亲自去做。

    沈驰冷哼,“沈蓉蓉,事到如今,若不是看在咱们爷爷跟顾爷爷是旧识,他不会让我来找你,而是直接将你处理了,他这是给顾爷爷面子,给咱们爷爷面子,你明白了吗?”

    沈蓉蓉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那你打算怎么样?这事情是我做,可你们又能拿我如何?”

    她朝着沙发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高傲地抬起了下巴看向沈驰。

    “马上跟我回去燕城,将你这张脸整回来,往后你与顾家断绝一切关系,否则沈家难逃一劫。

    沈蓉蓉,沈家如此下场,全都是因为你,如今这么多长辈为了你的事情如此操劳,你当真以为你沈蓉蓉是个女孩子,他们就真会无条件地宠着你吗?”

    说到这里,沈驰冷哼了声,看着她愚不可及的模样,又说,“他们宠你、疼你,不过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能力,但一旦你触及了所有人的利益,第一个被牺牲的就是你。

    趁现在尚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马上跟我回去燕城,你的父母再纵容你,也绝对不会允许因为你,而让沈家没落!”

    “沈家没落是因为我?怎么不说你们无能呢?”

    沈蓉蓉嗤笑,又说,“你是不是还想着说等我回去燕城,还要我去整容?沈驰,我告诉你,想要让我整容,那是不可能的!”

    这一张脸,她是要定了,虽然极为讨厌简水澜,甚至恨她,可是顾琉笙喜欢这张脸啊!

    这个时候她倒是精明了!

    沈驰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走,很快帮她收拾东西,沈蓉蓉见此,很快上前阻止,一把抢过被他拿在手里的包。

    “沈驰,你想要做什么?”

    “想要拯救你,拯救沈家,马上跟我回去湘城,往后别妄想踏入燕城与淮城!”

    沈蓉蓉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顾家是了不起,可是我们沈家非要如此吗?”

    “那是因为你现在不明白沈家的状况,沈蓉蓉,你再如此执迷不悟下去,不用几天沈家面临的就是破产,破产你应该懂了吧!”

    沈驰嘲讽地看着她,“等到那一天,你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湘城第一名媛,你住不了这样一晚几万块的酒店,穿不上名牌,你只会落魄得跟甚至连一日三餐都吃不饱,你看过云家了吗?云家破产之后,云盛的生活你明白吗?”

    从头开始,顾家就是他们沈家得罪不了的人,偏偏这个沈蓉蓉如此愚蠢。

    真以为自己当初有点儿姿色加上年轻,顾琉笙就会看上她,成日里做着顾少夫人的白日梦!

    住不了高贵的地方,穿不了名牌,山珍海味也会远离她

    沈蓉蓉向来挥霍惯了,任何东西都要用最好的,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样的日子

    她不懂什么是贫穷,更不可能去过贫穷的生活。

    可是让她放手,她不甘心,这么多年,她的梦想就是得到那个男人,那个她看上一眼就喜欢上的男人。

    除此之外,旁人再优秀也入不了她的眼。

    况且得到顾琉笙,将来她要什么有什么,别说湘城第一名媛,第一夫人她都能够得到,那样的生活,才是属于她沈蓉蓉的!

    沈蓉蓉护着自己的包后退了几步,“沈驰,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要留在这里!”

    而此时,沈蓉蓉的手机突然响起,她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她父亲打来的。

    想到昨天才被他臭骂了一顿,沈蓉蓉更是觉得委屈不堪,眼里都泛红了起来。

    沈驰也看到了来电显示,冷笑了声,“你爸爸电话过来了,怎么不接?”

    沈蓉蓉直接掐断,顺便将手机关机重新扔回包里,骄傲地看向沈驰。

    “我下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沈驰你走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当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继续呆在这里,沈家就被你玩完了!沈蓉蓉,你若是想要最后一无所有,就请你继续做下去,别拖累了我们,可是现在你已经拖累到了沈家!”

    如果不是顾琉笙下了最后的通告,他也懒得理会这个无可救药的女人!

    沈驰继续整理她的东西,但是沈蓉蓉来这边已经有一段时日,东西有不少,一下子也不可能全部取走。

    索性东西都不要了,直接拉上了沈蓉蓉的手,将她朝着往她拖去。

    沈蓉蓉再不愿意走,可是沈驰人高马大的,她哪儿是他的对手,没两下就被她拽到了外头,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见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被他带回去的,沈蓉蓉着急起来。

    她一边拉扯着沈驰的手,一边骂他,“沈驰,你有病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是我的自由,凭什么不让我回去,沈家生意不行,是你们没有能力,凭什么都要怪我头上来?”

