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老婆,你总该给我一个当新郎的机会
    但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失了面子,他牵着简水澜的手朝着大门走去,取出钥匙开了锁,唐卿随后跟上。

    进去之后,看到一处特别文艺的院子,因为今天刚下了雪,地面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的雪花,几株长得很好的植物花叶上也沾染了细碎的白雪。

    两层楼的小别墅,地方不大,但是朝着里面走去,里面的装饰让人觉得很温暖。

    简水澜将花束往桌上一放,顾琉笙已经吩咐下来。

    “既然来了客人,你去烧壶开水泡咖啡,对了,不是还有些画正在赶着,要不你先回画室忙着吧!”

    简水澜知道他这是不想让她与唐卿多有接触,才这么说,她这几天闲在家里面,每天都陪着简昕,哪儿来的画正赶着?

    不过正好她也不想多接触一个对他心怀不轨的男人,只是正要点头的时候,唐卿适时出声了。

    “再赶的画,也不差这么点儿时间吧,该不会是我一过来,你们就都要忙起来了?看来你们的诚意也不过如此。”

    顾琉笙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有什么事情咱们男人自己解决,小澜,你去忙吧!”

    简水澜连开水都不想烧了,这个男人过来她能瞧不出他的来意?

    于是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自己的画室走去,画室的门一关,她索性反锁。

    然后坐在直接的位置上,掏出了手机,大清早的追剧,也是种享受啊!

    简水澜一走,唐卿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顾总还真是将你的女恩宝贝得很!”

    “那是必须的,你也说了她是我的女人,唐卿,我也说了,你想要什么随便开口,但是别来打我妻儿的主意,我顾琉笙可以不在乎权势地位,但若是谁动了我的妻儿,我一定不会放过!”

    就像云家,就像沈家,到最后只会走向灭亡。

    唐卿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也知道顾琉笙的报复,这几年来算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但始终不是顾琉笙的对手。

    唐卿嗤笑了声,“你真觉得我唐卿会要你们顾家那些东西?如此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就算你不承认,咱们怎么算也是兄弟,认真算起来我还是你儿子的亲叔叔,不过是顺手救了自己的侄儿,所以也无需你的感谢!”

    “那就不要忘记我儿子的母子是你嫂子!”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如果能让唐卿有所顾忌,他不介意,“唐卿,要是让我发现你对我妻子有不轨之心,见一次揍一次!至于这一次的人情,什么时候要,我都不会推却,前提是别动到我妻儿!”

    说完顾琉笙很快起身,看向悠闲坐着的男人,很快下了逐客令,“慢走,不送!”

    嫂子

    他不想承认怎么办?

    既然简水澜不想见他,唐卿也没了留下走的想法,很快起身朝外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去看顾琉笙。

    “对了,这么多年不见母亲,她挺想你的,不管你怎么厌恶她,或是她当年错得离谱,但她始终是你的母亲!”

    一听到母亲这个词汇,顾琉笙的脸色阴沉了几分,随即冷笑出声,“那也劳烦你转告她,如果她肯回去法国养老,我顾琉笙还认她是母亲,若是依旧想留在燕城兴风作浪,我作为顾家掌权人依旧将她驱赶到底,顾家没有顾夫人了!”

    既然她不念旧情,他也没必要念及旧情。

    唐卿没再说什么,转身就朝着外头走去,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

    顾琉笙的脸色有些难看,走了出去将院子的门关上。

    画室里,简水澜虽然在追剧,但还是将一半的注意力落在外头,听到院子大门推开又关上的声音,而后是车子发动的声音。

    她蹙了下眉头,唐卿这么快就离开了?

    她还以为以唐卿的厚脸皮程度,还会想法子留下来吃午饭呢!

    她将视频暂停,开了画室的门,正瞧见顾琉笙手里抱着那一大束的香槟百合,扔到了垃圾桶里,而客厅里已经不见唐卿的身影。

    她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却见顾琉笙的脸色阴沉着,笑了下。

    “至于么?不就是一束花而已,扔了就是,还发这么大的脾气。”

    顾琉笙朝着她走来,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将她抵在墙上,密密实实的吻落下。

    简水澜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但这几天似乎也习惯了他突如其来的吻,只是少了之前的温柔,多了几分肆意不拘。

    她闭上双眼承受他的热情,没多久她的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这个吻许久之后才停了下来,顾琉笙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看着双眼迷离的女人,心里多了一丝愧疚,他喘息着。

    “抱歉,我不该拿你发泄的,刚刚”

    简水澜几乎是挂在他的身上,咫尺问他,“是不是唐卿跟你说了什么?”

