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顾琉笙觉得这辈子就只输给了他的女人
    简昕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动起来,没想到他在家里想着到底是木爷爷厉害还是爸爸厉害,这么快就要看到结果了?

    想想就有那么点儿兴奋,一双眼睛都晶亮了几分。

    “好!我答应跟你比试,但不管输赢,你们都别想扣留我妻儿!”

    虽然他觉得自己不会输,不管是应寒还是木庭,他都不认为输的是自己,但既然对方执意要比试,那便比试吧!

    木庭还是挺欣赏顾琉笙的,能够夜闯南宫山庄并且救出受困的应寒,甚至以苦肉计挽回简水澜的心,倒是个豁的出去的人。

    不过欣赏归欣赏,想要带走妻儿还得经过他的同意!

    简昕拉了拉木庭的袖子,“木爷爷,我知道您厉害,可别伤了我爸爸,妈妈要心疼的!”

    木庭扯唇一笑,倒是柔和了一张严肃的脸孔。

    “小昕也觉得木爷爷比你爸爸厉害?”

    一句爸爸说得有些不甘心,毕竟这孩子还是他儿子看着长大的,养这么大结果便宜了顾琉笙!

    简昕迅速地看了一眼顾琉笙,随即咧开了灿烂的笑容。

    “木爷爷当然最厉害了!”

    这个臭小子,倒是挺会拍马屁的,不过他现在就想让木庭同意他带走妻儿,也就随了简昕去拍马屁。

    看到简昕对木庭的亲近,也能瞧出眼前这个上位者对简昕的疼爱。

    简水澜有些担心,“木叔叔,其实不需要这样的,我与他还是夫妻关系”

    “这些年来鬼门关对你们母子不薄,映晗对你们母子也不薄,难道现在顾总来找人了,鬼门关就要放人?天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今日若是他技不如人,鬼门关也不会轻易让他将你们母子给接走!”

    木庭打断了她的话,顺道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简水澜突然就明白了,心底也有些感动,木庭这是在给她与简昕撑腰。

    顾琉笙也清楚木庭的目的,虽然不悦他钟意简水澜当他的儿媳妇,但还是很快点头。

    “既然木叔已经决定,那就比试吧,就是不知木叔想要比试什么!”

    木庭想了下,笑道,“那就比试抢法吧,不知顾总意下如何?”

    比试抢法!

    顾琉笙自然清楚这是木庭的强项,鬼门关创建这么多年,而木庭早年也是当过几年军人的,据说还是当时的特种兵,后来退伍几年,直接创建鬼门关。

    可想而知,一个当过特种兵的抢法会有多厉害的,宋微也是特种兵出身,宋微的身手与抢法他也见识过!

    比试抢法!

    简水澜却有些担心顾琉笙能不能行,那抢法可是得经过多年训练才能达到。

    比如说她就曾见识过应寒的抢法,那简直就是指哪打哪,而据说应寒的抢法是经过木庭指点。

    看来木庭的抢法还在应寒之上,那么顾琉笙这一次是不是该输定了?

    顾琉笙给了他们母子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看向木庭。

    “好,我同意与你比试抢法!”

    看到场面,顾琉笙更是笃定了木庭确实是有备而来,一切都是为了等他。

    一条绳索,上面挂着一整排红通通的苹果,每颗苹果都长得极好。

    因为挂着的线有些长,只要风一吹来,苹果便随风摇曳,不过高高低低地垂挂着,还真有些好看,犹如一帘幽梦。

    简水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不再欣赏那些苹果,而是想着游戏规则。

    而且看场地,这距离有些远啊,眼神不好些的人看这些苹果都是模糊的。

    简昕却有些兴奋,特别是看到木庭手里拿着的那一支黑漆漆的抢,比起副班长送给他的儿童仿真抢要威风多了。

    好想去摸摸啊,不过木爷爷从来不给他玩那一支抢。

    木庭把玩着手里的抢,看向顾琉笙,“顾总觉得如何?”

    “挺有趣的,规矩由木叔来定!”

