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性子这么烈的女人,我喜欢
    “她去酒吧做什么?”

    “大概是买醉吧!”

    顾琉笙按了几下喇叭,前面的车子一直堵着。

    简水澜看到那一家酒吧的名字,却是皱起了眉头,她毕竟在淮城生活这么多年,对于淮城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了解的。

    这一家酒吧在当地就经常出事,后来几次惊动了警察,但因为那一家酒吧的老板有些背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后来更是出事了,也没人去管。

    简水澜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南宫玖兄妹是应寒的客人,她也不想他的客人出了事情。

    考思考再三,她给应寒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此时前面的道路也不堵了,顾琉笙将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应寒正在开车,听到有短信进来的声音,他一手扶着方向盘将速度减慢下来,另一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简水澜发来的信息,便将车子在路边停好。

    简水澜:我看到南宫小姐前往醉意酒吧,那边有些混乱,你管管她吧,出了事不好。

    醉意酒吧,应寒是知道的,里面确实混乱得很,只是没想到南宫珮真去了那里。

    他自然是不想去管这个女人的,不过既然是简水澜发来的信息,不管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但应寒还是没有调头去醉意酒吧,而是给简水澜回复了一条信息:“好,我告知南宫玖一声。”

    本来就是他的妹妹,告知南宫玖之后,南宫珮要是出事了那也是南宫玖的责任。

    简水澜收到应寒发来的信息,笑了下,看来他确实是真的不想跟南宫珮有太多的牵扯,否则也不会连这事情都要交给南宫玖处理,今天南宫珮如此打扮还不是为了心仪的男人。

    可是应寒的眼里压根就没有她,本来想着多为南宫珮说几句好话的。

    但是看到应寒如此明显的态度,她也就放弃了,既然不喜欢,何必强硬捆绑一起?

    舍不得应寒这一辈子不幸福!

    应寒很快拨打了南宫玖的号码,那边很快接听,“何事?”

    “你妹妹去了宴氏私房菜附近的醉意酒吧,别怪我没提醒你,那酒吧乱得很,不想她出事就赶紧去将她接回去!”

    打这个电话,算是仁尽义至了,说完,应寒很快结束了通话。

    南宫玖暗暗骂了一句,此时已经都快开到别墅那边了,看了一眼旁边的车辆,让对方通行之后,他帅气地将车子调头又朝着刚才的方向行驶。

    虽然他对这个妹妹并不亲厚,但也是他的妹妹,自然不想她作死出事。

    若是在酒吧里出了什么事情,传出去还有损他的颜面!

    酒吧里很热闹,而敢来醉意酒吧的大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士,男女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看起来很年轻的模样。

    还有不少人身上带着纹身,甚至有些为了彰显个性将纹身纹在脸上。

    而本来打扮正常的南宫珮进来之后,就成为了这边的异类,她本来生得美艳,自幼又是娇生惯养,身上的气质还是很吸引人的。

    少了冬日里臃肿的大衣,那一身浅绿色的春装很单薄,将她身上的优点全都显露出来。

    当她一踏进这一处酒吧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酒吧里人多,比起外头舒服了许多,南宫珮觉得刚才紧绷的整个人现在都苏焕了许多,就是一双手还冻得有些发抖。

    她走到吧台,要了一杯烈酒,喝了一口觉得喉咙火辣辣的,可是很舒服,又喝了两口,觉得那一股**都驱散了不少身上的寒气。

    一杯烈酒喝下,南宫珮又要了一瓶,便坐在那边看着不远处正在热舞的男女,他们似乎没有烦恼似的。

    纵情地随着音乐而跳,虽然跳得没丝毫水准,但看起来很快乐。

    不像她,一点儿都不快乐,哥哥对她生疏,她喜欢的男人心里丝毫没有她。

    这么热闹的日子,就只有她一个人,想到这里,南宫珮更是觉得满心的失落,狠狠灌了自己一口白酒。

    热**辣地烫灼着胃,一张脸都觉得要燃烧了起来,可是这样好温暖。

    隐隐的都有了些睡意,南宫珮的眼神迷离起来,一杯白酒喝完又要了一杯。

    她的容貌在这里绝对是出众的,连同气质都是少见的,此时一个身上带着纹身穿着单薄的男人走了过来。

    看到南宫珮那一张因为酒气而嫣红的小脸,眼里都是惊艳之意。

    特别是看到她身着单薄,姣好的身材一览无遗,男人都觉得整个人热了起来。

    他走了过去,才一靠近就嗅到了一股女人身上独特的香气夹杂着烈酒的味道,特别醉人。

    “美女,一个人喝着很没意思吧,不如我陪着你喝!今天这样的节日怎么没有人陪着你?”

    男人凑近笑了起来,深深地嗅了一口,发现发香的味道也特别迷人。

    听到身边的声音,南宫珮转过脸神色迷离地看着那个靠得极近的男人,只觉得一股说不出口的异味让人作呕,特别是那人虽然长得高大,但是那一身并不结实的身材让人作呕。

    她想起应寒的身材,想起那张迷人的脸庞,还有靠近他可以嗅到的清新的味道。

    但凡是他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深深迷醉,而身边这个劣质的男人,简直连应寒的一丝头发根都比不上!

    她并没有理会,朝着一旁挪了点儿位置,避开了对方,神色泛冷地喝着酒。

    男人并没打算错过这个女人,见她生得冷艳,性子也这般冷,兴趣更大了,想着今晚如何征服了这个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他没弄到手?

    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他笑了起来,给对面的调酒师使了个眼色,那个调酒师接到这个眼色的时候,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了,默不作声地点了下头,心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对方并没有理会,男人又凑了过去,笑了起来。

    “要不要尝尝这边的特调鸡尾酒,可比你喝的要有意思多了!或者咱们去跳舞,那边多热闹啊!”