    “我母亲的事情,我对她的亲情已经淡了,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寒而已。”

    他低头看着面前仰着漂亮小脸盯着他看的女人,唇色嫣红,醉眼迷离,看得他浑身一热。

    “小澜,我想我想要你”

    他直接将她横抱起身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这一举动,还有他的话,以及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烫意,简水澜自然清楚他想做什么。

    一下子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颈,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顾琉笙抱着她进了主卧,将她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整个人直接倾压下去,瞧见她的紧张,安抚道,“别紧张,将自己交给我就好,我实在是没办法再忍了!”

    他的吻带着急意,简水澜索性闭上了双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四肢百骸得到完美的释放,此时还酥酥麻麻的,简水澜累得一动都不想动,而顾琉笙趴在她的身上,餍足地笑着。

    对于刚才长时间的亲密接触极为满意,不管是她的还是他的!

    两人依旧身心契合,几年没有碰她,她生涩得犹如当初,让他得到莫大的满足。

    清洗之后,简水澜直接就睡了,顾琉笙却还觉得兴奋异常,就这么躺在她的身边乐呵。

    见她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又凑过去亲了一口,觉得人生至此,圆满了。

    就这么躺了些时候,顾琉笙才想起一件事,他好像将宝贝儿子给忘了。

    简昕就读的幼儿园中午并没有在学校吃,而是回家吃饭,11点放学,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2点了,这一早上他们几乎都在床上度过了,估计简昕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顾琉笙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在里面翘首以盼,恋恋不舍地起了床,穿上了长裤,许是动作太大,将简水澜吵醒,她睁了下双眼看他一眼,很快又闭上沉沉睡去。

    担心她醒来找不到人,顾琉笙留下了一张便笺纸:大宝贝,我去接小宝贝了!

    一大一小,都是他想要珍藏的宝贝!

    **

    顾琉笙风风火火地来到了学校,打卡进去之后,见果然就剩余简昕一人,他坐在一张凳子上等着,一旁的桌上摆放了好几样包装得华丽的礼物。

    看到他的时候,小昕很快起身跑了过来,一下子就冲到了他的怀抱里。

    顾琉笙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怎么没有老师陪着你?”

    简昕回亲了他一口,“今天圣诞节,黄老师接到了个电话,要跟她男朋友一起吃饭,被我听到了,我就让黄老师先去找她的男朋友吃饭了,我自己留在这边等爸爸妈妈,反正旁边就有保安叔叔看着,还有朗月阿姨暗中保护着我呢,爸爸,妈妈怎么没有过来呢?”

    顾琉笙瞥了眼一旁的保安亭,里面确实有两个保安守着,而这一间还算安全,摄像头360无死角地拍摄。

    只是之前才发生被绑架的事情,顾琉笙难免要注意一些。

    “妈妈在家里休息,一会儿回去别吵着她,以后要是没等到爸爸妈妈,就给我们打个电话,知道吗?”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礼物盒子,问他,“这些都是小昕的?”

    看到那些礼物,简昕点头,“都是班里同学送我的圣诞节礼物,爸爸帮我带回去吧!”

    顾琉笙数了下大概,竟然有二十几份,看来自己儿子在班上还是很受欢迎的。

    他想起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节日的时候也经常收到礼物,不过那时候的他傲慢,那些礼物从没有带回去过。

    毕竟大都是学校里女生送给他的东西,被他带回去的也只有苏焕几人送给他的礼物,但是简昕在简水澜的教育下,虽然有些时候的性子挺像他,但少了傲慢无礼。

    “好!都带回去,爸爸给你带着!”他带着简昕回到了车上,取了两只袋子过来,将所有的礼物盒子都收了进去,一手提着所有的礼物,另一手将背着书包的简昕抱在了怀里。

    回到家里,简昕就开始拆礼物,对于别的礼物他倒是不热衷,而是从里面挑选了一只蓝色包装的礼物盒子拆开,看到里面是一把儿童玩具手枪,爱不释手地玩着。

    他很快抱着手枪朝着厨房饿方向跑去,看到里面穿着围裙正在忙碌的高大男人,立即伸出了手,“爸爸,你今天中午带我出去买个礼物,我要送给副班长。”

    顾琉笙看着他手里黝黑的手枪,拿起来检查了下,是儿童玩具,但还是教育了他一番。

    “这杀伤力虽然不强,但也不可以对准别的小朋友,知道吗?”

    据他所知,这个副班长是淮城楚家领养的小孩,楚家几代人都是当军人的料,这领养的孩子喜欢手枪也没毛病,不过真是领养的,还是楚家的种,谁知道呢!

