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简水澜看到顾琉笙笑得意味深长
    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很浅淡的笑意,但是看到简昕那张受伤的脸时,眼里冷意稍纵即逝。

    他走了进去,接过简昕手里的毛巾。

    “木叔叔给你洗脸!”

    简昕惊喜地看向他,“木叔叔,你来了!”

    “嗯。过来看看你,昨天吓得不轻吧!昨天那些伤害你的坏人已经被警察抓走了,他们会接到该受的惩罚。”

    他拧干了手里的毛巾,小心翼翼地给他擦脸,避过了受伤的地方。

    毕竟还小,应寒也没提起抓他的蒋营已死亡的事情。

    想起昨天的惊魂,简昕点头,“很害怕,但是后来有个叔叔救了我,还将我送回来。”

    昨天与简水澜通话的时候,多少知道一些,而正巧出现的那人是唐卿。

    多年不见的人,倒是凑了不少,而唐卿突然出现是预谋的还是真的巧合?

    擦洗过脸,应寒将毛巾清洗之后挂了回去,将简昕抱了起来,“还有哪儿受伤?”

    “屁股疼,摔的,不过昨天看过医生了,爸爸给我上了药。”

    爸爸

    之前还称呼顾琉笙顾叔叔的,这么快就改口爸爸了?

    应寒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但还是勾起一笑,“我看看!”

    应寒将他身上的裤子脱了下来,看到屁股上确实一片小巴掌大的淤青,但并不严重,给他穿上了裤子。

    “一会儿再上药,过两天也就不疼了,你妈妈有说让你休息几天吗?”

    “嗯,妈妈说等我伤好了之后再去学校,我现在不好看,不去学校!”

    “小男子汉怎么这么在乎脸好不好看?又不是小女生,对不对?”应寒笑了下。

    简昕也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我饿了,木叔叔带我下楼吃饭!”

    回到了一楼的餐厅,顾琉笙已经将早餐准备好,看到应寒抱着简昕下楼,目光落在他们的身后,并没有看到简水澜,想着这样也好,让她多睡一会儿,省得跟应寒接触。

    简昕看到餐厅并没有他妈妈的身影,便说,“我去喊妈妈下楼吃饭!”

    顾琉笙拉住了他的手,“你妈妈昨晚一直担心你,很晚才睡,让她多睡一会儿,爸爸一会儿再给你妈妈准备她爱吃的早餐。”

    其实应寒今天这么早过来除了见简昕之外,也想见简水澜的,不过顾琉笙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让你妈妈再睡会儿,咱们先吃了。”

    简昕点头,接过顾琉笙盛好的粥,应寒将一颗荷包蛋夹到了他旁边的碟子上。

    应寒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粥,喝了几口问他,“唐卿的突然出现,你不觉得太巧了?”

    顾琉笙点头,“确实很巧,你怀疑这事情与他有关?”

    一听到这事情好像是在说他,简昕安静地听着。

    应寒瞥了他一眼,“毕竟顾家的事情过于混乱了,唐卿的存在让人不得不谨慎,这事情牵扯到了小昕,你虽然是小昕的父亲,但我才是陪伴在他身边多年的人,一直将他当儿子看待,我不希望因为顾家的事情让小昕受到伤害,沈蓉蓉的事情,说白了也是因为你!”

    他们母子在淮城,在他的身边一直都好好的,从未发生昨天如此惊魂的事情。

    可顾琉笙一到这里,沈蓉蓉就过来了,并且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

    不止如此,现在薛长轩出现了,唐卿也出现了,他不希望过去的那些人困扰到简水澜,也不希望给简昕惹上麻烦。

    昨天简昕的遭遇,确实都是因为他,这事情顾琉笙无话可说也深深自责。

    不过唐卿的事情,他昨天晚上就已经让宋微去查了,今天大清早就接到宋微的来电,唐卿与沈蓉蓉倒是从未联系过,两人可以说是陌生人。

    而唐卿这一次过来淮城虽然大部分都是因为简水澜的缘故,但选在这个时候过来,也是因为之前有打算在淮城这边发展他娱乐场所的事业。

    “唐卿还不至于如此,不过昨天的事情也多谢你从中帮助,之前在l国的人情算是你还完了。我不反对你接触小昕,不过最好收起你那些心思。”

