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顾琉笙,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要出现
    “我们马上过去!”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看到简水澜苍白的脸色,还有冰冷而发颤的双手,紧紧地将她抱住。

    “别害怕,小昕不会有事情的,我们现在过去,我送给他的手表能通话也可以定位,你给他打电话,我查查定位!”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简水澜被吓得眼泪禁不住掉落下来。

    黄老师电话过来说半个小时之前简昕与同学们一起在操场上玩捉迷藏的游戏,可是所有的同学都找到了,唯独不见简昕。

    黄老师也亲自找过,并且问过同学们,然而都不知道简昕藏到哪儿了,但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黄老师都找了一遍,还是不见简昕。

    听到顾琉笙的话,简水澜很快拨打简昕的号码,可是对方无法接通。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想起沈蓉蓉,难道他们还是迟了一步?

    顾琉笙很快查到了简昕的位置,那地方显示的是幼儿园的操场上,而且还是静止不动的状态,会不会简昕调皮还躲着?

    看到简水澜木然地盯着手机屏幕,顾琉笙问她,“怎么样?”

    她颤着声音,“无法接通会不会”

    “不会的!”

    顾琉笙很快坚定地否决,“我查到了定位,还在学校的操场上,也许是他调皮还躲着。无法接通,许是那边正好没有信号,我们马上去看看,你别自己吓自己!”

    一路上顾琉笙将车子开得很稳,但速度极快,几乎是一路上都在踩油门,还闯了红灯。

    简水澜一直无法平静,整个人都在发抖,特别是双手抖得厉害,脸色更是煞白。

    她是真的担心简昕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若是平时,简昕机灵而听话,她还不至于如此。

    但是早上他们才谈过沈蓉蓉的事情,就担心沈蓉蓉狗急跳墙,所以安排了朗月今天开始保护简昕的安全,没想到朗月还没过来,简昕那边就先出了状况。

    简昕再机灵,可也不过是个三岁半不到的孩子,若是遇上坏人,他又能如何?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吓成这样,一阵阵心疼,他自然也担心简昕的安危,但现在只能稳住。

    二十分钟的车程,顾琉笙十分钟不到就将车子停在了校门口,他下了车子,朝着简水澜这边走来,看到她腿软得站不住,便扶住了她。

    “要不你在车子里面等我,我进去看看!”

    简水澜摇头,在车上她想象出了很多不好的场面,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在车子里待得住。

    “我没事儿我、我跟你一块儿去找他!”

    她努力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怎么也做不到,那是她的儿子,与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一点点看着他长大的孩子啊!

    万一简昕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会活不下去的,简昕就是她的命!

    顾琉笙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此时也顾及不了太多。

    “那我们走吧!”

    情况紧急,简水澜就算克制不住自己,但也让自己坚强下来。

    虽然腿软得要站不住,但还是努力跟上顾琉笙的步伐,跟随他进了校园,直接朝着操场的方向走去。

    他们来到操场居右儿童娱乐场所的位置,那边已经聚集了好几个老师,黄老师是认识他们这一对家长的,看到他们终于过来,脸上都是歉意。

    “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但是现在主要是找到简昕同学,当时孩子们在这边玩捉迷藏,我们以为简昕还躲在这边,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人。”

    黄老师将手里的一只儿童手表递给顾琉笙,“这是我们班副班长同学捡到的儿童手表,据几个孩子说这是简昕的东西,你们看看是不是?”

    顾琉笙脸色沉重地接过那一只表面被踩裂的手表,怪不得他查到的定位会在操场静止不动,原来已经被一落在这个地方,那么简昕人呢?

    简水澜一眼就看出那是顾琉笙前不久送给简昕的礼物,当即双腿一软。

    顾琉笙迅速扶住了她的腰,沉着出声,“别着急,我们的儿子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人真敢动他儿子的!

    简水澜却是一把将他给推开,整个人的情绪几乎瞬间崩溃,豆大的泪水洒落下来,她上前又去推了一把对方的胸膛。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要是不出现,我们母子在淮城生活得好好的,顾琉笙,你为什么要出现,小昕不见了一定跟沈蓉蓉有关,都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如果小昕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她与小昕相依为命就好了,他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出来打扰他们母子?

    顾琉笙默默地接受她的怒火,想着让她发泄一下也好,看向黄老师。

    “监控呢?”

    “监控已经查过了,小昕他躲进这个地方之后,就没见他出来!”

    黄老师指着旁边的一座蘑菇塔,这是孩子挺喜欢玩的蘑菇塔,有两扇小门,里面可以藏人。

    顾琉笙走了过去,看着那一座蘑菇塔,里面空间倒是不小,可以藏三四个孩子。

    简昕躲进去这里就没再出来过,那么很有可能事先里面先藏了人。

    “带我们去看监控!”

    顾琉笙牵住简水澜的手,又说,“现在必须承受住,小昕还在等着我们去救他,如果是沈蓉蓉所为,她不会真傻到去动我们的孩子,只是想从我们这边得到有利的条件,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了,我们先去看看监控。”

    若是沈蓉蓉所为,沈蓉蓉自然会过来找他谈条件,可是沈家这一次也已经走到了尽头,连他顾琉笙的儿子也敢动!

    去查看监控的路上,顾琉笙给沈驰打了电话,但对方没接。

    简水澜也拨打了个电话,是给应寒的,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应寒,小昕不见了”

    应寒的目光从合同上挪开,落在了窗子,看向外头的景色,听到她哽咽的声音时,眉头一皱。

    “你先别急,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慢慢说,小昕怎么会不见了?”

