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唐卿觉得自己更想得到顾琉笙的妻子
    简水澜之前因为担惊受怕加上没有吃饭,肠胃痉挛得厉害,得到简昕的消息之后,才舒服了一些。

    不过这么长时间没有进食加上惊吓不少,确实肠胃不适。

    接过简昕,简水澜点头,“好,买些清淡的,容易消化的,我跟小昕在这边等你!”

    顾琉笙在他们母子两人的脸上都亲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长廊里,简水澜找了一处位置坐下,怀抱着孩子,听着简昕将这几个小时惊心动魄的经过说了一遍,也为他的机智与勇敢骄傲,但又特别心疼他的遭遇。

    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当时一定很无助,很害怕,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一方深色的帕子在她的面前出现,简水澜的目光随着那一方帕子一路上往,优雅漂亮的手指,深色的西装,最后落在了那张时隔四年半未见的脸上。

    唐卿看着她脸上的泪水,抿着唇,将自己的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擦擦吧!”

    简昕听到声音,看到是救了他的高大的男人,立即出声,“叔叔!”

    唐卿在他们母子的身边坐下,见简水澜没有接过帕子,直接塞到了她的手里,而后去看简昕额头上的包,问他,“除了脸上的伤,身上还有哪儿伤了?”

    “屁股痛!”简昕很诚实地说了,屁股确实很疼,上了药还是疼。

    对于这个在他害怕的时候突然降临将他救起,并且将坏人揍了一顿的高大男人,简昕忍不住就觉得亲近,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倒是没有给甩脸色。

    简水澜看着手里的帕子,并没有用,而是还给了唐卿,她自己用手胡乱地擦着脸,这才吸着鼻子看向唐卿。

    “今晚上真的很谢谢你救了小昕,要不是你出现,我真害怕小昕受到更多的伤害,所有的经过小昕跟我说个大概,这个人情,我会永远记得的。”

    因为哭得厉害,此时她的眼睛通红微肿,鼻尖也有些泛红,却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唐卿仔细地端详了她一会儿,发现这么多年未见,她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如果说有变化的大概就是她的头发,之前的长发现在剪短了一半,微微烫卷,但发型很适合她。

    那张俏丽的脸,并没有改变,还是年轻而美丽,没想到已经是个孩子的母亲了。

    唐卿收回了目光,落在手里她没用过的帕子上,很快将帕子收了起来,看了一眼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孩子,笑了下。

    “这个孩子的胆子不小,当时我开着车子速度挺快的,没想到他突然就冲了过来,我差一点点就撞到了他。”

    当时要不是他刹车踩得及时,若是真撞了个这个孩子,别说他与顾琉笙的仇恨又要加深一步,简水澜与他也会成为敌人。

    刚才听简昕简单地描述,以为只是他正好拦住了唐卿的车,没想到还如此惊心动魄,若是被撞到了

    她简直无法去想象那样的画面,只是将怀里的简昕抱得更紧,心里一阵阵的后怕。

    “谢谢你,没有撞到他,还救了他!”

    唐卿看向简昕,“那时候怕不怕?”

    简昕老实地点头,“怕!但是那个坏人更让我害怕!”

    顾琉笙拎着几只袋子的食物过来,看到唐卿就坐在他妻儿的身边,眉头皱了起来,大步朝着他们走去,冷冷地看向唐卿。

    “今天你救我儿子的恩情,我自会亲自还你。”

    唐卿打断了他的话,“我刚到淮城,下了飞机自己开车来这边,半路就遇上这事情,你们不应该先请我这个救命恩人吃一顿饭吗?”

    顾琉笙想到他确实救了简昕,虽然很不喜唐卿跟过来,但还是将所有的怒火全都藏了起来。

    “好!”而后他看向简水澜,“我刚跟这边的医生打过招呼,这边他们的茶水间有桌椅,我们去那边吃饭,先吃一些垫肚子,回家再吃点!”

