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你看上谁不好,偏要看上这个男人?
    这也是他愁的地方,不过好在南宫玖这个人向来很有自己的想法,什么事情都喜欢随着性子来,让人觉得亦正亦邪!

    “可能比你所说的那么点儿喜欢多了一丢丢!”

    他看一眼时间,又说,“中午一起吃饭?”

    顾琉笙见自己来了些时候,摇头,“不了,回家给老婆孩子烧晚饭吃。”

    这么接地气的顾总,还真是难得一见,南宫玖扯了下唇。

    这一次顾琉笙依旧不走寻常路,推开窗子,动作利落地借着几处可踩踏的地方,轻巧跃下,稳稳落地,人已经到了别墅外。

    南宫玖很快起身去看,只见顾琉笙身轻如燕地跳跃而下,那身影很快隐没,完全没有触及他的机关。

    虽然只是离开而已,但这一幕瞧着还真是精彩。

    或许他的功夫还在应寒之上,这个顾琉笙还真不如小瞧了去。

    而他这些年除了打理南宫山庄的生意,几乎都沉浸在机关术上,所以在功夫上面还真懈怠了,若不是仗着机关术,完全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

    不过今天顾琉笙来此一趟,确实不是没有收获,对于应寒,他是该要好好地谋划一下了。

    至于南青岳,也许久未见,既然来到了淮城也该去北川见他一面,淮城距离北川,一个多小时的飞机行程也就到了。

    正好这段时间缠着应寒缠得紧,也该是给他喘口气的时候了。

    南宫玖也是个行动派,觉得既然有人给他出了主意,况且主意不错,索性就直接给南青岳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倒是很快接起,一阵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何事?”

    南宫玖也没客气,直接说明来意。

    “咨询你一些事情,我看上了一个男人怎么将他追到手?对方没这一方面的癖好,几个月过去了,一点儿进展都没有,甚至对我爱理不理的。”

    虽然他过去也没有这样的癖好,但是看到应寒就忍不住起了这些心思。

    “顾总让你过来咨询的?”南青岳一针见血地问他。

    “看来顾总是经常找你咨询这方面的,是他介绍的!”

    “别告诉我,你看上的是鬼门关的木少主?”那声音里藏着一丝笃定。

    南宫玖有些诧异他怎么会知道,但是想到苏焕也去过南宫山庄住了好些天,对于那边的情况多少也能明白,而被他看上的人,除了应寒似乎也没有别人了,所以还算好猜。

    确实是他,你觉得他答应的几率如何?

    那边南青岳嗤笑了声,“几率为零,你看上谁不好,偏要看上这个男人?据我所知,这人目前算起来可是顾总的头号情敌,想要消灭他心中的女人,怕是不容易,不如趁着感情未深,先斩断一切!”

    南青岳边说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平日里闲聊,苏焕也会跟他说上一些关于简水澜的事情。

    许是因为经常被苏焕挂在嘴边,所以会去了解,多少清楚一些。

    不过自从将苏焕追到手,他都快成为他们几人的情感专家了。

    南宫玖直接沉默了,连南青岳都这么说,难道真没多少的指望了?

    感觉到南宫玖的沉默,南青岳又说,“这样吧,你之前估计将他缠得烦了,先离开一段时日,等他意识到你似乎许久没有出现的时候,再出现,人向来不会懂得珍惜轻易得到的!

    听过小别胜新婚这一句话吧,等之后你在看看他的态度,不过我觉得木少主怕是不好追到手,他本就不好这口,改变他的性向难,抹除他心中挚爱,更难!”

    只能感叹南宫玖出现太迟。

    “正好我打算去见你一面,似乎有些年头没见了,你在北川?”

    南宫玖也觉得想要抹除应寒心中的女人,确实挺难的,这么多年的感情,若不是顾琉笙再一次出现,怕是他们最后都能走到一起。

    也亏了顾琉笙出现将简水澜带走,否则他更是没了机会。

    “也好,过来这边我做东给你洗尘!什么时候过来?”

