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顾家这么乱,他舍不得让简水澜去面对?
    南宫玖也朝着应寒观察了下,认真一看,似乎比起之前有几分消瘦。

    果然,这一方面的观察,还是女人更细致一些。

    应寒抬手摸了下脸,倒是没感觉自己这几天瘦了,不过简水澜说他瘦了,那一定是瘦了。

    “大概是这些天忙了些许,之前接了一些生意,虽然没有亲自过去,但还需要安排人手,加上鬼门关里事情多了些许,可能是劳累的。”

    那边简昕立即给他夹了一颗丸子,“木叔叔,你吃!”

    应寒一颗心温暖了下,果然这样的感觉,只有这边才能给他。

    简水澜听他这么说,笑道,“鬼门关虽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还是需要注意劳逸结合!”

    看着碗里的丸子,又听着简水澜的话,应寒轻轻地点头。

    “好!”

    他想,这样的日子怕是过一次少一次了,简水澜留在淮城的日子怕是不多了。

    想到这里,又觉得有些伤感,相处这么多年,这一次即将到来的分离,让他万分不舍。

    但始终是要接受的,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妻子。

    顾琉笙心里不是滋味,却也默默地吃着,没说什么。

    简昕突然也给南宫玖夹了一块鸡翅,放到他碗边的小碟子。

    “南宫叔叔,能再给我做一匹上回那样的木马吗?我将之前你送给我的礼物送给了小源,小源是我爸爸的堂弟,小源很喜欢南宫叔叔送的木马!”

    所以今天简昕这么欢迎他,就是为了那一匹木马?

    南宫玖也是有洁癖的人,不喜欢有人给他夹菜吃,不过幸好不是放在他碗里,否则这一桌上的气氛那就要尴尬了。

    与顾琉笙还是有些合作的,他也有几分忌惮,不想去得罪。

    “既然是我送你的礼物,你怎么可以拿去送人呢?”

    虽然不好得罪,不过他南宫玖难得有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拿去送人呢?送给顾琉笙的弟弟,那弟弟到底有多幼稚?

    简昕一下子安静了,看了一眼他的妈妈又说,“我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出去,这是诚意。小源也很喜欢,如果南宫叔叔不愿意的话那也不勉强!”

    顾琉笙瞥了他一眼,“怎么,很为难?”

    他儿子能看上他的东西,算是抬举了!

    南宫玖没有回应顾琉笙那一句很为难的话,不过听到简昕所说的最喜欢的东西,还算这个小子有点儿眼光,于是勉为其难地答应。

    “行吧,正好我也有空,再给你做一只同样的木马,不过要记得这一次你再送出去,下回我可不送你了!”

    简昕听到这话,立即眉开眼笑。

    “这一次我一定好好保管,谢谢南宫叔叔!”

    晚餐的气氛还算愉快,只不过饭后顾琉笙正打算让简水澜陪他一起洗碗的时候,应寒在他出声之前就先开了口,“水澜,有空吗?想给你说点儿事情!”

    那边顾琉笙立即竖起了耳朵,这是打算当他面约他妻子?

    南宫玖也不动声色地看了过去,有些好奇。

    简水澜倒是不当回事,轻轻点头,“现在吗?我今晚上倒是没什么事情!”

    那边正要收拾盘子的顾琉笙立即就有了意见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在这边说吧!”

    应寒看到顾琉笙的样子,又是嫉恨又是放心,一颗心极为复杂。

    顾琉笙在乎简水澜他也算乐意看到,毕竟这样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对她如此,但又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了机会。

    “我想我与水澜还是朋友关系,既然是朋友关系,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吧!”

    应寒嘲讽一笑,又说,“顾总有些多心了,我不过是找她问点儿事情罢了,事关顾家的情况,也许不适合你听,我与水澜相处的时日,比你们相处的时日多,我的为人如何,她很清楚!”

    所以这是公然在挑起他与简水澜之间的信任?