    四个人来到附近医生的茶水间,环境简陋,但看起来还算干净,一方小小的桌椅。

    如果他们一家三口倒是还好,多了一个唐卿就觉得拥挤。

    本来劫后重生,他们一家三口就该聚在一起,由他安慰他们母子才是,多了个唐卿,顾琉笙越看越不像一回事。

    他将手里的食盒一一摊开之后,就是连勺子筷子都少了一份。

    不过毕竟作为主人,他还是很快打了个外卖的电话,之后一家三口窝在一块大的椅子上,简昕都由顾琉笙抱着,将对面那张椅子让给了唐卿。

    唐卿入座之后,看到对面挤在一起的三人,勾唇一笑。

    “你们三人挤在一起是不是太挤了,我不介意水澜过来我这边坐着。”

    顾琉笙还没出声怼他的时候,简水澜就已经先出了声,“很抱歉,我很介意!”

    唐卿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桌上的食物,真没他想要吃的。

    顾琉笙点的是面线糊,还有粥,都是比较清淡又好消化的,简水澜给简昕盛了一小碗,吹了吹一口一口地喂他吃下。

    顾琉笙见着简水澜都没吃专门喂简昕,便道,“你先吃点儿吧,你都两餐没吃了,我来喂他,再说小昕都这么大了,他可以自己吃饭!”

    “他手受伤了,没看到包了纱布吗?”

    而后朝着简昕露出一笑,“慢慢吃,这边的面线糊先喝一碗,等回家了妈妈再准备你喜欢吃的海鲜蛋羹,今晚上妈妈陪你睡觉。”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担心简昕心里有阴影,这几天她就陪着他睡觉,学校的事情也暂时不去了,将身上的伤势养好再说,这几天就好好地陪在他的身边。

    简昕点头,“妈妈,我明天还要去学校吗?”

    他现在这个怂样真不想去学校啊!

    简水澜吹了吹面线糊,喂他吃下。

    “不去,这几天妈妈就在家里陪着你,学校的事情就等身上的伤都好了再去,妈妈明天就给黄老师请假!”

    简昕松了口气,他不用被同学看到自己这怂样了,随即想起一事。

    “妈妈,我听那个坏蛋说了,他要将我卖给一个女人,就是那天在宴会上整容成为妈妈的那个坏阿姨,说要卖一百万呢!”

    而后他看向顾琉笙,“爸爸,那个阿姨太坏了,以后你别理她!”

    顾琉笙揉着他的头发,轻轻颔首,“爸爸不理她,所有伤害宝贝儿子的,爸爸一个都不会放过!”

    一百万想要买他的儿子,他顾家人什么时候这么便宜了?至于沈蓉蓉,她自己要找死,他不介意送她一程,连他的儿子都敢动!

    又是一声爸爸,简水澜也没阻拦,受到这样的惊吓,简昕当时一定很希望他的爸爸妈妈都在他的身边,简水澜正想着的时候,手里的碗被顾琉笙取过。

    “我来喂他,你自己吃点!”

    唐卿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当着他的面秀恩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而此时他们喊的外卖已经到了,因为多了个唐卿,顾琉笙点了不少的菜,每一盒打开,都色香味俱全。

    虽然是用食盒装着,但是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唐卿晚上确实还没吃,飞机餐他吃不惯,下了飞机之后就开了早早让人给准备的车子从机场过来,没想到中途会遇上这事情,这一耽搁便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也确实饿了。

    所以饭菜一到,也没让他们招待自己取了筷子就吃了起来。

    边吃边说,“淮城菜口味偏重许多,还没燕城本地菜式好吃。”

    然而没有人打理他,倒是简昕开了口,“叔叔,燕城的菜真的好吃?”

    吃货!

    简水澜听到简昕这么问,不禁一笑,听得唐卿说道,“你妈妈没请你吃燕城的菜?她是燕城本土人士,再说你爸爸也是燕城的人,也没请你吃?”

    简昕摇头,“没吃过,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l国,其余的都是在淮城,没去过燕城!”

