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3章、迫不及待地想要简水澜当他的新娘子
    想到这里,顾琉笙也发了一条语音:“婚纱不会换,但求婚的方式会换,今天是我太过草率了!改天求婚的时候,大概会需要你们,到时候挪点儿时间给我!”

    苏焕:没问题,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我也该开始给你们准备结婚礼物了!

    结婚礼物

    顾琉笙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扯唇一笑。

    当初扯证的时候,他还真没有收到礼物,但是举行婚礼的话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简水澜当他的新娘子。

    **

    回到淮城,一家三口进了门,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加上坐了好些时候的车子,简水澜就有些累了。

    而简昕直接在飞机上睡了些时候,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又睡了过去。

    顾琉笙直接将简昕抱回房间里,脱下了外套,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将杯子盖好,看到简昕睡得香甜的表情,顾琉笙抬手轻轻捏了下细嫩的小脸。

    此时,简水澜也困得厉害,将自己的包直接扔到了沙发上,就躺了下去。

    顾琉笙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水澜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身上也没盖个被子。

    真像个小孩子!

    他轻笑了下,朝着她走去,看到她眯着双眼看他,便道,“在外头睡太冷了,回房睡觉,等晚饭的时候我再喊你和小昕起来吃饭!”

    简水澜哼了声,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索性闭上了双眼。

    顾琉笙笑了下,过去将房门打开,而后将她横抱起身。

    “这么懒,走路都不愿意了?”

    被他这么抱着,简水澜傲娇一笑,继续闭双眼,随即被顾琉笙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并且盖上了被子,脸上印下一吻。

    “好好睡,吃饭的时候再喊你。”

    简水澜轻轻应了一声,便疲惫地睡了过去。

    顾琉笙看着她沉睡的样子,觉得一颗心都柔软了起来,看了些时候,这才出了房间。

    他看到家里几天没有住人,虽然没有多少落灰,但还是有些落灰的,他看了一眼时间,还早着呢。

    于是开始打扫卫生,等两层楼都打扫了一遍,又清洗一遍,还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给浇了水。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冰箱里并没有多少食物,也没有新鲜的瓜果蔬菜,便给简水澜留了一张便笺纸,很快就开着车子朝着附近的市场行驶。

    简水澜是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被吵醒的,她朝着外头走去。

    在沙发上找到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应寒打开的,她很快接听,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们回来淮城了吗?”那边传来应寒带着磁性的嗓音。

    简水澜睡得迷迷糊糊的,现在还有些不在状态当中,她躺回了床上,揉了揉眼睛。

    “嗯。今天刚回来,太累了,睡到现在,应寒,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好久不见,想要跟你、你们见个面吃一顿饭,我也好几天没见着小昕了,有些想念他,不知道晚上你们方便吗?由我做东!”

    简水澜看向窗外,见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边说,“你等下,我去看看顾琉笙那边的情况,你先别挂!”

    她下了床,又朝着外头走去,见地板上明亮,很显然是被重新洗过。

    楼下的厨房传来声响,看来顾琉笙是在厨房里,她下了楼梯,朝着厨房走,里面顾琉笙正在择菜,她走到他的旁边问他。

    “应寒电话过来,晚上一起吃饭,他做东!”

    看了一眼厨房里几样正在运作的电器,想必顾琉笙已经将晚饭准备了一些时候了。

    一回来就是应寒

    顾琉笙蹙了下眉头,但转过来看简水澜的时候,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晚饭我烧了很多,如果木少主还没有订位置的话,那就让他过来这边吃吧!”

