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他想要多少个孩子,她都愿意给他生
    简昕就很兴奋了,挣脱开了简水澜与顾琉笙的手朝着应寒小跑了过去。

    “木叔叔!”

    简水澜朝着他们走来,也打了招呼,“应寒,好巧啊!”

    简水澜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应寒他们,她与应寒打过招呼又看向南宫玖与南宫珮,“你们好!”

    南宫玖轻轻点头,南宫珮见是他们热情地站起了身。

    知道应寒的心思之后,她虽然不愿意他跟简水澜有过多的接触,不过简水澜已经是孩子的母亲,还是顾琉笙的妻子,与应寒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了。

    她不介意在这样的场合让他们接触,也给应寒留下个好印象,她笑容美艳地看着眼前娇俏的女人。

    “我看位置还挺大的,不如你们一家三口也过来一起拼桌吧,一起吃饭热闹许多,还可以将多出来的位置让给别人,这边的生意真好!”

    顾琉笙是不愿意的,毕竟他们一家三口难得出来一起吃顿饭,就想着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地过圣诞。

    跟他们几个别有心机的人,凑一块儿做什么呢?

    应寒此时也朝着简水澜看了过来,见此,南宫玖冷笑了下,这都是些什么事?

    本来只是他与应寒两人的晚餐,现在是想变成多人聚会吗?

    他警告地看了一眼南宫珮,看来是时候让她回去了,留在这里除了碍事,还碍眼。

    简水澜自然不会推却,很自然地答应了,“既然南宫小姐都这么说了,咱们就一块儿吃个完饭!”

    她看向顾琉笙,以眼神询问他。

    顾琉笙有些无奈,她都这么说了,若是拒绝,岂不是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

    简昕最为高兴,直接就爬上了应寒身边的位置,跟他挤在了一起。

    “木叔叔,我坐这里?”

    应寒点头,让他坐好,“当然可以,木叔叔还想着今晚上你们会在家里吃饭呢!”

    “妈妈说这家餐馆很好吃,她以前在燕城的时候,最喜欢跟秦筝阿姨一块儿去那边吃呢!”

    简昕看向坐在对面的南宫玖与南宫珮,想到南宫玖送给他自己做的玩具,还是很喜欢的。

    于是还算主动地跟他们打了招呼,“南宫叔叔好,南宫阿姨好!”

    南宫玖瞥了一眼他,好一会儿轻轻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倒是南宫珮很热情地跟简昕打过招呼。

    “几天不见,顾小少爷似乎又长高了一些,我之前听说顾小少爷出了点儿事情,平安就好,有些女人也真是愚蠢,连顾家的小少爷都敢动!”

    简水澜冲着南宫珮露出一笑,“多谢关心!”

    对于这话题并不想再深谈。

    顾琉笙虽然不愿意与他们拼桌,但既然都已经拼桌了,看向南宫玖打了个招呼。

    撤了原本订好的那一桌之后,顾琉笙取过服务员送来的菜单,点了几样简水澜喜欢吃的食物,还点了几样适合简昕吃的食物,便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他们三人点的饭前蔬果热汤很快就送了过来,简水澜将其中一碗端到简昕的面前,应寒顺手接过勺子,将手里的勺子递给简昕。

    “先喝点儿开胃热汤,圣诞节有没有收到礼物?”

    简昕点头,喝了一口热汤,才说,“收到了,爸爸妈妈都给我送了礼物,学校里的小朋友也给我送了好多,还有副班长送给我一把儿童仿真手枪,我很喜欢,中午就让爸爸带我去买了个十三阶魔方,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就将十三阶魔方,送给了副班长,他很喜欢!”

    “木叔叔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就在车上,等回去的时候我就送给你!”

