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如此,便可以轻松解决他的头号情敌
    “我告诉爷爷会回去过年的,等小昕上完这一学期之后,就不留在淮城了!”她轻声地告诉他。

    顾琉笙听到这话,浑身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眼里都是惊喜的光芒。

    “当真?”

    “嗯。既然都是要回去的,那就早点儿回去面对,只要你站在我这边,我就都不怕!”

    “好!”

    顾琉笙激动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他想着起码还有些时候,才能让她答应与他回去,没想到这么快简水澜就答应了。

    这不止让他觉得意外,还感到惊喜!

    听到他说好,简水澜扯了下唇,希望这一次顾琉笙不会让她后悔带简昕回去燕城。

    在燕城生活多年,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回去那一片故土的,淮城虽然好,但始终不是她的故乡,虽然在这里,应寒一直努力让她有归属感。

    “你愿意跟我回去就好,爷爷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很开心,之前还跟我念叨着怎么样才能够将你拐回去,别让他等得太久了。

    爷爷这一次见过小昕,很喜欢,觉得小昕比我小时候都好,不像我过去就是个闷葫芦,也就苏焕他们几个人受得住我的脾气,还跟我说了得好好地培养着小昕,将来让我将这掌权人的权力继承给他。”

    看来很多事情都要提上日程了,还要给简昕找一所适合他的学校,顾家该解决的事情也都该要去解决。

    “此事,爷爷知道,那一天找我去他书房,谈的就是这一件事情。”

    顾琉笙听到后,闷笑了声,恨不得将她揉在身体里。

    “所以,你跟爷爷都瞒着我?该不会连小昕也都知道了这事情?我倒是成为了外人?”

    “小昕也是清楚的,我只是不想让你太过得意了!”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她心里的踌躇,而后又说,“让小昕当将来的继承人,我可要考虑清楚了,那是我的儿子我只想他一辈子好好的,平安健康快乐,才不要让他从小去学那么许多。

    况且顾家子孙那么多,也不一定要小心去接受,再说了,唐卿之前不是也想要你这个掌权人的身份吗?”

    “有些人拼了命的想要顾家掌权人的身份,你倒好想着放手?我对唐卿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中间隔开了几年,不过我觉得唐卿这个人挺骄傲的,并不想要从顾家这边得到什么好处,这一点还算个男人!就是”

    一想到这么多年唐卿对他的女人依旧念念不忘,顾琉笙还是觉得满肚子的恼火。

    “就是唐卿对你始终抱着过去的态度,顾安扬跟我母亲倒是将这一点,都全数尽传给唐卿,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浪费!”

    喜欢上自己的嫂子,也就他们做得出来!

    简水澜倒是不将唐卿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只要她的心坚定,谁都撬不走,只要顾琉笙不负她,她的心就能一直坚定到底。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

    此时,顾琉笙也没再说什么,紧紧地将她抱着,想到她愿意年前同她一起回到燕城生活,就觉得一颗心禁不住地雀跃起来,即将要跟淮城说再见了。

    远离淮城,远离应寒,时间一长,简水澜与他一定能够回到当年相爱的时候。

    **

    顾琉笙只是说了午后来找他,但并没有约好午后的具体时间,所以南宫玖哪儿也没去,就窝在别墅里等候。

    机关早早就已经打开,吩咐了佣人别乱跑,只是等了这么许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他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去摸口袋,才发现手机没有带在身边。

    朝着房间走去,刚将门一推开就看到里面一个气场全开的男人,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看到他的时候,抬眼朝着他看了过来。

    南宫玖确实吃了一惊,他都已经准备好了,打算观察这个男人是怎么成功闯过他的机关。

    上回应寒可是也闯了些许的时候才成功进来的,可没想到顾琉笙倒是进来了!

    是他的机关出现了问题吗?

    南宫玖没有理会他,颈子朝着茶几走去,拿起遥控器检查了一番,一切都没有变化,而后又去打开监控,才发现所有的监控都被他给切断了。

    回头去看顾琉笙,南宫玖轻笑了声,“顾总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我本来还想看看你是怎么闯进来的,没想到这回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顾琉笙看了他一眼,“也不难,你这机关确实不错,但还是有破绽,我不过是寻了破绽的地方,破坏了你这边的监控,爬了窗子进来。

    本来是想着直接从阳台上过来的,不过发现你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从那边自然要被你发现,正好看到了你窗子没关,外头虽然有机关,但是我的弹跳力很不错,这些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能闯入我南宫山庄,如今这么几处机关对你来说确实不成问题!”

    他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顾琉笙,又说,“走吧,到外头!”说完率先就走了出去。

    顾琉笙将桌上小巧的笔记本收起来,这才跟上了南宫玖的脚步。

    外头,已经有佣人将咖啡准备好,瓜果点心也准备了不少,顾琉笙看了一眼,发现好几样都是简水澜喜欢吃的。

    想着回去的时候,顺路给她和简昕买点儿他们母子喜欢吃的食物。

    喝了一口咖啡,倒是他喜欢喝的苦咖啡,香浓正适合。

    南宫玖见他不语,倒是有些先按捺不住。

    “不知今日顾总来此找我,有何要事?”

    “还真有那么点儿要事找你!”

    他将咖啡杯放下,睁眼看向南宫玖,“我想知道你对应寒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说出来,也许我还能帮你的忙!”

    原来是为了应寒而来,南宫玖问他,“顾少夫人让你过来的?”

    “并非,只是我猜测出一些可能性,觉得好奇了罢!”

    “能让顾总好奇的”

    南宫玖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显得几分无害,笑容甚至是很少地直达眼底,整个人也因为这一抹笑容而显得有些慵懒。

    “不知道顾总在好奇什么?”

