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这么多年了,怎么就走不到她的心里呢?
    这一股钢丝出现得无声无息,犹如游蛇一般,又与铁门的颜色几乎一致,不过应寒的反应很快,纵然钢丝已经束缚他的手,但是他的手腕灵活地一转避开了钢丝。

    刚避开就看到不少钢丝不知何时延伸出来,如蛇一般,他迅速往后一退,倒是有些兴趣了。

    后来应寒几次尝试,发现那些钢丝犹如有生命一般,只要他一靠近,钢丝就会出现,看来里面还安装了感应器,只要启动开关有人靠近,这些钢丝就会出现。

    南宫玖真不愧是机关高手,几天的时间这一处大门确实一般人难以进去。

    不过他应寒尚未算是普通人,几次的尝试,他发现这些钢丝还是有些缺陷。

    比如说如果他在开了门之后迅速进去,那么这些钢丝再快也快不过他。

    不过要担心的就是一进门之后,可能还会有别的机关正等着他,一环接着一环,正是南宫玖设计机关的精彩之处。

    见已经五分钟的时间了,应寒还是处于门口尚未进来,南宫玖有些得意,他就知道他这一次设计的机关并不寻常,这几天他可是下了心血研究,再者这些机关并非完善。

    另一边的窗子,南宫珮心急如焚,特别是刚才看到应寒的手,差点就被那些突然延伸出来的钢丝束缚的时候。

    很担心他会受伤,却不敢吱声,担心她大哥又说她。

    虽然直接进去有一定的风险,不过应寒此趟过来就是为了看看南宫玖设计的机关威力,如果连这个机关都闯不过去,那么他就愧为鬼门关的少主了!

    这一次应寒重新推开了铁门,在钢丝延伸出来的时候迅速地进去,那些钢丝并未写碰到他分毫。

    只是当他进了大门之后,一下子就触碰到了脚下的机关,而此时南宫玖也正进行遥控。

    当应寒觉得脚下一沉的时候,他本就有准备整个人下沉时,眼疾手快地攀住了一旁的地板,整个人从里面一跃而起,然而很快有一拨的暗器冲着他而来,可谓左右夹击。

    应寒想都没想,直接朝着另一旁落地,一阵利落地翻滚了几圈,先是避开了左边的暗器而后避开了右边的暗器。

    他整个人朝着一旁的墙壁踩上,脚尖轻点,然而没想到又触碰到了机关,见自己的身子往下掉落下去,应寒想到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不过掉落的地方有一处大盆栽,他直接踩在了花盆的边缘,此时倒是任何异常,应寒喘了口气。

    想到从大门到这边也不过几步之远,就有这么多的机关存在,这南宫玖果然变态!

    他看着围墙,看来那边也不安全,不过从这边过去也没几步路,就不知道南宫玖往里面还设置了多少的机关。

    应寒凛住了心神,接下来都是地板为主,怕每一块地砖都暗藏陷阱。

    楼上南宫玖看到应寒一路连闯了好几关,还丝毫无伤,倒是觉得有趣。

    这些机关,若是由他来,只怕也会受点儿伤势,看来应寒的功夫比他想象中还要好。

    对此,南宫玖觉得自己更是欣赏这个男人!

    他扯唇一笑,看他的时候,目光灼灼,手里的遥控器刚才已经用了几次,周边的机关最为紧要。

    应寒既然能破,接下来对他来说也用不上这一只遥控了。

    南宫玖将手里小巧的遥控器往桌上一放,看着楼下应寒从盆栽的边缘处利落地跳了下来。

    不过一跳下来,地面立即塌陷,他很快又去踩另一块砖,之前塌陷的地方在他离开之后很快又恢复如初。

    如此几下地塌陷,应寒也掌握住了诀窍,每一处塌陷的地方直径几乎都是在半米左右,而周边就是安全的地方。

    几次下来,应寒倒是一路入了院子,成功进入里面。

    其实里面还有几处机关,不过南宫玖没有打开,前面机关应寒闯过就足够了,其余的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不过看应寒闯关的时候还真有点儿意犹未尽。

    南宫珮也将应寒的表现看在眼里,对他的倾慕更深了一层。

    她捂着狂跳的心口露出笑容,目光深深地停留在他的身上。

    楼上的目光,应寒自然也感觉到了,不过他权当没有看到。

    朝着前面走了几步,都没有机关的样子,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楼梯传来的脚步声。

    南宫玖一步步走了下来,朝着应寒鼓掌,“木少主刚才的那一番还真精彩!”

