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这气魄我挺喜欢!
    她很快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站在原地等他。

    而顾晋晗也缓慢地起了身,站在简水澜的身边。

    顾琉笙一路走来,看到他们两人站得这么近,虽然是挂着笑意,却是一阵咬牙切齿。

    他走到了他们的面前,自然地拉住了简水澜的手,笑看着她。

    “聊什么这么开心?”

    声音是温润的,笑容是温和的,然而温和的笑容底下如何,简水澜又怎么猜不出来?

    简水澜笑道,“聊过去的事情啊,突然就想起了过去发生的好多事情!”

    所以这是背着他与别的男人,一块儿回忆当初?

    “我觉得咱们之间倒是可以好好地回忆回忆,今晚上在这边住,明天早上带你还有小昕回家。”

    而后看向顾晋晗,“有些晚了,你不回去?”

    顾晋晗笑看了一眼腕表,“也才不到九点!”

    “我们十点就睡了!”很明显地逐客令。

    见顾琉笙这么介意,顾晋晗笑了下。

    “行吧,我去找三叔他们,小源都没这么早睡!”

    他冲着简水澜挥了挥手,朝着里面走去。

    看到简水澜还冲着顾晋晗笑了下,顾琉笙觉得特别不是滋味,他霸道地抬手去揉她的小脸,恨不得揉碎了她脸上的笑意。

    “今晚上跟晋晗聊了什么?老实招来!”

    简水澜直接扯开了他的双手,“你能不能讲理一些?我跟他说几句话也不行?”

    她轻轻揉了揉被他碰过的地方,这么用力,就不怕揉掉她脸上的妆?

    “我就是怕晋晗对你的心思没死绝,往后少与他单独见面,他约你的话,必须有我在场,再不济也得有咱们儿子在场!”

    有他宝贝儿子在,就凭简昕的记忆,一定可以当个录音机。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他个明事理的人,对我的感情老早就死绝了,你真以为我是什么国色天香,能让人惦记这么长久?”

    “我这不就惦记了你这么多年?将来还得继续惦记着,有生之年只惦记着你!”

    顾琉笙笑看着她,暗想顾晋晗对她的感情最好死绝了,否则就别怪他不念及兄弟情深。

    有生之年只惦记着她

    简水澜唇角勾起一抹消痕,拉了他的手朝着里面走去,顾琉笙跟上她的脚步,又说,“而我也希望你有生之年惦记着我,只惦记着我!”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

    **

    薛予凝回去之后,脸色一直很不好看。

    晚饭更是气得一口也没吃,想到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被扛在肩上扔到了顾家外头。

    她薛予凝乃是燕城贵妇当中的贵中之贵,从来只有人仰慕她羡慕她的地步,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了?

    想起那一屋子里的人幸灾乐祸的笑容,她就觉得怒火中烧!

    “唐嫂,阿卿还没回来吗?”这已经是自薛予凝回来之后第五次问起唐嫂了!

    唐嫂很快回话,“夫人,您也知道少爷没那么早回来的习惯,刚才给少爷电话了,少爷说还有事情忙着呢,听口气怕是那么快回来,夫人晚饭一口都没吃,要不我给您再热一热菜,或是夫人想吃什么,我去给您准备!”

    薛予凝冷笑,“你看我这副样子像是吃得下饭的人吗?”

    回想到自己受到的耻辱,薛予凝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意,这一次她一定要让简水澜尝尝羞辱她的代价。

    她薛予凝就算有朝一日不是顾家的顾夫人,但也一定是她简水澜得罪不起的!

    唐嫂便不说话了,安静地候在一旁,等着唐卿回来。

    薛予凝越想越气,觉得自己今天的脸简直被丢尽了,特别是在顾家那么多小辈当中。

    还有顾四夫人的嘴脸,看到她现在失势,怕是比谁都高兴吧!

    她气得将茶几上一套青花瓷茶具挥落在地,那一套上等的青花瓷茶具已经有一定年头,已被列入古董,还是唐卿向来喜欢的茶具。

    唐嫂看到唐卿喜欢的茶具就这么被打碎在地,心头也有些不高兴,但是对方的身份不是她能得罪的。

    “夫人,这茶具可是少爷最喜欢的!”

