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就如此不自爱吗?
    目光在人群里扫过,并没有看到南宫珮的身影,他眉头皱得更紧。

    取出手机,直接拨打了南宫珮的号码,那边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他朝着吧台望去,“有看到一个25岁左右长发女人,穿着绿色春装的连衣裙吗?”

    调酒师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问的就是刚才被他们老板带走的女人,虽然对方气场强大,看样子也不好得罪。

    但如果他们若是得罪了自己的老板,别说丢了工作,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几名调酒师动作一致地摇头,南宫玖的脸色更是阴沉了。

    因为他知道他们在说谎,应寒给的消息绝对不会有错,而南宫珮的形象其中在人群人还算挺吸引人的,特别是到了这个地方,他不相信他们会没看到!

    正当南宫玖要逼问他们的时候,一个身着暴露的女人巧笑着走了过来,站在南宫玖的身边突然开口,“帅哥,你找的人我知道在哪儿,不过我要你的手机号码。”

    南宫玖可没有心情处理这些艳遇,转头瞥了一眼旁边浓妆艳抹的女人,直接凶残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冷着神色问她,“说,人在哪儿?”

    那个女人只是想要一场艳遇,况且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极品,很符合她的胃口。

    只是没想到才刚搭讪了一句话,对方就直接凶残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南宫玖的力道很大,女人只觉得一下子呼吸不顺畅,被他掐住的脖子生疼得厉害,感觉就要被掐断似的,一张脸疼得都瞬间苍白了起来。

    周边的人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有几个女人暗暗庆幸自己没有上前搭讪。

    “我、我说你、你快放开我”女人艰难地出声。

    南宫玖这才松开了手,目光阴冷地盯着眼前狼狈的女人,犹如看死人一般。

    猛烈地咳嗽了好几声,她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很快指着刚才这酒吧老板带着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

    “我、我看到她被人带走了,是这家酒吧的老板,陈老板!”

    被人带走了!

    南宫玖的目光很快从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挪开,目光轻轻扫了一眼吧台上几个调酒师,他可没忘记刚才这些人说没看到!

    那几个调酒师被他这么轻轻一扫,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皮发麻,背后发冷。

    一直到对方的视线离开,这样的感觉都没有消失,一个个心里忐忑起来,看来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南宫玖没有再理会他们,大步朝着那个女人所指的方向走去,敢动他南宫山庄的人,看来是嫌弃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此时,南宫珮绝望地被男人压在身上,心里一阵阵恶心。

    可是身体上又渴望对方的靠近,觉得自己的身子里犹如有一团火要将她摧毁,她骂了几声,又哭了起来边挣扎着。

    陈子翔觉得这辈子还真没上过这么美味的女人,迫不及待地去扯她的衣服,见她骂得难听,索性堵住了她的嘴,尽情地品尝着,一双手更是没有闲下来,更是扯开了自己的皮带。

    南宫珮绝望地想要求救,可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已经被对方扔得远远的。

    就在刚才手机突然响起,她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就要去接,可陈子翔冷笑了声,将她的包扔到了门边。

    “嗯放开我”

    她艰难地出声,觉得被他这么亲吻,恶心到了极点,可是浑身的热意当他靠近的时候又觉得凉了几分,特别舒服。

    她觉得自己又可悲、又可耻,泪水顺着眼角无助地滴落下来,如果她今天真的被这个男人给玷污了,她甚至没脸回去南宫山庄了!

    陈子翔撕开了她的衣服,眼里都是惊艳的神色,他正打算好好享用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给踹开,吓得他差点儿就不举了。

    正想看是谁来坏他的好事,一根木棍直接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疼得他一下子就没了知觉,整个人倒了下去。

    南宫珮看到身上的人突然没了动静,倒在了她的身上,又去看那个一脸戾气的男人,整个人几乎崩溃地痛哭出声,“大哥大哥,救救我,大哥他欺负我,你快救救我”

    看到这屋子里的情况,南宫玖整个人阴沉他,胸口也因为生气而有些起伏。

    “南宫珮,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就如此不自爱吗?连这么个渣男,你也如此迫不及待?”

    南宫珮满心的委屈,可是这些还不是她自找的!

    此时那个男人丑陋地趴在她的身上,她却使不出力气去推开他,除了哭别无她法。

    看到南宫珮一张脸涨得通红,还有一屋子的酒气,南宫玖也知道她定然喝了不少酒。

    一脚抬高,直接将趴在她身上的男人踹到地上,却看到南宫珮衣衫不整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很快将目光挪开。

    心里暗暗庆幸幸好是应寒让他过来,而不是应寒自己过来了。

    “还不将衣服穿好,南宫珮,你可真能丢人现眼!”

    他微冷的目光落在门边看到她扔在地上的包还有四分五裂的手机,怪不得给她电话,她不接。

    走了过去,将她的包拾起,还有几块手机也一一拾起放在了包里,听得身后南宫珮嘤嘤地哭着,好一会儿才说,“大哥,衣服破了”

    他的脸色更臭了,很快脱下了自己西装外套直接扔在了床上。

    南宫珮接过他扔来的外套披在身上,看到那一道伟岸的身影,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是他将她从绝望中救起。

    “大哥,我好难受,你送我去医院,我喝的酒被加了东西”

    南宫玖回头看着无力躺在床上的女人,一双眼迷离一片,脸色红得不正常。

    在他的注视下,她的两条腿磨蹭着,那姿势极为撩人,而他的脸色更是阴沉了。

    默不作声地上前直接将她抱起,只觉得她整个人烫得吓人,呼出来的气息带着一股灼人的热意。

    而他不过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抱着她很快朝着外头走去。

    南宫珮觉得自己浑身都热烫起来,被南宫玖这么抱着,贴近的地方觉得一阵阵舒坦的凉快,她的手忍不住想要做什么,但一想到这事她的兄长,急得眼泪直掉。

    又怕自己的理智被烧毁,万一做出什么举动来,她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南宫玖看到南宫珮难受的样子,只淡淡地瞥了一眼,骂了一句。

    “活该!”

