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老婆,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老公特别厉害?
    顾琉笙揉了揉她粉嫩的小脸,笑道,“忘记带干净的衣服进去了,就知道你看到会想哭!”

    胸口有一处明显的淤青,她的手轻轻地覆上去,“一定很疼吧!”

    “这么点儿伤,又洗了热水澡,说真的,不疼!不过一人打败了鬼门关二十六人,老婆,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老公特别厉害?”

    简水澜本来是想哭的,可是听到他这话,还是忍不住勾起一笑,随即点头。

    “很厉害!”

    “被你这么一夸,这一局赢得特别有满足感!”顾琉笙笑了。

    “别说了,把衣服换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别让我跟小昕担心,上回你伤得厉害,不晓得给小昕的心理都留下了阴影,他会害怕!”

    她看了他身上的伤势,特别是后背的地方还有不少,其中上回伤过的地方这一次也伤到了,此时那一块疤还肿了起来,看着伤得不轻。

    “好!不过也别担心,没什么,你没看到当时的场面,鬼门关的人伤得比我还严重呢!”

    他这一次下手可没轻重,毕竟对方人多势众,而他势单力薄。

    **

    到医院做了检查,外伤都给上了药,至于旧伤虽然不算复发,但确实伤到。

    医生给细致地做了检查,之后开了药,又吩咐了一番,主要还是以静养为主。

    拿了检查报告,见旧伤没什么要紧,顾琉笙自己也才松了口气。

    回去之后,简水澜给他身上的伤全都上了一遍药,又拿了药与一杯温水递给顾琉笙,见他吃下药之后,揉了揉他修剪干净利落的头发。

    “家里没多少菜了,你跟小昕在家里,我让他照顾着你,我去买点儿菜很快就回来,晚上想吃什么,我来下厨!”

    被深爱的女人照顾的感觉真好,顾琉笙用脸去蹭她的手。

    “其实我也没什么大碍,我陪你去买菜,外头冷,让小昕一个人在家里,半个多小时咱们就能回来!”

    说着就要起身,只是很快就让简水澜给压制住,声音都带了一丝的严厉。

    “胡闹什么,忘记刚才医生说的话需要静养吗?你这一身伤虽然都是皮外伤,但忘记后背那一处之前让你命悬一线的伤势了吗?你要是有个好歹,是不是正好给我改嫁的机会?”

    最后一句话,让顾琉笙彻底地不反抗了。

    “罢了,我在家里等你就是,别买太多了,你提不动,早点儿回来,一会儿天色就要暗下来了!”

    简水澜点头,“我会的,你在家里,喝水什么的让小昕伺候你,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简昕站在门口,看到简水澜要出门,很快走了进来,走到了床边看着脸上有些淤青的男人。

    “爸爸,我在家里陪着你,你要喝水就告诉我,我给你端水。”

    简水澜摸了摸简昕的脑袋笑了起来,“小昕长大了,会照顾人了!”

    简昕点头,“妈妈你放心去买菜吧,我在家里会好好照顾爸爸的!”

    简水澜带了钱包与手机出门,将这一对父子留在了家里,简水澜一走,简昕就也上了床,一会儿摸摸顾琉笙的脑袋,一会儿又去碰碰他的手,小脸上挂着担心与委屈。

    “爸爸,以后别受伤了,我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你可别不要我了,他们会笑话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顾琉笙直接将他小小的身子捞到了怀里,又想着自己身上刚擦了药酒,都是浓烈的药味又赶紧放开了他。

    “让小昕吓到了,放心,爸爸身体很好,往后也一定都在你和妈妈的身边!”