    顾琉笙的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起来,简水澜见此,虽然清楚顾琉笙喜欢吃醋的性子,不过应寒毕竟是她的朋友,便道,“咱们上楼吧!小昕,你去玩一会儿,等下回房间背诵古诗,妈妈要抽查。”

    而后看了一眼对面的南宫玖又说,“至于南宫家主,请自便!”

    见顾琉笙的脸色更是难看了,简水澜还是说了一句,“晚饭准备了这么丰盛你也辛苦了,这些碗筷收拾到厨房里,晚点儿我下楼来洗!”

    她也不好将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他来做。

    “不用了!”

    顾琉笙直接出声拒绝,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

    见顾琉笙双手都端着剩菜朝着厨房走去,简水澜的心里也颇为不是滋味,这是生气了?

    不过,她总不能因为选择了顾琉笙,就跟应寒断绝来往?

    应寒没错,这些年来都在帮她,真心对待简昕,她不会去伤害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

    此时看着顾琉笙略显得落寞的身影,简水澜轻叹了声,起身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应寒随即跟上,转身的时候看着那一道几步之遥的身影,眉眼里温柔了几分。

    简水澜今天的态度也让他明白了,就算她与顾琉笙复合,但也没有想过要因为一个男人与他断绝了来往,看来他在她的眼里还是很好的一个存在。

    南宫玖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其实他也不想应寒与简水澜单独相处,尽管简水澜对他来说并不是威胁。

    南宫玖看了一眼沉默坐在位置上的简昕,光亮的皮鞋轻碰了下,他坐在儿童椅距离地面还有挺远的小脚。

    “还不听你妈妈的话回房背书。”

    简昕看了他一眼,问道,“南宫叔叔,我爸爸和妈妈吵架了吗?”感觉他们都不开心啊!

    “差不多,不过冷战比起吵架还要可怕,要是严重些的话,你可能就要换爸爸了!”

    一听这话,简昕就着急了起来,现在的爸爸就很好,他才不要换呢!

    顾琉笙又走了过来收拾碗筷,简昕见此忙问他,“爸爸,妈妈会换了你吗?”

    “她敢?”

    顾琉笙瞥了一眼在一旁对他儿子胡言乱语的南宫玖,“少跟我儿子胡说八道!”

    得到顾琉笙的回答,简昕这才安心了。

    “那我回去背古诗,爸爸,你晚点儿和妈妈一起来抽查我的功课,我有好多不认得的字。”

    顾琉笙听到简昕这一番话,心里舒坦了点儿,轻轻应了声,“好!”

    南宫玖直接将简昕抱了起来,“走,南宫叔叔教你识字!”

    这个笨孩子,这么大了,到底还有多少字没有认全?

    顾琉笙虽然不愿意让简昕跟南宫玖单独相处,不过想到南宫玖性子虽然有些阴晴不定,但也没胆子在他的眼皮底下伤害简昕。

    这才随了他,继续动手收拾桌子,却分了大半的心思放在楼上,也不知道应寒找简水澜两人会说些顾家的什么事情。

    一想到回到淮城,三两天应寒就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顾琉笙想着还是早日回去燕城。

    还有这几次南宫玖每次出现的时候,都让他觉得有些诡异,特别是他与应寒的相处模式,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苏焕与南青岳两人给他的感觉。

    顾琉笙想到南宫玖从一开始无缘无故囚禁应寒,之后南宫玖又出现在淮城,并且这么长时日都没有回去,而是一直居住在应寒的别墅里,还将里面改造了不少的机关。

    他想起应寒那张脸,虽然以往是小白脸的形象,如今稍有变化,但确实比过往看得顺眼许多。

    过往那么多女人为他疯狂,只怕也不缺乏男人为他疯狂,而现在若是南宫玖看上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顾琉笙露出一笑,心里突然就愉悦了起来。

    若是应寒被南宫玖攻下,那么他就少了一个敌人,而应寒也算是得到了该有的报应!

    当年若是他不将简水澜带走,也不会发生这么一系列的事情。

    要是南宫玖真的看上了应寒,他真不介意当个神助攻!

