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除了我的妻儿,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简昕双眼一亮,看着他也不似刚才那么害怕。

    “叔叔认识我妈妈?”

    “嗯,我还差点成为你爸爸!”

    他也是之前才知道简水澜在淮城,还生了个孩子。

    之前一直忙着,直到这几天才有空,没想到才到淮城就遇上这事情。

    差点成为他爸爸

    正要琢磨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看到递来的手机,简昕哽咽出声,“谢谢叔叔!”

    他很快拨打了妈妈的号码,等到接通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妈妈、妈妈”

    是个燕城的号码,简水澜想也没想直接接听,听到简昕哭着喊妈妈的时候,她一颗心都揪疼了起来。

    “小昕,告诉妈妈你现在在哪儿?有没有受伤?”

    顾琉笙看着一旁故作坚强的女人,不过听到她的话一颗心也不由得稍微松了点儿。

    “妈妈,一个叔叔救了我,你别担心,我没有受伤,只是好想好想妈妈”

    唐卿看着一旁虽然不至于鼻青脸肿,但额头上那个包还挺明显的,这是没受伤?

    “我跟她说!”

    唐卿出声,取回了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问她,“你在哪儿,你儿子在我这里,我带他去见你!”

    声音很熟悉,这个声音一下子穿越了时光,让她想起一个人。

    简水澜小心翼翼地出声,“唐、唐卿你也参与了这一出绑架?”

    唐卿不屑一笑,“四年半不见,你倒是能胡思乱想了这么许多,我不过是顺手救了个不要命的小孩,你在哪儿,孩子我给你送过去!”

    顾琉笙听到唐卿这个名字的时候,蹙起眉头,听得简水澜报出了地点。

    “南翔路口。”

    唐卿哼了声,“我刚到淮城,不清楚那地方,你发送位置过来。”

    简水澜报了一串手机号,“这是我的账号,你添加下,我给你发送位置过去。麻烦你别挂断了手机,我想跟我儿子说说话!”

    从刚才简昕的哭声听来,他一定很害怕。

    唐卿很快操作起来,添加之后,便收到了简水澜发来的位置。

    他看了一眼地图,知道了方位与线路,而后将手机递给旁边的简昕,启动了车子,朝着南翔路口行驶。

    简昕接过手机放在耳边,“妈妈,你不要害怕,我没有受伤,叔叔一会儿就送我过去。”

    “嗯,宝贝儿子,爸爸和妈妈就在南翔路口这边等着,你别挂了手机,妈妈想和你说说话。”

    然而下一刻,手机被顾琉笙取走,他低沉着嗓子出声,“小昕,是爸爸!”

    “爸爸,爸爸”

    他喊了几声,又哭了起来。

    唐卿有些不耐烦,这些小孩子就是喜欢哭哭啼啼的。

    十分钟之后,一辆普通的车子行驶过来,路边横着一个人。

    沈蓉蓉停下了车子,打了个电话,却见那个人身边的手机亮了起来,见此,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很快下了车,她朝着那个躺着的人走去,车光的光芒让她看清楚了那一张脸,脸色瞬间煞白起来。

    这是她找来做了交易的人,可是他现在伤成这般

    沈蓉蓉气愤地踹了对方一脚,许是这一脚太过用力,对方被疼醒,呜咽了一声,沈蓉蓉蹲下来看他。

    “那个小孩子呢?”

    大胡子看着他,喘了口气,“被人带走了,他们还报了警,快带我走”

    报警!沈蓉蓉的脸色更是难看,拿着包朝着他的脸砸了下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时她也不敢在这边逗留,万一警察来了,她就脱不了干系了!

    沈蓉蓉起身就要走,大胡子躺在地上突然拉住了她的裙摆,紧紧地拽着。

    “带我走!”

    “你觉得我会揽上这个麻烦吗?”