    在看到她只是穿着单薄的一件毛衣的时候,又说,“去添件外套,屋子里虽有暖气,但还是有些凉了。”

    电话那头,应寒沉默地听着简水澜与顾琉笙的对话,觉得顾琉笙这句话似乎是故意说出来给他听的,但是也能理解他的心境,如果是他的女人,也不想她与别的男人多有接触。

    简水澜也知道出去没戏,很快出声,“要不来我这边一块儿吃个饭吧,正好外头挺冷的,我也不大想出门,你现在过来差不多,我再帮忙炒两个菜。”

    应寒自然不会拒绝,外头确实挺冷的,“那好,我一会儿就过去,不用烧太多菜了,我过去的时候顺便打包一些食物。在家里还是要多穿点儿衣物,今天晚上还会降温。”

    结束了通话,简水澜看着已经择好菜的男人。

    “你回来的时候还将屋子里都打扫过了?”

    顾琉笙轻笑着点头,“嗯,看到几天没住人,屋子里落了灰尘,打扫之后干净了许多。你回房添件衣服,去看看小昕醒来了没有,没有醒来就喊他起来,再睡晚上就要睡不着了。”

    “应寒说顺路会带点儿食物过来,就别烧太多菜了,我去看看小昕。”

    看着简水澜离开的身影,顾琉笙想着应寒的话,别烧太多菜?

    他这样的男人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就是想多烧几样菜,让应寒自叹不如。

    他相信应寒就算会下厨,但厨艺绝对没有他的精湛。

    应寒的车子刚开出去没多远,一辆黑色的小车不要命地直接横在了他车子的面前,幸好应寒反应能力极强,很快就踩住了刹车,在撞上对方的那一刹那,车子稳稳停了下来。

    应寒抿着唇,盯着那一辆横在他面前的车子,要不是为了去见简水澜,不想在这里耽搁了时间,他一定狠狠地撞过去,让对方知道他应寒不好惹!

    然而在看到那一辆车型的时候,应寒的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这个人就如此不怕死?

    他开了车门下来,直接朝着前方那一辆黑色的车子走去,看到两辆车距离只有几厘米,而后一脚揣在了车轮上,他这一脚力道不小,踹得一辆车都震动了几下。

    随即,车窗缓缓降了下来,露出那张如山水一样的脸庞,应寒冷沉着脸看他。

    “你想死?”

    车子里头的南宫玖冲着一脸怒气的应寒缓缓出声,“只是想跟你一块儿去蹭饭,如何?”

    “自己想去就自个儿去,别跟着我,还有南宫家主,你若是想死就自个儿解决,别拉上旁人,或者最好回去南宫山庄再死,少给旁人添上麻烦,南宫家主,别以为我应寒脾气好!”

    冷冷一瞥,目光带着些许的警告,应寒没打算再搭理他,转身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上了车之后,他将车子退了些许的距离,将方向盘朝左边打,想着从一旁绕过去,没想到的是车子一转动,南宫玖又将车子开到了他的面前,将他的去路完全堵死。

    应寒再好的脾气,此时也被对方给点燃,后退了些许,他直直朝着对方的车子撞了过去。

    力道不轻,南宫玖的车子朝着后面退了些距离,但车身完好,没想到应寒还真的撞过来了。

    南宫玖有些兴奋地想着,但还是没有退让的想法。

    应寒见此,又将车子开了过去,再一次撞上南宫玖的车子,随即朝着右边打了方向盘旁,将车子开往另一边去,车速极快。

    南宫玖被连撞了两次,知道这车子的性能不错。

    见应寒很快开车离去,他也迅速调头,朝着前方那一辆白色的车子追了过去,唇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应寒将车子开往宴氏私房菜,点了几样菜打包带走。

    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一辆停在他车子旁的黑色小车,还有从玻璃隐约可见的男人,脸色更是阴沉了。

    这个南宫玖是打定主意当跟屁虫了吗?

