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你要是想出轨,会给自己留下痕迹?
    她很快就接起,耳边传来顾琉笙低沉的嗓音,“在路上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很快就要回去了,再等等!”

    她不想顾琉笙胡思乱想,所以没说起应寒在这边的事情。

    应寒朝着柜台走去,点了两杯热咖啡,并要求打包。

    简水澜说完电话的时候,见着应寒正带着两杯咖啡走来,将其中一杯递给她。

    “走吧!”

    简水澜捂着热咖啡朝他一笑,两人朝着外头走去,她说起了刚才的遭遇。

    “我刚才可倒霉了,车子被扎破了不说,还在地下停车场的地方遇上了臭流氓,不过被我一招放倒了一个,其余的三人看到这场面就跑了,后来进商场的时候有一辆推车路过东西正好砸了下来!”

    应寒正喝着咖啡听到这话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看她,“有没有砸到了哪儿?”

    伤势不严重,简水澜直接摇头。

    “倒是没什么,不过顺手救了个人,但是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又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她!”

    见她没受伤,应寒才松了口气,“你没受伤就好,遇上了什么人,说来听听?”

    简水澜捧着热咖啡温暖着手,“你帮我查查云水溶是不是出现在淮城了,她还有一个名字,蒋美丽,当初在燕城她被是被拘禁了,但是后来逃走,我猜想她可能用了化名生活。”

    如果真是云水溶的话,如今遇上,如果云水溶生活还不错的话,估计这个时候遇上了,只怕是要报复她的,她得先提高警惕。

    但如果今天遇上的不是云水溶,那再好不过!

    应寒对于简水澜的周边还是比较了解的,也清楚云水溶的身份,他很快点头。

    “好!”

    两人回到了地下停车场,简水澜带着应寒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一路走来,已经不见之前被她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流氓,她打开了后备箱,应寒将两大袋购物提了出来。

    直接放到了自己车子里的后备箱,而后很快打了个电话,让人过来将车子换个轮胎。

    车子到了翡翠别墅区9栋,应寒将车子在路边停好,两人下了车,他从后备箱将两大袋子的东西搬了出来,有些沉,便直接让简水澜去开门。

    一直来到了厨房,他将东西放在地上。

    “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至于云水溶有没有在淮城的事情,我查出来了会告诉你的!”

    “留下来用晚饭吧!我烧菜很快的!”简水澜挽留他,毕竟帮了大忙。

    “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改天再一起吃个饭,我先走了!”

    这个时候留下来,怕是不妥,顾琉笙一直都在忌讳他们之间的关系,若还如以前走得近,只怕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

    简水澜也就没再挽留他,“那你有空再过来,今天谢谢你了!”

    应寒抿唇一笑,也没让简水澜送他,独自出了大门。

    他不知道的是,二楼的窗子是开着的,有个男人站在那边目睹了这一切。

    顾琉笙听到车子的声音,认出了是应寒的车子,而非简水澜的车子。

    看到简水澜被应寒送回来,那么她的车子哪儿去了?

    可是出去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头的冷风有些冻人,屋子里还有简昕,他很快将窗子关上,面容有些阴郁。

    简昕窝在床上,揉着肚子看他,“爸爸,是妈妈回来了吗?我饿了!”

    顾琉笙回头去看他,“嗯,你妈妈回来了,我下楼去看看!”

    简昕很快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出来,自己穿着小鞋子,看到顾琉笙披了件大衣就要出去,马上出声,“爸爸,你等等我啊!”

    顾琉笙回头去看他,很快走到他的身边帮他将鞋子穿好,随即拉上他的小手朝外走。

    简水澜正在厨房里择菜,看到他们父子一前一后的进来,露出一笑。

    “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好好躺着,我烧好了菜自然会喊你们下楼来吃的!”

    顾琉笙在她的身边蹲下,“我没伤得那么重,休息了些时候已经缓过来许多!”