    此时顾琉笙也从鬼门关成员的手里取过一支抢,手感倒是不错,他看着从这边到前方苹果的距离,也不过才几米远,但也清楚木庭不会玩这么简单的。

    不过他倒是也想见识一番木庭的抢法,据说鬼门关的不少成员的抢法都是经过木庭亲自指导,而除了木庭之外,鬼门关抢法最好的就是应寒与朗月,朗月稍逊一些。

    木庭道,“就以五十米的距离为准,这手抢经过我的改造,有效射程一百米远,里面可以装弹二十发,咱们就比试五十米外,二十颗于弹谁能打到最多的苹果,顾总觉得如何?”

    简水澜有些吃惊,这她才距离那些苹果几米之远,虽然能够看得清楚,但是五十米开外,那些苹果能够看得清楚?

    他们的视力到底有多么惊人?

    顾琉笙自然没有意见,“木叔决定就是!我赢了之后你安心将我妻儿交给我带走,我自然还是感激木叔对我妻儿的照顾!若是我输了我顾琉笙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

    顾琉笙觉得除了输给自己的女人,还真没有输过。

    木庭看到他自信的样子,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着五十米开外的地方走去。

    顾琉笙没有随后跟上,而是看向简水澜与简昕,露出一笑。

    “你们到那亭子等我,别在这边,有些危险。如果声响太大,记得捂住了耳朵,放心,我一定不会输给那个老头!”

    简水澜看到他自信的样子忍不住一笑,“木叔叔可没有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你注意些!”

    简昕也点头,不过还是冲他鼓励一笑。

    “爸爸,你加油,我看好你!”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顾琉笙笑着捏了下他挺翘的鼻子。

    而后他看向简水澜,“你呢,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

    “尽力而为,但输了木叔叔也没什么,木叔叔抢法很准的,应寒的抢法就是他给指点,能将应寒培养这么强大的人,木叔叔本身就很厉害!不过五十米开外,你真的能够看到那些苹果吗?”

    就算可以看到,也都弹珠大小了吧,更何况还要瞄准,射中苹果。

    应寒厉害,那么他顾琉笙是不是在她的心里略输给他了?

    “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看向简昕,“带你妈妈去亭子那边看着,这边危险别过来,知道吗?”

    简昕点头,拉上简水澜的手,“妈妈,咱们去那边看妈妈和木爷爷比试!”

    简水澜只好跟上简昕的步伐,回头去看顾琉笙,而他已经朝着木庭的方向走去。

    五十米外,两人站在场地上,木庭看向顾琉笙,“顾总要不要先来?”

    顾琉笙看着五十米外的苹果,他的视力极好,在正常人的眼里也许不过就是弹珠大小,或是完全不见与背景色融为一体,但对他来说,还是可以清晰看到。

    “你是长辈,理应由长辈先来!不过刚才只是说了输赢,却没说平局,若是平局呢?”

    他虽然有自信不会输给木庭,然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平局。

    “平局的话再说,先试试看顾总的水平与能力。”

    对于顾琉笙的自信,木庭也极为自信。

    说到这个份上了,顾琉笙也就没再说什么,而是站到了一旁,看着木庭以标准的姿势瞄准了前方的苹果。

    很快他就开响了第一抢,很响的声音,震得在远处观看的简水澜与简昕都吓了一跳。

    但简昕眼里明显跳跃着火花,目光灼灼地盯着前方持抢的木庭。

    担心简昕被吓到,简水澜很快去捂住简昕的耳朵,简昕拉开了她的手,“妈妈,我不怕!”

    简水澜看到他还有点儿兴奋的样子,禁不住一笑,果然是男孩子!

    要是隔壁别墅的丸子姐姐,听到近些的烟花炮竹的声音都会被吓哭,这个孩子倒是连抢声都不怕,而且目光灼灼地盯着木庭开抢。

    那边一抢又一抢的抢神响起,每一抢下来,都有一个苹果炸开。

    简水澜若不是亲眼目睹,还真不相信这么远的距离,真可以开得这般准。

    二十声的抢声之后,顾琉笙拍了拍手。

    “木叔的抢法确实一流,而且眼力极好!”

