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实在干不动了,那就麻烦老婆养着我了
    唐卿扔下了手里的筷子,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了。

    车子里,顾琉笙开着车,简水澜陪着简昕坐在后座,刚才简昕也不过吃了点儿,所以在车子里她将食盒打开,一勺勺地喂着简昕吃下。

    简昕窝在简水澜的身边问她,“妈妈,那个叔叔救了我,为什么不让他去我们家里住?我们家里还有一间空房。”

    “大人的世界比较复杂,等到你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了。”简水澜也不好跟他解释太多。

    “叔叔之前说他差点儿成为了我的爸爸,妈妈,这是什么意思啊?”简昕再问。

    顾琉笙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想要跟你抢妈妈,明白了吗?”

    简昕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跟他才认的表叔一样的啊!

    **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而简昕吃饱喝足之后,在车上的时候就睡着了。

    担惊受怕了一天,又受了伤,此时简昕睡得很熟,但因为缺乏安全感。

    睡着的时候双手紧紧地抱着简水澜的脖子,一直到了将他放在床上,简昕都没有松手。

    简水澜在他的身边躺下,轻拍着他的后背,看到他额头上那一个肿得老高的大包,觉得又是一阵心疼,还有白嫩嫩的脸上多了几次擦伤,幸好都不深。

    本来想给他擦个身再让他睡,可看到他睡得这么香,简水澜也就索性放弃了。

    顾琉笙回来之后就在厨房里忙碌,今晚上虽然点了不少的食物,但全程都在喂简昕吃,他们夫妻倒是没吃上几口,特别是对面还坐着唐卿,他们更是没胃口。

    这么冷的天,倒是很适合吃鱼片砂锅,一锅吃完,身体热乎乎的。

    顾琉笙从冰箱里取出鱼清洗干净之后,很快片了适当的鱼片,他的刀工很好,片出来的鱼片薄厚一致。

    而后用盐巴、胡椒粉还有生粉腌制,便又去准备其余需要的食材。

    不到半个小时,两大锅热气腾腾的鱼片砂锅就已经煮好,他关了火,嗅着砂锅里散发出来的鱼片鲜美的味道,想着一定很合简水澜的口味。

    将两只砂锅都端到餐厅,顾琉笙解开了围裙,朝着二楼的方向走去。

    推开简昕房间的门,看到里面睡在一起的两人,他觉得一阵温暖,放轻了脚步朝着他们走去。

    “小澜,我煮了你喜欢吃的鱼片砂锅,下楼吃点儿,你晚上没吃几口。”

    简水澜瞥了他一眼,放轻了动作起身,将被子给简昕盖好,这才下了床。

    给简昕留下了一盏床头灯,顾琉笙尾随简水澜离开了房间,并将房门轻轻掩上。

    餐厅里,飘散着鱼片砂锅的味道,两只锅上面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嗅到这一股鲜美的味道,就刚才在医院的茶水间吃了几口面线糊的她都觉得饿了起来。

    顾琉笙将筷子递给她,“冬天吃一锅热乎乎的面很暖和的,你尝尝看。”

    简水澜接过筷子,在他的身边坐下,夹了一片鱼肉放到口中,觉得味道确实不错。

    她喝了几口汤,之前因为痉挛的胃疼此时舒缓了许多。

    顾琉笙看她一口一口地喝汤,想起一事。

    “我刚才接到了应寒的电话,沈蓉蓉已经被捕与他合作的那个人名为蒋营,已死亡,沈蓉蓉涉嫌杀人。

    一开始沈蓉蓉否认是她杀了蒋营,但是根据现场来看,水果刀除了蒋营的手纹,还有沈蓉蓉的手纹,此时我会盯着,绝对不会让所有伤害小昕的人逍遥法外!”

    沈蓉蓉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就该承受住他的报复。

    沈蓉蓉涉嫌杀人

    简水澜倒是不吃惊,她连孩子都敢绑架,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好好的沈家千金不当,偏要走上这一条路!”

    她抬眸瞥了一眼旁边依旧矜贵不凡的男人,一个完美的侧脸确实足够让一个女人为之如此疯狂。

    她轻嗤了声,“招蜂引蝶!”

