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我要你跟她离婚,然后风光迎娶我
    就在简昕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外头又响起了脚步声。

    而后他听到一阵水声,心里一喜,小心翼翼地朝着外头走去,他人本来就长得小小的,走起路来还真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外间漆黑一片,简昕只能朝着光亮的地方走,一双小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担心自己心跳太大声,引起对方的注意,这个时候他还真开始害怕起来了。

    尿声越来越小,他还听到大胡子坏人舒服地叹了声,而此时简昕已经摸索着走到了门边。

    却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简昕都差点被吓哭,什么也顾不上,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音,拔起小短腿就朝着外头跑。

    “什么人?”

    男人也听到了声音,很快拉起拉链朝着外头望去,然而漆黑一片,加上他视力不大好,倒是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外头脚步声还是很清晰,他很快就追了出去。

    没跑几步又折回来拿了手电筒,先将手电筒打开,跑到了里面的屋子,手电筒的光束照耀下,那一处原本躺着孩子的地方,哪儿还有那个小孩子的身影。

    “草!”一百万的现金跑了!

    这个屁点儿大的臭小子胆子还真不小,看被他抓到了怎么教训他!

    男人狠狠地骂了一声,很快带着手电筒跑了出去。

    简昕一路狂奔,拿出跟他死对头比赛奔跑的速度,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跑出了屋子,又继续在外头奔跑起来。

    周边都是树木,他虽然害怕但也不敢哭,怕声音让对方听到。

    刚才那个人出声的时候,他都差点吓尿了,小腿现在还软着,可也只能跑。

    不过他不敢哭出声,却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哽咽着,脸上已经都是泪水。

    边跑便擦了一把眼泪,捂着嘴不敢让自己哭出声,身后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简昕不敢回头去看,迈着已经发软的小短腿继续奔跑。

    “妈妈、木叔叔、爸爸”

    谁来救救他啊,他好害怕

    **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城市灯火璀璨。

    然而车子里,简水澜看到外头的天色,却是越来越是绝望。

    已经是晚上八点的时候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简昕的消息,那一辆车主倒是狡猾得很,一看就是惯犯。

    竟然一路上绕了好多个路口,几个小时的时间绕来绕去,甚至中途还换了另一辆车子,如今开往郊外,但是郊外那么大,且路口监控都少,甚至有些路口是没有监控的。

    也就是说,跟到现在,他们跟丢了对方!

    简水澜因为担心简昕的安危,已经发生了痉挛的现象,时间越长,便对简昕越是不利。

    顾琉笙也没想到对方这么狡猾,现在只能守住郊外几个可疑的路口,但是那些路四通八达,虽然现在多辆车在寻找,但始终没有消息。

    简水澜每个几分钟就拨打一次沈蓉蓉的电话,但一直没有接听。

    倒是静谧的车子里,顾琉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顾琉笙很快去看,见来电显示是沈驰,他将车子在路边停好,很快接听了沈驰的来电。

    “顾总,您找我有事?很抱歉,我今天被警方控制了,现在才得到自由。”

    他沉着出声,“沈驰,你那边能联系到沈蓉蓉吗?我怀疑沈蓉蓉绑架了我儿子!”

    一听到沈驰的名字,简水澜的目光从窗子外的黑暗落在了一旁的男人身上,目光带着几分期盼。

    从他们开始怀疑是沈蓉蓉带走了他们的孩子之后,她就一直在联系沈蓉蓉,可是沈蓉蓉一直都是关机状态,且已经让人去找沈蓉蓉的踪迹,但一直都没有联系到。

    此时沈驰还在警察局,他是两个小时之前才醒来的,醒来之后脑袋还一跳跳地疼着,晕得厉害。

    因为他有猥琐女性的嫌疑,所以警方在他昏倒之前就将他带回警察局,还没收了他的通讯工具。

    花了一些时候解释,还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件,等待查明之后才被放了出来。

    取回手机,看到顾琉笙的来电,而且还是连接三个未接来电,沈驰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此时听得他说怀疑沈蓉蓉绑架了他的儿子,沈驰整个人都懵了。

    绑架顾琉笙的儿子,沈蓉蓉她这是打算直接害死沈家所有人吗?

    此时太阳穴突突地跳得更是厉害了,“顾总,我马上去联系沈蓉蓉,不瞒你说,昨天晚上我本想带她回去燕城的,然而让沈蓉蓉跑了,她甚至还摆了我一道,我还在警察局里。”

    “马上联系到人,若是我儿子有一丝丝的损伤,你们沈家就等着我报复,我想那结果一定让你们承受不起!”顾琉笙扔下话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简水澜马上问他,“怎么样了?沈驰可以联系上沈蓉蓉吗?”

    “沈驰被沈蓉蓉摆了一道,在警察局里,看来沈蓉蓉是打算众叛亲离了!”

    简水澜一脸的失落,担忧更甚,这么晚了,简昕还没有找到。

    这么长时间过去也不知道简昕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打他,有没有给他饭吃?

    一想到简昕现在可能被打伤了,或是饿着肚子,她就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她两餐没吃,加上担惊受怕,此时胃痉挛厉害得很,可是她不敢说,深怕顾琉笙带她去医院或是回家,那简昕该怎么办?

    “我们一定要找到小昕,我就他一个亲人了”

    她呢喃出声,一双手依旧打着颤。

    顾琉笙看到她惨白的脸色,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想告诉她,她的亲人还有他,最后语气坚定地出声,“小昕也是我的儿子,我们一定会找到他,小昕虽然年幼,但是机灵,他也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好过的,你想想我见他的第一面,他都能带着钱和证件要去找你。”

    话音一落,简水澜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显示淮城的,于是很快接起。

    那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女音,“简水澜,很意外我会给你电话吧!”