    薛予凝傲然地瞥了她一眼,“怎么,不就是一套茶具,难道我还出不了这一套的钱?”

    唐嫂低头,“不是的夫人,只是少爷该要心疼了!”

    “我心疼什么呢?”唐卿的声音从外头扬起,很快走了进来。

    看到怒火冲天的薛予凝,还有默然站在一旁的唐嫂,眉头轻蹙起,特别是看到地上被打碎了一地的他用了好几年的青花瓷茶具,眉头直接皱死。

    这一套青花瓷茶具是他收藏的茶具当中最喜欢的一套了,没想到这一下子全都成为了碎片。

    唐卿看了一眼唐嫂,淡淡地吩咐了句,“唐嫂,将这些碎片收拾了!”

    唐嫂点头,“是!”

    她很快去拿了扫帚等工具过来。

    唐卿这才朝着一旁的沙发走去,看向脸色依旧很不好的薛予凝。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事情能将你气成这样?”

    “还能有什么事情?没想到那个女人当年在燕城的时候,我就看她特别不顺眼,没想到离开这么多年之后,如今一回来就如此羞辱我!”

    而她的两个儿子竟然还被那样的女人给迷得神魂颠倒,大儿子为了那个女人多次顶撞她,小儿子为了那个女人到现在都尚未成婚。

    也不知道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头,这几年过得如此得不顺心。

    似乎

    从简水澜出现之后!

    如果没有简水澜,说不定那些事情都不会被暴露出来,她到现在还好好地当着她尊贵的顾夫人,这个简水澜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那个女人

    虽然薛予凝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唐卿一下子就猜出了是谁。

    他接到消息,今天简水澜他们一家三口回了燕城,唐卿来了点儿兴致。

    “母亲,她怎么羞辱你了?”

    那个女人伶牙俐齿的,跟她斗嘴,除非不要了脸皮,否则怕是斗不过。

    一说起这事,薛予凝更气了,直接将今晚上她去顾家老宅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包括简水澜是怎么羞辱她的。

    “你看看这样的女人,阿笙到底看上了她什么?还有你,阿卿,她这么一个女人,姿色平庸,一切都平庸,还是个嫁人生子的女人,离开燕城的这几年,谁知道她跟了多少的男人,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又看上了她什么?”

    要不是那个小男孩一张脸跟顾琉笙生得那么相似,她都要怀疑这孩子不是她儿子的!

    听到薛予凝描绘简水澜让人将她扛在肩上扔了出去的时候,唐卿的眉眼一亮,这倒是那个女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举动,笑了下。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这气魄我挺喜欢!”

    他就是这么喜欢她的与众不同,还有他母亲说简水澜姿色平庸的时候,他可不认同了。

    那个女人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或许就是清秀,还有瞧着挺舒服,但是很耐看。

    看一次就能发现一个优点,一次又一次地见面,只会觉得她似乎每一次都在改变,都有吸引人的地方。

    最吸引他的除了她的性子,还有她那一双如翦水一般的眸子,干净清澈,带着纯真。

    薛予凝没有想到自己说了那么多简水澜的罪行,还有自己所受的耻辱,得到的不是儿子的安慰与对他们顾家的愤怒,反倒是赞美起那个女人,当即一张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要不是茶几上没有东西给她扔,她一定全都砸一遍解气。

    “阿卿,你眼里还有我的存在吗?我是你的母亲,受到这么大的羞辱,你的态度呢?”

    唐卿笑看了她一眼,见唐嫂已经将那一地的碎片收拾好,吩咐了句,“唐嫂,给我送杯咖啡过来,再给我母亲送一杯热牛奶给她!”

    唐嫂点头,很快出声,“请少爷与夫人稍等片刻!”

    唐卿才又说,“你说你不喜欢在法国生活,我想方设法助你回来燕城,你偏偏要去顾家闹,我说母亲,在这边你完全可以很好的生活,为何还要固执地想要顾夫人的一切?”

