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因为他现在只想着如何亲近这个男人
    “我想等小昕这一学期读完,就让他回到燕城读幼儿园,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逃避了,顾家是要回去的,小昕也要早点适应那边的生活,这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

    顾老爷子与顾琉笙都提过这话,她想过数遍都觉得挺有道理的,以她现在与顾琉笙的情况,跟他回去燕城是肯定的,除非,这期间又有变故。

    这一学期

    应寒听到简水澜的话,突然就沉默了下来,他知道他们母子会走,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过了元旦之后,这一学期也就没剩余多少天了,接下来就是过年,难道她连过年都不想留在淮城了?

    不过也是,顾家这样的大家庭,过年向来都是隆重的,连顾琉笙这样不喜欢大场合的人,想必过年都会出现在顾家老宅。

    站在顾家与简水澜的立场来看,这样的决定无疑是最好的,只是他舍不得。

    相隔两地,若是见面勤快了,也不好,怕让人说三道四。

    可若是不见,又觉得想念。

    见应寒沉默,简水澜也能懂得应寒心中所想,其实她也很舍不得离开这里。

    既是分别,气氛自然不会轻松。

    好一会儿之后,应寒喝了一口咖啡问她,“打算什么时候走?”

    “等简昕这一学期读完之后,我打算过年之前带着他回去燕城,今年不能陪着你和木叔一起过年了。”

    虽然在淮城只有她与简昕,但是这些年来木庭与应寒真的就像她是她的亲人。

    过年的时候,不止给简昕红包,还会给她一个厚厚的红包。

    应寒给她的感情与关怀,除了她不能回应的爱情之外,还有朋友与亲情。

    所以她实在不能因为顾琉笙就与他切断联系,她简水澜不是那么狼心狗肺的人。

    应寒抱着杯子,喝了一口爱咖啡,笑道,“是有些遗憾,不过既然是你的决定,我尊重你,不过顾家现在不会太过平静,在淮城要注意安全,在燕城更是如此,走的时候,我送你!不过我爸那边,可就需要你亲自去跟他说上一声了,顺带上小昕过去,我爸挺想念小昕的!”

    一想到这年没有办法跟她一起过,应寒就觉得今年过年怕是要过得没意思了。

    以前过年有他们母子的时候,很热闹,或者该说从未有过的热闹,简水澜本就是个开朗的人,很会营造氛围,而简昕虽然安静一些,但是在他与简水澜的面前还是很能闹腾的。

    简水澜点头,“嗯,我会的,也有些时候没见过木叔了,找个他有空小昕也不用去学校的时间去看他!”

    说到这里,她笑了下,“我跟小昕要是回去了燕城,也是居住在西江月圆,你不是也住在我楼上,要是有空的话也常回去燕城,小昕一定会很想你的!”

    “是啊,我就住在你们的楼上,方便的话就会回燕城看看你们母子。”

    应寒也笑了下,有些不明白当初的缘分那么深了,怎么还是会迟了那么一步,真是可惜。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顾琉笙就将楼下都收拾好,洗净双手,脱下身上的围裙,离开了厨房。

    别墅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简水澜与应寒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在围绕燕城与淮城。

    而简昕就在房间里背书,不见南宫玖的身影,可能南宫玖就在简昕的房间里。

    他走到了客厅,看到那两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女,两人相谈甚欢。

    屋子里萦绕着一股咖啡的香气,他走了过去,在简水澜的身边入座。

    笑看了一眼应寒,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有些幸灾乐祸,问他,“之前看南宫小姐追你追得厉害,不知道现在你们二人处成什么样子?其实我觉得南宫小姐对你一心一意,也挺好的,再说鬼门关若是与南宫山庄联姻,也不错!”

    “鬼门关还不需要去跟谁联姻,这事情,顾总还真是费心了!”

    应寒面容温和,想到南宫珮又添了一句,“你们可能不清楚,圣诞节隔天,南宫小姐就已经飞回去南宫山庄了。”

    此事简水澜还真不清楚,“感情这事情强求不来,南宫小姐自己倒是看个透,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也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两情相悦的,而不是为了结婚而去结婚,我希望你能幸福。”

    她还以为南宫珮追得这么紧,也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对应寒是真的有感情。

    没想到会说走就走,是真的已经死心了,还是迂回战术?

    南宫珮一走,顾琉笙倒是更确认了自己心中所想,这两兄妹倒是有意思。

    看上了同一个男人,而南宫珮纵然是女人,然而又怎么可能会是南宫玖的对手。

    应寒点头,“此事倒是不着急,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今天刚回来淮城也累了,早点儿休息!”

    应寒其实想要抬手摸摸简水澜的头发,但是如今也已经不适合了。

    他起身朝着简昕的房间走去,看到里面南宫玖正在教简昕背书,南宫玖读一句,简昕也跟着读一句,一个倒是有老师的样子,一个也有学生好学的样子。

    听到脚步声,南宫玖回头一看,见是应寒,露出一笑。

    “这是谈完事情,要走了?”

    应寒点头,“差不多了!”

    而后看向简昕,揉了揉他的头,“早点儿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想木叔叔了就打给木叔叔,知道吗?”

    简昕恋恋不舍地点头,其实他挺想要木叔叔晚上留下来陪他的,不过爸爸一定会不高兴!

    本来简水澜打算将他们两人送到门口的,但应寒想着外头冷就拒绝了,是顾琉笙将他们两人送到门口,他看向南宫玖。

    “明天午后有空吗?我去找你!”

    南宫玖倒是有些好奇了,点头,“有空,直接过去就好,不过事先提醒你下,想要见我还得看顾总能不能闯过我设置的机关了!”