    而后话题一转,又说,“怎么没留木少主在家吃饭,都到饭点了!”

    “他还有事情,我车子的轮子被扎破了,给了他电话,让我送我回来。我本来是想给你电话的,但见你伤得严重,又怕你担心,所以你给我电话的时候就没给你说了!”

    所以这个男人是不放心下楼来看看?

    简水澜在心里笑了下,也不知他心里又灌了多少醋。

    但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她想着暂时还是别告诉他,省得顾琉笙担心。

    “以后若是有事情给我电话,我的女人,我能好好地照顾着!”

    他只是之前消耗太多的力气,休息了这么些时候,整个人都已经缓过来了,开车完全没问题。

    “好!”简水澜很干脆地点头,看向简昕,“小昕,带你爸爸到餐厅等候!”

    顾琉笙很快拒绝,“不用了,我留下来帮忙,小昕你自己玩去!”

    简昕点头,看了他们一眼,很快就离开了厨房,跑去玩他的玩具了。

    简水澜将择好的菜递给他,“去洗干净,我去煎鱼。”

    顾琉笙笑了下,接过那一大把择好的青菜,很快放了温水开始清洗。

    **

    处理完鬼门关事务,应寒很快就离开了鬼门关,自己开着车子回到了目前自己居住的地方。

    这边也是一栋别墅,没有之前住的那么大,倒是跟简水澜居住的那一栋有些相似。

    别墅里也就王妈一人伺候着,王妈是有些脾气的,所以并没有将她留在原来的别墅里伺候南宫玖的生活起居。

    而南宫玖这人向来娇生惯养,习惯了被人伺候的日子,他也不放心让王妈在南宫玖那边受气,自他被木庭领养回来之后,就一直都是王妈在照顾他的生活。

    此时想起南宫玖,这才发现南宫玖似乎有几天没有过来联系他了。

    之前每天都要在他面前晃悠几次,或是电话骚扰,这几天竟然难得地安静了下来,如此一来,倒是清静许多。

    王妈听到车子的声音,知道是他回来了,很快迎了上来,脸上洋溢着笑容。

    “少主回来了,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外头冷,快进来里面!”

    看到王妈时,应寒露出一笑,“王妈也进来吧,外头冷。”

    主仆两人朝着里面走去,王妈边走边说,“少主,怎么好多天都不见你将暖暖小姐与小昕小少爷带回家里了?小少爷这个年纪最应该多和他亲近的,将来小少爷才跟你更亲近!”

    她可是见过那个到少主家里就将自己当主人的顾琉笙,那个男人对他们少主来说,威胁挺大。

    “我和小昕的关系会一直都很好的,往后他们来家里的次数会减少,年前他们母子会回到燕城,不过离开之前王妈若是想念他们,可以让他们过来一趟。”

    简昕刚出生那年,他们有很多的事情都不懂,虽然请了月嫂,但月嫂一走,两人还是有些忙不过来,很多时候还是多亏了王妈。

    也或许简昕那时候得王妈照顾,王妈对他也是实实在在的好。

    王妈一愣,停下了脚步,“暖暖小姐他们要走了?年后还会回来吗?”

    应寒笑了,“有丈夫有儿子,还回来淮城做什么?她的家始终在燕城!”

    说完这句话之后,应寒就朝着里面走去,他这里不过是她暂时的避风港。

    王妈还留在原地,看着应寒高大的身影,觉得几分萧瑟落寞,让人万分心疼。

    她叹了口气,觉得不是自家少主没有福气,而是映暖小姐没有这个福气。

    她家少主多痴情的一个人,对喜欢的女人死心塌地,一心一意。

    到了餐厅,应寒去洗了手,王妈已经将饭菜都摆上了桌,又给他先盛了一碗汤摆放在他面前,这才推开了几步。

    “少主这是打算放弃了?门主很看重你和映暖小姐的!”

    应寒蹙了下眉头,苦笑,“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放弃了,往后见了他们母子,别说这样的话,省得让他们为难。对了,王妈,南宫家主这几天有过来吗?”

