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2章、求婚
    唐卿又说,“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会看在你是我母亲,加上你现在没有地方可去的份上,孝敬你,但是母亲,有些人能不动,最好!”

    最后一句话,他相信她听得明白!

    唐卿没有再留下来,转身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唐卿的最后一句话,薛予凝自然清楚所指的是谁。

    她闭上了双眼,好一会儿再睁开,眼里带着一股凌厉。

    不让她,可她却想动啊,而且必须动她,让简水澜清楚她薛予凝并不好得罪!

    况且这一次是肖蔺出手,她相信肖蔺能够处理得很好。

    这一次她也要让简水澜清楚她的两个儿子,并非那么好招惹的!

    **

    西江月圆,简昕对于这里的每个角落也算是熟悉了,因为地方还算大,所以开着他的玩具车子绕着大客厅跑,一个人就可以玩得不亦乐乎。

    想着才跟顾源混熟了,每天听着他“小哥哥、小哥哥”地喊着,明天就要回去淮城,又不能将顾源带走,简昕就觉得特别惋惜。

    不过他有顾源的号码,回到淮城还可以跟顾源聊天。

    简水澜去了一趟画廊回来,看到简昕独自在客厅里开着他的小车子,目光在客厅里一扫,又看了一眼阳台的方向,都没看到顾琉笙的身影,便问他,“你爸爸呢?”

    简昕将车子停下,“爸爸在主卧,妈妈,咱们明天就要回去淮城吗?”

    “嗯。明天早上的十点的飞机,你秦筝阿姨还有容小叔叔会送我们去机场。”

    “那我们玩上可以回去老宅玩一会儿吗?我去跟太爷爷道别,还有要跟小源道别。”

    “可以,玩上会回去老宅吃饭。”本来今晚上就安排回去吃个饭的。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简昕特别开心,又开着车子在客厅里绕圈圈。

    简水澜洗了个手,朝着主卧走去,推开了房门,看到里面的桌上放了好几只大的漂亮盒子,而顾琉笙正拿着一条白色的礼服展开,仔细看了一眼,她才发现那是婚纱。

    一看到那一条婚纱的时候,简水澜愣在了门边,眉头却是轻微蹙起。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顾琉笙朝着门边望去,见简水澜蹙眉站在那边,立即冲她一笑。

    “你回来了,快过来看看,这是我刚从柜子里翻出来的婚纱,藏了四年多,你看看合适不?”

    想到他亲自设计的这一套婚纱即将穿在她的身上,顾琉笙禁不住心花怒放。

    然而简水澜却皱眉,这一套婚纱当真是为了她?

    不过还是朝着顾琉笙走了过去,这一套婚纱是不是为她而设计,其实穿上之后不就清楚了?

    她与琉璃的身材差别挺大,她的衣服穿在琉璃的身上必定不适合,而琉璃的衣服给她也穿不了,毕竟琉璃没她高,胸口也一直都是扁平的。

    走到顾琉笙的面前,看着他将白色的婚纱展开,她的目光不禁被那婚纱吸引。

    胸口是珍珠与层层叠叠的小白花点缀,一路流畅而下,腰间轻纱萦绕,勾勒出优雅完美的线条,下摆也是层层叠叠的轻纱组成,如烟如雾,整体来说这一套婚纱看起来简洁大气,又极为优雅高贵。

    这风格确实是她所喜欢的风格,不会过于繁复杂乱,一眼过去就让人惊艳。

    顾琉笙温柔地盯着她看,“当初你一直不相信这一套婚纱是我为你设计的,你穿上就会清楚了,我此生只为你设计婚纱,再无旁的女人,一颗心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女人!”

    他将婚纱轻轻折叠,放在双手的掌心,单膝跪地,抬起脸看着她。

    “小澜,之前跟你领证的诚意不够,甚至领证之前还让你签下了协议,当初领证,不是因为爱情,我很遗憾,但后来我实实在在地爱上了你,后来一直想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但拖到了现在都没有实现。”

    简水澜安静地看着顾琉笙,看着他就这么单膝跪地在她的面前,这是打算求婚?