    应寒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虽说不给简水澜为难,但怕是不可能那么快就对一个喜欢多年的女人死心。

    简昕默默地吃着,看到两个大人只是喝着白粥,他拿起筷子夹了一颗荷包蛋放到应寒碗边的碟子上。

    “木叔叔,爸爸煎的糖心荷包蛋好吃,你吃一个!”

    应寒见他这么懂事,点头,夹起来咬了一口,“谢谢小昕!”

    简昕一笑,也夹了一颗荷包蛋放到顾琉笙的碗里,“爸爸,你也吃!”

    原本还嫉妒简昕对应寒这么好,看到自己碟子上的荷包蛋,顾琉笙露出一笑。

    **

    蒋营死了,虽然身上有别的伤,但都不是他致死的原因,而是手腕上的伤口失血过多,当天晚上尚未送到医院就已经断气了,后来被送到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

    案发现场发现一只女包,还有带着蒋营与沈蓉蓉指纹的水果刀。

    除此之外,警察还在她的车子上发现一箱子的现金,足足有一百万,并且查到了沈蓉蓉与蒋营的通话记录。

    沈蓉蓉因为太过害怕,所有的事情全都招了,包括砍了蒋营一刀,只是她没想到对方会死。

    只是一刀而已,当时看到那么多的鲜血,她就已经害怕了,只是来不及逃走。

    证据确凿,沈蓉蓉直接被逮捕,沈家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了,还是沈驰告知的消息。

    沈驰也没想到沈蓉蓉会如此大胆,做出绑架小孩的事情,还杀了人。

    绑架的还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是顾琉笙的儿子,沈家这一次必将一蹶不振。

    沈老爷子前段时日因为小儿子落马一事,加上商业上亏损惨重一病不起,如此沈家唯一的千金小姐竟然做出绑架孩子与杀人一事,沈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撒手人寰。

    沈家一家子陷入了困境,而顾琉笙人虽然在淮城,但一直都在对付沈家,沈家一蹶不振。

    顾老爷子本来想着与沈老爷子认识了这么几十年,想要放沈家一马,但是知道沈蓉蓉竟然绑架了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才有的曾孙子,对沈家的事情再不提及。

    至于沈蓉蓉就算顾琉笙不去动她,但毕竟杀了人,就算没有被判死刑,两种罪名也足够她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了。

    只不过顾琉笙没打算让她用这一张脸去坐牢,沈蓉蓉被抓进去没几天之后,就被人泼了热水,一张花了好长时间才整成简水澜模样的脸,被热水一浇,算是彻底地毁了。

    沈蓉蓉几次想要求助沈家,不想让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在监狱里,但得到沈老爷子已经过世的消息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

    沈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但那是他们沈家的顶梁柱,而她的父母想要救她出来,怕是能力不足。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竟然得罪了顾家。

    她以为任凭自己年轻的模样,还有沈家的背景,会得到顾琉笙的青睐,可没想到却将自己推入了地狱。

    虽然这一切都是沈家自己作死,但毕竟也算是因为得罪了顾琉笙才导致如此。

    有了一次简昕被绑架的经历,顾琉笙虽然派了人暗中提防沈家的人,但还是请了朗月保护简昕。

    沈家的事情暂时算是告了一段落,很快就迎来了圣诞节。

    而这一天淮城下起了小雪,飘飘洒洒的很好看,简昕大清早的就到了院子里玩雪。

    不过雪实在太少了,干净的石阶上也不过收集了一小捧,捏起来还没有一个鸡蛋大,完全堆不起雪人。

    不过那么一小捧的雪花,简昕自己一个人还是玩得很开怀。

    简水澜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昕一个人在院子里玩雪,一双小手冻得通红。

    她走了过来,心疼地将他的消瘦捂在了温热的掌心里。

    “这么冷也不戴手套就玩雪,不怕将手玩坏了妈妈心疼,再看看你手里的伤也才刚好呢,万一冻坏了怎么办?”

