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你就体贴他一点
    怎么就选择了容昭熙

    提到这个问题,秦筝冷笑了声,将手里的手机往桌上一放,忍不住又嗤笑一声。

    “这事情还是说来话长,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起过赵弦有个邻居姐姐嘛,就是那个吴琳琳,比赵弦大了几岁的老女人。

    反正就是她从中作梗,加上赵弦的母亲实在不喜欢我,后来吴琳琳伙同赵弦的母亲又羞辱了我一番,当初就当着容昭熙的面!”

    说到这里,秦筝得意一笑,一张脸熠熠生辉,又说,“你也知道赵弦的家世是挺不错的,所以赵夫人这个人特别势利眼,特别看不起我,总认为我配不上她儿子,向来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

    但相比起来,容家比起赵家其实好了不止那么一丢丢,特别是容家与顾家有不少的生意来往,这些年来我从容昭熙那边得知顾总好多大生意都跟容家有合作,可想而知,那利润有多大。

    那一天容昭熙看不过去,就直接将赵夫人与吴琳琳给羞辱了一番,那一种感觉就好比拿钱砸人,你都不知道那时候赵夫人的脸色有多难看!”

    秦筝回想当初臭着脸的赵夫人,心情都美丽了起来。

    看到秦筝洋洋得意的样子,简水澜也觉得好笑,那个赵夫人到底是哪根筋抽风了,这么好的女人偏不要,就喜欢那些白莲花。

    “容昭熙倒是给你扳回了一局,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

    “其实当初答应容昭熙是有些赌气的成分,但事后就觉得其实容昭熙也挺不错的,这几年来打打闹闹的,从朋友当起,如今走到这个地步说对他没有感觉也不可能!”

    秦筝想了想又说,“反正先处着看看吧,毕竟两家的家长目前是处得挺好的,我要是真嫁到了容家,婆媳问题应该是不会存在。

    容姨是个很不错的女人,性子也好,几年前虽然对你有误会,但那都是顾夫人那边在她耳边说了很多你的坏话,但总体来说,容家人还是很好相处的!”

    赵弦是挺好的,但她与他的缘分还是不够深,而且他的家庭一看就不适合她。

    赵家就他一个儿子,将来赵弦是要回去继承赵家的事业,而赵家的事业都放在海外居多。

    如果真嫁给了赵弦,将来她是要背井离乡的,她舍不得父母,舍不得好友,也舍不得燕城这一片土地。

    再说赵夫人这一趟过来这么长时间,还不是为了要说服儿子回去接手赵家的事业。

    听了秦筝说了这么多话,简水澜只是替赵弦感到惋惜。

    赵弦也是很不错的一个男人,但是摊上了赵夫人这样的母亲,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了自己当初的境地,也许秦筝的选择是最好的。

    “那你跟了容昭熙交往之后,赵弦有说什么吗?”

    秦筝撇嘴,有些不满,“也就是道歉的话,为他的母亲给我道歉,这些有用吗?如果他同意将来还能当个朋友,不行的话

    那就作罢了,他虽没错,但是感情也是强求不得的,加上赵夫人几次羞辱于我,我没对她动手,已经算是完全看在赵弦的面子上了!”

    如果不是因为跟赵弦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那么一个小老太太在她面前如此看不起人的羞辱人。

    她秦筝绝对赏给她几个耳光,好好教她做人的基本!

    服务员端来了她们点的时候,各种糕点点心摆了一桌,两杯咖啡热腾腾地冒着热气。

    两人朝着服务员说了声谢谢,秦筝喝了一口咖啡才说,又吃了一口蛋糕,边说,“行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这一次回来就回来这么几天,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回来燕城住?怎么说你也是土生土长的燕城人,而且还是顾少夫人的身份,一直都在淮城也不是个事儿!”

    回来这里吗?

    这里有她的家,有她的朋友,也有她的事业

    简水澜冲着秦筝一笑,“也许真的会回来,我都已经带着小昕回了顾家老宅,顾琉笙这么大半年的时间都在淮城,毕竟他的事业主要还是在燕城这边,待了那么长是该回来了!”