    简水澜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说了一遍,身边的顾琉笙听到她与应寒的通话,心中虽然不悦她对应寒的信任与依赖,但这个时候只要她的情绪不要崩溃就好。

    应寒很快放下手里的合同,“你们在学校先查看监控,我马上带人过去,你别着急,顾琉笙的儿子没人敢动他!”

    除非对方不想活了,应寒没有再耽搁下去,很快起身离开。

    有了应寒那一句话,简水澜稍微稳定了些许的心神,只是心中的担忧依旧有增无减。

    监控里确实看到简昕躲进去蘑菇塔里面,然后就没有出来,不过蘑菇塔的后门摄像头拍不到,再之后是茂盛的树叶遮挡一直到围墙那边。

    如果简昕真被人掳走,只怕对方是带着简昕从这一处的围墙翻越离开,但是简昕遇上坏人总会出声,他没有出现很有可能

    顾琉笙猜想到这里,脸色更是难看,但也不想让简水澜担心,所以没说出这一点猜测。

    他又调看了几个差不多这个时间点的监控,发现从早晨五点不到的时候,学校门口出现一辆可疑车辆,那车子来来回回停了三次,最后停在了一处树下。

    摄像头并没有拍到,而差不多也是简昕被发现不见的时候,那一辆车子行驶出树荫底下,朝着东边的道路开走。

    顾琉笙本来想联系警方,又担心对方狗急跳墙,伤害简昕,此事只能他们自己调查。

    “先不报警,我们已经找到可疑车辆,还有怀疑对象。”

    简水澜也看到了那一辆开走的车子,目光死死地盯着监控暂停的画面。

    “你的意思是,小昕是被这一辆车给带走的?”

    她也不敢报警,万一对方狗急跳墙怎么办?

    她赌不起!

    一想到简昕现在可能处于恐惧当中或是受伤,她就心疼得不行。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样,车牌被遮挡不好查对方是谁,不过我已经截图给认识的人发过去,他是警方的人,很快会去调看监控,有消息就会告诉我们。”

    对方调看各个路口的监控方便许多,比他一个个入侵去查还要方便,所以顾琉笙就断了自己去查看的心思。

    想到鬼门关在淮城的势力,他也顺便给应寒发去了一份,这个时候不宜他计较太多。

    简水澜看着手里屏幕被踩碎的儿童手表,此时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等待。

    他们走出监控室的时候,应寒就来了,看到脸上都是泪水的简水澜,觉得一颗心都揪疼了起来。

    此时也顾不上顾琉笙在一旁,直接朝着简水澜走去,抬手握住了她的双肩。

    “别太担心了,小昕不会有事情的,一有消息我马上会通知你,现在你先回家休息吧!”

    简水澜很快摇头,“我虽然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我回去也是胡思乱想,我跟你们去找小昕好不好?我真担心他有个万一,小昕还那么小,若是对方打了他怎么办?”

    她承受不住自己的儿子被虐待、被恐吓,他还那么小,幼小的心灵怎么承受得住!

    **

    简昕醒来的时候,只见周围漆黑一片,还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他揉了揉眼睛,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坏人,现在天都黑了,妈妈还看不到他回去,一定会很担心。

    简昕一想到自己上回发高烧,妈妈急得掉眼泪的时候就担心起来。

    他现在被坏人抓走,妈妈不知道该有多么担心呢!

    想到那个大胡子的坏人,特别是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简昕想了想,很快又躺了回去闭上眼睛装睡。

    但因为紧张,一双小手紧紧地握住。

    其实他并不是很害怕,因为他还有木叔叔,还有顾叔叔,他们一定会来救他的!

    对方打开了手电筒,看着还躺在角落沉睡的小孩子,朝着地板吐了口口水。

    这么点儿大的小孩子还真是值钱,只要将他交给跟他交易的女人,就会得到一百万,这买卖真是划算。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看到来电显示,他立即笑了出来,一脸谄媚地接了电话。

    “沈小姐,孩子现在在我手上,到时候你给我准备好一百万的现金,我立即将孩子交给你!”

    “放心,孩子这么点儿大,在我的眼皮底下跑不了,而且我这车子用了假牌还遮挡住号码,半路上还换了车子,他们查不到我这边来的,而且我选的这一处地方安全得很。”

    “人就在郊外,还是废弃多年的屋子,我一会儿给你发送定位,不过防止万一,你现在过来吧!记得带钱过来,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少一分钱我都不会给的!”

    结束通话之后,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又将手电筒的光束照到了对方的身上,看了看没什么异常,便哼着歌朝着外头走去。

    他人就在外间守着,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将他单独扔在这里,他都跑不掉吧!

    打开了一罐白酒,灌了一口,便抓起之前买回来的卤味啃了起来,一脸的享受。

    简昕一直等到脚步声远去,这才睁开了双眼,然而黑漆漆的一片,倒是可以听得到对方吃东西的声音,看来那个大胡子坏人就在外头守着呢。

    他小小的身子坐了起来,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一阵伤心,顾叔叔送给他的手表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他现在都没有办法联系妈妈他们了。

    简昕坐起来想了些时候,便开始查看四周,外头倒是有点儿光亮,可以看到一扇门,还有一扇窗子。

    那一扇门他是跑不出去的,因为外头大胡子坏人就守在那里,可是窗子

    简昕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看着那一扇窗子的高度,小脸很快跨了下来,比他还高啊!

    要是弄点儿动静,他还有办法从窗子逃走,可是现在外头有个坏人。

    要是被那坏人知道他想逃走,说不定还会打他,到时候他就完全跑不了!

    要是回去了,妈妈看到他受了伤,肯定又要掉眼泪!

    简昕想着不让妈妈掉眼泪的办法,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