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别因为当年我喜欢过你,就成为陌路
    “我可不相信顾安然还有顾安歌,你们两人就甘愿屈于阿笙之下,还有晋晗你也不过只是差了阿笙几岁而已,凭什么顾家掌权人就是他的,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些想法吗?

    别说我是个重利益的女人,在场的几位,你们又有几个不是呢?说不定你们心里早就恨死了阿笙!”

    简水澜见薛予凝越说越是过分,又见顾老爷子的情绪越来越不好,想了想,直接出声,“朗月!”

    朗月保护着简昕的安危,这一次也跟着从淮城来到了燕城。

    朗月向来擅长隐藏自己,听得简水澜喊她,很快就出现了。

    简水澜看到朗月直接吩咐,“将那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要不是看在她是顾琉笙的母亲的份上,她会让朗月直接将那个让人倒尽胃口的女人给扔出去!

    看到朗月朝着自己走来,薛予凝直接朝着简水澜望去。

    “简水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简水澜轻轻一笑,看着这个算起来大势已去的女人。

    “我怎么会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作为顾家的一份子,我将顾家厌恶的人给赶出去,也没什么不对啊!

    我说顾夫不,现在改要称呼你一声薛予凝了,你好好地在法国养老,大家心里都舒坦,可你看看你现在将自己置于什么地步?在顾家闹事,告诉你不会得到任何你想要的,这里边的人都不好欺负呢!”

    说完这些话,简水澜也没再继续废话,直接让朗月动手。

    “将她赶出去!”

    朗月自然不会直接出口去赶她,几步上前直接将薛予凝扛在了她消瘦的肩膀上,犹如扛着麻袋一样大步朝着外头走去。

    薛予凝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对待她,整个人脑袋冲着下方。

    所有的血液都朝着脑袋流淌,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却不忘大骂,“简水澜,你不得好死,我是阿笙的母亲,你这么对待我,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这个狐狸精,将我两个儿子迷得神魂颠倒,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阿笙,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如此羞辱吗?放我下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快放我下来”

    声音很快越来越小,一直到再也听不见,屋子里出现了片刻的静默。

    顾璟一双眼睛熠熠生辉地看着那个一身黑色利落的女人,那个小巧单薄的女人,竟然轻易地将那个聒噪的女人扛了出去,要知道那薛予凝看起来可是比她还要大上一号。

    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人如此对待,顾琉笙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但想到她所做的事情,还有今天这样的场合,也不过都是她自己作的,好好的顾夫人不修身养性,却偏偏

    不过今天简水澜所为,还是太过冲动了,他担心今天让朗月将她扛走的行为,必定让薛予凝怀恨在心。

    到时候只怕要报复她的,想到这里,脸色沉了几分。

    简水澜却以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是不是引起了他的不满,毕竟对方再如何不是,也是他的母亲,不动声色地坐回了位置,简昕拉住了她的手。

    “妈妈,那个人是奶奶吗?不喜欢她!”

    简水澜笑了下,看到神色委屈的简昕。

    “要记得以后若是她找你,不要跟她走,也不要搭理她,知道吗?”

    她是真的担心薛予凝对付简昕,应寒的告诫仿佛还在耳边,她谨记着。

    简昕很快点头,“知道了,反正我也不喜欢她!”

    而后去看这才停止哭闹的顾源,顺便告诫他,“小源,那个坏人要是来找你,你也不可以搭理她,知道吗?”

    这会儿小源也不哭了,看向简昕,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小哥哥!”

    华楚楚看到自己宝贝儿子认真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儿子竟然这么听简昕的话。

    经过薛予凝这么一闹,之前营造出来不错的气氛已经不见,顾老爷子被气得不轻。

    由顾安歌与顾安然两人先送他回房休息,顾四夫人看着在场大都是年轻一辈,笑了下。

    “咱们继续吃吧,还有两个孩子也没吃上多少,不能让旁人坏了我们吃饭的兴致。”

    顾晋暄朝着简水澜举杯,“大嫂刚才霸气侧漏,我敬你一杯。”

    简水澜举杯与他的杯子轻碰,喝了一口,看到身边神色还是不好的顾琉笙,还是出声问他,“你是在气我刚才太过无礼了吧?”

    顾琉笙握上了她的手,“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担心你今天这么做,要引起她的报复,这几天在燕城别跑乱知道吗?就算是跟秦小姐出门,也必须带上我!”

    若不是简水澜刚才将薛予凝让朗月扛出去,顾家最后场面会更难看。

    而且顾老爷子年纪大了也受不得太多的刺激,所以对于简水澜的举动,他还是感谢的。

    “所以你不是在生我的气?”简水澜问。

    “没有生你的气,吃饭吧!”

    顾琉笙给她夹了菜,而后看向所有人,“都吃饭吧!”

    一群人才又继续吃了起来,只不过还是少了之前和乐的气氛。

    **

    饭后休息了些时候,顾琉笙就被顾老爷子喊到了书房,顾四夫人见顾老爷子没什么大问题,也就带着一大家子,连同顾安然先离开了老宅。

    顾晋曦因为医院里还有事情,所以饭后也早早回去了医院。

    简昕跟顾源玩在一起,因为顾源在这边的房间里堆了不少的玩具,两个小家伙就在里面玩着,简昕特别享受顾源一口一个小哥哥地喊着,对他就跟亲弟弟一样地喜欢。

    想着他妈妈要是再给他生个跟顾源一样的弟弟那就好了,他一定天天跟着小弟弟一起玩!

    一群人就在客厅里聊着天,大部分都是在问简水澜这几年的生活,特别是还带着孩子。

    简水澜一一回答,面容含笑,顾晋晗就坐在她的旁边,见华楚楚将话题转到了别处,正跟三叔与晋暄聊天。

    他看向简水澜,问她,“能一起到外头走走吗?”