    秦筝立即眉开眼笑,“那可真好,等你回来了,咱们还可以时常约出来见个面、吃个饭。你都不知道这么几年你人在外头,我又没有你的消息是怎么挨过来的,我也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但是那些人始终不是那么回事,所以也没有深交。

    她们跟我处得好的,还不是为了可以接近一些容昭熙,也有为了是想要接近赵弦,更甚至我都已经离开致远公司那么多年了,竟然还有女人跟我示好,就为了接近容**oss,你说可笑不可笑?”

    所以,这几年能够深交的朋友还真没有,她与简水澜的友谊是纯粹的,没有丝毫利益关系的。

    而那些一开始对她还不错的女人,接近她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知心朋友有那么一两个就足够了,你这几年虽然女性知心朋友或许没有,但容昭熙不也成为你的好朋友了,现在还升级成为了你的男朋友!”而她在淮城也有对她很好的应寒。

    秦筝点头,“你说的没错,知心朋友一两个就足够了,朋友再多不是真心的不要也罢!就像咱们当初相隔四年都没有生疏,这一点也足够让我满足了!”

    点心还没吃上一半,秦筝的手机铃声就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秦筝翻了个白眼。

    “这个二货怎么又给我电话了!”

    虽然埋怨,但秦筝还是很快地接起,懒洋洋地问了声,“怎么了?”

    “我跟水澜出来喝咖啡,你一个大男人过来凑什么热闹?是不是太闲了?”

    “行了,你不用过来,晚饭的事情再说吧,没准儿我就跟水澜一块儿吃了!”

    “就这样,没别的事情别老是给我电话,很烦人的知道不?”

    虽然有些不耐烦的语调,但看得出来秦筝接到容昭熙的电话心情很不错。

    简水澜笑了下,喝了一口咖啡,边品尝着蛋糕听她聊天。

    不过秦筝也没说上几句,很快就结束了通话,仇大苦深地抱怨。

    “你说这人烦不烦?”

    “他要是不烦你的话,你就该愁了,行了,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你就体贴他一点!这第一次肯定会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的,你们相互体贴着,我看容昭熙也挺不错的!”

    说到这里,简水澜一脸的艳羡与惆怅,“还真挺羡慕你的,容昭熙完全就是个小鲜肉,你看看顾琉笙都多大年纪了,完全就是大叔级别人物!”

    其实她也挺喜欢小鲜肉的,怎么看都不腻味!

    秦筝噗嗤笑了起来,嘴里的饼干都喷了点儿屑出来,她赶紧擦了擦嘴笑。

    “你这话说出口的时候,良心真的不会痛吗?多少女人为了顾总如此疯狂,你却嫌弃顾总是老腊肉,你看他年纪是大你一些,可是那张脸完美得完全不是小鲜肉能比的好吗?”

    看外表完全看不出顾琉笙的年纪,这个女人竟然还嫌弃,而且顾家的基因是真的好,看简昕那模样多漂亮!

    简水澜笑了笑,秦筝这话倒是没错,顾琉笙除了年纪比她大了一些,长得也挺耐看!

    身材更是没话说,对她还有简昕也都挺好的!

    两人又聊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秦筝的电话又来了,还是容昭熙。

    这一次秦筝没接,直接掐断,简水澜见此忍不住一笑。

    “行了,第一次恋爱的人都挺新鲜,他都这么想着你了,我也不好一直霸占你太久,赶紧回去见他,解了他的相思!”

    秦筝冷笑,“谁不是第一次恋爱啊,我都没这样的感觉好不好!”

    “所以要你体谅一些,我记得当初跟顾琉笙确定了感情之后,也是我到哪儿他就喜欢跟到哪儿,粘人死了,不过有一点充分说明了容昭熙对你是真的有感情,快回去让他看看吧!”

