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她一生当中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男人了!
    结束了通话,薛予凝将手机收起,看向唐嫂。

    “今晚上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唐嫂点头,也没有再问什么。

    薛予凝回到房里,重新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又挑选了一身名贵且符合她气质的衣服换上。

    看到镜子里依旧年轻的脸庞与姣好的身材,薛予凝冲着自己满意一笑。

    她薛予凝年轻时候在燕城的名气不小,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后便宜了顾安和。

    谁知道顾安和竟然如此不珍惜他,如果不是顾安和的不珍惜,她也不会和顾安扬发生那些事情,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是顾家的错!

    打理好自己,薛予凝没有多在别墅里停留,很快开着自己的车子离开了。

    **

    雅间里,茶香袅袅,薛予凝推们而入就嗅到了一股淡雅的茶香。

    目光很快落在西装革履高大的男子身上,她噙着笑容走了过去,在肖蔺的身边入座。

    肖蔺看着她优雅走来,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递到她的面前,“尝尝,你喜欢的豫毛峰。”

    薛予凝看着汤色青绿的茶水,放在唇边浅尝了一口,只觉得微苦带甘的味道在味蕾上萦绕,她闭上了双眼,慢慢地感受这茶的鲜爽浓醇。

    好一会儿才睁开眼,又尝了一口,觉得一颗心被简水澜气得要死的心此时舒缓了许多。

    将茶杯往桌上一放,薛予凝看向对面依旧保养得极好的高大男人,面容含着温和的笑意。

    “果然啊,这么多年也只有你在的地方能让我感到舒心,之前还气得不行,一口气老是要咽不下去,看到你都舒坦了许多。”

    肖蔺看着眼前几十年过去依旧完美的女人,眸色含着柔光。

    “你呀,就是脾气偶尔暴躁,冲动了些许,想要对付那些人,何必如此大动肝火,说说,这一次是怎么让你如此气愤了?”

    说到这事情,薛予凝冷笑,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你说我两个儿子怎么就一个个都让那个女人给迷了去,那个女人有什么好,除了年轻点儿,可这年轻的女孩多了去了!”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但终归只有一个女人,为了这事情生气可就不值得了!

    这事情还不严重吗?

    薛予凝又将自己被简水澜赶出去的场面说了一遍,又忍不住说起了顾家人对她的冷嘲热讽。

    “你说说那些年来我对顾家付出了多少,可他们转眼就不认人了!”

    肖蔺笑道,“你呀,这些年来倒是会越来越将自己的情绪放在脸上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挺能将心事藏起来在心里的,不过我更喜欢你现在这一副样子,有些刁蛮又少了心计的样子。

    这些事情你也别愁,要是觉得你那个媳妇让你不舒服了,我替你摆平了她就是,不就是个小姑娘而已,何必为此让自己给气狠了!”

    薛予凝被她这么一说,身心舒畅许多,看向肖蔺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柔情。

    “这么多年,也就你真心待我好!不过让你去对付简水澜,我担心让阿笙知道了会对你不利,我再做得不对,始终是阿笙的母亲,他对我再如何不好,再失望,也会对我留情。

    阿笙是我生的,我知道他对亲情这一块看得很重,不会对我痛下杀手,但是你就不一样了!还记得你当初好好的公司就是被他给摧垮的吗?他对你真能下得了杀手。”

    对她好的人越来越少了,顾安扬与她再亲近,甚至有了一个儿子,可是顾安扬都已经成为了废人。

    现在的顾安扬估计都恨死她了,那个人成为废人之后,心理都变态了,不过想想也是,当初那么风流的一位人物,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任谁都无法接受吧。

    只是可惜了,这个她曾经动心过的男人。

    但她也知道自己与顾安扬是不会有可能的,顾安扬年轻就风流,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整片森林。

    肖蔺却不以为意,眼角的皱纹笑起来,多了一份属于这个年纪的魅力,他品了口茶,笑道,“无妨,当初顾琉笙摧垮掉的不过是我几个公司之一,在他眼里或许我一无所有,却不知道那对我肖蔺来说,并不算什么!

    我肖蔺能有今天,也多亏了这些年有你扶持,你既是我心爱的女人,我自然不会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回头我帮你教训那个女人,这些时日,你只需要安心在家里待着就是,要是真心想我了,就给我发个信息,咱们约在这里见面。”

    薛予凝的面色又缓和了几分,果然肖蔺还是比起别的男人要有良心多了。

    “不过也怪你当初不信任我,若不是罢了,不提这些事情!”

    毕竟在一个男人面前提起自己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事情,还是会引起对方的不舒适感。

    虽然肖蔺对她的事情都清楚,但毕竟肖蔺为了她这辈子都没娶,从头到尾就她一个女人。

    若不是因为她之前的身份,肖蔺一定会娶她的!

    肖蔺也知道自己当初也有错,“此事当真是我对不起你了,当初几家公司确实周转不过来,不过危机已经度过,这事情我当初也是欠缺考虑,谁让你这么些年来与顾安扬还在一起,我是个男人,嫉妒心肯定是有的,予凝,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你了!”

    他伸出了手,轻轻地覆上那一只放在桌上依旧保养得犹如少女一般的手。

    当初还是有些埋怨肖蔺的,若不是他不信任她,还将那一只有她与顾安扬的u盘给丢了,也不至于现在出现这样的局面。

    不过肖蔺除了因为公司的资金周转不过来才这么对她,从头到尾,肖蔺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加上她当初确实与顾安扬还常有些来往,而他们之间有过一个孩子,肖蔺没有安全感也是正常的。

    在一定的程度上,薛予凝还是可以理解这个男人!