    她恶狠狠回头看着那一只拉着她裙摆的丑恶的手,“放手!蒋营,我告诉你,你我之间只有合作关系,之前已经付给你了一定的钱,现在孩子被你弄丢了,合作关系就此结束,我可是湘城首富的千金,你要是敢再纠缠,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蒋营并没有因此放手,因为脸上被揍了一拳头,疼得厉害,此时更是半张脸肿得老高,说话都特别费力。

    “你打算过河拆桥?马上带我走,不然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一定将你供出来,这些对你可没有任何好处,你现在带走我,他们绝对查不到我们这边来!”

    沈蓉蓉冷笑,她怎么可能惹上这样的麻烦。

    “你以为你威胁得我吗?”

    她的目光被一旁的一缕反光吸引,见着是一把水果刀,弯下腰身拾起,锋利的刀尖对着他。

    “你松手,不然我就捅死你!”

    蒋营愤恨地盯着她,“我不相信你敢杀人!”

    这个女人一张脸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不过身材是真的好,若不是他现在不能动弹,他都想尝尝她的味道。

    蒋营的目光让她觉得恶心,沈蓉蓉见他不肯放手,一刀朝着他的手腕划了过去,一瞬间鲜血喷洒而出。

    蒋营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动手,他此时完全起不了身,只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痛,汩汩的鲜血地冒了出来,地面上都是。

    而他死死地盯着眼前持着水果刀的女人,只觉得身上的血在尽快地流失,随着鲜血的流失,他觉得一阵阵冷意。

    “救我、救我”

    沈蓉蓉也没想到这一刀下去,会流出这么多的鲜血,车灯的照耀下,地面上的鲜血一大滩看得清清楚楚。

    她被吓得脸都白了,一下子后退了几步,看到手里的水果刀尖端上还在滴血,她吓得赶紧丢掉了手里的水果刀。

    蒋营张着嘴,破碎的声音从他冒着鲜血的口中溢出。

    沈蓉蓉连忙后退,很快开了车门钻了进去,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只是车子还没启动,前方好几辆车子开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去路。

    她回头去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来了好几辆的车子,将她前后的路堵得死死的。

    这是被发现了吗?

    沈蓉蓉无力地坐在车子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觉得浑身都冰冷起来,只有锁死了车门,浑身都颤抖起来。

    好几辆的车子堵在了这里,车光的光让这一片寂静黑暗的盘山路一下子亮如白昼。

    应寒推开了车门,看到了横在路上的已经昏迷的男人,地上还有一滩血与一把沾血的水果刀,就是这个男人绑架了简昕?死有余辜!

    他的目光很快落在那一辆普通的车子上,里面开着灯,隐约可见一张熟悉的脸庞。

    但是应寒知道那不过是一张整容之后有几分相似的面皮罢了,那一颗心是恶毒的!

    外头灯光大亮,刺得她的眼睛疼得厉害,沈蓉蓉看到车窗外那一张清俊非凡的脸,却犹如看到了厉鬼一般。

    这个男人她见过,前不久参加的宴会这个男人就为了简水澜,差点儿就将她给活活掐死。

    想到那一次几乎窒息的感觉,沈蓉蓉此时也觉得呼吸的时候,都疼起来。

    他正抬手要砸破车窗的时候,看到不远处警车亮着的光芒,最后忍了下来。

    警车很快就到了,看到这边这么多的车子,很快就走了下来,应寒朝着警察走去。

    “车子的女人涉嫌绑架孩子与杀人!”

    警察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男人,旁边还有一只沾着鲜血的女包,最后朝着车子走去,沈蓉蓉看到警察也来了,脸色已经煞白得连妆容都掩藏不住。

    她颤着手想要去拿手机,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这个时候警察已经过来敲了车窗。

    沈蓉蓉看向外头蒋营躺着的旁边,除了一把沾血的水果刀还有她的包包也落在那里。

    **

    简水澜已经站在冷风中站了半个小时,顾琉笙守在她的身边,两人的目光同事看向来路。

    路口的风很大很冷,顾琉笙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小小的身子被他拥抱在怀里。

    其实简水澜并不觉得冷,虽然知道简昕在唐卿那边,但始终还是担心的。

    一辆黑色的路虎朝着他们这边开了过来,最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车子里,简昕眼尖地看到正从路口走来的那两人,他情绪再一次失控。