    王妈摇头,“没有,南宫家主这几天似乎都消停了,倒是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每次看到南宫家主这么盯着他们家少主看的眼神,王妈就觉得心慌,她也是过来人,对这样的眼神不陌生。

    更何况他们家少主看暖暖小姐也就是这样的眼神,现在的年轻人啊,真让人担忧!

    应寒就觉得奇怪了,平日里这个南宫玖可是逮住了机会就会过来的!

    他喝了口热汤,冲着王妈点头,“行吧,你先下去,晚点儿过来收拾就是!”

    王妈很快就离开了,应寒取出手机本来想给那边的佣人打个电话询问一番,但又觉得不妥。

    南宫玖对他的心思,让他想起就觉得恶寒,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着了他的道,但能避免与他接触最好。

    如今与南宫玖签下的协议也有些时日了,等到半年一过,南宫玖自会离去。

    于是应寒也就没再多想,吃了一半的时候,听到短信的声音,打开一看,是他鬼门关成员发来的信息,他放下筷子,很快用手机登陆自己的邮箱,下载了一份对方发送过来的文件。

    看到里面图文并茂还有一些视频,与之前在商场里简水澜被推车砸到的监控,看到那一大箱子玻璃瓶啤酒砸下来的场面,应寒也被吓了一跳。

    若不是简水澜退开迅速,那砸下来绝对不会只是擦过胳膊,回想那天简水澜神色与行为举止都自然,应当伤得不严重才是。

    这个女人真不让人省心,出门怎么会遇上这些状况,幸好她有学过几招能自保,应急能力也不错。

    他将目光落在监控里被简水澜顺手拉开,避免被箱子砸到的女人,眉头微微蹙起。

    这一份文件他很快转发给简水澜,并且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已经查出真相,查收邮件。

    短信响起的时候,简水澜一家子也正在吃晚饭。

    几天过去顾琉笙的伤势基本上没有问题,脸上的淤青也都消散得差不多,不注意看都不会发现。

    听到简水澜短信的声音时,他比简水澜还要积极,抬手就要去取她手边的手机,不过简水澜始终还是快了他一步,取过手机瞪了他一眼。

    “你这是想查我手机?”

    顾琉笙被她这么一瞪,觉得一颗心都有些痒痒的,恨不得将她直接就地正法,若不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在这边。

    他笑了下,“哪儿敢有这样的想法,就是想看看这个时候谁给你短信!”

    虽然过去他也很经常查她的手机,一看到不顺眼的人一个个都直接拉黑。

    简昕距离她近,看到了那两个熟悉的字,很快出声,“是木叔叔发来的短信!”

    顾琉笙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悻悻地盯着她看。

    “咱们夫妻之间可没什么秘密!”

    说着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到她的面前,“你都可以看,指纹解锁你双手的食指都可以解开。”

    这个时候应寒给她发短信是想做什么?难不成还想约她出门?

    幸好再过些天简昕就要放假了,等放假之后,他尽快带着他们母子回去燕城。

    两个城市不同省份,还是有些距离的,应寒如今放弃了演艺之路,回到了鬼门关。

    虽然鬼门关还有木庭顶着,但是木庭也不可能让应寒都在外头不务正业!

    到那时候,应寒也不可能一直出现在燕城了,如此一想,心里还是能够舒坦一些。

    简水澜瞥了一眼桌上他的手机,还是一贯的黑色,直接将他的手机推到他的面前。

    “你要是想出轨,会给自己留下痕迹?在这一方面,我这一颗脑袋可是比不过你的!”

    顾琉笙听她这么说,忍不住一笑,“胡说什么,我要是想出轨,就不会找你们母子这么多年,我只是想知道这个时候正好是饭点,应寒找你做什么?难道他不清楚你已婚?”

    白了他一眼,简水澜很快点开了应寒发来的信息,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她很快就退出了短信,登陆上了邮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