    木庭看着远处炸裂开的苹果,看向顾琉笙,“顾总要去数上一番吗?”

    二十抢,二十颗苹果,面对如此成绩,顾琉笙定然会有压力。

    顾琉笙摇头一笑,“二十颗,正好,不需要再去检查一遍了!”

    他看着手里的手抢,指向被打剩余的苹果,微微眯着双眼,挑选着角度。

    木庭正要让人将前面那些苹果撤下来,顾琉笙抬起了手,“就这样吧!”

    第一声抢响,一颗苹果直接炸裂开来,喷溅了一地的果泥。

    木庭拍手叫好,“顾总的抢法也是一流啊!”

    单凭这一抢,之后只要发挥没问题,想要赶上他不难,没想到顾琉笙竟然也有如此好的抢法,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木叔谬赞了,这不过才开出第一抢而已,后面的才是关键!”他瞄准了一旁的一颗苹果,很快又开出了一抢,在于弹的冲击力下,又是一颗苹果变成果泥贱了一地。

    简昕直接拍起了手,“妈妈,爸爸好厉害,一抢也是一颗苹果!”

    简水澜也没想到顾琉笙的抢法这么准,竟然也是一抢一个准,还是这么远的距离。

    “是啊,没想到你爸爸的抢法挺准的,不过这才两抢,你木爷爷可是没浪费一颗于弹。”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顾琉笙已经又开了好几抢,也是一抢一个准。

    一直到最后一颗于弹将最右边的一颗苹果打碎掉,顾琉笙看向木庭,微微勾起一弯浅浅的笑意。

    “大概是平局吧!”

    木庭也确实被顾琉笙的抢法给震惊到了,他的抢法能如此准,还是因为他当过特种兵的缘故,练了好些年头。

    再后来也坚持练习抢法,可是顾琉笙岂有这个时间?

    除非此人独天得厚,但有如此成就,已经是非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顾琉笙没有去注意木庭的震惊,只是朝着亭子里那一对母子望去,眼里都是笑意。

    特别是看到简昕兴奋的样子,还有简水澜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怎么会输给糟老头?

    木庭叹气,“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顾总能有如此成就,确实让人佩服,不过这还不足以让我将他们母子放心地交给你,毕竟顾总也没赢我,只是与我打成了平手!”

    “所以,木叔这是打算食言了?在晚辈面前食言,似乎不大好,更何况木叔还是鬼门关的门主,传出去,怕是有伤威信!况且我今日只是带我妻儿来拜访你!”

    顾琉笙转身就要朝着简水澜他们那边的方向走去,然而却在下一刻木庭下了命令,刚才那二十几人蜂拥而来。

    见此,顾琉笙回头去看木庭,“木叔这是何意?”

    简水澜本来还欣喜顾琉笙的抢法压根就不逊色木庭,但下一刻鬼门关的二十几个人突然就将顾琉笙给围堵了起来,一颗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木庭朝着身边的一个下属吩咐了句,“将映暖小姐与小昕小少爷先带回去!”

    顾琉笙很快将那人给拦下,看向木庭,“木叔这是何意?”

    “接下来的场面怕是不适合他们观看,还是顾总想要留他们下来?”

    顾琉笙深深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知道这一次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既然木叔想玩,我陪着你玩就是!我信你对他们母子的好,不会让他们受了伤,但如果伤了他们母子分毫,我顾琉笙绝对有能力将鬼门关夷为平地。”

    简水澜才带着简昕走出亭子,就看到一个男人朝着他们走来,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映暖小姐、小昕小少爷,门主说了让你们先回去歇息!”

    “那顾琉笙呢?”

    简水澜直接问他,比试为平局,刚才木庭没说平局该如何,那么现在?

    他们距离太远,具体聊了些什么话,她压根就没有听到。

    简水澜直接牵着简昕的手朝着他们所处的方向走去,男人只好随后跟上。

    面对木庭的时候,简水澜压根不敢将情绪挂在脸上,只是温和地看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