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顾琉笙,你别太坏了!
    简水澜站起了声,朝着唐卿望去,目光带着认真。

    “我想你也不会想要成为你父亲顾安扬那样的男人吧!”

    她看着简水澜买单之后很快就离开了,空气中除了咖啡的香气,糕点甜腻的味道,还有一股属于她的清新淡雅的馨香,怎么闻都不够!

    简水澜确实不会成为他母亲那样的女人,所以当她的男人一定很幸福,当她的儿子也一定会很幸福!

    这一刻,他是羡慕顾琉笙,羡慕简昕的。

    能遇上这样的女人,真好!

    而他真的要走向顾安扬那一条路吗?

    跟自己的嫂子苟合,导致下一代的不幸!

    唐卿犹豫了,又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松手。

    这一个下午,唐卿就坐在咖啡厅里,默默地喝着甜腻的咖啡,吃着甜腻的糕点。

    **

    其实简水澜回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爷爷叫到书房里,单独谈话的心理准备了。

    她尾随着顾老爷子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心里想着爷爷可能问她的话。

    偌大的书房里,顾老爷子在他的位置上入座,简水澜也没拘谨,直接在他的对面入座。

    顾老爷子感叹了句,“这么多年过去,爷爷也老了,倒是你们真没什么变化,年轻真好!”

    简水澜立即摇头,“爷爷也依旧一如当年,还是那个时候我看到的那个潮老头!”

    听到她这么说,顾老爷子严肃的脸庞露出一丝慈祥。

    “就你这小丫头会说话,不得不承认老了,前一段时日才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也不知道这一次还能熬多久呢!”

    说到这里,顾老爷子又叹了口气,眉头一皱,皱纹多了许多,看起来确实苍老了!

    简水澜看到他这一副姿态,眼角一抽,看来顾老爷子是打算打亲情牌啊!

    不过却是笑得越发灿烂了,“爷爷别乱说,爷爷会长命百岁的,前一段时日的事情我也是清楚,降温了感冒,您穿得暖和一些,平常注意运动与饮食方面,定然可以活得长长久久!”

    顾老爷子叹道,“人啊,活得长久又有什么用呢?到了这一把年纪我也就是希望儿孙都好,看到阿笙这样我也不好受,你说说你们都是燕城人,怎么就跑到了淮城去生活了?

    阿笙半年没去过一趟公司,成天将公司里的事情交给旁人,也不是办法!”

    来了!

    终于是要说到重点了,简水澜仔细地听着。

    “小昕都这么大了,你和阿笙两人的感情目前看着也都还不错,小丫头,可有想过什么时候搬回来住?趁着我现在还能走动,还可以多跟小昕交流,你也知道这个孩子我盼了许久。”

    顾老爷子将老花镜摘了下来,用布擦拭了几下,才又重新戴上,看向坐在对面的简水澜。

    “当初你一走,我们并不清楚你都怀了阿笙的孩子,阿笙对你一往情深,都以为他这辈子若是找不到你,估计也就没了后代!”

    简水澜笑了下,也就不再逗他,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爷爷就别打亲情牌了,我知道您老人家想多跟小昕熟悉,这一次回去淮城,我想就是给小昕办理退学,大概年前会回来这边吧,现在距离过年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罢了!”

    顾老爷子双眼一亮,额头上的皱纹都少了许多,“此话当真?”

    “难不成我还能欺骗您老人家不成?我在淮城生活那么多年,想要离开也有一些时候。”

    其实她也有些舍不得离开淮城,在那边生活多年,也已经习惯了,简昕也习惯那边的生活。

    见简水澜这态度,顾老爷子放心了,看来自己孙儿的魅力还是挺大的!

    于是满意点头,“放心,你们回来之后,要是阿笙对你不好,你跟爷爷讲,爷爷年纪虽然大了,但教训那个臭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大不了你们都回来这边住,这老宅这么大,偶尔你们三叔一家三口会过来这边住,现在就基本上我一个人在这里了!”

