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孩子不在旁边时,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
    “嗯,你三叔祖父最喜欢给人包红包,当年你妈妈嫁进来的时候,第一次见你三叔祖,你三叔祖也是给你妈妈包了一个红包,那时候你妈妈可开心了!”

    想起当年简水澜暗中去数钞票,后来得意告诉他收了多少红包的高兴样子,顾琉笙就觉得好笑。

    其实那也是个小财迷,所以那时候逢年过节,他最喜欢给她发红包!

    见她开心的模样,忍不住就觉得甜!

    这个时候简水澜沐浴完,一身舒爽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身白色纯棉睡裙,露出一双纤细匀称的小腿。

    看到笑得开心的父子两,似乎也被他们感染,简水澜扯唇一笑,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说什么这么高兴?”

    简昕看到她立即笑了起来,“妈妈,爸爸说你是财迷,我是小财迷!”

    “你爸爸是大财迷!”

    没事儿赚那么多的钱,整个人都钻到钱眼里去了。

    顾琉笙倒是很赞同这话,他这辈子最会的事情就是赚钱!

    “咱们一家子可真都是财迷呢!睡吧,明天早上在这边吃过早饭,我带你们回家!”

    自然是回去西江月圆,他自己也好久没有回去了,而简水澜更是多年不曾回去。

    “爸爸,咱们好多家啊,这里是咱们的家,淮城住在木叔叔那边的房子也是咱们的家,还有明天要回去咱们的哪个家啊?”简昕好奇地问他。

    顾琉笙将他放在大床的中间放好,这边在顾源的房间隔壁,也给他收拾了一间属于他的房间,里面还放置了不少小孩子喜欢的玩具。

    不过因为是第一晚回来这边住,担心简昕一个人在陌生地方睡不习惯,半夜醒来找不到人,所以就放在他们夫妻的房间里。

    给他先盖上了一条毛毯子,又盖上棉被之后,顾琉笙才说,“回去西江月圆,那边的房子有一半是你妈妈与我结婚前的房子,是你外婆当初留给你妈妈的,要不是因为你妈妈就住在那里,我也不会跟你妈妈认识并且结婚,最后还有了你!”

    他们两人之间,幸好就这么遇上了,否则茫茫人海,简水澜可能遇上的不是他,而是后来迟了一步的应寒。

    想到两套房子被他二话不说直接合并成为一套,简水澜嗤笑了声。

    “你爸爸还极为霸道,直接将我住的房子的墙壁给凿开,小昕啊,这一点你可不能学他!”

    简昕立即点头,“妈妈放心,我不会无缘无故去给人凿墙壁的,太没礼貌了!”

    “就是!实在太没礼貌了!”简水澜极为赞同简昕的话。

    顾琉笙拉过一旁的简水澜,直接将她捞到了身边,翻身压下。

    “我当初要是过于绅士,咱们会有小昕吗?那房子凿了墙壁,这才方便了你我!”

    简昕看到旁边的场面,立即捂住了眼睛,好奇地问,“爸爸要亲妈妈吗?”

    简水澜直接拍开了顾琉笙,放轻了声音,“没看到孩子在旁边吗?”

    顾琉笙露出一笑,“孩子不在旁边的时候,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

    虽然是这么问,但顾琉笙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想着明天就让简昕自己睡,他怎么也得好好地跟简水澜恩爱一番。

    之前几次的行为,并没有刻意避孕,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肚子里,是否有了小生命。

    以目前这样的情况来看,想要给简昕添一个弟弟妹妹,不算遥远了。

    简水澜将他推开,自己翻身到了简昕一旁直接将简昕抱在了怀里。

    “咱们睡觉,不理他!”

    顾琉笙很快也躺好,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两人,心里一动,朝着他们靠了过去,长臂一伸,直接将他们母子两人搂在了怀里。

    “睡吧,今天也累了!”

