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每一个熊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熊家长
    突然地,大胡子突然咧开了嘴笑。

    “小孩子,我知道你藏起来了,而且藏在咱们是在玩捉迷藏的游戏吗?我看到你了,快出来,叔叔不打你,否则”

    简昕整个人愣在那边,他被人发现了吗?

    他死死地捂住嘴,脸上都是害怕的神色。

    不!

    他躲在这里,那个坏人一定没有看到他,如果看到了手电筒的光束就会照到这里了。

    可是那个坏人正对着另外一个方向说话,手电筒偶尔朝他这边扫来,但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他一定还没有被坏人发现的。

    不可以出去,大胡子坏人在吓唬他!

    夜里的郊外很冷,特别是这边一片荒芜,夜风吹来带着寒意,简昕觉得好冷,好饿。

    好想念妈妈的怀抱,想念爸爸烧的菜,他好冷好饿好困啊!

    脸上的泪水依旧,风一吹,冰凉一片,简昕觉得自己更冷了,只好缩着小小的自己。

    四周除了鬼哭狼嚎的风声,再无别的声音,大胡子见那个死小孩竟然没有出声,笑容阴深了许多。

    下一刻大胡子的声音又传来,“小孩子你快出来,叔叔还带你去吃东西,你一定饿坏了吧!你走出来,叔叔带你去吃东西,叔叔那边还有很多的鸡翅,你想吃什么,叔叔都给你买,吃完东西,叔叔带你去找你爸爸妈妈,好不好?其实,叔叔不是坏人的!”

    他的目光不离四周,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可是一直没有动静。

    那死小孩是跑了还是真躲起来了?

    他的话对于简昕来说确实足够有吸引力,但是简昕也知道他是个坏人,不能出去!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声音很响,大胡子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看到是金主的电话号码,立即谄媚一笑。

    可是想到小孩子已经不见,大胡子便气急败坏,“让你来你不赶紧来,现在小孩子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那边沈蓉蓉一懵,“不是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你一个这么大的人还看不好一个小孩子?马上给我去找,必须给我找到,否则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一想到一百万的现金,大胡子便软了态度。

    “行行行,你赶紧过来,那么点儿大的人,一定跑不远,你也过来帮忙找找看,孩子肯定还在这里的!”

    此时沈蓉蓉开着一辆并不起眼的车子,朝着郊外的方向行驶,听到简昕不见了,气得想要抓狂。

    她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必须好好把握这一次机会,若是成功,从此她就是顾少夫人。

    若是失败了,等待她的

    沈蓉蓉并不敢去深想,但是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无路可退。

    所以她必须成功!

    可是谁能想到好端端的一个那么点儿大的孩子,竟然逃了!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有些不稳,原本胜券在握,可是现在简昕逃了

    这个死孩子,怎么那么让人讨厌,被她找到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果然跟他的母亲一样那么讨人厌,就算长了一张跟顾琉笙相似的脸,还是让人厌恶!

    此时沈蓉蓉的眼里都是狠意,不过那个地方如此偏僻冷清,旁边就一条公路。

    黑灯瞎火的,路过的司机也不会停留,因为车少,司机都开得飞快,简昕一定跑不远的!

    想到这里,沈蓉蓉踩了油门,车子在道路上开得飞快。

    简昕看着对方越走越近,手电的光偶尔从他的身上扫过,每一次被光扫过,他连呼吸都不敢,整个人几乎要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却又害怕自己动了丝毫被对方发现。

    他在内心恐惧地呼唤着,“妈妈,妈妈快过来救我啊!妈妈,小昕好害怕!妈妈”

    与此同时,简水澜仿佛听到了简昕的声音,她在车里崩溃地大哭出声,“我好像听到了小昕在喊我,他现在一定很害怕,顾琉笙,怎么办?怎么办?小昕是不是有危险啊?”

    顾琉笙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会的,沈蓉蓉开出的条件,就不会伤害小昕,要是敢伤小昕分毫,我一定要她的命!”