    得到顾琉笙的承诺,简昕松了口气,问他,“爸爸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看他乖巧的样子,顾琉笙笑了下,“不用了,你乖乖在这边陪着爸爸等妈妈回来。”

    简水澜开着车子到了附近的商场,买了好些菜出来,将东西都放到后备箱里,刚将车子开出来没多远,就感觉到车子的异样,只好下车去看,才发现右边的车轮是瘪着的。

    仔细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头扎了一根钉子,看样子还是崭新的。

    她叹了口气,从这边走出去还有些距离,若是平时也还好,但此时还有刚购买的东西,提着还挺沉的,提到外头打车,这个时间点正是下班的时候,只怕也不好打车。

    顾琉笙身上受了伤,这个时候也不能来接她,想着她只好给应寒打了电话。

    听到简水澜所说的,应寒很快就出声了,“你回到商场找个地方休息,东西放在车里,我马上就过去,有事情打我手机!”

    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松了口气,只是车子停在这边也不好。

    想了想,还是勉强将车子开回到了刚才停车的地方,这才带着手机与钱包下了车。

    她朝着商场入口方向走去,打算找一家咖啡厅等待应寒。

    只是才走了几步,就被一些人给拦住了,一个个长得流里流气的,其中一人手里还捏着一瓶啤酒,大口地灌了下去,空气中都是啤酒的味道。

    简水澜看到这些人,眉头轻蹙了下,心中倒是没有惧怕。

    这个时候停车库倒是没什么人,而对方有四人,她想着若是动手,自己胜算会有多少。

    她朝着右边的方向走,对方也很快朝着右边走来,其中一人将手里喝完的啤酒罐子往地上一扔,笑得一脸的邪恶。

    “小妹妹这是要去哪儿啊?要不要我们兄弟几人送你回去啊?”

    简水澜也冲着他们一笑,“我老公还在家里等我回去烧饭呢,你们要不要让开路?”

    这一笑,几乎比上面的灯光还要灿烂,四人都有些愣眼,眼里流露出贪婪的光芒。

    此时最前面穿着夹克的男子抬手就要去触碰简水澜的脸,只是还没有碰到,简水澜直接掐住了对方的手腕就是一记过肩摔,直接将那个夹克男子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当年跟着顾琉笙与朗月学过一段时日,后来跟应寒来到这里,生下简昕之后,她也没有停下练习,而且应寒也给她指点,对付这么几个小混混不在话下。

    其余三人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点儿功夫,而且一招就将他们的伙伴给撂倒,当即就有些怂了,而简水澜冲着他们走近,扬起漂亮的笑容。

    “你们还想要送我回家吗?这些招数都是我老公教我的,他们一定会很欢迎你们的,要不我也好久没有动手过了,你们四人给我练练手如何?

    放心,我一定会很温柔的,让你们跟他一样,一招撂倒!”

    这话是真的,确实很久没有动手过了,最近的一次,还是上回在宴会上收拾沈蓉蓉。

    其余三人看着她扬着漂亮的笑容走来,柔柔弱弱的模样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一个个只有后退,而后就跑了,直接扔下被撂倒在地爬不来的男人。

    简水澜瞥了一眼被扔下的男人,笑了下,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着商场的入口处走去。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正要进去的时候,一个穿着商场制服,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推着一车的物品经过她旁边的时候,突然东西倒了下来。

    周边还有人,一个个惊慌地尖叫或是逃离,简水澜距离这一辆推车最近,推车上装的都是一箱箱的酒,若是砸下来,搞不好能砸个头破血流。

    此时想要完全逃离完全不可能,而且东西都几乎朝着她的方向倒,她正感叹流年不利的时候,一箱子直接朝着她的胳膊砸了下来,幸好及时后退一步,也只是擦过而已。

    几步迅速退开,还顺手拉开了一个年轻女性,只是看到那张脸的时候,简水澜有些震惊。

    对方似乎也有些震惊,但不过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随即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等到她捂着胳膊要去找人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对方。

    会是她吗?

    还是不过是个相似的人?