    他都差点儿去了燕城,不过到了淮城的机场因为年纪太小,没有大人陪同不给飞。

    顾琉笙想到自己的儿子连燕城的土地都没踏过,有些心疼。

    “要是你妈妈同意,爸爸带你们回去燕城看看,燕城很漂亮!而且你太爷爷也一直想见见你,给你准备了厚礼!”

    简昕朝着简水澜望去,眼里都是希冀。

    “妈妈”

    这个时候简水澜自然不会拒绝,虽然不愿意回去燕城,但是简昕的要求她实在没有办法拒绝。

    “等你的伤都好了,妈妈带你去燕城玩,还可以去找秦筝阿姨玩,看看妈妈当年创办的画廊,再去看看你外婆!”

    至于顾家,到时候再说。

    唐卿却是听到了一些端倪,据他所知,简水澜的母亲早逝,而她愿意带着自己的儿子去看她的母亲,而没提到要回去顾家,看来她与顾琉笙的感情还是个问题。

    唐卿倒是有点儿兴致了,“我想你奶奶,也应该有点儿期待看到你吧!”

    一声奶奶,让顾琉笙一张脸都阴沉下来,目光瞥向唐卿,“唐先生要是吃饱了就先走吧!”

    “怎么,那个女人现在提都不能提了?难道你都忘记了前几十年都是她在为你遮风挡雨?”

    年幼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有个兄长,众星拱月,而且有他母亲的疼爱,那时候他真真切切地羡慕过他,毕竟自己是见不得光的存在。

    不过

    长大之后,他就不羡慕了,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提起顾夫人,简水澜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她喝了几口的粥,抬眼见着顾琉笙的脸色阴沉几分,便看向了唐卿。

    “唐先生要是吃饱了就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至于这一份恩情,将来若是有需要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脱。”

    “没饱呢!”

    唐卿哼了声,继续吃,吃了几口,又说,“怎么说我现在对你们来说也算是个大恩人了,既然大恩人在此,你们就没打算邀请我去你们家小住几天?”

    “很抱歉,家里小,住不下人了!”

    顾琉笙直接回绝,这个男人的出现怕也是不安好心。

    唐卿直接看向简昕,“小昕呢,你怎么说,要不要叔叔去你家住?”

    “为难一个孩子算什么?”

    简水澜不愿意让简昕参与这个话题,便提了建议,“你要是不想住自己订的酒店,我这边给你订个酒店,我那边虽然住的是别墅,但说真的住不下人了!”

    虽然还有一间空房,虽然唐卿确实帮了他们大忙,是他们的恩人,但是唐卿之前老是想着拽她出墙一事,她可没忘记,对于这个男人,能不沾染最好就远离。

    “若是我坚持呢?”唐卿又问。

    顾琉笙知道唐卿这是赖上他们了,冷笑了声,“既然唐先生打算住我们那边,倒是欢迎,那边就暂时让给你住,想住多久都可以,我们一家三口住在酒店也是不错的!”

    唐卿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顾总这么防备我,该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吧?”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有人打扰了我们的生活,今天你救了小昕是事实,想要钱、要势,或是要回顾家认祖归宗,随你挑选,但是除此之外,别想介入我们一家。”

    他将一碗还没动过的面线糊装入袋子里,又拿了筷子与勺子才说,“咱们先走吧,回去想吃什么我再准备。”

    而后看向还在吃的唐卿,“剩余的就麻烦唐先生整理,等到唐先生想清楚了要什么,再给我电话,除了我的妻儿,只要你开口,我顾琉笙绝对不会拒绝。”

    顾家掌权人,顾氏集团的总裁确实给了他很大的权力与便利。

    但是没有这些头衔,他顾琉笙也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给他的妻儿最好的生活。

    顾琉笙将手里的袋子递给简水澜,一手抱起简昕,一手牵住了简水澜的手,一家三口朝着外头走去。

    唐卿被留了下来,他看着桌上的食物,依旧丰盛,然而却没了胃口。

    除了他的妻儿,其余的都可以,然而他更想要他的妻子怎么办?

    权势财富,这些东西他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或是走别的途径就能靠自己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