    “我知道,这是我们班男生最近很流行的玩具,副班长送给我的,之前让妈妈给我买一个,妈妈说这东西危险,不给我买。”

    顾琉笙笑了下,“行,知道它危险就好,不可以伤到别的小朋友,否则东西没收。一会儿吃过饭,爸爸带你出去买礼物,不过你收了这么多的礼物,就只回礼副班长?”

    简昕不好意思地笑,“我又没有让他们送给我,况且还有别班的小朋友送的,我又不认识,本来我也不收的,可是他们将东西放到了我的位置上,只好勉为其难地带回来!”

    看来之前的死对头,如今都成为了他的好朋友!

    **

    简水澜醒来的时候,她猛然想起自己的儿子好像忘记接回来了!

    慌张地起身,觉得有些不适,那个男人果然太没节制了!

    取过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抓了抓头发,看到身上穿着棉质睡衣。

    起身抓了一件外套披上,又穿上棉布拖鞋朝着外头走去,瞧见顾琉笙正在客厅里对着电脑忙碌。

    听到门推开的声音,抬眸朝着这边一看,露出一丝笑意,很快起身走来。

    顾琉笙简直爱死了她现在这一副样子,头发虽然乱糟糟的,可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身上穿着睡衣,外头披了一件厚厚的大衣,脚上套着厚厚的白色棉质拖鞋,小脸上的表情特别生动,带着懊恼与刚睡醒的娇憨,他走过去,在她凌乱的头发揉了几下。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准备,小昕已经上学了。”

    简水澜松了口气,“中午你有记得去接小昕回来吧?”

    “嗯,去接了,不过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咱们宝贝儿子倒是没问为什么迟到。”

    “都是你!要不是”

    简水澜一想到自己就这么交代给他,还是觉得自己太过随便了,这个男人三两句甜言蜜语,她就撑不住,不过说到吃的,还真觉得饿得厉害,冷哼了声,小脸微扬,带着几分傲娇开始点餐。

    “鱼片砂锅一份,土豆烙饼两个,冰啤两罐。”

    顾琉笙看着她傲娇的小模样,觉得特别受用,低头在她的小脸上落下一吻。

    “外头都下雪了,你还想着喝冰啤,给你换成苹果汁,再说冰箱里的冰啤都被我给扔了!”

    “回头我再网购一箱!”

    她恶狠狠地哼了声,催促他,“快去准备,饿死了!”

    “遵命,老婆大人!”

    顾琉笙在纤细柔软的腰肢上掐了一把,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

    被他又占了便宜,简水澜冲着他的背影一阵张牙舞爪,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这一段时日里她都有些沉沦其中了。

    两个炉子并用,还空出点儿时间削苹果榨果汁,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准备好食物。

    他将食物端到餐厅,简水澜已经收拾好坐在那边等候,一头凌乱的头发扎成可爱的丸子头。

    身上穿着高领白色毛衣,一条简单的浅色紧身牛仔裤,脚上依旧套着舒服的厚棉拖鞋。

    整个人看起来还像个大学生一样,特别是那细致白皙的皮肤,仔细看,都看不出毛细孔。

    他端着还热气腾腾的食物走去,放到了她的面前,并在她的对面入座,“尝尝!”

    简水澜看到眼前的食物很快抓了一块土豆烙饼吃了一口,有些烫,她吹了吹,不过吃在口中特别香软,早知道应该多让顾琉笙多烙几个了。

    自从他住进来之后,她似乎都懒散了许多,而且伙食也提高了,感觉自己都胖了!

    想到这里,简水澜又吃了一口,忧伤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问他,“我是不是胖了?”

    顾琉笙见她这样的举动,只觉得可爱,好想将她再压身下好好享受一次,不过这个时候明显不适合,今晚上倒是可以再来一次!

    他禁了这么多年,如今一尝到甜头,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伸长了手,顾琉笙轻捏了下她的脸,入手细腻紧致,他笑了下松开手。

    “我巴不得你再长点儿肉,不过看你这么瘦,该长肉的地方还真一点儿都没含糊。”

    简直能让他欲生欲死。

    简水澜挺了挺胸口,“那当然,我这可是货真价实”

    然而一想到早上顾琉笙化身为狼的时候,有些话就说不下去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流氓!

    她默默地又吃了一口,问他,“真的不胖?自从你住进来,好多活都扔给你,我懒惰了许多,都觉得好像长胖了,算了,明天开始还是让我来下厨、打扫卫生好了!”

    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做干家务活,但也不好一直都扔给顾琉笙,看她都好像胖了!