    他本来想着吃过晚饭之后,就去一趟翡翠别墅区的,没想到会在这边遇上他们。

    此时的座位换了下,简水澜与顾琉笙还有南宫珮坐在一排,简水澜坐在中间,而对面南宫玖与应寒还有简昕坐在一边。

    应寒没敢将目光太多停留在坐在他对面的女人身上,不过坐在他的对面想要看她倒是轻而易举,只要抬眼就可以见到。

    但毕竟现在决定做回朋友关系,他也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顾琉笙误会了她,有些小心思他自己藏起来即可。

    顾琉笙很不满意这样的座位,只是此时再换地方也是不可能了,就想着这一顿饭吃完他们就能离开,所以隐忍了下来。

    只是对于应寒偶尔会瞥向简水澜的时候,有些郁闷。

    饭菜很快上来,六个人点的食物不少,不过都放在了一起,因为两边都点过,所以出现了几道重复的食物,正好放在两边,他们都能吃得到。

    应寒没有心思去应付南宫玖兄妹俩,正好他的旁边坐了简昕,所以便将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简昕的身上,又是给他夹菜,去鱼骨头剥虾的,好比那是他的亲儿子一样。

    顾琉笙更不爽了,那是他的宝贝儿子,凭什么他一个外人如此?

    对面的南宫珮见应寒殷勤得有些过分了,不过想着也许应寒就是喜欢孩子。

    只要他们在一起,别说一个孩子了。

    他想要多少个孩子,她都愿意给他生。

    南宫玖默默地吃着饭,觉得这场面跟他一开始邀请应寒一起吃饭的时候,很不一样!

    身边的男人眼里就只剩余那个小屁孩,他冷哼了声,默默地吃菜。

    简水澜看到应寒一直在伺候着简昕,倒是自己没怎么吃,笑了下,给他夹了一只大虾放在他的碗里。

    “你别一直管着小昕,自己也吃些吧!”

    顾琉笙瞥了一眼应寒碗里的那一只大虾,神色冷了几分,目光落在应寒的身上,但很快又落在了简昕的身上。

    “倒是让人觉得我这个当父亲的不称职了,还是由我来吧!”

    而后看向简昕,语气都放轻柔了几分,“宝贝儿子,想吃什么,爸爸夹给你!”

    “爸爸,你给我剥醉虾,我要吃!”

    他爱极了这个味道,恨不得多吃几只。

    这一方面倒是跟简水澜如出一辙,简水澜也喜欢吃海鲜,而他发现简昕亦然。

    他选了一只醉虾,很快剥干净放到简昕的碗里,看着简昕心满意足地吃下。

    而应寒看到了自己碗里那一只大虾,目光变暖,看了她一眼。

    “多谢!”

    简水澜笑了下,“你倒是客气了,这边的食物都很不错,你多吃一些!”

    几天不见应寒,这一阵子似乎比之前还要略显清瘦一些,看来最近他那边应该很忙。

    几乎是一瞬间之前还不耐烦的神色,此时盈满了笑意。

    “好,你别多吃一些!”

    这一餐,一群人吃得各怀心思,唯有简水澜与简昕两人对着美食大快朵颐,吃饱喝足之后,由顾琉笙结了两边的账。

    因为应寒有礼物要送给简昕,所以应寒带走了简昕。

    而南宫珮也跟随着南宫玖朝着停车场走去,外头的风雪比之前还要大,南宫珮冻得直打哆嗦,脸色都有些泛青了,恨不得赶紧回到车子里。

    南宫玖看着一旁打哆嗦的女人,冷笑了一声,“这么冷的天,穿这样的衣服,南宫珮,你是不是脑子抽风了?”

    就算南宫珮长得国色天香,穿得再少,但他发现一整个晚上应寒的目光都没放到她的身上。

    南宫珮勉强一笑,突然大胆地问他,“大哥也喜欢木少主吧!也是,那么优秀的男人,其实大哥喜欢他也不为奇,只是

    大哥身为南宫山庄的家主,将来总是要有继承人,而木少主身为鬼门关的少主,将来也是要娶妻生子,培养一个继承人来继承他的鬼门关。”

    南宫玖深深地盯着南宫珮,没想到自己的心思也让她看了出来,然而看出来了那又如何?

    能够阻止他南宫玖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冷冷笑了下,南宫玖点头,“你倒是看得透彻,然而那又如何?南宫珮,明天一早你就回去吧,在这边待了这么长时日,也足够了!”