    将南宫珮往车上一放,不想看到她露出更多的丑态,看到车上有一条她刚才落下的丝巾,直接取过来绑住了她的双手,又扯下了领带绑住了她的双脚。

    此时的南宫珮就这么被扔在了后座上,难受得直掉眼泪,嘴里哼出来的都是足够让男人毁灭理智的声音。

    然而南宫玖只是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将车速开到最大,连连闯了好几个红灯,想着那一家酒吧也到尽头了。

    他明天空出时间来,一定要让其倒闭,还有那个敢占他们南宫山庄便宜的男人,他必须为自己犯下的愚蠢,付出代价!

    南宫玖将南宫珮送到了医院,就打电话回去了别墅,找了两个女佣过来照顾,自己则是开车回去。

    回去的路上看着热闹的街道,还有来来往往的情侣,突然就觉得有些孤寂了。

    **

    一觉醒来,南宫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手上一片冰凉。

    她朝着手背上瞥了一眼,见自己正在输液,冰冷的液体一滴滴输入自己的身体,觉得异常的冷。

    身上燥热滚烫的感觉已经消失,只是浑身提不起什么力气,想起在酒吧里的事情,幸好南宫玖出现得及时。

    之前一直怨恨他,对他也有生疏之感,可是当危及之时,大哥还是将她放在心上的吧,否则也不会来救她了!

    她在酒吧里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肯定完了。

    没想到她大哥会突然出现,将她从那个男人的手里救回,想到这里,又是激动又是感动,还有一丝释然。

    只是觉得被那个男人碰过的地方肮脏得很,她现在只想要好好地洗个澡。

    另一手掀开被子,看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上竖纹病号服,抬手扯下衣襟,看到里面有些留下的痕迹,眉头一皱之前的记忆汹涌而来,让她觉得恶心。

    不过她知道以她大哥的性子,就算她再不堪,再让他失望,与他再不亲厚,但毕竟是南宫山庄的人,是他的嫡亲妹妹,南宫玖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侮辱南宫山庄的人。

    这个人的报复性极强,那家酒吧,还有那个欺负她的男人,都不会被放过!

    想到这里,南宫珮松了口气,昨晚上是被占了不少的便宜,但幸好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是昨晚上这些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

    她垂下了眼眸,觉得自己已经没脸留在这里。

    离开淮城,她舍不得。

    但是想到自己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她觉得那是一场噩梦。

    若是被木映晗知道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就算那个男人的心里没有她!

    南宫珮想到这里红了眼眶,而后哽咽出声,“有人吗?”

    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倒是一眼认出是别墅里的女佣。

    女佣走到了病床边问她,“南宫小姐可醒来了,不知有何吩咐?”

    南宫珮直接抬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女佣见此想要阻止。

    “南宫小姐”

    “无妨!”她看了一眼有些流血的手背却也没去搭理,朝着女佣抬起了手。

    “带我去卫生间,再给我找一套干净的衣服过来,我要沐浴!”

    她必须清洗干净,一刻都忍受不住。

    女佣虽然觉得不妥,但是看到她这么坚持,还是搀扶着她下了床,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并且帮她调好水温,才说,“那我出去给你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浴室的门你先关上!”

    等到女佣离开之后,南宫珮将浴室的门反锁,脱下了身上的病号服,打开了莲蓬头,温热的水洒在头上脸上身上。

    南宫珮将自己身上彻底地清洗了好几遍,几乎要搓破皮。

    等她洗好之后,已经是泪流满面,整个人蹲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任由温热的水冲了下来,她呜咽地哭着,觉得自己可怜又无助,还有一丝的不甘心。

    女佣早就过来了,一直拍着门板,可是里面除了水流还有女人哭泣的声音,她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停下了动作,站在浴室门边守着。

    等了些时候,可里面的哭声越来越大,只好拨打了别墅里的电话。

    这个时候还很早,南宫玖已经起来运动,别墅外有一条人行道很适合跑步,一路过去都是景色。

    从他住进来之后,每天的晨跑都选择了这一条人行道。

    大冬天的,他穿着夏日的运动服,因为刚运动过身上沁出了汗水,他慢慢跑回了别墅。

    才刚走到大门,就听到里面响起了电话铃声,而后是一个女佣接起,正说南宫少爷不在。

    他朝着屋子里走去,顺手接过了女佣手里的电话,低沉地问了句,“何事?”

    听到对方说起南宫珮醒来之后就去了浴室,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南宫玖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难道是想死在医院里?

    虽然两人的感情并不亲厚,但毕竟是他唯一的妹妹,南宫玖脸色阴沉地挂了电话。

    他清洗了一番,换上合身的西装,便很快开车朝着医院的方向行驶。

    南宫珮还在哭,温热的水顺着她的头发淋洗下来,眼泪已经不知流了多少,对于外头两个女佣担心的声音,完全充耳不闻。

    南宫玖过来的时候,留下来照顾南宫珮的两个女佣还守在门外,其中一个抱着病号服。

    看到他过来,两个人都松了口气,南宫玖听到了里面的流水的声音,直接抬手敲响了门,气急败坏地出声,“南宫珮,你又想做什么?再不开门,我直接就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