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告诉我,你对应寒真的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听到南宫玖的声音,南宫珮浑身一震,没想到他竟然会过来!

    她想到自己没有穿衣服,很快沙哑着出声,“别大哥,我很快就出去!”

    南宫珮起身,关上了莲蓬头,取出一旁干净的毛巾将头发擦了又擦,而后将头发包起。

    站在镜子面前看到身上残留的几块痕迹,很多被她刚才一番搓洗已经泛红,看到那些痕迹,她忍不住又想哭。

    此时她一双向来沉稳的眸子,已经哭得泛红发肿。

    将自己迅速收拾了一番,才想到干净的衣服还在外头,她悄悄地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一条纤细的手臂朝着外头伸了出去。

    南宫玖看到那一只白皙的手臂朝着一旁让开了些,抱着衣服的女佣很快将那一套病号服递给她,便和一旁的女佣一起离开了病房。

    南宫珮接到那一身宽大的病号服,很快就穿上,穿戴整齐之后这才打开了浴室的门,看到站在外头一脸阴沉的南宫玖,她微微低下了头。

    “大哥,对不起让你这么早赶过来!”

    “南宫珮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身为南宫大小姐,那样的地方是你可以去的?”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南宫珮也觉得自己过分了。

    但她不过是想找个地方买醉,不让自己那么难过,谁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上前一步,哽咽着拉住了南宫玖熨烫整齐的深色西装袖子。

    “大哥,昨晚上是我错了,也多亏大哥及时赶到,这事情我希望大哥能够为我保密,别让木少主知道,我知道他心里没有我,但我希望自己在他的眼里不是那般不堪。”

    她深呼吸了口气,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刚才下的决定,“我我一会儿就会回去l国,回去南宫山庄。”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无比难过,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辈子,她怕是再也遇不上能让她这么喜欢的男人了!

    南宫玖看着那一只白嫩小巧的手拽着他的袖子,他很不喜欢被人这么触碰,但是见南宫珮确实难过,而且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就随了她去。

    “你能这么想最好!”

    自己的妹妹去酒吧,差点被人玷污一事,他是蠢了才会四处去说。

    南宫珮松开了他的袖子,垂下了眼眸。

    “对不起,谢谢你!”

    当天,南宫珮就离开了淮城,她走得很悄然,连跟木映晗道别都没有。

    因为她知道没有必要,甚至木映晗还不想见她!

    **

    这两天顾琉笙觉得日子过得特别顺心,跟简水澜相处起来也很不错。

    特别是自从圣诞节那一天早上发生了亲密的事情之后,当天夜里他们又亲密地在一起,夫妻之间的生活如鱼得水。

    而他多年不开荤,一旦开了荤之后,简直到了停不下来的地步。

    每一次都将对方折腾得死去活来,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极大的改善,顾琉笙开始想着怎么将老婆拐回燕城。

    正好过了圣诞节,接下来就是元旦了,简昕有放假。

    于是顾琉笙在准备好晚饭之后,给老婆儿子盛了汤,突然就说,“过两天就是元旦了,爷爷昨天给我电话让我带你们回去,正好元旦的时候小昕放假三天,不如趁这个时候回去一趟?

    爷爷年纪大了,前不久降温厉害,老人家抵抗力不好还感冒了,一直到了前几天才好彻底,好了之后就一直念叨着想见见小昕。”

    说这话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妻儿的表情。

    顾老爷子感冒一事,简水澜是知道的,几年不见顾老爷子,她想着是不是该回去一趟了?

    喝了几口热汤之后,简水澜看向顾琉笙。

    “你想元旦回去燕城?”

    “嗯,带你和小昕回去,等元旦之后咱们再回来!”

    他也没打算一口吃成胖子,回去燕城先过几天,还是要回到淮城的,到时候再慢慢说服简水澜回去燕城居住。

    简昕安静地听着他们谈话,双眼一亮,“妈妈,咱们要去燕城看太爷爷,还有秦筝阿姨?”

    简水澜想起之前答应简昕带他回去燕城的话,而且也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秦筝了,她想了想最终下了决定。

    “那好吧,元旦的时候小昕放假,就回去一趟。”

    她想着这事情还得跟应寒说一声,省得应寒到时候找不到她和简昕担心。

    顾琉笙松了口气,觉得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他笑了起来,给他们母子两人夹了菜。

    “小昕回去那边也有玩伴,三叔的儿子只比小昕小一岁,名为顾源,小昕见了他还要喊一声堂叔。”

    对于顾源,简水澜还是清楚的,顾安歌与华楚楚的儿子,长得很可爱。

    不过顾家的基因摆在那里,生出来的孩子自然不会差,比如简昕也生得很好。

    简昕听到这话就有些不满意了,哼了声,“比我小一岁可以跟爸爸称兄道弟,却要我喊他一声堂叔!”

    怎么想都觉得很亏呢!

    顾琉笙忍不住一笑,“那你也可以不喊他堂叔,直接喊小源就可以了!”

    简昕想了想,觉得这才差不多,让他喊一个小屁孩堂叔,会被人笑话的!

    元旦回去燕城一事,基本上就定了下来,因为回去的日子不长,不过有个孩子总是要考虑得全面一些。

    所以简水澜没事的时候就开始整理行李,特别是简昕的东西不少。

    她自己带了两套换洗衣物,想到顾琉笙,顺手也给他整理了下。

    其实回燕城她还是有些兴奋的,那个地方就大半年前的时候她偷偷回去一次。

    离开这么长时间,她有些怀念西江月圆了,那是她的家,她母亲留给她的家,后来成为与顾琉笙的家。

    而且醉桃源画廊,她也有好几年没有回去看看,正好趁这个时候回去看看画廊。

    顾琉笙亲自在手机上订购机票,回头看到正在整理行李的女人,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简水澜决定回去燕城,还是给应寒打了个电话,应寒听到他们要回去燕城的时候,静默了好些时候。

    久到简水澜都以为对方没有听到她的话,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应寒,你在听吗?元旦的时候我会带小昕回去一趟燕城,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再电话联系我。”

    “我在。”

    应寒这才出声,声音都刻意地染上一丝笑意,“嗯,听到了,顾总会跟你们一起回去吗?”