    对此顾琉笙还是有些兴致的,“行,明天去看看你的机关如何!”

    顾琉笙谈完这些话,直接就将大门给关上了,转身朝着屋子里走去。

    一扇门将他们隔绝,应寒看着楼上的灯光,觉得这些温暖离他越来越是遥远。

    他朝着车子走去,南宫玖随后跟上。

    “跟顾少夫人聊了些什么?似乎心情不大好?”

    “跟你没有关系,南宫玖,我是答应你让你在这边住上半年,却没让你跟得这么紧,论机关术我是比不上你,但是你除了机关术之外,我可是能分分钟将你打趴下,要不要试试看?”

    应寒是在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出其不意突然就出了一拳头,南宫玖虽然反应快,然而还是慢了半拍。

    这一拳从他的脸擦了过去,不算严重,但也能够让他感到一股凌厉。

    他后退了几步,嗤笑了声,捂着被他揍到地方,“你倒是说出手就绝对不留情!”

    要不要他躲得快,明天这一张脸怕是不能见人了,更别提去见顾琉笙,还不知道怎么被嘲笑。

    应寒懒得理会他,转身就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很快将车子开走。

    南宫玖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笑了笑,觉得这个男人确实挺有意思,越来越是吸引他了。

    半年之后,真能让他腻味?

    他觉得不怎么靠谱呢!

    因为他现在只想着如何亲近这个男人,但是应寒的性子怕是无法接受。

    此事,还得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将这个男人拿下。

    越有挑战性的,他越是喜欢!

    想到这里,南宫玖笑了起来,想着自己真要开始追求这个男人的话,他会是什么表情?

    低低一笑,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子,南宫玖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顾琉笙给简昕洗过了澡,时间还早,加上简昕也才没睡醒多久,就将他抱到了客厅,见简水澜窝在沙发上玩手机,还是有些纳闷着。

    “晚上跟木少主聊了什么?”

    “也就顾家的一些事情!”

    简水澜应了一声,继续跟秦筝聊天,听着她抱怨。

    “顾家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参与的?还要背着我聊顾家,不如说来听听如何?”

    简水澜将手机往旁边放下,她贵妇一样地靠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看向抱着孩子的顾琉笙。

    “也没什么,就是不大相信你最后能保护住我,他说你个重亲情的人,当年能因为琉璃的事情不信任我,闹得最后是他带着我离开了燕城。

    而今,担心你因为薛予凝是你的母亲,怕最后你又站在了她那边,让我们母子被她伤害到,所以不大放心。”

    顾琉笙有一瞬间的沉默,当初琉璃的事情,也确实是他在纵容,给她机会,才让她有机会伤害到简水澜,可不代表他不信简水澜,谈起往事,依旧有些窒息感。

    “那是木少主的想法,我想问你,你觉得若是我母亲要对付你,我会如何?”

    “会阻止,会护着我,但是薛予凝也不止一次这么对付我了,我就担心你会不会如以往一样,帮她隐瞒下一切罪行!”

    毕竟这事情当初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啊,那时候她对这个男人是失望的,也有些害怕会再来一次,想着简水澜又说,“你确实是个重亲情的男人,这没有错,可是琉璃的事情给我留下了一定的阴影,让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信任你!”

    见简昕目光灼灼地来回盯着他们两人看,一副看八卦的样子,简水澜也知道这些事情让简昕知道太多不好,便看向他,“小昕,你回房自己玩,妈妈有些话要跟你爸爸谈!”

    简昕虽然还想听,但他妈妈都这么说了,也就只好跳下了顾琉笙的怀里,回了房。

    孩子一走,有些话也就更能说得出口了,顾琉笙也觉得自己该好好地与她谈谈。

    轻叹了声,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有些微凉。

    “有过一次教训,让你带着小昕离开了这么多年,难道我还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再摔一个大跟头?

    小澜,我分得清楚对与错,当初是被琉璃给蒙蔽了,觉得她不是那么不堪的一个女人,也是因为从小就在我的身边长大,是个缺乏爱的孩子,所以我多给了她一些关怀。

    但是我母亲就不一样了,自小我就清楚她的手段,知道她有仇必报的性子,所以这一次我会站在你这边,护着你!”

    听到这话,简水澜扑眨着一双如翦水的眸子盯着他看。

    “当真护着我与小昕?”

    “自然!你们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儿子,我不护着你们,护着她做什么?如今她只是我的母亲,但已经被驱逐出顾家,虽然没有对外公布,但明眼人都已经知道。没有对外说,也只是为了保住顾家的面子罢了,毕竟这些都不是些光彩的事情。”

    他凑了过去,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又说,“相信我一定站在你们母子的身边,再不会让你受委屈!”

    简水澜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抬手搂住他结实的腰。

    “那你记住今天给我和小昕的承诺,别让我后悔了我的决定,若是再有你负我的事情发生,或是不信任我。

    顾琉笙,这一次我一定带着小昕离开得远远的,不会让你找到。就算找到了,再也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因为你受伤就给你机会,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明白吗?”

    他何尝不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顾琉笙将她紧紧地搂住,轻轻点头,“我清楚!你什么都别怕,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我会让你相信你,直到你心甘情愿跟我回去燕城的,小澜,我不逼迫你,记得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那四年失去她的煎熬,让他清楚,这世上他拥有再多,也没有这个女人重要!

    得到他的承诺,简水澜也安心了一些,回去燕城,其实她是有些害怕的!

    那边的生活没有淮城的单纯,加上她在这边是在应寒的护翼之下,没人敢为难她。

    但是回去燕城就不一样了,沾惹上顾家,怕是不会平静。

    应寒的责备没有错,她这一次直接对付薛予凝确实过于冲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