    就知道他会将自己送回去南宫山庄,南宫珮忍着刺骨的寒意,几乎是颤着出声,“大哥是担心我抢走了木少主?大哥,我不会回去的,最起码大哥在这边一天,我就会在这边一天!”

    “若是让你身无分文地待在这里,你可以吗?”南宫玖悠悠地问她。

    身无分文

    南宫珮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她看着自己的包包,那是名牌,而且还是特别订制的,全世界就只有她这一个。

    身上所有的东西,哪个不是独一无二的?

    包里的卡一旦被停了,她还能拥有什么?

    如果木映晗对她有情,她不怕将来身无分文的日子,以他木少主的身份,是不会让她受丝毫的苦。

    但如果木映晗对她没有情,只怕她就是饿死在淮城,木映晗都不会搭理她。

    她很快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忍受着寒冷,忍受着南宫玖给她的压力。

    “不管怎么样,南宫山庄也有一部分是我的,难道大哥忘记了我们是兄妹?我也有一半的权力,继承南宫山庄的一切。大哥如果因为木少主而让我一无所有,传出去只怕对我们南宫山庄不利。”

    “你觉得我南宫玖会受任何人的威胁?或是在乎旁人的目光?”

    南宫玖冷笑了声,这个妹妹最近似乎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还想着威胁他!

    南宫珮的脸色越来越不好,问他,“那如果木少主知道了你对他的感情呢?”

    “你以为木少主不清楚我的心思吗?”

    他笑了下,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没等南宫珮上车,已经将车子开走,留下南宫珮一人穿着单薄地站在冰冷的风雪中。

    不止身子冷,连她的一颗心都冷了下来,木映晗知道她大哥的心思,然而还将他留下?

    不可能!以木映晗这样的男人,是完全没有办法忍受被一个男人觊觎的!

    应寒给简昕送了礼物,又带着简昕回到了里面,将兴奋的简昕交给他们夫妻两人,打过招呼就离开了,走到停车场,看到了南宫珮留在他的车子旁。

    他蹙起了眉头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那边南宫珮很快走了过来,冷风中,她的笑容有些僵硬。

    “木少主能送我一程吗?大哥有事先回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应寒直接拒绝,“很抱歉,我还有事情,不顺路,这边打车很方便的!”

    应寒很快上了车子,将车子迅速开走。

    而南宫珮追了几步,整个人愣在了冷风中,垂下了双眸,再也忍受不住,眼泪沾湿了脸庞。

    她捂着脸小声地哭着,双肩缓缓地抖动,南宫玖抛下她,她并不难过,可是被木映晗抛下,她难过得一颗心都是疼的!

    为什么始终没有看到她呢?

    她今天浓妆艳抹是为了他,身着这么单薄的春装是为了他。

    可是这个男人从始至终,并没有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反倒一直盯着那个平庸的女人。

    不论身世或是容貌,她都比简水澜好上许多倍,可为何那些男人一个个眼里都只有她?

    南宫珮觉得不甘心,觉得心寒,却又无可奈何!

    她颤着双肩落寞地朝着外头走去,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胳膊借此抵御寒冷,脸上的泪水冰冷一片。

    看到不远处一家酒吧的灯光亮着,她想着也许进去喝杯酒就会暖和一些。

    车上,简水澜瞥见了那一道抱着自己走在冷风中的落魄身影,眉头轻蹙了下,问他,“要不我们送她回去吧?”

    其实刚才他们走出来的时候,也看到应寒拒绝南宫珮那一幕,想必南宫珮是想让应寒送她回去,只是没想到应寒会拒绝得这么干脆。

    看到南宫珮身穿单薄的春装,简水澜都觉得冷,而她身上又是毛衣又是大衣。

    很明显南宫佩是喜欢应寒的,只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这一次送她回去,怕是南宫小姐就要跟你套近乎,到时候你可不好推脱,我看咱们跟她还没亲近到这个程度,连南宫玖都能扔下她,咱们没必要去凑这个热闹!”

    顾琉笙看到前方有车堵着,只好将车子停了下来。

    而此时,简水澜看到南宫珮朝着一处酒吧走去,眉头皱得更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