    “妈妈——”

    顾琉笙走了过来,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里面的小孩子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得可以说密不透风。

    今天他虽然不说,但是心里也害怕简昕有个意外。

    此时被他抱在怀里,一颗心才完全松了下来。

    但是顾琉笙没有抱太久,就将简昕让给了简水澜,在简水澜的温暖的怀抱里,简昕失控地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脖子。

    “妈妈,我以为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不会的,不论小昕在哪儿,妈妈都会去将你找回来的,那些伤害你的人,妈妈一个都不会放过!”

    抱着失而复得的孩子,简水澜哭得比简昕还要厉害。

    顾琉笙看到失声痛哭的母子俩,他双臂一伸,将他们母子两人都抱在了怀里。

    唐卿坐在车里,看着这一幕,缓缓地将目光落在了别处,只觉得刺眼。

    哭了些时候,简昕这才缓过来,看到哭得比她还要凄惨的妈妈,他停止了哭泣,抽噎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妈妈,你不要哭了,我没事了。”

    简水澜将他检查了一遍,看到他额头上肿了个大包,漂亮的小脸上也有一些划伤,亲亲他的脸,才点头。

    “妈妈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情况,除了脸上还有没有哪儿受伤了?”

    简昕将手递给她看,“我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摔在沟里了,扎到了手。”

    小手脏兮兮的,还有一些血迹,简水澜也没敢去拍。

    “好,我们去医院看看!”

    简昕回头去看那辆车,抬手指着车子里的男人。

    “妈妈,是那个叔叔救了我,不然我又要被那个坏人抓走了,那个叔叔还将坏人给揍得爬不起来呢!”

    “那个叔叔妈妈认识,妈妈会跟他道谢的。”她也没想到会是唐卿救了她的儿子。

    这一刻对于唐卿,她是打心眼里感激的。

    唐卿见他们一家三口都朝着他看了过来,这个时候倒是推开了车门,顾琉笙朝着他走来。

    “今晚你救了我的儿子,对我有天大的恩情,这一份恩情我会还的。”

    唐卿下了车,朝着他勾起一抹冷笑,“如果我要回去顾家认祖归宗呢?”

    静默了些时候,顾琉笙开口,“我会说服爷爷,让你回去顾家。”

    “如果我还要顾家掌权人的身份呢?”唐卿再问。

    这一次顾琉笙没有任何的犹豫,“只要你别败了顾家,顾家掌权人给你又如何?”

    唐卿这一次看向了简水澜,眼里充满了侵占的意味。

    “那如果我要简水澜呢?”

    顾琉笙握紧了拳头本来是要给他一拳的,但是想到简昕刚才受了不小的惊吓,不想让他看到这么血腥暴力的一面,只是神色很快就冷了下来。

    “除了我的妻儿,其余的随便你!”

    他没有再说,转身带着简水澜与简昕朝着他们的车子走去,唐卿洒然一笑,眼见他们的车子开车,他也很快上了车,尾随而上。

    医院里,简昕被浑身上下都检查了一番,倒是伤得不重,除了被蒋营摔在了地上屁股上有些淤青,剩余的几乎都伤在脸部,还有手上有些划伤。

    可是简水澜是个母亲,就算只是一道小小的划伤在儿子身上都觉得痛心,更别提简昕的伤势不少。

    特别是额头上的那一个大包,此时肿得厉害,擦了药之后,上面还油亮亮的带着淤青,特别显眼。

    简昕回来,夫妻两人都松了口气,医院的走廊里,简昕窝在顾琉笙的怀里,突然出声,“爸爸,我肚子饿了!”他就早上吃了早餐,一直到现在都没吃,早就饿扁了。

    一声爸爸,喊到了顾琉笙的心坎里,而且还是当着简水澜的面前喊,他揉了揉简昕的头发,看向简水澜。

    “你抱着小昕在这边等着,我出去给你们买点儿吃的,别说小昕肚子饿了,你今天也没吃过东西。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不要乱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