    “沈驰,你给我放手,放手,你拽疼我了!沈驰,你别太过分了!”

    然而,沈驰不为所动,紧紧地拽住了她的手将她朝着电梯的方向拖去。

    一直到电梯紧闭起来,沈蓉蓉想要喊救命,可是电梯里面就他们两个人。

    她红着眼眶看他,“沈驰,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你是谁?”

    “如今顾家全部看在爷爷与顾爷爷是旧识的份上,一旦再有个差错,不是我们沈家能够承受得了的,沈蓉蓉,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豆腐渣吗?”

    他说了这么多,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沈驰有些不明白她的脑回路,还有她的三观,好好的姑娘家,为什么喜欢当小三!

    如果顾琉笙未婚,她喜欢他,那也没什么,可如今顾琉笙已婚,还有了儿子,她还去凑什么热闹?

    她父母到底是怎么给她教育她的,竟然三观扭曲成如此模样。

    电梯里,沈蓉蓉的手依旧被沈驰紧紧地抓在手里,她恨恨地看着他。

    “我一定有办法让顾琉笙娶我的,沈驰,你等着看,如果有一天我成为顾少夫人的身份,你就等着来求我!”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你就少白日做梦!沈家祖坟没这么快冒青烟,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第一名媛你都要保不住了,你还妄想着顾少夫人的身份!”

    没有感情,她就算当上了顾少夫人,那也不过是苦一辈子,这些女人当真以为荣华富贵是不用代价的?

    沈蓉蓉冷笑,没有再理会沈驰,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来,首先她要留在淮城,然后开始部署。

    最好手里有什么可威胁顾琉笙或是简水澜的,这样顾少夫人的位置就能信手拈来。

    很快电梯就在一楼的地方停了下来,沈驰直接将沈蓉蓉拽了出去。

    “别想耍花样!”

    这一句话刚落下,沈蓉蓉看着不少人要进电梯,立即尖锐地出声,“救命啊!有人耍流氓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快放开我,臭流氓!救命啊——救命啊——”

    沈驰没想到沈蓉蓉会突然如此大喊救命,等电梯的人不少,他很快就要解释,几个女人就提着包朝着他砸了过来。

    还有人很快出声,“这位小姐不用害怕,我们马上报警处理!”

    “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竟然是个臭流氓,姐妹们,我们打!”

    沈驰无力招架,被那些女人用包砸了几下,还不知道被谁用指甲在脸上挠了好几下,他疼得手一松。

    沈蓉蓉看此机会,得到自由之后,很快朝着外头跑去。

    而沈驰还被一群女人围攻着,眼看沈蓉蓉跑了出去,沈驰一阵无力,想着一会儿能不能追上,他连忙解释,“你们误会了,那是我堂妹,精神病患者,这么跑出去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住手,快住手,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砰——”

    也不知道谁的包直接砸在了沈驰的脑门上,沈驰觉得整个人有些眩晕,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一群女人看到他被砸晕了过去,这才停止了暴力。

    没过多久,警察就来了,一群女人指控沈驰是流氓,警察直接将昏迷不醒的沈驰,带上了警车。

    **

    将简昕送到了学校,回去的路上,简水澜想着要不要让应寒派个人暗中保护简昕的安全。

    于是便将这事情跟顾琉笙提了,这事情顾琉笙昨天也想到了。

    “我已经联系了鬼门关,并且指定朗月,朗月目前有些事情,但是午后就会过来。”

    鬼门关的人,朗月之前他就请过,虽然也有过差错,但是朗月的武功在鬼门关排第二,而且懂得隐藏自己,没有人比她更适合。

    朗月

    简水澜想起那个在她身边贴身保护很长一段时间的女人,对她倒是放心。

    “也好,沈蓉蓉的事情尚未消停,等她的事情解决了,危险也能解除!”

    不过就算走了一个沈蓉蓉,将来是不是还会有别人,那也说不准!

    她想到燕城那边的现状,其实她并不想带着简昕回去,顾夫人对顾琉笙都能痛下杀手。

    万一到时候以简昕作为威胁呢?她想想都觉得害怕!