    他已经查出了沈蓉蓉的位置,目前正朝着郊外的方向移动,除了他们这一辆车子,还有将信息发给了应寒。

    目前已经有多辆车子都朝着沈蓉蓉的方向行驶,打算进行包抄。

    大胡子走近之后,并没有发现简昕,可是简昕刚才一颗心差点就跳了出来,刚刚距离他就只有两步,幸好天黑,加上他人小小的才没有被发现。

    等到对方一走远,嘴里还说着一些好听的话,但简昕并没有上当。

    他四处张望着从哪儿可以出去,不然等下那个坏女人也要过来找,万一被他们找到了呢?

    前方有一条公路,偶尔有车子迅速地行驶而去,远远地可以看到一辆车子的光芒,简昕深呼吸了口气,、

    小小的身子钻出了草丛,整个人都瑟缩起来。

    可是他顾不上又冷又饿又害怕,朝着那一条公路奔跑了过去,脚下踩在干落叶上发出声响。

    已经走远继续寻找的大胡子,似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去看,手电筒的光照了过去,正看到前面一个小小的人影朝着公路的方向跑去。

    他露出狰狞的笑容,这个死小孩总算是被他找到了,倒是能躲,让他在冷风中找了这么长的时间!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再跑老子就打断了你的腿,看你还怎么跑!”他拿着手电筒,噙着冷笑,朝着简昕的方向跑去。

    被发现了!

    还追上来了!

    简昕回头去看,看到对方朝着他这边奔跑而来,他将短小的两条腿迈得更快,一张脸被吓得惨白惨白的。

    此时公路上的车子越开越近,简昕摔在了沟里,只觉得脸上一阵阵生疼,他直接哭出了声来,但他还是努力地爬了起来。

    艰难地爬了上去,回头去看,大胡子距离他就只有一条沟的距离,不过那边很滑,大胡子直接滚了下来。

    疼得他哀嚎了几声,手电筒也滚到了一旁,他迅速地捡起手电筒,他撑着地面就要爬起。

    “死小孩,你倒是能跑,这一次我看你往哪儿跑!”

    一辆黑色的车子已经越来越近,灯光闪得人眼睛生疼,可对简昕来说,却像是看到了希望。

    他小小的身子朝着那一辆车子跑去,不管不顾地大喊出声,“妈妈、妈妈——”

    黑色的路虎迅速地朝着简昕撞了过来,却在千钧一发时,车头稳稳地停了下来。

    车子里,唐卿冷着脸色,也被吓了一跳,哪儿来的熊孩子这么突然冒出来是来找死吗?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可就要撞到孩子了,果然每一个熊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熊家长!

    简昕本来也以为自己要被撞上了,可当他看到车子停了下来,他本能地双眼一软就要跌坐在地上。

    可看到大胡子已经从沟里爬了上来,目光阴冷地盯着他,简昕忙跑到另一边用力地敲着车窗。

    “救救我,救救我——”

    唐卿脸色极为难看,特别是看到那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熊孩子正拍着窗子,他索性打开了车门。

    简昕没有注意,整个人被车门一扫,撞在了地上,头上很快肿起了一个包。

    他捂着撞疼的额头,看到对方开了车门,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驾驶座的门拉住了唐卿的西装袖子。

    “叔叔,救救我,有坏人要抓我,叔叔,你救救我,救救我”

    唐卿一辈子还真没见过哭得这么凄惨的孩子,三四岁的孩子,哭得一脸的泪水,鼻涕都出来了,额头还肿了个包,脸上不少划伤。

    不过那张脸怎么越看越像他认识的一个人?

    此时大胡子已经走了过来,一脸讨好的笑容,一下子就抓在了简昕的手,简昕吓得尖叫出声,大胡子冲着唐卿一笑。

    “这位先生抱歉了,我家小孩没给他买鸡腿正闹脾气呢!来来来,爸爸带着你去给你买鸡腿,不要哭哈,先生抱歉了,您慢走啊!”