    偌大的南宫山庄不去打理,偏偏要过来这边烦人。

    这一年来他最后悔的两件事,其一,是没有将简水澜与简昕藏好,让顾琉笙有机可乘。

    其二,就是接了南宫山庄的生意,招惹上了南宫玖。

    他拎着几只袋子上了车子,将食盒都摆放好,很快开着车子离去。

    一辆黑色的车子在他刚开出去,随后跟上,紧紧地跟住了前方那一辆白色的车子。

    车子一前一后在翡翠别墅区九栋前,停了下来,应寒打开了车门,拎着食盒出来。

    看到已经出来的南宫玖冷哼了声,目光落在对方的车头前,刚才撞了两次,怎么没将他的车头撞烂。

    南宫玖也在看自己的车头,被撞了两次,也不过是几道刮痕罢了,而应寒那一辆车子的车头也只是几道刮痕,于是一笑。

    “木少主这是手下留情了?真是让人欣慰!”

    应寒懒得理会他,转身朝着别墅大门走去,按响了门铃。

    南宫玖走到他的身边,看到他手里拎了好几个食盒,又说,“要不我帮你拎着点?”

    应寒还是没有吭声,安静地站在大门前等待有人过来开门。

    过来开门的是顾琉笙,虽然他还是很不想过来给应寒开门,然而更不想简水澜过来。

    看到应寒身边还有南宫玖,顾琉笙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冲着他们打过招呼,“原来是木少主与南宫家主,快请进来,小昕要是知道南宫家主也过来,一定很开心。”

    当然了他也知道宝贝儿子的目的,之前将那一匹木马送给了顾源,简昕就很想再要一匹相同的木马。

    作为这边的男主人,看到应寒手里拎着不少食盒,自然是顺手接过。

    “两位快进来吧!”

    来到这个地方,应寒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但依旧一声不吭。

    南宫玖倒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直接过来拜访,你们不介意就好!”

    顾琉笙笑道,“客气了,之前我们一家三口也在南宫山庄打扰多日!”

    “说起这事,我倒是很抱歉,当初害了你受伤。”

    那时候他确实有些担心顾琉笙抢救不过来,到时候与顾家为敌,他南宫山庄只怕也是讨不了什么好处的。

    对此,顾琉笙只是一笑而过,他还得感谢南宫玖的机关。

    若不是让他有机会救下了应寒,恐怕他与简水澜的复合之路不会如此平坦,怕是到现在他们夫妻还未能走到这一步。

    只是顾琉笙心里是舒坦了,应寒的心里却不怎么舒服,要不是南宫玖

    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更不一样!

    整整睡了一个下午,虽然是被喊醒的,但是醒来洗过脸之后,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

    特别是知道应寒要过来,好几天没有看到他,简昕特别想念。

    听到门铃的声音,他就迈着小短腿跑下了楼梯,又朝着院子的方向跑。

    看到应寒的时候,就高喊了声,“木叔叔!”

    所有被南宫玖惹出来的情绪,与看到顾琉笙的一些小情绪,都在简昕的这一声木叔叔当中,化为虚无。

    看着那一道小小的身影朝着他跑过来,应寒蹲了下来,张开怀抱将简昕抱在怀里,那小小的身子紧紧抱住他,应寒觉得特别受用。

    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应寒问他,“几天不见,想木叔叔了没有?”

    简昕立即点头,“想木叔叔了!木叔叔,我这一次回去收到了好多的礼物,还有红包!不过礼物太多了,妈妈说东西都放在燕城那边,只有红包带了回来!”

    听到这话,应寒有些忍俊不禁,确实是简水澜的风格。

    简昕在看到南宫玖的时候,双眼一亮,心里开始盘算着。

    晚餐自然是无比丰盛,顾琉笙想让情敌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贤夫这一条路上,一去不回,花了不少的心思。

    加上应寒也在宴氏私房菜那边打包了好些食物,此时都被装在盘子里,摆上桌,一张桌子被摆放满了丰盛的食物。

    简水澜将最后一盘青菜端上了桌,看向应寒。

    “几日不见,怎么消瘦了点儿?”

    消瘦?顾琉笙最先看向应寒,哪儿来的消瘦,他怎么就没看出来?

    就算是真的消瘦了,那也跟她没什么关系吧,观察这么仔细是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