    他用另一手关闭了屋子里的灯光,一下子满室的静谧与黑暗。

    **

    西江月圆,他们居住的地方在顾琉笙离开之后,直接将钥匙给了宋微,让他每周安排人过来打扫卫生。

    所以半年的时间过去,这边虽然没有住人,但依旧一层不染。

    回到这一处多年不曾踏足的地方,简水澜还是有许多的感慨。

    特别是看到这边多年不见,一景一物都没有变化的场面,那些家具当年怎么摆放的如今依旧怎么摆放。

    大到所有的大型家具,小到一盆盆栽,或是桌上摆放的杯子与柜子里的一些装饰品。

    所有的一切都如她当年离开的模样,简水澜看到这模样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这几年来,我一直都保留着家里所有的东西原来的位置,就是这离开的半年让人过来打扫卫生,也让他们别动了家里的东西,就是盆栽都还是当初你坚持买回来的那一些,这几年我在家里的时候,都悉心照看它们,离开的时候,也吩咐了人定期过来给他们浇水。”

    顾琉笙拉着她的手走到了阳台,“你买的这几盆长寿花这几年每年都开上许多,很好看。”

    顾琉笙见简水澜怀念地看着当初熟悉的一切,他拉上简昕的手。

    “爸爸带你回你的房间看看,要是哪儿不满意,爸爸就给你改成你喜欢的样子!”

    自从他知道自己有个儿子的时候,就让人开始着手给简昕布置他的房间。

    当初有布置了两间孩子的房间,因为不清楚将来是生儿子还是女儿,所以有一间是女孩子喜欢的公主风格,以粉色为主。

    有一间是男孩子喜欢的风格,里面也有不少的玩具,不过现在简昕已经三岁,给他准备的玩具都以他这年纪为主。

    对于这个家,简昕还是很满意的,兴匆匆地跟上了顾琉笙的步伐,当顾琉笙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里面的场面,简昕的双眼立即就亮了起来,这里面简直比顾源的房间还让他喜欢!

    简昕看到角落那一棵大树,立即小跑了过去,有个树洞,一边上去是台阶,出来的地方是滑滑梯。

    没想到他的房间也能有一个,他爬上了台阶,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滑下来。

    他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冲着顾琉笙笑,“爸爸,我喜欢这棵树!”

    顾琉笙走了过去,直接将他抱起。

    “那有没有需要改变的?”

    “没有了,这房间就很好,比顾源的房间还要好玩呢!”

    他指向窗子边的书桌,“我还能在那边写作业,旁边那一架钢琴我也喜欢,妈妈可以在这边教我!还有那些玩具我也喜欢!”

    看到简昕是真的喜欢,顾琉笙觉得特别满足,揉了揉他稚嫩的脸庞,问他,“被子的颜色和图案喜欢不喜欢?要是不喜欢的话都要说出来,这里是你的家,等爸爸让你妈妈松口之后,就带着你们母子回来这边住着,往后咱们是都要住在这里的!”

    “就跟在木叔叔那边的别墅里住那么那么久吗?”简昕问他。

    顾琉笙点头看他,“嗯。比那边还要久,因为这边才是我们的家!”

    简昕想了想,又问,“爸爸,我们回来这边住了,我是不是也不能在那边上学了?”

    简昕就觉得舍不得,要是回来这边住,换了学校读书,那么就不能和副班长一起玩了。

    “嗯,回来这边会有更好的学校更好的老师,还有很多小朋友可以认识。”

    简昕就有些闷闷不乐了,很快又问,“那木叔叔呢?他会跟我们一起来这边吗?”

    顾琉笙也有些闷闷不乐了,应寒过来燕城做什么?

    但还是没有将这情绪表现出来,笑了下。

    “咱们是一家子,当然是要住在一起的,你木叔叔是淮城那边的人,他还有事业与亲人都在那边,当然不可能随我们一起回来燕城的!”

    简昕更是失落了,但还是不死心。

    “可是我听妈妈说,以前木叔叔就住在我们家楼上呢!”