    “谬赞了!这些机关倒是不错,只是这个地方还真没必要如此浪费!”

    “浪费”

    南宫玖露出一笑,“不过是几处机关罢了,也没花上几个钱,放心,这笔钱从我这边扣除,不过木少主应该不会差钱才是,但如果在资金上有所欠缺的话,倒是可以说声!”

    他南宫玖旁的没有,大概也就是金钱太多了。

    他应寒就看起来很缺钱?

    应寒没有理会他,只是回头去看,刚才一路走来的地方已经都恢复如初,倒是暗器落了一地,他折回去,捡起一只暗器,倒是做得精致。

    南宫玖倚在门边,目光深意地盯着眼前清隽的男人,突然又出声,“也快要到晚饭的时候了,来了淮城这么长时间了,每天都在这边吃,不如木少主找个好些的饭馆请我吃一餐,意下如何?正好今天是圣诞节,虽然是西方节日,但淮城在今天也挺有气氛的。”

    南宫玖的话才刚说完,一旁就传来一道嗓音温柔的声音,“大哥,也带我一会儿去吃吧!”

    而后看向应寒,含笑说道,“木少主,我之前听家里的佣人说起大概开车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达宴氏私房菜,据说宴氏私房菜非常美味,来此不去吃一趟,还真有些可惜了。”

    南宫玖警告地看了一眼南宫珮,“这边没你什么事情,回房去!”

    在看到南宫珮的打扮的时候,南宫玖忍不住蹙眉,这妆容怕是刚刚上的吧,还有这一身衣服。

    外头都已经下雪了,为了个男人她倒是豁得出去,这一身如此单薄的春装,也不怕被冻死!

    “大哥”

    南宫珮也是知道但凡涉及到应寒的事情,绝对不会太过顺利,她深呼吸了口气,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看向南宫玖,又说,“今天是圣诞节,在l国也是个重大节日,我们虽然是华人过的还是咱们传统的节日,但这边是淮城也都有圣诞气氛,前几年圣诞大哥正好都出去应酬了,咱们兄妹都没有一起好好过个节日呢,今年难得聚在一起”

    南宫玖还能不清楚她的心思?

    眼里的笑意变成了嘲讽,应寒看到他们兄妹两人如此,瞥了一眼外头飘着雪的天色。

    “你们兄妹来淮城这么长时间,我作为东道主确实没有好好地请你们吃过饭,择日不如撞日,那就选择今天吧!”

    他虽然不想给南宫珮丝毫的希望,或是与她有牵扯,但单独与南宫玖吃饭,又见南宫玖有那些变态的心思,还是带上他的妹妹,省得恶心。

    再者,他之前就对南宫珮拒绝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南宫玖瞥了一眼南宫珮,看到她一张脸立即犹如春花绽放,眉头不禁又是一皱。

    应寒的心思他是明白的,只是看到自己花痴一般的妹妹,南宫玖就觉得反感。

    他是想要拒绝的,但是应寒既然已经说出口,他也不好让他没了面子。

    心里忍不住自我嘲讽了一番,他南宫玖何时这么在乎一个人了?

    况且还是为了对方的面子着想!

    南宫珮确实欣喜若狂,她能留在淮城没有被送回去l国,就是因为应寒发了话。

    这一晚上能与他们一起共进美食,也是因为应寒发了话。

    她看着自己现在的打扮,虽然应寒没有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但她想只要应寒看到了,一定会发现她的美!