    “谢谢爷爷,到时候我会跟琉笙说的!”她想自己终归还是该回来这里。

    而她对顾琉笙的感情确实是死灰复燃,那就顺从自己的心吧!

    **

    回到卧室,顾琉笙正与简昕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两人身上都散发着刚沐浴之后的香气。

    简昕被顾琉笙抱在怀里,看到简水澜立即出声,“妈妈,爸爸的大象好大!”

    听到儿子这赞美的话,顾琉笙得意地朝着简水澜望去,眼里还带着笑意。

    大象

    简水澜几乎是秒懂了简昕的话,因为这是她教他的!

    见顾琉笙这得意的眼神,她扶着额头,转移了话题,“小孩子要早点儿睡觉,才能长高!”

    简昕很快点头,“嗯,我的大象才能跟爸爸的一样大!”

    “你现在那是小象!”

    顾琉笙直接打击他,然后将他往床上一扔,“先自己睡了,爸爸跟你妈妈有话要说,咱们等明天再回去西江月圆那边住!”

    他本来以为今晚上可以跟简水澜共处一室了,没想到晚饭的时候又被顾老爷子喊回来吃饭,所以这个时候也就只好住在这里。

    小象

    简昕瞪了他一眼,总有一天小象也会成长为大象的!

    简水澜好笑地看着他们父子两人,边取了睡衣朝着浴室走去,刚要转身关门的时候,顾琉笙已经大步跨了进来,顺手将浴室的门给关上,而后她被抱住,嘴也被他堵住。

    简水澜挣扎了几下,这个男人没看到她想要洗澡吗?

    然而顾琉笙正尝上甜头怎么可能就此停止,直接将她抵在了墙壁上,加深了这个吻。

    一直到简水澜就要喘息不上的时候,顾琉笙才离开了她的唇,在她的脸上亲了几下,喘息粗重地盯着她看。

    “真想要你,怎么办?要不咱们现在回去西江月圆?”

    “别闹,这都几点了还回去!”

    简水澜同样喘息不止,双手无力地环抱住他的腰间,又说,“出去吧,我要洗澡了。小昕在外头,见我们在里面待久了,会想过来看看情况的!”

    “这熊孩子,真应该让他单独睡一间!”

    顾琉笙觉得一把火一直烧得厉害,又将她抵在墙壁上一阵狠狠地吻,只恨不得将对方拆穿入腹,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一定要把持不住,他狠狠绝了心思,离开了她的唇,看着同样渴望的女人。

    “明天,我一定喂饱你!”

    简水澜恼恨地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明知道不适合,还撩她的火!

    这一眼却让顾琉笙觉得连骨头都要酥了,揉了揉她泛红的小脸。

    “虽然很想留下来给你洗澡,但熊孩子就在外头呢,明天老公补偿你!”

    简水澜拍开了他的手,“胡说什么呢,谁熊孩子了,你是觉得我将小昕养得不够好?”

    “没没!别胡思乱想,你将小昕养得特别好,我是熊家长。你洗澡吧,再这么下去,我可就真的要把持不住了,我去看看小昕睡下了没有。”

    只一门之隔而已,顾琉笙还挺舍不得。

    顾琉笙才走出浴室,就看到简昕光着脚丫子踮起脚尖正朝着这边走来,他很快走过去,将他抱起,摸了一把他有些泛冷的小脚丫。

    “怎么不穿鞋子就过来了?”

    等到顾琉笙转身离开之后,简水澜潮红着脸靠门而站,她抬手抚上跳得厉害的心口,一抹笑意自唇角逐渐泛起,也许这一次决定回来是正确的!

    如果顾琉笙是她的幸福,那么这一次她一定紧紧地抓住,而经历过过往,她想顾琉笙也得到一些教训,对她也许会是全身心的信任。

    走到镜子前,她看着双颊潮红、红唇微微泛肿的女人,就是眼尾都带着一股风情。

    她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当年,恋爱的时候。

    简昕搂着顾琉笙的脖子问他,“爸爸,你跟妈妈说什么了?”