    “小澜,抛开领证一事,你嫁给我吧,我想给你一个婚礼,也给自己一个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是一对的,知道你是我顾琉笙的妻子,知道小昕是咱们俩的儿子!”

    婚纱就在她的面前,触手可及,她曾经心心念念的婚纱,她曾经很希望很希望这个男人能够给她一个婚礼,不需要太过盛大,只要温馨,有亲人与朋友的见证,足矣。

    可是现在,她却又了一些犹豫与退却,虽然清楚自己会回到顾家,但是婚礼

    说真的,当初那么渴望的东西,此时即将实现了,却没有了当初所有的期盼。

    这一颗心,似乎过于安静了!

    她对顾琉笙有了喜欢,当初的心死成灰如今是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但始终不如当初。

    那时候她爱得那么深刻,现在似乎没有回到当初的感觉。

    简水澜却是后退了一步,勉强勾起一笑。

    “这个其实我觉得咱们现在没有婚礼也没什么,都领证那么多年了,你看小昕都已经这么大了,咱们再举行婚礼似乎有些不妥,如果你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小昕是顾家的小少爷的话,其实也不需要咱们举行婚礼。

    爷爷说,等过年的时候会在顾家老宅给小昕举办一场宴会,到时候会请很多人过来参加,而且往后小昕每年的生日,爷爷都会给他举办生日宴会,到时候还有谁不知道小昕的身份?”

    看到简水澜后退一步的时候,顾琉笙眉目微微一敛,心里也有些同意,这是拒绝他?

    “如果我说不是为了小昕呢?小昕想要回到顾家,每年的生日宴会足够了,但我只是想要给你一场婚礼,弥补过去的遗憾,我也不想让咱们这一辈子连个婚礼也没有!”

    他看着手里的婚纱,虽然觉得完美,也极为适合她,但毕竟是那么多年前准备的礼服了,是不是简水澜的心中还是不肯相信这是为她而设计。

    看到这婚纱想到了别的女人,所以心中产生芥蒂?

    如果是这样的话

    顾琉笙看着手里捧着的洁白美丽的婚纱,又说,“还是你不喜欢这一套婚纱,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再去设计一套,一定会让你满意!”

    其实这一套婚纱她是真的很满意了,也有很惊艳的感觉,但是

    “不是婚纱的问题,我只是觉得目前没有必要,这样子就挺好的,婚礼的事情,往后再说,好吗?”

    她温和了声音,唇角勾起一笑,将话题一转,“明天就要回去淮城了,虽然这一次带过来的东西不多,但也要先收拾下,省得明天忘东忘西的。”

    是拒绝还是拖延?

    顾琉笙心里有些失望,他失神地看着手里的婚纱,不过很快就安慰了自己,简水澜不是说了婚礼的事情往后再说吗?

    没有直接拒绝,所以,他还是有机会的!

    余生那么长,他总是有办法让她穿上婚纱,步入婚礼的殿堂。

    而他想要给她一场婚礼,毕竟也要花去不少的时间安排,所以从现在开始筹备,正好!

    顾琉笙一扫刚才心头的失落,很快露出一笑。

    “虽然没有得到你的答应,有点儿挫败,但是,我会努力让你穿上这一套婚纱的,小澜,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穿上我为你准备的婚纱!”

    他站起了身,朝着一旁的桌上走去,将手里的礼服轻轻地放在上面,而后盖好。

    桌上还有几个盒子,连同这一套婚纱,被他一一珍贵地收藏了起来。

    他想,总有他们用到的那一天,不过是迟与早,就像当初刚找到简水澜时,她不也没给他好脸色看,可是最后还是让他攻克下来。

    或许现在的感情没有当初犹如烈火一般,可是他相信,任凭他的努力,终有简水澜重新爱上他的时候。

    虽然求婚没有成功,但是已经探得到她的想法,接下来他再接再厉!

    想到这里,顾琉笙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将几只盒子收藏起来之后,回头去看她。

    “你也别忙了,也就是一些换洗的衣服,咱们在淮城衣服很多,就算忘记带过去也没什么!”