    看到她纤细白嫩的手指,顾琉笙很快回绝。

    “别,我可舍不得你这么辛苦,这些家务活我来就可以了,再说我现在全身心都投入到家庭里,若是不干些活岂不是都闲着?再说平时你也会分担一些家务,还要照顾小昕也很累的,之前咱们怎么过,还是老样子。”

    简水澜露出了丝笑容,“这可都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嫌弃我懒!”

    该不会这是她的套路吧?

    顾琉笙无奈一笑,“好了,快别说了仔细吃,天气冷,凉的快。”

    简水澜也就不再说什么,吃了一块土豆烙饼之后,开始吃鱼片砂锅,偶尔再喝一口冰凉的苹果汁,再就着一口土豆烙饼,觉得这个冬天似乎没有过往那么冷。

    等到她全部解决完之后,顾琉笙取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小澜,你有没有想过一起回去燕城?淮城虽然挺好的,但燕城才是你土生土长的地方,之前还欠你一个婚礼,我想补给你!”

    回去燕城

    她默默地擦了下嘴,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现在谈婚礼我觉得有些早了,我是说过给你一次机会,但并不是今天咱们发生了关系,但并不代表我就接受了你!”

    顾琉笙笑了下,“我知道你已经打从心里接受我了,否则今天我想要你,你绝对不会顺从于我,我对你的了解,已经超乎你的想象,小澜,有些时候你对我的关心,虽然不说出口,但是我知道,我也知道我已经通过了你的考核。”

    他握住了她的手,与之十指相扣,“你拒绝回去燕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别怕,那些都交给我,我不会让人有机会伤害到你与小昕的。爷爷年纪这么大了,我想让他年前的时候见见小昕,咱们一起过年!”

    顾老爷子

    潮老头

    爷爷!

    简水澜想到那个严肃的老人,但是在顾家除了顾琉笙就是他对她最好了!

    当初他们结婚之后,顾老爷子也确实一直盼望她给顾琉笙生个孩子,如今简昕这么大了,顾老爷子一直没有见过。

    想想也确实有些愧疚于他。

    “这事情我考虑一下吧,还得再问问小昕的意见,不过就算我跟你回去见他老人家,也不代表我会回去住在燕城,我跟小昕在淮城生活得挺好的!”

    如果回去燕城,也代表要与应寒分开了,这四年多以来,她和简昕都习惯了应寒的陪伴,如果分开了

    虽然知道应寒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家庭,但她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

    无关爱情,只是因为是很好的朋友,也曾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你可以好好考虑下,其实小昕回去燕城读书也很不错,那边的教育算起来还是比淮城这边要好上一些,而且他是顾家的孩子,迟早是要回去顾家的,不如让他早点儿习惯那边的环境。”

    看到简水澜并没有想要松口的态度,顾琉笙又说,“你看我年纪都这么大了,好不容易娶了老婆却一直没有婚礼,你总该给我一个当新郎的机会!”

    “你要是想当新郎,多少个女人想给你当新娘。”

    简水澜嗤了声,明显不吃这一套。

    “我只想你给我当新娘子,咱们儿子还可以当花童呢,对了,咱们找个时间先去拍婚纱照吧,摄影团队我来找,想要什么样的风格你来决定,如何?”

    觉得这个条件对她可能还不够诱惑,顾琉笙想了想,又说,“你想想你最好的朋友,目前也就秦小姐一个,趁着现在秦小姐尚未结婚,咱们还可以请她给你当伴娘,咱们给她包个厚厚的红包,她一定高兴。”

    顾琉笙一想,他的伴郎团都是挺多的,他现在真恨不得赶紧跟她举行婚礼,让全世界知道他的妻子是她简水澜!

    让秦筝当伴娘,她若是结婚,自然是要让秦筝当伴娘的,才不管她已婚或是未婚呢!

    这事情我再考虑看看吧,她将面前的砂锅推了过去,“去刷碗吧!”

    顾琉笙无奈一笑,点头,“行,你好好考虑,反正咱们早晚总是要举行婚礼的!”