    顾琉笙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这也能怪我?从头到尾我可没有去她面前招摇过!这么多年,我只在你面前招摇过,奈何自己在你面前的魅力还是不够!”

    一下子简水澜就想到了今天早上在学校操场对顾琉笙所说的话,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道歉。

    简昕出事,当时他一定也很着急的,虽然顾琉笙没有陪伴简昕长大,与他相认也就半年还不到的时间,但是顾琉笙对简昕的好真心实意。

    “早上的话,你别太在意了,我当时就是太着急了,否则责备到你这边来。对此,我跟你道歉!”

    道歉

    顾琉笙勾起一笑,“你无需道歉的,这事情本就是我处理得不好,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小昕受到这些伤害,早上你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你不用自责。”

    他说着用筷子挑了好些鱼片放在她的砂锅里,又说,“多吃一些,要是不够吃的话,你想吃什么,我再去煮,刚才的面线糊味道也不错,不过已经凉了,我等会儿再去热下。”

    简水澜点头,她确实挺饿的,这一锅量虽然多,但估计不够吃,她胃口本来就不小。

    吃了一半之后,简水澜又问他,“今晚唐卿救了小昕,对我们有恩,如果唐卿当真要顾氏集团总裁的身份,或是顾家掌权人的身份,你真舍得给他?”

    不管是顾氏集团的总裁身份还是顾家掌权人的身份,都不可小觑,更是很多人所觊觎的身份,当初顾安扬不就为了这个身份,甚至想要顾琉笙的性命吗?

    说到这事情,顾琉笙不过是勾唇一笑,“没什么舍得不舍得的,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只要别让顾家在他手里没落了就好,对我来说,你们母子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没有了这些,我现在还年轻,将来还能打拼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给你们母子很好的生活。”

    他看着身边脸色有些担忧的女人,加深了脸上的笑容,“实在干不动了,那就麻烦老婆养着我了!”

    “臭美!谁要养你了!”

    简水澜嗤笑了声,但心底却有些感动,这个男人将她与孩子都放在了第一位,而不是被权势利益所束缚。

    有多少人到达他这个高度,还舍得让出这些权利?

    顾琉笙看到她又开始心口不一,笑道,“嗯,放心,就算什么时候我顾琉笙身无分文了,也一定会以自己的努力给你们母子创作很好的生活,再说了咱们儿子这么聪明,将来他的所为一定会超越我这个父亲的,有咱们儿子给我们养老,也不用担心太多。”

    夹起一筷子地瓜粉,简水澜吹了吹,才说,“别给他压力,我现在只想小昕的童年是快乐的。”

    她将那一筷子已经吹凉的地瓜粉吃下,又喝了口汤。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琉笙笑了下,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吃着,觉得特别有胃口。

    吃过之后,简水澜洗了个澡,就回到了简昕的房间里,看到简昕睡得小脸红扑扑的,她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躺下。

    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门锁被转动的声音,她抬眼望去,房门被推了进来,正对上那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简水澜蹙了下眉头,她明明反锁了。

    顾琉笙此时也沐浴了一番,洗去了一身的疲惫与风尘,身上穿着宽大的睡袍,露出精壮的胸膛。

    他走了进来,顺手将房门反锁,看到简水澜质疑的目光笑了下,放轻了声音,“我来陪你们母子睡,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小昕一定一定也需要爸爸陪着,而你也受到了惊吓,我觉得陪着你们母子会更好!再说了,咱们一家三口还没一块儿睡过。”

    简水澜自然想要拒绝的,不过简昕已经睡下,她也不想将他吵醒,便说了句,“床太小!”

    顾琉笙看了一眼那一张床,确实窄了点儿。

    睡下他们母子两人正好,若是再睡下他的话,估计就真的连翻身都不行了,改天得给简昕换一张大些的床。

    可是他不想独守空房啊!