    “你觉得我现在的生活能够比得上过往吗?我是顾夫人,多少人艳羡我的一切,顾家在燕城的地位你是清楚的,顾家的女主人是我,在这个圈子里,人人只有敬仰我的份!所以”

    她目光灼灼地看向唐卿,整个人多了一份坚定的气势,“儿子,你看顾家如此盛大,你身上流淌着的也是顾家的血液,顾家的一切你也有份,只要你回去顾家,当了顾家的掌权人,我就可以恢复到原来顾夫人的身份!”

    她突然哀求地看向唐卿,“阿卿啊,妈妈的心愿,就只有你能给了!妈是真的很想要回去的,只要咱们母子回去了顾家,咱们就是燕城里人上人啊!”

    面对薛予凝贪婪的目光,唐卿冷笑。

    “从头到尾,我从不稀罕顾家的一切!你要是想要顾夫人的身份,那你就想办法回去顾家吧,不过从今往后就别再与我扯上关系了!”

    他起身冷眼盯着她,“母亲,你要是安分一些,我可以给你养老,看在你是我亲生母亲的份上,虽然不曾养育我一天,但我也会孝敬你,在生活上不会让你委屈丝毫,你想要如何挥霍都是你的自由!

    可如果你过于贪婪的话那么很抱歉,顾家我一切我不想沾染,包括他们的财富,我唐卿能够依靠自己的双手得到我自己想要的一切,没必要去抢夺别人的!”

    眼前这人也不过是个狠心的母亲罢了,自私自利的人,为了她自己将刚出生的他扔给了旁人养育。

    而与她生活了这么多年,在她眼皮底下的长大的亲生儿子,她甚至可以痛下杀手!

    说白了,他唐卿是个可怜人,顾琉笙又何尝不是个可悲的人?

    而这一切,全都是她的不负责任与狠心兼自私自利所造成的!

    她当年深爱一个男人,可是不能够忍受寂寞,与他的父亲在一起,后来又与别的男人牵扯一起。

    一直到现在都在联系,而他唐卿也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

    对于这样的母亲,他始终是失望的。

    留下这么一番话之后,唐卿没有留下的想法,很快起身离开。

    没多久就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

    唐嫂端着咖啡与热牛奶走来的时候,就听到外头熟悉的车子启动的声音,随后是车子行驶离开的声音。

    她看着手里刚泡好的热气腾腾的叹了口气,但还是朝着薛予凝走去,将手里另一杯冒着白烟的牛奶放在薛予凝的面前。

    “夫人,牛奶热好了!”

    薛予凝正愁着手边没个能砸的东西,此时看到那一杯牛奶直接将抬手一挥,一杯牛奶就这么洒在了地上,连同陶瓷杯子也滚落地上,碎了一地。

    唐嫂站得近,那一杯牛奶倒下的时候,一部分的牛奶都洒在了她的身上,她疼了下,手里的咖啡杯没有拿稳,直接倾倒下来。

    刚泡好的咖啡直接倒在了大腿上,疼得唐嫂白了脸。

    薛予凝看到场面一阵混乱,特别是唐嫂没拿稳的咖啡倒了下来,她白色的狐毛大衣都被沾染上几块咖啡。

    这一件可是新衣服,她花了高价买下来的,没想到此时洒了咖啡

    看到那几块塌下来的毛,薛予凝气得起身一巴掌直接甩在了唐嫂的脸上。

    “没用的东西!”

    唐嫂本就被咖啡与牛奶烫得不轻,此时又受了一巴掌,整个人摇摇欲坠,心头都是委屈。

    **

    顾晋晗他们也没留下来多久就离开了,顾安歌一家三口今晚倒是留了下来。

    夜深人静时,简昕躺在大床的中间,看到沐浴之后的顾琉笙很快翻身而起,并且朝着他伸开了双手,顾琉笙走了过来将小小的人儿抱在了怀里。

    “今天收到多少礼物了?”

    简昕从来没有一天拆过这么多的礼物,开心地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爸爸,我拆礼物拆到手疼,三叔祖父还给我包了一个很大的红包,里面好多钱,妈妈说要给我存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