    其实问这话的时候,应寒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他们回去怎么可能没有顾琉笙?

    “回去看看爷爷,这么多年了,小昕一直没有回去顾家,此趟也是带小昕回去顾家。”

    “是该回去看看了,不过燕城那边顾家怕是不太平,有什么事情的话,你给我电话。”

    觉得说这些事情还不够放心,应寒想了想又说,“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关注着顾家的事情,顾夫人已经回来,跟唐卿住在一起,据说顾夫人已经跟顾家闹得很僵硬,顾夫人这人向来心狠手辣,你回去要小心些,还有保护好小昕,她若是想见你们,不管任何理由,都别去!”

    应寒的交代,一定有应寒的顾虑,所以简水澜是听了进去,而且她当初差点儿就死在顾夫人的手里。

    对于这个女人简水澜还是很顾忌的,特别是顾夫人确实心狠手辣,为了荣华富贵,为了一己私利,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对付。

    “我知道了,这事情我会跟小昕说的,让他回去也别乱跑,你放心吧,元旦的时候小昕也就放假三天,我们差不多也就在那边过个三天的时间,再多的话,大概就是让小昕再请假一两天。”

    一直让简昕请假,也不大好!

    见简水澜是听进去了,应寒又说,“那你们好好玩,有事情记得给我电话。”

    跟应寒结束了通话,发现顾琉笙站在门边,神色不明,她浅笑了下。

    “我再给秦筝打个电话,让她到时候去给我们接机。”

    知道他们要回去燕城,秦筝一定很开心。

    等到简水澜眉飞色舞地跟秦筝讲完了电话,顾琉笙朝着她走来。

    “去哪儿都要跟应寒报备一声?”

    这一点确实让他很不爽,在简水澜的心里,应寒始终占有一席之地。

    看到顾琉笙那不悦的表情,简水澜自然清楚他的想法,不过却不放在心上。

    “我与应寒认识多年,在淮城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我们母子,离开淮城,跟他说一声不很正常?”

    正常

    如果是普通朋友,他自然不会认为有什么,可是应寒的心思让他不得不防!

    那个男人很明显就没死心,他还记得圣诞节那一天,在宴氏私房菜遇上应寒的时候。

    应寒看到简水澜的那一刻,一双眸子瞬间星光璀璨,若是对于普通朋友会有这样的反应吗?

    顾琉笙在她的身边坐下,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他也不想因为应寒的事情跟她疏离,自然地握住了她的手。

    “可是应寒对你的心思没死,我担心你被他抢走了!”

    难得顾琉笙还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简水澜仔细地看着他,突然就笑了,双手捧住了他清俊而年轻的脸庞。

    “所以你这是不自信的表现?顾琉笙不是向来挺有自信的家伙?”

    “在你面前还真的就是患得患失,怕你又离开我,也怕那些多的野男人将你抢走!”

    他还真有些不自信,相比起来,他大了她那么多岁,而应寒也不过比简水澜大了几岁而已。

    最重要的还是简水澜很欣赏应寒,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简水澜松开了他的手,“若是四年前你跟我离婚了,我说不定真会跟应寒在一起。但是婚姻摆在这里,我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将来不幸,走上我这一条路。我不会背叛我们的婚姻,除非你跟我解除了婚姻关系!”

    看到顾琉笙脸色越来越难看,简水澜脸上的笑容越是越来越灿烂,这个男人醋意挺浓的,于是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与应寒说真的,始终少了一些男女之情,我真的将他当成很要好的朋友,就跟秦筝是一样的,我也没想到应寒会对我产生感情,我也知道其实这一段时日他一直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所以减少跟我见面。”

    一开始顾琉笙听到那一句“我说不定真会跟应寒在一起”的话,想的有一种想要毁天灭地的冲动。

    但是后面的话,让他的脸色逐渐变缓回来。

    “所以你并不喜欢应寒?”

    “喜欢啊!他可是我男神,还是我要好的朋友,怎么不喜欢呢?”她一脸的理所当然。

    顾琉笙觉得这个女人真能折磨死他,“我指的是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

    “你在吃醋?”

    她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这个男人还真是任何时候都有吃醋的本领。

    “难道我吃得还不够明显?”

    顾琉笙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认真地问她,“小澜,告诉我,你对应寒当真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他真的介意得要死!

    简水澜却只是笑着说了一句,“你猜?”

    一句话,直接让顾琉笙大动肝火,很快朝着她扑了过去。

    “我看你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

    顾琉笙倾身而下,想着简昕下课还有些时候,这些时候够他好好品尝一番了。

    他吻住了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嘴,细细地品尝着,简水澜没想到他会来上这一招。

    嘤咛了声,想要推开他,却见顾琉笙已经不管不顾地开始动手动脚,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而他的唇没有离开她丝毫,也让她无力招架。

    要了一回之后,顾琉笙抱着她娇软的身子,看着她迷离的双眼再次问她,“告诉我,你对应寒真的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要是不回答,我不介意再收拾你一番!”

    答案让他不满的话,他也必须再收拾一番!

    她的双手抱着男人宽厚结实的背部,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他的背部带着一层细细的汗。

    看着顾琉笙认真的眼神,她喘了口气,觉得身上的颤栗之感到现在都还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