    简昕一手被对方拉住,一手紧紧地扯住了唐卿的袖子,一双哭得泛红的眼睛哀求地看着他。

    “叔叔,救救我,我不是他家的孩子,他抓我过来要将我卖给别人一百万,我爸爸是顾琉笙,我叔叔是木映晗,我妈妈是个画家,叔叔你救救我,求求你了,他是坏人!”

    “死小孩,你胡说什么?快点跟爸爸走,这么晚了咱们再不会去,你妈妈就要担心了!”

    他狠狠地拽了下简昕的手,小昕纵然将唐卿的袖子抓得紧紧的,但也被他这个力道给扯开,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摔在了地上,顿时疼得简昕嗷叫地大哭了起来。

    看到孩子摔在地上,还摔得不轻,哭得比刚才还要厉害,唐卿的眼里透露出一股厉色。

    父亲是顾琉笙,叔叔是木映晗,母亲是个画家。

    画家可是简水澜?

    他下了车,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模样,一脸的大胡子,四五十的模样,凶神恶煞的。

    他冷笑出声,看着对方的模样。

    “你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儿子?下辈子做梦去吧!”

    大胡子看到对方是打算管这一件事情了,冷笑了声,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恶狠狠地看着他。

    “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少多管闲事,要是一会儿不小心伤了你,可就别怪我了!”

    “你知道你绑架的是谁的儿子吗?”

    唐卿冷笑,看着对方犹如看死人一样。

    “我绑架谁的儿子,关你什么事情了?”他握着水果刀盯着眼前的男人。

    唐卿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绑架的是我儿子!”

    “什、什么”

    大胡子被对方这句话镇住了,不过想到一百万的现金,他不介意杀个人,反正黑灯瞎火的,这边还没有任何的监控,他也不会被查出来。

    持着水果刀,他冲着唐卿的胸膛刺了过去,只是水果刀还没刺中对方的时候,唐卿侧过身子,一拳头直接揍在了对方的脸上。

    这一拳头不轻,对方只觉得一张脸疼得几乎麻木,整个人生生摔在了地上,手里的水果刀也扔到了地上。

    唐卿看着牙齿都吐出来的男人,走了过去,又给他来了一脚,而后取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

    “警察局吗?这里是盘山路,有人绑架小孩。”

    他走到简昕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似乎被吓傻只懂得哭的小孩子。

    “还爬得起来吗?”

    简昕很快爬了起来,走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

    “叔叔,带我走好不好,我害怕!”

    这么个脏兮兮的臭小孩,哪儿来的胆子抱他的大腿?

    唐卿皱了下眉头,但还是一手将小孩子拎小鸡仔一样拎了起来,朝着副驾驶座走去,打开车门,直接将人扔了进去。

    车子里的温度比外头温暖了许多,简昕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唐卿回到了驾驶座上,将车门关上,里面暖和了许多。

    瞧见一旁缩成一团狼狈的小孩子,他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

    “脏兮兮的,擦干净!”

    简昕接过纸巾,仔细地将自己的脸擦拭了一番,看到白色的纸巾都是污迹,还有血,他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刚哭了几声,想到旁边还有个人,怕被嫌弃,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唐卿看着身边的小孩子有些头疼,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么点儿大的小孩子相处呢!

    不过这个小孩子的身份,他倒是差不多可以确定了,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看到他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眼泪,唐卿又抽了几张纸给他,简昕接过,又继续擦脸。

    他吸了好几下的鼻子,小心翼翼地看向旁边跟他爸爸一样高大的男人。

    “谢谢叔叔!”

    叔叔

    唐卿自嘲一笑,“我送你去医院吧!”

    毕竟额头上那一块包是他给撞的。

    “叔叔能借我手机吗?我给妈妈打电话,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妈妈一定很担心!”

    唐卿看着那张擦干净之后与顾琉笙极为相似的脸,问他,“你妈妈是不是名叫简水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