    他仰望着小脸,抬手指了指上面。

    “木叔叔的家也在那里呢,木叔叔是可以回来住的。”

    “那你有没有听你妈妈说你木叔叔当初在这边没住上多久?楼上不过是他住的地方之一,他在淮城长大,事业与亲人都在淮城,将来也会在那边娶妻生子。”

    看到简昕失落的模样,顾琉笙觉得自己也有些残忍了,又说,“不过你木叔叔会过来看你的!”

    他是希望应寒一辈子都别出现在他们母子的面前,但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奢望罢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简水澜走了进来,看到给简昕的房间,里面充满了童趣。

    而且还是属于男孩子所喜欢的,颜色、玩具,还有被子的图案,里面还有一棵树,树干粗大,里面有个可以容纳简昕这么大孩子进去的树洞,一边是台阶一边是滑梯。

    她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她看到这一处的时候,问他,“这里是”的时候,顾琉笙是这么回答她的,“婴儿房,往后我们的孩子住在这里,虽然不知道生几个,不过第一个就住在这里,若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的话再给他们准备房间,反正现在的空房还有不少,若是孩子太多的话就让他们回老宅,我们还住在这里。”

    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都是笑意与满足,然后还从桌上取了一个拨浪鼓,轻轻摇动了几下,她还记得那拨浪鼓发出悦耳的“咚咚”声。

    除了简昕这一间房,还有另一间孩子的房间,不过里面满满都是公主风格,适合女孩子住的地方,她记得那时候顾琉笙更喜欢生个女儿。

    现在生了个儿子,他倒是也将隔壁那房间的一些东西,在这边也布置了一遍。

    刚才她去那一间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依旧都是公主风布置。

    看到简水澜进来,简昕很快从顾琉笙的怀里下来,拉住了她的手,仰着小脸看她,脸上刚才的失落表情消失无踪。

    “妈妈,这房间我很喜欢,还有我喜欢的滑梯!”

    简水澜笑看着简昕一眼,这才看向顾琉笙,“谢谢你为小昕做了这么许多。”

    “这么客气做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小昕是你儿子,同样也是我的儿子!”

    顾琉笙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又说,“一会儿就要中午了,家里冰箱里空荡荡的,油盐酱醋也需要重新购买,你们待在家里休息,我下楼去买一些回来,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下厨!”

    两人报了一长串的菜名,顾琉笙这才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

    午后,简水澜休息之后,就约了秦筝来到他们之前常去的咖啡厅。

    本来顾琉笙是不愿意让她单独出门的,毕竟她昨天晚上将薛予凝得罪得那么狠。

    不过简水澜执意要求去见秦筝,只好吩咐了朗月跟上,暗中保护她的安危,而他则在家里带孩子。

    两人约好时间,简水澜到了没两分钟,就看到秦筝过来了。

    两人一见面二话不说就先各自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各种糕点点了一桌,等到服务员一走,她们就聊开了。

    “快跟我说说,你怎么就跟容昭熙在一起了?赵弦怎么办?”

    秦筝想到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天,许是确定了恋情,这三天里面,容昭熙粘她粘得要死。

    一日三餐恨不得在一起吃饭,晚上还要来一通电话,讲完电话还得微信聊天,睡前更是必须道一声晚安。

    早上她还在睡觉的时候,那二货又一个电话过来给她问候早安。

    才三天的时候,秦筝就觉得有些受不了,她不上班的时候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或是直接错过了午饭,等到午后才肯醒来,睡到自然醒就是她的梦想。

    可是这三天里,每一个大清晨那二货都会来一通电话扰人清梦,她都在考虑容昭熙要这么大清早的还给她电话问候早安的话,一定要跟他分手!

    听到秦筝这些抱怨的时候,简水澜简直乐不可支。

    “他这不是刚确定了恋情,心里高兴,又想着你,这才这么早地给你电话想听听你的声音,你要是觉得他打扰了你的休息,就跟他说清楚,让他别这么早给你电话!”

    而后话锋一转,重复问她,“还没说你是怎么跟他在一起的呢,快说说怎么下定决心选择了容昭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