    顾琉笙就这么站在床边瞪了一会儿眼睛,最终下定决心将简昕从温暖的被窝里抱了起来,简水澜见此立即瞪大了双眼,放轻了声音却不难听出她语气的愤怒。

    “顾琉笙,你又发什么疯?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孩子容易受凉?你是疯了吗?”

    顾琉笙抱着沉睡的简昕很快朝着主卧走去,将简昕往被窝里一放,许是感觉到被动了,简昕睁开了双眼,看清楚对方的脸才松了口气,双手抱住了顾琉笙的脖子。

    “爸爸”

    顾琉笙也没想到简昕这么浅眠,他动作都这么轻了还是将他吵醒了。

    “爸爸陪你睡!”

    简昕看到是熟人很快放松了下来,实在困得厉害,很快闭上了双眼又睡着了。

    后面赶来的简水澜恨不得直接给这个男人来上一脚,特别是看到简昕被他吵醒的时候。

    顾琉笙就这么躺在简水澜的身边,被他抱住了脖子,还不忘回头朝着简水澜露出胜利的笑容。

    “快过来睡,都这么晚了,小昕总是起得早,早上还要起来给他准备早饭呢!”

    简水澜气呼呼的,可是简昕在这边也不好出声吵到了他,瞪了一眼顾琉笙。

    她走到了另一边上了床,在简昕的身边躺下,她将被子掖好,顾琉笙就抬手关闭了屋子里的灯。

    房间里一下子暗了下来,顾琉笙躺在床上觉得奇妙,身边躺着他的儿子与老婆,他侧着身子,大手一伸,拉住了简水澜的手,感觉到对方挣脱了几下,他却紧紧握着。

    “别闹,等过几天小昕的情绪安稳下来,我再抱着你睡!”

    “你谁要你抱了!”

    简水澜冷哼了声,这个男人真不要脸!

    “那行,我需要你抱着,可以了吗?”

    他可没忘记每天早晨醒来,这女人怎么抱着他的。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一只手被他紧紧握着,但是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

    虽然昨天受到惊吓不小,但是隔天一早,简昕还是早早地醒了过来,他做了个梦。

    本来挺害怕的,但是醒来看到左边躺着爸爸右边躺着妈妈,所有害怕的情绪就全都消散了。

    好神奇,他竟然睡在爸爸妈妈的中间,简昕揉了揉惺忪睡眼,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本来一睡醒他就习惯自己穿衣下床刷牙洗脸,然后到客厅玩,可是今天被窝里好温暖,旁边还有爸爸妈妈。

    简昕觉得一颗心特别奇妙,说不来的感觉,却让他舍不得起床。

    他躺在中间,被窝里暖呼呼的,一会儿侧身看看妈妈,一会儿侧身看看爸爸。

    在简昕翻身的时候,顾琉笙也已经醒来,看到正独自乐呵的简昕,露出了一丝笑意,揉了揉他的头发,放轻了声音问他。

    “身上有没有哪儿疼?爸爸一会儿给你上药。”

    简昕指了指额头,“这里还痛着,屁股也疼着呢,爸爸,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想跟你和你妈妈睡,被窝里暖和,你跟你妈妈再躺一会儿,爸爸去准备早饭。”

    在他脸上没受伤的地方亲了一口,顾琉笙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简水澜,很快掀开被子下了床。

    简昕窝在被窝里,看着简水澜才沉睡的脸庞,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应寒大清早就过来了,当顾琉笙提着垃圾袋出来扔的时候,就看到了正打开车门的应寒。

    昨天后续的一些事情都是应寒去处理的,否则他也没那么多的事情陪在简水澜他们母子身边,对此顾琉笙倒是没怎么给应寒脸色看。

    “正好准备了早饭,要一块儿吃吗?”

    对于顾琉笙难得的邀请,应寒轻轻颔首。

    “那就麻烦顾总了!小昕醒来了吗?”

    “醒来了。”

    他扔了手里的垃圾袋之后,让应寒进了门之后,顺手将大门关上。

    简昕躺了一会儿,便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穿上衣服,又去刷了牙。

    洗脸的时候,看到自己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老大叹了口气,他现在都不可爱了!

    应寒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昕小小的身子站在凳子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叹气的可爱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