    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地与南宫玖聊下了!

    **

    简水澜与应寒其实也没去哪儿,就在二楼的客厅里,她泡了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端给应寒,自己抱着被子,整个人悠闲地窝在沙发上。

    应寒看到她如一只慵懒的猫咪,唇角挂着一丝浅笑。

    “这一趟回去燕城还好吗?”

    简水澜正吹着咖啡的热气,听到应寒这话笑着点头。

    “一切都挺顺利的!”

    “如此就好,顾家没什么人刁难你?”

    简水澜一想,怎么可能没有!

    她笑了下,想起薛予凝离开时的话,忍不住皱眉。

    “简水澜,你不得好死,我是阿笙的母亲,你这么对待我,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这个狐狸精,将我两个儿子迷得神魂颠倒,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阿笙,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如此羞辱吗?放我下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快放我下来”

    这些话此时一想起,仿佛就在耳边,不过那日之后,薛予凝倒是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看到简水澜皱眉的样子,应寒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忙问她,“到底怎么了?”

    简水澜倒是没有再犹豫,直接将前几日薛予凝闹顾家老宅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这事情之后顾琉笙也说我太过冲动了,后来一想确实如此,不过那个时候我就是真看她很不顺眼!

    不过回去的那几天倒是风平浪静,薛予凝并没有出现,我与小昕都好好的。”

    听到简水澜说是她让朗月将薛予凝给丢出去,应寒也是一叹,有些责备她,“你是太冲动了,这事情大有顾家的人去处理,没必要你当这个出头鸟,在那边有什么事情让顾总去处理就好,有事情让他扛着,毕竟那是他的母亲。

    如今你这么做,只怕真让薛予凝给记恨上了,当初她对你那么不好,甚至想置你于死地,此事怕不会就这么了解。”

    见应寒难得责备她,简水澜也清楚应寒这是对她好,但还是将眉头一皱。

    “不过我人都回到了淮城,也不怕她,就算是回到了燕城,不是还有顾琉笙吗?”

    然而应寒还是不放心,顾琉笙对简水澜再好,但怕也有疏忽的时候,更何况对方是他母亲。

    依他来看,顾琉笙是个重亲情的男人,当初才会因为琉璃的事情而伤害到简水澜。

    琉璃是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妹,他都能如此护着,那么薛予凝是他的生母,还是陪伴他成长的母亲。

    让他选择,他又会如此选择呢?

    说到底,应寒还是不够信任这个男人!

    顾家这么混乱,他怎么舍得让简水澜去面对?

    “此事万不可大意,别忘记你现在还有小昕,与当初不同,虽然回到了淮城,可只怕薛予凝手长。以防万一,我再派个人保护你的安全,如何?”

    他也没有办法一直出现在简水澜的身边保护,而他对顾琉笙的信任度不够,若是有个人能够在暗中保护他,能放心许多。

    简水澜却觉得没有必要,“已经派了朗月暗中保护小昕了,我平常都在家里的时间较多,而且还常与顾琉笙在一起,目前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如此。”

    应寒还是觉得不放心,他对薛予凝也有一些调查,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也极有手段。

    “那薛予凝心狠手辣,报复心极强,之前没出手,也许正在筹谋,我觉得你不能大意。还有薛予凝目前住在唐卿那边的别墅,我担心唐卿会不会也对你不利!”

    说起唐卿,简水澜倒是不觉得唐卿会对她有什么不利,除了这个唐卿一直想要拽她出墙!

    此事让她颇为头疼,喝了一口咖啡,她双手捂着杯子。

    “唐卿不足以为惧!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真要跟你说声,此事我尚未跟顾琉笙提起,不过之前有跟顾老爷子说起过。”

    虽然头疼简水澜不怎么将薛予凝与唐卿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此时简水澜说有一事尚未与顾琉笙提起,而是想先告诉他,顿时就有些愉悦,连声音都愉快了几分。

    “什么事情,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