    南宫玖看了一眼时间,“就今天,晚上能到!”

    “好,也不需要订酒店了,就住我这边,今晚苏焕也会过来,正好一起吃个饭。”

    结束通话之后,南宫玖很快让人给他订了张飞往北川的机票,换洗的衣服带了两套,提着简单的行李箱就走了。

    这一次,他没有事先跟应寒联系,也没有告知应寒一声。

    他想或者告诉应寒了,应寒也只是嘲讽一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罢了。

    **

    周六,简昕不需要上学,简水澜想着好长一段时日没有去见过木庭。

    想到自己在淮城居住的时候不多了,便想着去一趟木庭那边。

    木庭的住处也有不少,除了鬼门关之外,还有一处常住的别墅,事先跟木庭通过电话,知道他的住处,简水澜便带上了简昕。

    才走了几步就看到顾琉笙站在门边,一脸哀怨地盯着他们母子看,活脱脱被人抛弃了一样。

    简水澜看到这样的顾琉笙眉头一蹙,这个男人还是当初那个沉默寡言的高冷男神?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对着她摆出一张怨妇的脸?

    “你们去见木庭,怎么就没想着也带我去?小澜,我就这么让你拿不出手?”

    简水澜确实没有带他去见木庭的意识,他与木庭又不熟!

    “不是就是觉得我只是去跟木叔叔说一声,过些时日要离开淮城的事情。”

    “那我作为你的丈夫,作为小昕的父亲,也该去感谢他这些年来对你们母子的照拂,再说,你所认识的每一个人我也想去认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来。”

    顾琉笙说完这话,很快就朝着主卧走去,自从顾琉笙以霸道的方式强行晚上睡在主卧之后,他就将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主卧。

    之前给他安排的那一间客房,现在空置了下来。

    简水澜就拉着简昕的手,眉头依旧没有松开,木庭本来看中她想给应寒当媳妇的,好几次都会当着她的面提起,甚至也与简昕提起过。

    木庭此人虽然看起来极为严肃,但对他们母子是挺好的,特别是将简昕当成了亲孙子一样看待。

    她就是担心,与顾琉笙见面,这两人会不会起了什么冲突!

    “小昕啊,晚点儿见到了你木爷爷,要是你爸爸跟你木爷爷起了什么冲突,知道怎么做?”

    毕竟木庭疼爱简昕,多少能给这个孩子一些面子,而顾琉笙总也不会让小昕为难。

    简昕点头,“妈妈放心,我不会让爸爸跟木爷爷吵架的!”

    要是打起来的话,不晓得谁赢,木爷爷很厉害,爸爸也挺厉害的,其实简昕还是有点儿好奇。

    顾琉笙倒是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拎着一只漂亮的紫色盒子,上面有几排简单的英文。

    简水澜看了一眼,认出是他收藏的红酒,不过能被他拎出来当礼品的,必定都是好东西。

    他走了过来,牵住了简水澜的手。

    “走吧,一起去看看木叔!”

    这个称呼,他很自然地说出了口,简水澜的木叔叔,自然也是他顾琉笙的木叔叔。

    简水澜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怎么感觉怪怪的!

    木庭还挺年轻的,她这个年纪喊他一声木叔叔也不为过,可是顾琉笙的年纪

    罢了,他们与应寒同辈,称呼木庭一声叔叔也算正常。

    于是顾琉笙牵着简水澜的手,简水澜牵着简昕的手,一家三口出了家门。

    顾琉笙对木庭其实不陌生,前几年有过合作,之后,他还请了朗月保护简水澜。

    木庭看起来很年前,保养得也很好,看到简昕迈着小短腿朝着他跑去喊了一声爷爷的时候,那一张带着几分肃杀冷漠的脸,总算是有了些许变化,眼尾的鱼尾纹很吸引人的目光。

    木庭将简昕抱起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下站在简水澜身边的高大的男人,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倒是顾琉笙大方地与他打过招呼。

    “木叔,我是顾琉笙,小昕的父亲!”