    南宫珮皱着眉头喝酒,还是没打算理会对方,她在l国哪儿有人胆敢这么搭讪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可是南宫山庄的大小姐,在l国首都,南宫山庄是个神话一般的存在!

    眼见身边的男人又凑了过来,南宫珮皱起眉头二话不说,一杯喝剩余的酒直接朝着对方的脸泼了过去,不过男人倒是躲避得很快,那些白酒只是洒了几滴在他的衣服上。

    空气中都是烈酒的香气,男人笑了起来,眼里带着几分邪恶,“还是个列性子的,我喜欢!”

    好久没有遇上这样的女人了,倒是很有挑战性,不止漂亮还有气质,性子这么烈,等下这个女人在他身下求饶,一定很有意思,想想他都觉得很兴奋。

    南宫珮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冷哼了声,将杯子放到调酒师的面前。

    “再来一杯!”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但是这么多人,她不相信众目睽睽之下,他敢动她!

    调酒师很快给她倒了一杯白酒,冲着他的老板使了个眼色,随即若无其事又忙碌起来。

    调戏南宫珮的男人正是这一家酒吧的幕后老板,陈子翔,此时陈子翔得到调酒师的眼色,知道事情已经办成,今晚上又可以沉溺于温柔乡了,这个节日倒是妙不可言。

    南宫珮并不清楚杯子里已经被加了东西,摇晃了几下杯子,没去理会旁边的男人,几口又灌了下去,此时几杯白酒下肚,她的头更晕了,浑身都热了起来,感觉特别舒服。

    身上的寒气已退,又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加上这里面人气多,温度比外头高了许多,此时的南宫珮一张脸都红扑扑的,上了口红的唇也红艳得犹如要滴血一般,看在男人的眼里犹如邀请。

    陈子翔看得心痒难耐,开始计算着时间,只恨不得对方赶紧发作。

    将杯子里剩余的白酒喝了下去,南宫珮觉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她就真的醉了。

    她拧着一旁的包包正想要付钱,陈子翔已经掏出了钱包替她喝的酒给付了,朝着南宫珮一笑。

    “美女,咱们这么就算交个朋友如何?”

    南宫珮并不吃这一套,她南宫珮除了钱多,别的真没有了!

    直接往桌上拍下了好几张的人民币,就要离开,然而却让陈子翔给拉住了手,她回头怒等着对方。

    “放手!”

    这个人渣不配与她有肢体触碰。

    南宫珮眼里的嫌弃,让陈子翔一下子就怒了起来,嫌弃他?

    一会儿他会让她求着他别离开!

    想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陈子翔没有放手,甚至大胆地搂上了她的腰,直接拽到了他的怀里,低头在她的耳边笑了起来。

    “一会儿,我一定让你哭着求我!”

    南宫珮纵然再刁蛮,可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被他这么控制着,只觉得恶心。

    想要挣扎,却完全挣扎不开对方的钳制,她挣扎了几下,看到对方那一张无赖的脸,气得一张脸都滚烫了起来。

    “你给我放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哥是谁吗?”

    陈子翔冷笑,“那你说出来给我听听你是谁?”

    南宫珮正要回他,突然就觉得一阵阵头重脚轻,整个人都好像不对劲起来,身上的热意思从来没有过的。

    除了一阵阵热意,还有些渴望

    渴望

    南宫珮一下子被这个想法给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几分,她看着对方笑得势在必得的脸,突然明白了什么,而后朝着调酒师望去。

    “救救我我难受”

    调酒师当做没有看到她的目光,而是朝着陈子翔挑眉一笑。

    那一个举动,南宫珮还能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吗?

    他们是一伙的,一定是这个调酒师刚才在她的酒里放了东西!

    一下子南宫珮的脸色难看起来,可是抵不住身上烧得厉害,之前还觉得对方让她恶心,可是现在对方那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起来,却让她莫名地觉得舒服。

    南宫珮一边拒绝着,一边又渴望着,脸上都是无助的表情。

    心里后悔得不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就不应该任性地过来酒吧买醉,应该打车回去的。

    如果今晚上她折在了这里,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木映晗?

    她干干净净的时候,木映晗都看不上眼,如果脏了,木映晗是不是更要厌恶她?

    然而这个时候她的脑袋已经不准她思考太多,浑身的热意几乎要将她烧毁。

    “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放过我大哥救我我错了”

    陈子翔冷笑,“刚才不是挺凶的吗?现在这一副模样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啊!”

    怀里的女人此时瘫软如泥,陈子翔得意地笑了起来,在她的唇上狠狠地亲了好久,而后扶着她柔软的身子就朝着另一边的地方走去,那里有他的房间。

    还在忙碌的调酒师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想着今晚上让老板高兴下,他又有一笔奖金了。

    南宫玖铁青着脸来到了酒吧,看到里面花花绿绿的灯光场所,还有震耳欲聋的音乐,里面的男女一个个也是花花绿绿的打扮,让人碍眼。

    南宫珮倒是能耐了竟然来了这样的地方,堂堂南宫山庄的大小姐来这样的地方,就不怕这边的媒体报出她不自爱的新闻来?还是以为她不在l国,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了?

    酒吧里的温度比外头高了许多,然而此时南宫玖的出现让这一处地方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不少女人看到南宫玖的出现,都犹如饿狼看到了猎物一般,一双双眼睛都发光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正的男人,身上是熨烫整齐的深色西装,将整个人衬得颀长挺拔。

    脸上俊秀异常,特别白净,身上的气场强大,纵然紧绷着一张脸,但还是让人着迷,简直比电视上看到的小鲜肉还要吸引人。

    站在他们这边,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对于这些目光,南宫玖全都视而不见,只觉得这里面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廉价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