    秦筝想了想,最后妥协了,喊来服务员又点了两块蛋糕与两杯咖啡要打包,顺手买单。

    简水澜看她还买了蛋糕与咖啡,明显是带走跟容昭熙一起吃的,不禁一笑。

    看到秦筝的感情稳定下来,她比谁都高兴,秦筝是个很好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疼爱她。

    打包好东西,秦筝就跟她挥手告别了,还约定了离开燕城的时候,她跟容昭熙去送机。

    简水澜看到还有一块蛋糕没动过,于是又点了一杯热咖啡,打算吃完再走。

    刚将咖啡点上之后,就听到耳边一道熟悉的声音,“也给我来一杯这位小姐点的咖啡!”

    简水澜抬眼望去,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也正朝着她看了过来,这是跟踪她?

    唐卿笑了下,瞥了一眼简水澜对面的位置上,“将这边清理下!”

    服务员手脚麻利地将刚才秦筝吃过的东西都收拾好,很快离开了。

    唐卿坐了下来,问她,“不介意我坐这里?”

    人都坐下来了,她介意有用?

    简水澜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看的,但想到是他救了简昕,于是笑了下,“怎么会来这里?”

    “刚谈完些事情,打算来这边带一杯咖啡回车上喝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咖啡很快冲泡好,并且送了过来,唐卿喝了一口皱眉。

    “这东西太甜了!”

    “知道甜,那你还点跟我一样的!”

    简水澜嗤笑了声,又让服务员送来了几块口味不同的蛋糕,放到桌上之后,简水澜看向唐卿。

    “别客气,我请你吃!”

    看到那几块甜腻的蛋糕,唐卿不禁一笑,“明知道我不喜欢甜食,所以请我?”

    “你想多了,这边的糕点都是甜的,不爱吃就算了,一会儿我打包回去。”

    她是刚才跟秦筝吃了太多糕点,这会儿还有一块没吃完,再吃下去,真会腻味。

    打包回去给顾琉笙吃还是给简昕吃?

    不管是给谁吃,他都不怎么愿意,怎么办?

    唐卿取了一块抹茶味的蛋糕,吃了一口,抹茶的味道吃在嘴里,还能接受。

    但是再喝一口咖啡,那甜腻的感觉真不大好接受,不过唐卿倒是没有流露出丝毫,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吃着。

    看着简水澜坐在对面吃得津津有味,觉得口中的食物似乎也没那么难以下咽,他看了简水澜好一会儿才出声,“你胆子倒是不小,昨晚上这么对付我母亲,她这个人向来高高在上习惯了,你突然这么对付她,不担心被她报复?”

    想起昨晚上薛予凝的嘴脸,简水澜冷笑。

    “所以,你是替薛予凝来收拾我的?”

    薛予凝,他母亲的名字,倒是很少从旁人口中听到她的名字,向来只有人称她为顾夫人!

    “不是收拾你,是来告诫你,这些时日里小心一些,她昨晚上回去之后砸了我最喜欢的一套青花瓷茶具,还打了养育我三十多年的唐嫂。你与她不算陌生,也相处过一段时日,知道她的手段!”

    几年前他母亲还想对付简水澜,后来被他拦下了,但这一次就不一定拦得住。

    所以昨晚上薛予凝被她让朗月扔出了顾家,确确实实地对她怀恨在心了,还殃及旁人。

    “那我就多谢你告诉我这一番话了,如果她不想闹得最后太过难看,随便她怎么样吧!

    不过这个女人确实如你所言向来高高在上习惯了,但依我来看,她想回到顾家是不可能的,别说爷爷不会接受她,就是琉笙也不可能再让她回去!”

    她对于顾琉笙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于是又说,“就算你因为救了小昕,而跟琉笙提出要求想要顾家掌权人的位置,琉笙可以将位置让给你,但是也会跟你提出要求,不会让薛予凝回去顾家,她对于顾家来说,已经成为耻辱!”

    也是因为薛予凝的做法,才导致她的两个儿子不幸!

    她喝了几口,放弃了将吃了一半的蛋糕吃完的想法,“我出来很长时间了,走了!”

    唐卿皱眉,“就不能多陪我一些时候?”

    “我可不想成为薛予凝那样的女人!而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