    **

    别墅的施工队在南宫玖的指导下,进行得很快。

    此时已经基本上完工,机关也都安置进去,但是一些科技设备的软件还在进行当中。

    别墅里已经停止了白天敲敲打打的声音,所有的一切看起来似乎跟之前没有差别。

    但是唯有里面的人,知道这别墅里头装置了好几样的机关,一些地方都不敢随意触碰。

    南宫珮是清楚自己大哥的,他所制作的机关不容小觑,虽然不满他在屋子里整这么多的机关,但始终没敢在这一方面吭上一声。

    南宫山庄能如此安全,除了那些护卫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山庄里面安置的众多机关,就是顾琉笙当初都差点命丧南宫山庄。

    不过这别墅里头几处地方所设置的机关,南宫玖倒是有跟她提起过,只要平日里别随便触碰,倒是不会有问题。

    不过她在这边的房间里倒是没有安置机关,但之前听到南宫玖房间里敲敲打打的声音,那边怕是安装了不少的机关。

    机关基本上已经安置好,南宫玖想到好几天没有见到应寒了,难免有些想念。

    他推开窗子,看着外头飘飘洒洒的雪花,比起早晨倒是大了一些。

    拨打了应寒的号码,一直到铃声的尾音才被接听。

    那边很快传来应寒略显不耐烦的声音,“你又有什么事?”

    “机关已经安置好,你敢不敢过来玩玩?”

    南宫玖觉得对付这样的男人,只能用激将法。

    应寒出身鬼门关,对于这样的邀请自然是乐意的,他还真想看看这么些天,南宫玖在他的别墅里,捣腾出个什么东西来了。

    “好!一会儿有时间就过去!”

    “好!我等你!”南宫玖露出一丝浅笑。

    楼下阳台的地方,与南宫玖所处的房间,也就只有几米的距离,而南宫玖还是开着窗子说话,所以他的话一字不落地被南宫珮听了过去。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抑制不住地紧张着,木映晗今天要过来了吗?

    纵然被他拒绝了这么多次,可是她始终不肯对他死心,依旧卑微地爱着他。

    她相信有一天,这个男人一定会让她的痴心所打动!

    南宫珮很快离开了阳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开始挑选衣服,换上之后,又觉得脸上的妆容不够精致。

    很快去将脸洗干净重新上妆,后悔着早上没出门做个漂亮的头发。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抹完美的笑容。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似乎比以往还要漂亮许多。

    她觉得自己是美艳的风格,比起简水澜并不会差,可是想不明白那个已婚的女人,还生了个那么大的孩子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吸引了木映晗的目光?

    可是这么完美的她,为何木映晗会对她视而不见?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辆低调奢华的豪车停在了外头,应寒推开了车门。

    正要下车的时候就听到了手机铃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南宫玖。

    他倒是很快接起,尚未出声,就听到南宫玖说道,“别急着进来,这一路虽然不长,不过几处机关你好好体验一下,敢不敢?”

    应寒嗤笑了声,“有何不敢,我倒是想看看你折腾了这么长时日,折腾出个什么东西来!”

    他很快结束了通话,下了车,顺手关上车门。

    从这边开始施工,应寒就不曾踏过这里,没想到施工完毕,外头与里面倒是没有什么差别,如果不是知道南宫玖在这边安置了机关,他还真看不出来里面改建过。

    不过在南宫山庄也吃过两次亏,应寒虽然对于这边的机关好奇,但也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能让他吃亏的地方不多,倒是南宫玖那边吃过两次亏,算是破了纪录。

    而且两次都是因为他设计的机关!

    楼上,南宫玖看着应寒下车,站在大门前朝着里面看了过来,他手里拿着遥控器,虽然有些部分尚未完善,不过并不妨碍他现在操控这些机关。

    而南宫珮打扮好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等待应寒的到来,更是不惧寒冷地打开了窗子。

    她为了见应寒穿着单薄,就为了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所以当冷风灌进来的时候还是被冻得直打哆嗦,不过当看到应寒从车子里下来的时候,她就不觉得冷了,反倒一颗心暖和了起来。

    她冲着那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望去,唇角禁不住溢出了笑容。

    不管是哪一次见到他,她都觉得自己被他深深地吸引着,再也移不开目光。

    应寒本来想让佣人过来开门的,但是想到自己之前每次开车回来的时候,车子刚停好,都会有佣人过来开门。

    这一次他车子停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过有个人过来,这一定有猫腻!

    那一扇门是镂空雕花铁门,可以看到里面,很普通的一扇铁门,此时却让应寒觉得里面暗藏了玄机,自然不敢贸然过去开门,他想着回到了车上取了一副黑色的手套戴上。

    这一套手套外层可防电流,里面还有一层细细钩织而成的钢丝,可防利器,他走了上去,推开了大门,倒是没有异常。

    楼上南宫玖看到应寒倒是不笨还准备了手套,但是当他的手套碰上了铁门并没有任何一样发生,看来是一副阻隔电流的手套。

    眼里闪过一抹欣赏,他很快按下了遥控器,当应寒就要将大门完全推开的时候,一股钢丝突然不知道从哪儿蹿了出来,贴着雕花的地方顺着镂空处直接束缚住应寒的手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