    木叔

    木庭眼角微微一跳,面容淡然了下来,“你这一声木叔,我可不敢应啊!”

    顾琉笙神情自然地回道,“没什么不敢应的,你本来就是长辈,我喊你一声木叔是自然,况且小昕还喊你一声木爷爷呢!”

    简水澜走了过来,冲着木庭一笑,有些中规中矩地问好,“木叔叔好!”

    木庭扫了一眼简水澜,倒是与她的母亲简韵有几分的相似,但是一双眼睛少了一股凌厉,整个人显得柔和许多。

    “你这丫头,倒是许久没有带小昕过来了!”

    木庭很快让佣人送了茶水过来,顾琉笙将手里的礼盒递过去。

    “听闻木叔喜欢收藏红酒,这是我前几年收藏的,不成敬意!”

    木庭看了一眼上面的牌子,眼底有些满意。

    “顾总出手,自然都是极品!”

    “见笑了!这些年来,感谢木叔对我妻子与儿子的照顾。”

    木庭没说什么,等到简水澜入座之后,才看向她。

    “确定了?”

    简水澜自然清楚他在询问什么,很快点头。

    “是,确定了,木叔叔,今天我带着小昕过来,其实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您一声的!”

    “要回去燕城了?”木庭直接出声。

    她再次点头,也不诧异他为何知道,“是,打算回去燕城过年。”

    “我有说过要放人?”木庭再问,眼里多了几分认真。

    这一句话说出口,简水澜立即嗅到了一股火药味,来自于顾琉笙与木庭的。

    而简昕依旧坐在木庭的怀里,听到这话,也有些好奇地抬头去看木庭。

    顾琉笙低低一笑,看向坐在对面的木庭。

    “木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木庭目光虽然沉静,却带着一股霸气盯向顾琉笙。

    “也没什么意思,映暖本就是我看上的媳妇,映晗对她一心一意,非她不娶,甚至将小昕当成亲生儿子来对待,而顾总你这些年对他们母子做过了什么?现在却想要带他们母子离开淮城,这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情吧?”

    “木叔叔”

    简水澜很快开口,没想到木庭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顾琉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甚至是隐忍。

    但是应寒的存在就像是一根刺,时不时就来扎他的心一下,又拔除不得。

    可是这个时候,他依旧强硬隐忍住,不让自己流露出丝毫的情绪在脸上。

    “木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前些年的事情确实是我没有做好,但木少主偷偷将我妻子带走,也是一笔账!”

    若不是应寒私下将简水澜偷偷带走,他会寻找简水澜这么多年?甚至不清楚自己有个儿子!

    “虽然是映晗私下将人带走,但映暖却是走得心甘情愿,这样吧,看在你曾在l国,舍身救过我儿子的份上,咱们来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就同意你将人带走,若是输了”

    他的目光在简水澜与简昕之间来回看了一眼,“那么就很抱歉了,映暖留下来给我当儿媳妇,小昕留下来给我当孙子!”

    这一句话,说得不留余地,也势在必得!

    顾琉笙的脸色却是完全地难看下来,简水澜看到他的脸色,就知道顾琉笙跟过来,定然要坏了事。

    “木叔叔,我与应寒始终是朋友”

    “若是我不比呢?”顾琉笙打断了简水澜的话,这个时候,他不想听到从她口中说出的关于应寒的名字。

    “那可能顾总没那么容易带着妻儿离开此处!在淮城,映暖还是木映暖的身份,不是简水澜,更不是你的妻子!我这地儿虽然不是鬼门关,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出之地!”

    他拍了三下手,很快他们所处的地方,就被人包围了起来。

    简水澜揉着眉心,想着要不要给应寒一通电话。

    顾琉笙看了一眼周边的人,都是鬼门关里训练有素的家伙,足足有二十来人。

    这么多人打起来,怕是不容易将他们妻儿安然带离此处。

    看来木庭这么大的安排,也是早就笃定了他会过来一趟,正等着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