    简昕扑到了她的怀里,“妈妈,这雪太小了,都堆不了雪人。”

    简水澜看着他已经恢复的小脸,还是那么漂亮,忍不住亲了一口。

    “等过几天下大雪了就带你堆雪人,你爸爸呢?”

    既然简昕已经喊他一声爸爸,简水澜也不好让他再喊顾叔叔。

    “爸爸很早就出门买东西了,他说今天是圣诞节,家里要好好装饰一遍,而且还要给我们准备大餐,妈妈,圣诞节快乐!”

    “国外的节日你也这么开心?”

    她记得顾琉笙还是挺传统的,更喜欢自己国家的节日,“妈妈也祝福你圣诞节快乐,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母子两人正说着,院子的大门被推开,顾琉笙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乌黑浓密的头发上还落了几颗白白的雪花,肩膀上也是,一推开门就看到院子里母子两人,顾琉笙走了过来。

    “怎么不在屋子里,雪虽然不大,但落在身上还是冰冰凉凉的,快进来吧!”

    顾琉笙将东西都提了进去,又去了一趟厨房,将早餐都端了出来。

    “快过来吃饭,一会儿还要去学校,别迟到了!”

    简水澜拉着简昕的手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她看着忙碌的顾琉笙,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像家庭煮男了。

    一日三餐几乎都是他在准备,家务活也都是他在忙,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对待简昕他有足够的耐心,对待她似乎也很有耐心,已经半年的时间了,可是他没有强迫过她,每一次明明忍得难受,可他硬是强忍下来。

    她给简昕盛了一碗粥,又顺手盛了一碗给顾琉笙,最后再盛给自己。

    顾琉笙却一直盯着眼前那一碗粥,心里有些感动,笑了下,“这是圣诞节礼物?”

    简水澜瞥了他一眼,“赶紧吃,吃完还要送小昕去学校呢!”

    顾琉笙笑而不语,这个女人明明心里有她,就是不承认。

    今天正好是圣诞节,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跟她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里,顾琉笙加深了脸上的笑容,频频给他们母子夹菜。

    简水澜看到顾琉笙这意味深长的笑容,总觉得他在谋划着什么她不知道的。

    吃过早饭,夫妻两人就送了简昕去学校,回来之后,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车子。

    那一辆车他们并不陌生,也就唐卿如此执着,这么多年了,他的车子依旧是黑色路虎。

    当初在燕城,他的车子被顾琉笙砸了许多次,然而每一次换新的都是这一款,如今人在淮城,也不忘开着这一辆车。

    所以当顾琉笙看到这一辆车子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简水澜也认出了这一辆车子,果然他们刚下车,就看到那一辆黑色的路虎车门被打开,一只修长的腿跨了出来。

    没一会儿就看到唐卿西装笔挺地出来了,随手关上车门。

    简水澜朝着他走去,“没想到你这么多年了还如此执着这一款车子。”

    “我唐卿是个长情的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

    唐卿抿着薄唇看她,大白天见她的,觉得又与前几天晚上见到的样子有些不同。

    那一天的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一双眼睛哭得通红,鼻尖也有些泛红,整个人楚楚可怜的模样,而今天所见的她很精神,带着一股自信的美丽。

    顾琉笙沉着脸色走来,牵住了简水澜的手,看向唐卿。

    “想好要什么了?我们可以出去谈!”

    唐卿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一大捧正在绽放的香槟玫瑰,递给简水澜。

    “圣诞节快乐!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香槟玫瑰的,如果真感谢我那一天正好救了你儿子,就收下我这一份礼物,我不接受拒绝。”

    顾琉笙正要出声,简水澜已经伸出了手,接过那一大捧香槟玫瑰,而后露出一笑。

    “你太客气了,来者是客,进来坐吧!”

    既然简水澜已经接受,顾琉笙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很不满唐卿的做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