    薛予凝看着那一只温暖的大手,抬起另一手轻轻地放在他的手背上,笑容加深了不少。

    “有你最后这一句话就够了,往后我就你一个男人了,只是目前这样的身份还不能光明正大地见你,你也知道离开了顾家,还有唐卿,说真的,我对唐卿亏欠了许多。”

    肖蔺点头表示明白,“放心,我要是想见你了,也会给你电话的。”

    薛予凝笑了下,想起今天过来的目的,又说,“我听说阿笙明天就会去淮城,跟着他的儿子与女人,如果可以,我希望简水澜别再出现在顾家了!”

    她一个如此平庸的女人,怎么可以坐上顾家夫人的位置,想要飞上枝头,她偏不允许!

    “此事我会看着办,不过一切尚不着急,省得他们怀疑到你身上,毕竟现在最有可能报复她的就是你了,这些事情我来安排,一定不会留下痕迹!”

    听到肖蔺的话,薛予凝这才松了口气,由肖蔺来出手最适合不过。

    “你自己也注意一些,别让阿笙发现是你做的,前些时日湘城沈家闹得风风雨雨的,那事情我也听说过了,据说是沈蓉蓉绑架阿笙的孩子,我可不想你出了什么事情。”

    肖蔺揉着她柔软白嫩的手,勾唇一笑,“此事我自有分寸!”

    抬手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目光含着深意盯着她看。

    薛予凝与他相识了这么多年,从他的眼里自然清楚了什么,她起身朝着肖蔺走去,在他的怀里坐了下来,红唇覆上了他的唇。

    肖蔺稍微离开了她的唇一些,搂着她还算纤细的腰肢。

    “咱们到里面,在这边始终不好!”

    薛予凝很快就明白了刚才肖蔺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个地方一定也是他名下产业,与她约在此处见面,也定然还有别的房间,一如当初那般。

    肖蔺搂着她起身,两人朝着里面的一扇门走去,一进去,肖蔺就将房门一关,霸道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将她淹没在男人疯狂的索求。

    **

    一直到了很晚的时候,薛予凝还是没有回来,唐卿见怪不怪,从薛予凝入住这边之后,好几个晚上她都很晚才回来,有些时候甚至没有回来。

    至于去了哪儿,他能不清楚吗?

    他这个母亲一生当中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男人了!

    虽然很晚了,但是唐卿还是没有睡意,只是想起一张脸,一张年轻耐看又吸引他的脸。

    他取出手机,找出一个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拨打了出去。

    对方响了好几声才接起,“哪位?”

    她的声音当中,还夹杂着水流的声音,唐卿想她可能在沐浴吧!

    他想着简水澜听到铃声的时候,慌乱地将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又找了毛巾擦手,这才匆匆忙忙地接起电话,而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可能身无寸缕,身上还有泡沫

    想到这里,唐卿觉得这个晚上火气有些大,整个人都热了起来,他起身朝着窗子走去,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吹了进来,也没让他凉快多少。

    那边简水澜见对方没有声音,有些不耐烦又问了一句,“哪位?”

    “是我,有空出来吗?我去接你!”

    简水澜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清楚是唐卿,冷笑了声,“你神经病吗?都快半夜了,我一个已婚妇女跟你一个男人出门,唐卿,我可不想走上薛予凝那一条路!无聊!”

    “嘟嘟嘟——”

    的声音传来,唐卿皱了下眉头,其实他也没想做什么,就是突然想跟她说说话,见个面,她有必要这么抵抗吗?

    但

    想起她嫌弃的声音,唐卿轻笑了下,果然是与他母亲不一样的女人!

    可惜便宜了顾琉笙,这个男人似乎从头到尾运气都这么好。

    自幼有母亲、父亲在身边陪伴,有爷爷对他的厚爱与偏宠,到了现在还有一个对他始终专情的女人,还有了可爱的儿子。

    而他唐卿,自幼缺乏父爱与母爱,家人对他来说是陌生的,能被他称为家人的,大概就只有从小负责照料他生活起居的唐嫂了。

    顾安扬不过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薛予凝也只是个将他生下来后,为了自己荣华富贵的生活,而不将他当回事的母亲。

    后来,他看上了个顺眼且已经走入他心中的女人,可却是别人的妻子。

    唐卿吹着夜风,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可悲。

    正当他鲜少有的伤春悲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响。

    回头去看,是一身春光潋滟的薛予凝,看到那一张脸时,唐卿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冷一笑,唐卿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路过她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薛予凝皱眉,这个小子这是甩脸给她看吗?

    “站住!”

    薛予凝很快出声,有些不满唐卿给她脸色看。

    唐卿当真站住了,回头去看她,“还有什么事情?”

    “看到我怎么不称呼一声?阿卿,别忘记我可是你的母亲!”

    唐卿瞥了一眼她的围巾上头的地方,眉头禁不住皱起,声音更冷,“没有忘记,否则也不会让你入住这里,很晚了早点儿休息,还有下回要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记得将围巾再拉高一些,省得旁人发现了,丢人!”

    薛予凝看了一眼自己的围巾,很快拉高了一些,挡住了上面一个露出来的痕迹。

    今天被留下了不少的印痕,没想到这肖蔺特意送给她的围巾,围上去了还是被唐卿发现。

    “我直接跟你说吧,这个人你也认识,你小时候还喊他肖叔叔!”

    反正都被发现了,她也没必要继续隐瞒着,况且以唐卿的精明,只怕早就知道她与肖蔺的关系。

    毕竟唐卿小时候,她也曾经带着肖蔺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当时她与肖蔺还清白着,但这几年与肖蔺的事情,她相信唐卿也清楚着。

    唐卿神色淡漠地出声,“你的事情,我不想去管,随你怎么样,反正你自己都能与自己的小叔子生下我,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