    应寒脱下了手套,转身朝着外头走去,南宫珮就要跟上,南宫玖很快出声制止。

    “南宫珮,你要记得你与木少主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同意,最好死了这一条心,今天让你一块儿过去,你要清楚木少主对你一点儿心思都没有!”

    “那你以为木少主对你就会有那些心思?”

    然而这一句话,南宫珮还是没胆子说出口。

    她抿着唇看他,“大哥,你说的我都懂,不过不努力,谁也不知道最后如何!”

    只要木映晗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她不介意脱离南宫山庄,不介意跟南宫家族断绝关系!

    想到这里,南宫珮露出一笑,她想,对于那个男人的感情当真已经深入骨髓了!

    纵然木映晗不爱她,纵然木映晗的眼里看不到她,而她依旧如飞蛾扑火,在所不惜。

    淮城的美食不少,不过宴氏私房菜确实很适合招待客人,上车之前,应寒就先让人给他们订了一桌。

    平常时候想要订都不一定订得到位置,特别是今天还是圣诞节。

    一路上车水马龙,周边的商店很有过节的气氛,这个时候出现在街道上的不少都是男女之间的关系。

    看着这一幕,他突然很想念那个女人,那个他陪伴了好几年的女人——简水澜!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或许很开心地待在一起,她的世界还是没有他应寒!

    这么多年了,怎么就走不到她的心里呢?

    车子在宴氏私房菜旁的停车场停好,南宫玖也将车子开到了他车子旁停好。

    南宫珮一下车就打了个哆嗦,这外头还真冷。

    看到南宫珮明显地打了个哆嗦,南宫玖嗤笑了声,什么都没说跟上了应寒的步伐。

    走进去,报了名字,服务员带着他们到了一处靠着窗子的位置。

    南宫玖见不是包厢,而是跟着一大群人坐在这边吃饭,旁人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一路走去,眉头越皱越紧。

    南宫珮也是如此,不过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共进晚餐,就算是菜市场吃饭,她估计都能欣然接受。

    “怎么不是包间?”南宫玖问他。

    应寒坐了下去,冷哼了声,“宴氏私房菜从开始做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的,没有包间!要是南宫家主觉得配不上你高贵的身份,可以选择出去,另寻他处!”

    南宫珮倒是适时出声,“我倒是觉得这边挺好的,很热闹,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总是冷清,难得这样热热闹闹的,也很不错!”

    她今天穿得少,这里面也没个暖气,不过人多倒是温暖。

    应寒没有理会她,接过菜单自己点了几样菜,南宫玖瞥了一眼菜单,也挑了几样他爱吃的,南宫珮看向应寒,露出得体的笑容。

    “木少主对这边应该熟悉,不知道哪几样菜更好美味?我平常比较少出来吃,还麻烦木少主给提点儿建议。”

    “如果再这么啰嗦的话,你就出去另寻他处吧!”南宫玖终于忍不住出声。

    被他这么一说,南宫珮失了面子,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是将刚才木映晗的话,扔给她吗?

    自己在木映晗的面前不讨好,所以也不想让她讨好?

    南宫珮讪讪地点了几样菜,安静地坐在那里,但偶尔朝着对面的人投去一瞥。

    应寒本就没什么心情,特别是对面两人他当真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不过此时一道身影却让他一双眼瞬间璀璨了起来,看到是她的时候,应寒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唇角还勾起一笑,没想到他正想着她,简水澜就出现了。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妮子大衣,一条紧身深色牛仔,一双细高跟鞋,天气太冷,她还在头上戴了一定毛茸茸的大红色帽子,一张小脸化着淡妆,清新脱俗。

    整个人看起来洋溢着一股青春的味道,站在那边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不过让他觉得扎心的是,走在中间的简昕,被她与顾琉笙一人一手牵着。

    而他们的座位正是他们旁边的那一桌,见此,应寒觉得这一切真巧!

    此时简水澜也看到了应寒他们,顾琉笙见此眉头就是一皱,他怎么会订这里的位置?

    现在换座位还来得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