    顾琉笙边注意着路况,便道,“放心,昨晚上我已经跟沈驰谈过了,看在爷爷与沈家老爷子多年朋友的份上,我卖给沈家一个面子,只要他们将沈蓉蓉带走,并且让她将那张脸给整了,对于沈家我可以收手,放他们一马。”

    否则沈家绝对承受不住他的报复,不过这几天也足够他们损失惨重了,特别是沈老爷子的小儿子落马,对于沈家就是个严厉的打击。

    简水澜也觉得沈蓉蓉脑残得厉害,好好的湘城首富千金,偏偏有她这么作死的性子。

    不过湘城首富短短几日就在顾琉笙有意的报复中乱成一团,简水澜也能看出顾琉笙在燕城的位置,怕是比往日还要稳固了,这个男人这几年带领着顾家集团又上升了几个台阶。

    “家里的菜快吃完了,去附近的超市再购买一些吧!”简水澜建议。

    顾琉笙想到冰箱的菜确实不多了,很快点头。

    “好!”

    一进了超市,顾琉笙推着购物车,简水澜一路跟在他的身边,目光落在看着架子上的零食。

    见此,顾琉笙忍不住一笑,都已经当妈妈了,她还是这么喜欢零食。

    一如当初,一到超市,她就先开始看她喜欢吃的零食,不过到最后好几样都被他放回去。

    她的很多习惯都一如当初,没有改变,顾琉笙觉得特别美好。

    一盒薯片被放了进去,顾琉笙看了一眼觉得这东西不好,又放回了架子上。

    “想吃的话,回家我炸给你吃,这东西添加了不少东西,咱们别买了。”

    “我就喜欢这个味道,你能炸得出来吗?”

    简水澜哼了声,又从架子上取过来放到购物车里,什么东西都想自己动手,这个男人的毛病还真不少!

    顾琉笙只好随了她去,反正等拿回家,他看不爽的再扔,然而简水澜似乎知道他心里所想,很快出声,“我警告你,回去之后你要是敢扔我的零食,我一定将你扔出去!”

    顾琉笙无奈一笑,怜爱地揉了揉她透软的头发。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这东西真不好!”

    “偶尔吃一盒会死人吗?”简水澜反问他。

    她都吃了多少,也没见哪儿不好。

    被她这么一噎,顾琉笙笑得无奈,“别吃太多了,我回去学,一定能炸出你喜欢吃的!”

    他天资聪颖,只要想学,还真没有他学不来的东西。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又从架子上拿了几包喜欢吃的零食,还给简昕买了两盒儿童饼干。

    还没开始买菜,零食就已经拿了半车,顾琉笙摇头一笑,拉着她的手朝着蔬菜区域走去。

    两人买了一大堆的东西,都放在车子后备箱里,难得出来,顾琉笙也没想这么快回去,拉着简水澜去逛商场。

    “好久没一起出来买衣服了,正好要过冬了,我在这边也没有冬衣。”

    简水澜一想也是,顾琉笙在这边确实都是夏装与秋装居多,一件大衣也没有。

    不过转念一想,“你该不会还想在淮城过冬吧!”

    她都来淮城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去?

    顾琉笙牵着她的手在掌心里把玩,觉得她的手还是如当初一样,小小的软软的,握在掌心里特别舒服,听她这么问,不禁一笑。

    “不在淮城过冬,你让我去哪儿过冬?我说过你们母子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现在眼里心里只有你们母子,离开你们怕是要活不下去了。”

    再说,他还真不放心将他们母子放在淮城,一个应寒足够让他如临大敌。

    这个男人说起甜言蜜语真是可怕!

    简水澜不理会他,抽回了自己的手。

    “离我远点!”

    掌心里突然一空,顾琉笙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跟上了她的步子,拉住了她的小手。

    “你的心里分明是有我的,就连小昕都看得出来,你还要死不承认?”

    “别胡说八道,还有别带坏我儿子!”

    “那也是我的儿子!”

    路过一家男装,顾琉笙便说,“走吧,进去看看!”

    “你不是都喜欢穿订制的衣服吗?”

    顾琉笙笑道,“我喜欢穿你给我买的衣服,所以今天的衣服麻烦你付账了!”

    两人正要进去,简水澜的手机突然响起,她从包里取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眉头蹙起。

    黄老师,也就是负责简昕他们班的老师,这个时候给她电话,是简昕跟同学打架了吗?

    她很快接起,然而听到黄老师的话时,简水澜的脸色突然煞白一片。

    顾琉笙也看到了简水澜的脸色变得苍白,眼里带着恐慌,很快接过她的手机,沉着声音,“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上一遍!”

    他一手接着手机,另一手紧紧地握住她突然冰冷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