    过年的时候,他想他们一家三口会回到顾家老宅一起过年的!

    所以刚才的求婚是告一段落了?简水澜不禁松了口气。

    他很快从柜子里,取出一件白色的厚大衣递给她,“晚上穿上这一件,今晚降温,很冷!”

    简水澜接过大衣一看,是挺厚实的,今晚回去老宅确实挺冷的。

    她点头将衣服往架子上挂好,“我知道了,我去陪陪小昕。”

    看着她离开,顾琉笙叹了口气,现在简水澜对他的态度是好了许多,但是始终比不得当初。

    那时候的简水澜喜欢对他撒娇,也喜欢对他表现出亲昵,在他的面前从来不伪装自己。

    可是现在

    感觉始终还是差了一些许当年,对他多了点儿客气,不如当初亲昵。

    顾琉笙也没有出去,就窝在了主卧,看了一会儿时间,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再出发去老宅。

    他坐在了沙发上,取过一旁的手机,很快打开了浏览器,输入:求婚。

    一条条浏览下来,觉得自己似乎太过随性了,完全没有准备。

    没有礼物,没有鲜花、气球,没有烛光晚餐,实在是不够浪漫了!

    顾琉笙想了想,看来下回是该好好地提前准备一番了。

    女人就喜欢浪漫,特别是简水澜还是有些浪漫分子的女人。

    他很快将101种浪漫求婚方式给看了一遍,觉得不够全面,也不够浪漫。

    看来他得好好地再筹谋一番,实在不成,就出动他的所有兄弟!

    想到几个兄弟也就苏焕结婚,虽然他是被追求的那一方,而且还是个男人,但不妨碍他从苏焕那边取经,于是点开了苏焕的头像,很快进入聊天页面。

    顾琉笙:捧着婚纱跟老婆求婚,被拒,是不够浪漫吗?

    苏焕倒是很快回了话:你们要举行婚礼了?定在什么时候?

    顾琉笙有些黑线:没看到被拒二字?

    苏焕:被拒也是你活该,婚纱是你当初给她设计的那一套?

    顾琉笙:嗯,有问题?

    苏焕:没问题!不过我想水澜现在对你的感情应该不够深,你突然求婚,她估计有些不能接受,你过于着急了,应当等感情再稳定一些。她拒绝的态度强硬吗?

    看到这一番话,顾琉笙想想,也确实觉得自己有些着急过头了,简水澜才答应随他回来燕城过上几天的生活,这个时候他突然求婚,估计一下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顾琉笙:是,我是着急了,一直想给她一个婚礼。

    顾琉笙:态度倒是不算强硬,有说了往后再说,但明显是敷衍。

    这一次苏焕是发了一条语音过来的,顾琉笙很快点开,苏焕的声音传了过来:“再过段时日吧,等到感情再稳定些许,她说了往后再说,虽然是敷衍,但明显是你还有向她求婚的机会,还有求婚前先好好做做功课,你的跟南青岳的求婚方式比起来

    不是我打击你,完全比不上!当初南青岳想拐我到国外跟他登记的时候,可是带我出海游玩了好几天,准备足够的功课,一切都按照我的喜好来部署。

    而你临时捧着一件婚纱虽然那婚纱是你亲自设计给她的,不过当初你也说了她怀疑你设计的婚纱不是为了她,索性你重新再设计一件!

    再说了,女孩子喜欢浪漫,你这一点儿都不浪漫,要是我,我也不会随随便便答应!”

    听完这些话,顾琉笙沉默了,他不是不愿意再为她设计婚纱,但被他珍藏数年的婚纱,当真是他所认为最好的。

    而且也是为了她而设计,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与真心,若是抛弃了这一件,岂不是让简水澜认为他心中有鬼?

    所以,顾琉笙坚持这一套他费尽了不少心思的婚纱。

    不过当初南青岳为了拐走苏焕,确实下了不少的功夫,而他今日与南青岳相比,确实少了一些诚意,少了许多浪漫,他的女孩,值得他用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