    简水澜也没有拒绝,很快点头,“自然是可以的!”

    这么多年过去,如果当初顾晋晗对她有什么感情的话,此时也应该放下了才是。

    两人来到了外头的一处喷泉下,顾晋晗直接在一旁的石阶上入座,看着多年不见却依旧如当年模样的女人,目光染上了几分的笑意。

    “你能回来就好,那时候所有人都找不到你的时候,我还真挺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简水澜见他贵公子都能随便找一处台阶入座,也不矫情,况且这边每天都有佣人打扫,挺干净的,她便在顾晋晗的身边坐了下来。

    “当年离开没跟你们说一声,真是抱歉!”

    “没什么,我能够理解你,这几年你过得好就够了,那些时候一直欺负你陷害你的琉璃,如今下场也算是她应得的!罢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话,看到你回来真的很开心!只是一直惦记着一件事情,当年我给你惹了麻烦,真的很抱歉!”

    这事情一旦说开,他心底就舒坦了几分,这些事情他一直都记着,包括当年对她不可说出口的情愫。

    简水澜起初是没有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但仔细一回忆,便懂得了顾晋晗所说的意思,她笑了笑。

    “都过去了,不过我想这么多年之后,你也一定放下了吧?”

    看到她笑得如此灿烂,于他来说可比一旁的路灯还要耀眼,顾晋晗也笑了起来,觉得当年自己的目光确实很好,只可惜迟了,如果早点儿遇上那就好。

    只是不明白燕城不大,他们两人又都是在燕城长大的,当年的云家在燕城也还可以,为什么这么迟才碰上?如果早点儿碰上的话

    没有如果,因为一切都迟了,不可否认这么多年他一直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也一直将她深藏在心底,不敢再说出口,就是找她的时候也都是悄悄地来,完全不敢让旁人知道。

    他甚至还幻想过她与顾琉笙的感情结束,是不是他就有了机会,可是每次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父亲所为,他就恨不得抽自己耳光,这几年来,他心里又是期待又是懊恼。

    此时听得简水澜这么问他,顾晋晗轻笑了下,压制住心底汹涌而来的情愫。

    “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确实也已经放下了,当年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大哥当我的面将我的心事揭穿之后其实我也不怎么后悔,可是当自己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其实我还是有些后怕的,幸好没有走上他那一条路!”

    说到这里,顾晋晗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的认真,“从今天起,我会将你当成大嫂的,不会再有那些想法,我只希望咱们可以继续当朋友,别因为当年我喜欢过你,就成为陌路。”

    听到顾晋晗真诚的话语,还有认真的态度,简水澜本是个大方率真的女人,她很快朝着顾晋晗伸出了手。

    “这么说开了就好,其实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的,当初来到顾家我就记得你对我挺好的,在琉璃的事情上,如果没有你一开始的提醒,我可能好几次都着了她的道!”

    当初就是顾琉笙都那么相信琉璃,要不是顾晋晗提前提醒了她,以琉璃的手段还有心狠手辣的程度,她可能已经被琉璃玩死了!

    顾晋晗就这么看着简水澜伸过来的那一只手,白皙如玉,匀称漂亮。

    他伸出了手,温热的大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纤细的手,只觉得特别柔软,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握着特别舒服。

    但顾晋晗也没敢握得太久,轻轻一握,带着绅士的味道,很快就松开了。

    “后面的话,你就太客气了!不过前面的话,我很喜欢听!”

    顾晋晗又想起一事,“当初我母亲对你的态度,真的很抱歉,我替她跟你道歉。其实我妈她在知道琉璃的真面目之后也后悔了,今晚上她本想过来的,但是想到自己当初对你的态度,还曾羞辱于你,并且对你动手过,加上已经与我父亲离婚一事,所以就没过来了。”

    想起顾二夫人,简水澜脸上的笑容浅了几分,当年顾二夫人的话,她自然还记得,还有那一巴掌不过后来暴出顾安扬那些事情,估计顾二夫人也不好过,特别是最后还离婚了!

    对于顾二夫人来说,可以说是那一段时日里失去了丈夫与女儿,“罢了,这些事情也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与你母亲也没那么深的恩怨,替我跟她问一声好。”

    顾晋晗笑得越发的温和,很快点头。

    “我会跟她说的,我妈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一定很开心,这些年来,她对于当初的事情一直都没放下,特别是后来你消失了,她很想跟你道歉!”

    都过去了,当年发生那么多事情,我都能再次回到这里,还有什么是解不开的?简水澜反问,而后又问他,“这么些年来,你都没有女朋友?”

    突然被问这事,顾晋晗一愣,随即笑了下摇头。

    “没有,毕竟当年喜欢过你,眼光太高了,一下子很难再找到像你这么好的!”

    简水澜失笑,知道顾晋晗是在开玩笑。

    “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时候找个喜欢的人,省得爷爷还得给你操心!爷爷操心完琉笙的,还有你们这么多个兄弟都等着让他操心!”

    顾琉笙刚从顾老爷子那边离开,本想去找简水澜的,却没想到远远地看到了坐在喷泉旁边笑得灿烂的两人,见着对方是顾晋晗的时候,眸色沉了几分。

    这个女人怎么单独跟顾晋晗处在一起,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

    心里醋意横生,但顾琉笙还是收起了这些情绪,甚至脸上还露出一丝的笑容,迈开长腿大步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走去。

    两人正聊着就看到顾琉笙朝着他们这边大步走来,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顾晋晗,估计看到他们两人在这边聊天,这个男人又要吃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