    这一次顾琉笙倒是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说,“我想你是喜欢木少主的吧!”

    听到这话,南宫玖倒是直接笑出了声来,也没生气。

    “顾总竟然看得出来?”

    如此一句话,也算是坦然地承认了,顾琉笙见他如此坦白,摇头。

    “没看出来,不过是猜测罢了,只是没想到我的猜疑是正确的,木少主被你看上,你们倒也适合!”

    南宫玖倒是不觉得高兴,这个男人这一番话,他能不清楚?

    “那是因为顾总觉得只要木少主别看上顾少夫人,跟谁都合适吧?”

    他轻笑了声,又说,“既然顾总都已经猜测出来了,在你面前我也就无需再隐瞒着,我当初确实是对木少主有些兴趣,所以才扣留了他们,不过这日子过久了,当初的兴致似乎越来越高!”

    顾琉笙端起咖啡杯,垂眸轻轻嗅着咖啡的香气,唇角一勾,淡漠的眼里倒是有了点儿笑意。

    “确实,木少主之前对我来说是个挺大的威胁,有你在,我倒也安心了,不过木少主似乎不是那么好拿下的人,你这么死缠烂打,怕是只会更引起他的反感!”

    “无所谓,木少主已经知道我对他的心思。”南宫玖也没有隐瞒。

    应寒知道南宫玖对他的心思?

    这一点,顾琉笙倒是有点儿诧异了!

    既然知道南宫玖的心思,为何还要将他留在身边,莫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协议?

    似是看穿了顾琉笙的想法,不等他出声,南宫玖就先点头。

    “如你所想,我与应寒之间存在协议方面,否则依他对我的不屑一顾的态度,怎么可能还让我住在这里,早就将我赶走了!之前除了双方换人之外,我多提了个条件,就是留在这边半年!”

    “怪不得木少主能容忍得了你,南宫家主这手段倒是高明了!既然南宫家主如此倾情于木少主,我自然也该从中添上一把火,算是助你一臂之力。

    听闻您素来不近女色,后来有了喜欢的女人,只是没想到会是木少主。这样吧,追求男人的事情我也没有经验,倒是有个人选,我想他一定对你不会吝啬指教!”

    毕竟是爱情,除了本能,需要学习的还有太多,特别是像他们这些过去没有任何经验的人,这些还是他将简水澜追到手之后的经验之谈。

    如果有人助他,或许能事半功倍,虽然没有的话,他相信也能依靠自己的魅力得到应寒的回应,不过就是怕时间得花得长久一些。

    不过有一点让他有些踌躇不前,他这个人容易喜新厌旧,对于爱情虽然不曾体会到,但又不知道应寒的存在,能让他保持多长时间的新鲜感。

    南宫玖回想了下顾琉笙身边的人,其实他并不陌生,虽然两个国家距离遥远,但是同一个圈子里、同一个水平的人,不会陌生。

    “你想给我介绍的人选,我想便是南青岳?”

    他与南青岳的关系也尚算不错,当初也没看出南青岳好这口,没想到后来会得知南青岳选择跟男人结婚。

    据说还将那个男人宠到了心坎里,而南青岳选中的男人是苏焕。

    顾琉笙点头,“就是他,出的法子还是不错,毕竟当初想要追苏焕,花了不少的心思,大概从里面琢磨出了不少的方法,我觉得倒是有效!”

    他几次找南青岳想法子,南青岳的法子确实不错,虽然事后简水澜会与他生几天的闷气。

    不过要是能将应寒给解决了,卖了应寒,他眉头都不会皱上一下。

    阻止不了简水澜与应寒常有来往,那么就让别人来阻止应寒。

    顾琉笙的提议,南宫玖倒是有些兴趣,他勾唇一笑,很快就下了决定。

    “行,我找青岳给我支招!这么一直拖着磨着,委实不是办法,此事要是能成,算你是个大媒人的身份,不过,你就不担心顾少夫人知道这事情,跟你拼了?”

    依他看,应寒与简水澜二人的感情确实很不错,就算简水澜对他没有爱情,但是朋友之情也是极为深厚的。

    正因为这一点加上她是顾琉笙的女人,所以他才给予了简水澜这就么大的面子。

    不过这个女人倒也有点儿意思,平常人看到他都是唯唯诺诺的,怎么也得尊称他一声南宫家主。

    而她竟然敢面不改色地直接他的双眼,甚至直呼他的名字!

    果然是顾琉笙的女人!

    简水澜跟他拼命?

    顾琉笙知道简水澜要真知道他想将应寒给卖了,确实能跟他拼命!

    “所以此事,还真要劳烦你早点将木少主攻下了,到时候就算她知道我卖了木少主,见你们两人感情深厚,也不会说我什么!”

    在爱情里若是爱上了,便是爱上了,哪儿去管什么性别?

    有苏焕与南青岳在前,他想简水澜也能理解与接受。

    南宫玖一听这话,心情颇好,虽然顾琉笙有自己的想法与目的,不过还是第一个支持他继续这一段感情的人,也是除了他妹妹之外,第一个知道这一段感情的人。

    “承你吉言,若是真有那么一日,算你功劳不小!”

    顾琉笙可不想要这样的功劳,“你也知道我的目的为何,我不过是在帮我自己!”

    “没想到顾总还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在南宫山庄就使了苦肉计,如今依旧将木少主当成头号情敌,还真与过往的你有些差别了!”

    这一段时日的接触,他发现顾琉笙改变了许多。

    除了性子之外,还有笑容多了许多,这也许都是那些女人给他的改变。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顾琉笙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似乎已经将他的头号情敌给解决了。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我看你如今对木少主的感情,也只是他引起了你的兴趣,而你有那么点儿喜欢他而已,与爱还有很远的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