    “沈蓉蓉!”

    简水澜的声音忍不住拔高而尖锐了许多,“沈蓉蓉,我儿子是不是在你的手里,你将我儿子怎么样了,沈蓉蓉,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放了她,他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你别伤害他”

    手机很快被顾琉笙取走,简水澜还想说,耳边就传来顾琉笙低沉独特的嗓音,“沈蓉蓉,我儿子是不是在你的手上?有什么条件,你提出来吧!但是前提,我要我的儿子毫发无损!”

    听到顾琉笙的声音,话筒里传来沈蓉蓉咯咯的笑声,似乎很开怀的样子。

    “顾总终于想跟我说话了啊!我还以为顾总一辈子都不将我放在眼里呢!”

    看到旁边女人眼巴巴凑过来的样子,顾琉笙开了免提,沈蓉蓉的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至于条件嘛没错,小昕现在就在我的手里,条件就是我要你跟简水澜那个贱女人离婚,然后风光迎娶我,并且跟我生个孩子,等到我们结婚之后,我怀了你的孩子,自然会将小昕完好的还给简水澜。

    所以这一段时日里,孩子我会先替你们养着的,若是不答应的话我不好过,你们的儿子也别想好过,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欺负起来一定很好玩!”

    沈蓉蓉的话,犹如毒蛇缠颈,让简水澜都觉得呼吸不顺畅,简昕果然是被沈蓉蓉绑架走的。

    “沈蓉蓉,你知道绑架孩子是什么罪?你现在放了我儿子,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放了你儿子?哼!简水澜,马上去跟顾总离婚,否则你别想再见到你儿子!”

    顾琉笙听到沈蓉蓉恶毒的话,觉得这个女人是彻底地疯狂了,他深呼吸了口气。

    “沈蓉蓉,马上放了我儿子,你这些条件我压根就不会答应,不过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我儿子,我不会再为难沈家,你依旧可以当你湘城第一名媛,沈家也会恢复往日的富贵!”

    “呵阿笙、顾总,你觉得我会稀罕区区一个第一名媛的称号吗?沈家虽然是湘城首富,然而你随便几句话就能够让沈家陷入危机,与沈家相比,我更喜欢顾家!

    顾总,我要的也不多,只要你跟简水澜离婚,跟我结婚之后咱们再要个孩子,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她呵呵地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比简昕还要聪明、优秀!”

    “白日做梦!”

    他几乎咬牙切齿出声,还真没人敢用他儿子这么威胁他,沈蓉蓉算第一个。

    “沈蓉蓉,你可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看到了简水澜哀求他的目光,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口,不过似乎懂得了简水澜的意思。

    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颤着出声,“沈蓉蓉,你不就是要我跟顾琉笙离婚吗?好,我答应你跟他离婚,但是我要你保证小昕的安全,不许让他饿了肚子,还有,既然你说小昕在你那边,我要听听他的声音,否则,万一你骗了我,我到时候岂不是亏大了!”

    沈蓉蓉见简水澜这么听话,笑了声,“还是你好说话,你要是早早跟他离婚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明天跟他离婚去,我会给你跟你儿子视频的机会,不过现在小昕不在我手里,我一会儿就会去接人,等到接了人再联系你!”

    “好!但是你也要记得,我儿子要是在你的手里有个损失,沈蓉蓉,我一定会亲自拉你一起下地狱!”

    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狠意,为了小昕,她什么都敢做。

    若是小昕没了,那就玉石俱焚,一起都下地狱吧!

    通话已经结束,顾琉笙却被简水澜最后一句话给震撼。

    她一定很爱很爱简昕,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一番话。

    想到自己的母亲,再一看她,顾琉笙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别太担心了,我会找到小昕的,刚才你的话,我知道都是权宜之计,咱们不会离婚,一家三口都会好好的!”

    简水澜摇头,“但也不是权宜之计,我可以不要你,但我一定要小昕好好的。”

    没有他的这四年,她都能好好地生活,还有简昕的陪伴。

    若是失去了简昕,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顾琉笙不好再说什么,但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有人能够威胁他!

    但凡威胁他的人,都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之前一直查不到沈蓉蓉的位置,现在有这一通电话,顾琉笙很快在手机上忙碌起来。

    **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偶尔有光束扫了过来,简昕害怕得要死,但不敢停下。

    他小小的身子朝着前方一直跑,双眼适应了黑暗倒是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东西,比如说前方有灌木丛里。

    简昕知道自己再跑下去,一定会没有力气。

    自己太矮了,跑得再快,腿还是短,压根就比不上大人的速度。

    他很快朝着灌木丛里跑去,小心翼翼地躲了起来,躲进去之后,坐在草丛里不敢动弹。

    虽然喘得要死,但是他还是尽量地放缓了呼吸,怕自己发出声音,双手捂住了嘴。

    大大的双眼惊恐地看着坏人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着,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会被他发现。

    “妈妈我很害怕怎么办?妈妈、妈妈你快来救我啊”

    他在心里喊着妈妈,再坚强,但他毕竟只是个小小的孩子,此时眼泪流淌了下来,捂住嘴的双手,沾满了许多。

    刚才还能听到一些类似跑步的声音,可是这夜晚的山风太大,许是离得远些,什么都没能听到。

    倒是奇怪了,那么点儿大的孩子,有的连走路都不稳,这个臭小子倒是能跑!

    不过这里如此偏僻,那个小孩子一定跑不远,但是这边是郊外,黑灯瞎火的,一下子想要在这边找个小孩子也不好找。

    想到一会儿金主就要过来接人,他却将孩子给弄丢了,大胡子也着急了起来,手里的手电筒光亮朝着四周扫去,也没看到个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