    毕竟刚才那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并没有细看,而且似乎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苦思冥想的时候,一道抱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姐,刚才没有砸到你吧?抱歉抱歉,真是万分抱歉,也不知怎么就都倒了下来。”

    简水澜朝着对方望去,是刚才推着商场推车的男子,此时正着急地跟她道歉。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情,下回注意一些。”

    随即也就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简水澜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停车场里,一名高大的男子全程看清楚了刚才那一幕。

    此时正朝着倒地不起的夹克男子走去,蹲下了身子问他,“还能起得来?”

    夹克男子吐了口气,觉得被这么一摔后背的骨头都疼得叫嚣。

    “老大,那个女人太狠了,只这么一招,爬不起来了!看起来明明娇娇柔柔的,怎么出手比大老爷们还狠!”

    要是知道出手如此狠,他刚才说什么都不去当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唐卿听到这话,不禁一笑,他也没想到简水澜竟然会有如此身手,想必是后来才练的。

    前几年认识的时候,她确实娇娇柔柔的,可现在面对四个流里流气比她高大许多的男人,竟然面不改色。

    甚至只是一招,就将一个男人给过肩摔到爬不起来的地步。

    这个时候之前跑开的三个男人也都回来了,一个格子外套的男人问他,“老大,那女人够辣,是嫂子吗?长得还真漂亮啊,皮肤嫩得都可以掐出水来的!”

    不过他们老大好像还没有结婚呢,而且那个女人也说了家里还有老公等着她回去烧菜呢!

    夹克男子冲着他呸了声,“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混蛋,就这么把我扔在了这里!”

    “这不是嫂子太厉害了,一招一人,我们三人也不够她打的!”对方笑了起来。

    嫂子

    确实是他的嫂子啊!

    唐卿笑了起来,大概能帮她的,也只有如此了!

    不知道他母亲什么时候出手,但提高她的警惕最好!

    毕竟顾琉笙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保护她的安全,不过今日见过她出手,倒是有些安心了。

    可是他担心的从来都不是明着的,而是背地里的阴谋,他的母亲,是个可怕的女人。

    唐卿让他们三人将夹克男抬去医院检查,看了一眼简水澜的车子,很快就离开了。

    简水澜找了一处咖啡厅坐下等,此时胳膊还有些疼,特别是靠近肩膀的地方,不过幸好是冬天,她穿着厚厚的大衣,倒是抵挡了些力道。

    她想着今天的遭遇,真是出门忘记翻黄历,车子扎胎了不说,还在停车场遇上臭流氓。

    一到商场又被东西给砸到了手臂,特别是还遇上了那个被她拉了一把,免遭遇被砸到的女人。

    如果她当时没有认错人,对方是多年未见的云水溶!

    不过这个云水溶比起之前似乎有长高了点儿,身子骨看起来也都健壮一些,面容似乎也有了一些改变,下巴比过往要尖了许多,会是她吗?

    云水溶,蒋美丽,当初是从监狱逃出来的,燕城警方还在追捕的女人!

    简水澜想起过往,关于云水溶的记忆从来都是不好的,而云水溶落得如此下场,估计都恨死她了。

    如果这一次遇上的真是云水溶的话

    想想就觉得头疼。

    她回想着刚才遇上的那个女人,面容有几分相似,身上所穿的都是名牌,价值不低。

    如今她得罪了薛予凝,若是云水溶再出现的话,估计还会想要对付她,她一个人的时候完全不惧怕,可是她害怕他们会对付简昕。

    前不久才被沈蓉蓉给绑架,她现在还心有余悸。

    应寒来得很快,看到正坐在里面干等的女人,露出一笑,当接到简水澜的电话时,知道她第一个想要求助的人是他时,应寒的心里都是满足感。

    他走了进来,朝着她走去,抬手想要去揉她的头发,又觉得不适合,刚抬起的手轻轻地搭在桌上。

    “怎么没有点一杯咖啡?就坐在这边干等着?”

    简水澜笑了下,“一会儿就要吃完饭了!”

    正说着的时候,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顾琉笙打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