    “说什么时候给你添个弟弟妹妹!”

    他想以现在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她肚子里还有了呢!

    简昕双眼一亮,“真好!那妈妈有同意了吗?”

    “嗯。快要同意了,爸爸还得再加把劲!”

    简水澜梳洗出来之后,简昕已经睡下,就窝在顾琉笙的怀里,而他目光轻柔地盯着孩子的脸看,简水澜看着这一幕一颗心莫名觉得一软。

    她朝着大床走去,谁知道下一刻就被顾琉笙扯了过去,整个人将他压在身下。

    她担心吵醒了简昕瞪了他一眼,放轻了声音,“你干什么呢?”

    干什么

    顾琉笙笑了起来,“我想干什么,你能不清楚?”

    他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这么下去,一定会吵醒简昕的,万一被他看到了

    简水澜只觉得整个人清醒无比,直接去推他,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与声响,好不容易离开了他的唇,喘息着出声阻止。

    “顾琉笙,小昕在这里呢!”

    顾琉笙是真忍不住了,他本来就火气没消下去,刚才看到她那一双纤细白皙的小腿,整个人的火气又蹭蹭蹭地上来了,只能靠这个女人来消灭了。

    看了一眼身边睡得正沉的儿子,万一被小家伙撞见了,确实不好解释。

    他索性直接将简水澜横抱起身,朝着外头走去,而简水澜也能猜测得出他想要做什么。

    出了他们的房间,到了隔壁的空房,顾琉笙也没开灯,直接抱着她进去,将房门锁上,朝着大床走去。

    到了床上,他立即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一时间,黑暗中都是彼此喘息的声音。

    一番淋漓尽致之后,顾琉笙只觉得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特别畅快。

    抱着怀里的女人,一直到现在才有时间问她,“爷爷找你说了什么?”

    其实大致上他还能猜测得出来顾老爷子找她做什么,不过他想听她说。

    几番**之后,简水澜累得直接趴在他的怀里,动都不想动上一下。

    听得他这么问,懒得回话,只是有气无力地给了两个字,“你猜!”

    顾琉笙忍不住一笑,“那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顾琉笙,你别太坏了!”

    她直接抗议出声,再来一次,她骨头都要散架了。

    然而顾琉笙直接翻身过去,又将她狠狠地欺负了一回。

    **

    整个别墅里冷冷清清,除了唐嫂之外,就是她了!

    薛予凝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少了过去的风光,成日里窝在家里虚度时间。

    过去她是贵妇圈子里的佼佼者,谁对她不是阿谀奉承,只要她一个眼神,就有一大堆的女人在心里揣摩她的想法,琢磨着如何讨好她、恭维她。

    而现在她成日里窝在这个地方,虽然外头的人不知道顾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顾夫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她们的圈子里出现了,对于她的猜疑一定不会少。

    顾家好面子,这些事情不可能拿出来说,而她自己说出来对她似乎并无好处。

    不过居住在这一处别墅里,与在顾家老宅里,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唐卿再努力,再厉害,可是以他现在的情况,完全不能跟顾家相提并论。

    顾夫人,那是一个多么耀眼的存在,薛予凝想到自己的过往又想到现在的自己,更是恨不得将简水澜千刀万剐,如果不是她,她现在还是人人艳羡的顾夫人!

    深呼吸了口气,薛予凝又想到唐卿对她的态度,简直快要步上顾琉笙这只白眼狼了!

    唐嫂看到薛予凝又是这一副模样,这一次她不敢再靠近,担心被殃及。

    正当薛予凝想着用什么方法,好好将简水澜收拾一番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看到那熟悉的两个字,一张阴沉狠毒的脸才逐渐好转起来。

    她很快接起,“亲爱我,找我什么事呢?”

    听到电话里男子稳重的声音时,薛予凝露出一丝愉悦的笑意。

    “行,我马上就去,这几天受了好多的委屈,正不知该怎么发泄,正好说给你听,你帮我想想办法,真是太气人了!”

    “好!一会儿见,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去,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